火爆妖夫

第一百四十章 穿越了?

子雨顿时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刚才要他想的时候他想不起来,此时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这个木无邪实在是有点无言。

木无邪满脸复杂神色的摸着头发,对上子雨和烈火望着他的双眼,喃喃自语道:“这对我好像是个好事,也好像不是个好事,只是我知道对你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事。”

子雨和烈火对视一眼,木无邪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如此的天马行空,就如在讲绕口令一般,抬眼见木无邪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说的神情,两人一致的转过头,看着皱眉满脸深沉的应青莲,还是期待他来说的好。

应青莲听着木无邪的话,在看看周围的情景,满脸严肃的道:“幽明莲花呢?”

没有问拿到没有,就凭借三个人的能力,还有现在这幽明山谷的模样,就知道这幽明莲花已经不在原位上了,所以,他也直接,一点也不拐弯抹角的问重点。

子雨也很快速的回道:“白衣刚刚才拿走。”

应青莲一听眉眼中闪过一丝浓重的杀气,狠狠握拳泄愤的朝旁边一挥,顿时一道光亮射出,地面骤然分开,出现一条几十米长的裂缝。

“原来如此,该死的,居然用这一招支开我。”应青莲满脸杀气,第一次不顾优雅的风度,咬牙切齿恶狠狠的道。

听到子雨的话,在结合他这两天的凑巧行为,他才反映过来,那该死的人皇逆无天,什么时候拿给他他娘留下的宝贝不好,偏生选择那个时候,让他顺理成章的无法跟子雨和烈火,木无邪这三个人同行。

而子雨和烈火看样子,就是根本没听说过这幽明山谷的名声,不知道这幽明莲花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取出后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而木无邪则时不时的有点脱线行为,不能指望,而且木无邪的立场太特殊,就算明白是什么地方,估计要不要阻止这也是个问题。

如果他若跟着一路前来,就算不知道子雨和烈火的目标是什么,观此异常情况自然会留心,他所知晓的可比烈火和子雨的多,白衣的想法肯定没那么容易实现。

该死的人皇白衣,估计也猜测到了这点,所以才支开他一天的时间,让他错过这一点半点,不能够阻止烈火和子雨的行为,也因为路途的不熟悉,晚他前来那么一瞬间,没来得及阻挡他得到幽明莲花,真正的老奸巨猾,可恨。

应青莲这么愤怒的表情和泄愤的动作,子雨和烈火看在眼里,虽然还没来得及问他为什么会晚来,不过两人也心里微微有数了,这天下没那么凑巧的事情,有时候晚一点,错过的可能就是无法弥补的。

当下烈火沉声问道:“这幽明莲花到底是什么东西?”

应青莲愤怒归愤怒,严肃归严肃,花已入白衣手,想在拿回来何其的困难,当下深吸一口气,看了眼旁边没有说话,表情半是兴奋,半是担忧的木无邪,缓缓的道:“当年人皇和妖皇封印木界,你们是知道的,而既然能够封印,自然就能够解除。”

子雨和烈火一听应青莲这话,不由心下齐齐一紧,难道跟这解除封印有关系,不由凝神听去。

应青莲抬眼扫了一眼青青的山谷,沉声道:“所以,当年的人皇和妖皇以免对方肆意解开封印,造成三界混乱,便把那能够解除的力量,封锁到了冰莲花中,封印在这幽明山谷。

并且设置了只要是三界人都无法接近莲花的安全距离,同时以两界各自能力超群的四大护法守护,不管任何人进入,不管对象是谁,哪怕是两界中的皇帝,一律格杀勿论,不许留任何一个活口离开。”

说到这应青莲顿了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这冰莲花也就是幽明莲花,乃要风火水三珠启动,这三珠造成之初便落与两界之中,这么多年下来,具体位置早已经变换了又变换,没想到居然现在全落入了人界。”

话说到这便没有在继续下去,这里面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子雨听之惊讶的挑高了眉头,这白衣要做什么啊。

烈火却整个的变了脸色道:“那家伙要开启木界的封印,放出木界人来,他到底要做什么,该死的,这会三界大乱的。”

应青莲一声冷笑,眉眼中却一片深沉的道:“三界大乱,不,怎么会呢,要乱乱的也是妖界,别忘了,他大慈大悲的开启木界,只要与木界掌权人达成协议,木界不以为敌为代价,他才帮这个忙。

要知道,木界被封印这么多年,对妖界和人界的仇恨可不是一点半点,这一出来,怎么会善罢甘休,人皇引木界的人来对付妖界,两败俱伤时候,他坐收渔人之利,这算盘怎么看怎么精明,可惜你们两个笨蛋,被他好好的利用了一回。”说罢缓缓的摇了摇头。

这事情也不能怪子雨和烈火,他心中也明白,这两个家伙就根本不知道这些,只怪这消息太秘密,和白衣的想法太帝王。

子雨听着两人的言语,眉头紧紧的皱起,虽然她对白衣要开启不开启木界的封印,要不要对方妖界,她真没什么特殊的想法,不过有点不爽,这等于是被人摆了一道,就算她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这答应白衣要做的事情绝对没好事,也早料到可能与两界的关系扯不开,但是不代表现在她知道后心情会很好。

边郁闷边无意识的抬眼看了眼对面站立的木无邪,木无邪见子雨看向他,连忙高举双手,满脸无辜的道:“我真不是特意不想起的,我没??????”

“我没怀疑你的想法。”子雨见此连忙打断木无邪的话,她真没那个意思,木无邪并不是会利用他们,动想法的人。

木无邪这一发声,烈火和应青莲都转过头对上木无邪,两人刚才一瞬间只想起解除木界结界后的后果,浑然忘记了面前就有一个木界的大人物,此时木无邪满脸无辜的发言,才反映过来。

木无邪见三人的眼光都看向他,不由绕了绕头发道:“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当年听我老爹提过一句半句,说这幽明莲花的用处,时间隔的太久了,一时半会的没想起来。”边说边挺抱歉的看着烈火和子雨。

烈火见此,本来满身的怒气突然消失了下来,深深看了木无邪一眼后,缓缓道:“不用解释,你是什么人我们还不清楚,不过,这事情也许真的也不算坏事。”

应青莲闻言点了点头,看着木无邪道:“换个方式考虑,若不是被他摆了一道,以后有一天小牡丹若说让我们帮他开启木界的结界,也许,我们都不会袖手旁观。”

木无邪听到这话,本来挺抱歉的表情,一下就兴奋了起来,大力的拍打着应青莲和烈火的肩膀,笑容满面的道:“我就知道你们两是好家伙,不愧是我看的上眼的人,我真爱死你们了。”

烈火一听顿时一脚就朝木无邪踢了去,一边怒道:“滚,谁要你爱我。”

应青莲则一个转身让开木无邪,站在子雨身后,抬头望天,一副我不认识那个人的表情,气的木无邪在一旁呱呱的乱叫。

子雨见此心情骤然好了起来,笑眯眯的看着三人,朋友,做到这一份上,已经在无他话。

烈火和应青莲是妖界人,木界若被白衣开启,以木界对两界的仇恨,和木界的实力,势必对妖界有绝对的危险,威胁到他们的亲人,若把观念放在他们一边,这木界能不开,绝对不要开。

而木无邪是木界人,被封印了这么多年,有个机会能走出来,不管原因是什么,对他而言却是好的,能开一定要开。

刚才的谈话并不多,也就几句,但是木无邪站的立场是烈火和应青莲这边的,而烈火和应青莲第一反映过后,所站的却是木无邪这边的,简简单单一个换位思想而已,却已说明很多。

“好了,无邪大牡丹,他们不要你爱,你来爱我好了。”子雨心情大好的看着呱呱叫的木无邪,嘿嘿笑道。

烈火一听这话不容木无邪反映,手一伸一把扯过子雨,恶声道:“你想的美,不准。”

一旁木无邪挺正色的接过话来道:“我的朋友啊,虽然我认同你做我的朋友,不过我心目中的爱人,是要很聪明的,最好比我更聪明,你,当然,我的朋友,我是绝对不会看不起你的,我??????”

“滚。”子雨听到这已经气歪了脸,对着木无邪就是恶狠狠的一声,这人难道就不能说点人话。

一旁的应青莲听到此话不由哈哈大笑,烈火怀抱着她,也乐的弯起了嘴角,刚才的严肃和紧张感觉都不经意的消失了。

“对了,对了,先别笑,我们要快点赶过去,不然,后果会很严重的。”木无邪跟着笑了两声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一下反映过来,忙打断烈火和应青莲的大笑,子雨的温怒。

烈火和应青莲听言不由都收声看着木无邪,木无邪见此手舞足蹈的道:“那人皇这个时候肯定解除我们木界的结界去了,现在一定在谈协议,我们快去,我去找人走后门说话去,不让大家动妖界的人,大家和平相处多好,为什么要把自己沦落到给别人当枪使的地步。”

这人真不是个糊涂人啊,这么高层次的东西他都想的到,白衣摆明了利用木界,他到想的深远,深远啊,子雨抬眼看了木无邪一眼,这家伙揣着明白装糊涂。

烈火,应青莲闻言不由对视一眼,虽然他们站在木无邪这个立场,木界最好还是开,但是不代表他们不担心,毕竟妖界是他们生长的地方,有着太多的朋友和根深蒂固的概念,此时听木无邪这么一说,那担心瞬间放下。

“那还不走。”烈火顿时大声道。

木无邪揉揉耳朵抱怨道:“真是的,我又不是聋子。”而应青莲则没那么多话跟他说,直接抓着木无邪的短头发,拉扯着就飞速朝前而去,烈火见此立时拉着子雨跟上。

子雨也无异议,她对妖界,木界,人界都一视同仁,并没针对和敌对那界,乱,不关她事,但是能和平相处那自然是最好,并且她虽然不赞同,但是确实有点喜欢木皇绿腰的执着而后爱的惨烈,对这木界感觉也不错,能开也是好事。

当下,一行四人如飞一般朝木界和人界的交界而去。

木界和人界,妖界乃是丁字形接壤,三界都与其他两界接壤,此时人界和木界接壤的边界上,人皇逆无天带着傲苍寒等人站在人界这一边,而隔界相望,木界那边往些日子子雨和烈火等曾经见过的,木无邪的姐夫,木界的丞相,正带着木界的人站在另一边,表情是震惊和狂喜的。

傲苍寒看着眼前的情景,毫无疑问是惊讶的,他怎么想也没有想到白衣会开启木界,把封印中的木界人给放出来,虽然目前是达成了协议,共同对付妖界,但是长久来看,谁能够保证对付完妖界之后,木界中的人不会来对付人界,毕竟事关人心和执政者,都是不可预测的。

“从今日起木界与人界结为同盟,以后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淡漠和着浑厚的契约声响彻在两界的上方。

紧接着紫色会合着金色,夹杂着青色的光芒从幽明莲花中射出来,飞速的覆盖上木界疆土上的结界上,三色的光芒与结界的力量互相辉映,半边天空此时都是诡异和耀眼的光芒,夺人呼吸。

木界中的人,此时都远远的退了去,一个个脸上神色无比的兴奋和狂喜,越来越多的木界人聚集在边界上,双手合十看着天空中比太阳还要炙热的光芒,伴随着轰鸣声的响起,大地开始微微的颤动,那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丰富,有愤怒,有激动,有泪流满面,种种表情不一而足。

白衣站在最前面,双目望着眼前不断变化的结界光幕,眼中的神色很复杂,很深邃,目光好似透过了眼前的一切,望向不知名的苍穹。

那眼,那神,没有兴奋,没有嗜血,很厚重,很飘渺,很慈悲,对,那飘渺的眼神,从灵魂中透露出一种慈悲的感觉,仿佛在怜惜着木界的人,有仿佛在怜惜自己,那不光光只是想着复仇,只是想毁灭妖界,想三界称王,那神色好像超越了这种想法,无人能够看的透。

傲苍寒一眼扫到白衣的神色,不由微微一怔,在定眼看时却又只见到平淡和冷漠,傲苍寒不由微微皱起眉头,他的师傅到底在想什么。

而此时妖界与木界相邻的地界上,先期兵马最快速的开拔到了边界,此时正严阵以待的驻扎在边界上,忙乱而紧张的布置着,由于妖皇根本没有想到白衣会这样的决绝,木界和妖界的两界边界上并没有驻守兵马,此时临时抽调,一切忙乱而无次序,妖界的大头目也都在妖都,根本就来不及赶过来,都太匆忙应对。

“糟糕,来晚了。”一马当先赶上来的木无邪,远远看见耀眼的光芒,不由急的直扑上去。

烈火和应青莲也看见了,面色严肃,跟在朝前冲的木无邪身后,齐齐朝声色惊人的结界奔去。

“攻击冰莲花,争取压制一时半刻。”应青莲只够四个人听见的道,小道消息此时到派上了用场。

烈火,子雨一听顿时身形一闪,直扑白衣手中的冰莲花而去,而木无邪则冲在前面,高声与木界的人商讨道,不过不知道结界里面的木界人能不能听见,只是看见木无邪在木界的外面出现,脸色很惊奇,很兴奋。

白衣好像早就知道他们会赶上来一般,见烈火,子雨,应青莲同时攻击他手中的冰莲花,先行一步的手腕一挥,一股早就准备好的金光整个笼罩住快消融的冰莲花,瞬间与烈火等三人对上。

以零点一米的距离,对百千米远的距离,白衣的力量那根本是不用置疑的,以一敌三,硬是生生的把三人的一击给隔绝在了金光之外。

烈火,子雨,应青莲瞬间功夫由远既近而来,那力量也越来越强,不过冰莲花眼看着就要消融,时间真正的不多。

“傲苍寒,你??????”白衣冷漠的开口,不料话才说了四个字,手中那金光骤然一顿,子雨的绿色光芒突然穿破了他的守卫金光,击中了他手中的幽明莲花,白衣不由一皱眉,这怎么可能。

远处奔来的烈火和应青莲也各自看见了,顿时齐齐大喜,不想这喜悦的脸色还挂在嘴角,那冰莲花突然青光一震,整个结界也同一时刻回应一般的光芒更加耀目开来。

一道浓浓的白光,闪电般的从莲花中射出来,与结界的力量交织在一起,就如光遇见镜子一般,一个反射就朝子雨射来,瞬间把子雨给笼罩在了里面。

“这是怎么回事?”子雨只觉得身体一轻,几乎有飘起来的感觉,不由大惊的叫出声来。

烈火一直就在她身边,此时见白光整个把子雨给笼罩在里面,一点影像都不留出来,身边只见一片白光,什么都看不见,顿时想也不想,反射性的一爪子就朝身边的子雨抓去,牢牢的抓住子雨的手。

“这是什么?”白光仿佛有粘连性的,烈火一抓住子雨,白光立刻就整个把他笼罩在了里面,烈火根本看不见子雨,只感觉到他牢牢的抓住她在,身体一轻,整个的开始漂浮起来。

应青莲离烈火和子雨最近,眼见这样子好像不对,来不及对上白衣,一个反手就朝烈火所在的地方抓去,恍惚中感觉居然抓住的是烈火的脚,应青莲顿时大惊出声道:“怎么是脚?”白光根本没变化,他抓的应该是手的位置,怎么会是脚,难道是烈火飞起来了。

木无邪虽然在跟木界的人说话,但是一直注意着烈火他们在,此时见情况突然出现变化,烈火等人的声音又有点异常,顿时反身一个猛扑就朝白光方向扑了过去,大叫一声:“什么好玩的。”一边感觉触手可及好像是人的双腿。

旁边站着的傲苍寒动作也快,本来在白衣发话的时候,他就朝子雨等走过来,此时一见情况诡异,当下跟着木无邪就扑了过来,晚了一步的刚好一把抓住了木无邪的脚。本书转载ㄧб文学网αр.1⑥κ.

白光瞬间大涨,顷刻间白衣等人还没有反映过来,就如来的突然一般,消失的更加突然,就那么一下骤然就消失了,而本来站立在那处的子雨,烈火,应青莲,木无邪和傲苍寒都不见了踪迹。

白光过后,白衣手中的冰莲花整个的融化开去,相应的木界的结界轰然一声大响,整个的崩溃了下来,就如玻璃碎裂一般,从半空中一块块裂开,掉落下来,木界,开启了。

而此时上至白衣和木无邪的姐夫,木界原来的丞相,现在不知道什么官儿的木界大头目,下至木界的普通居民和妖界的士兵,都无声的忘记了第一时间的动手,先机,报仇,等等的情绪,只震撼住的瞪着烈火等人消失的地方,这么大的五个人就这么突然消失了,这是什么东西?

在说白光中的子雨,只觉得那身体中的麒麟力量此时分外的明显,盖过一切的力量,那结界和幽明莲花的光芒,好像是做了钥匙一般的功能,点燃了她体内的麒麟力量。

而此时,不知道那里与它引起了共鸣,茫然不知的前方在召唤者她,拉扯着她,牵引着她,朝前而去。

而拽住子雨的烈火,应青莲,木无邪,傲苍寒等人,则觉得子雨就如只电梭一般拽着他们就往前冲,耳边风声呼呼的刮过,刮的人肉疼,眼前却什么都看不见,就一片白茫茫的。

穿梭,不知道过来多久,还是根本就没过多久,那强大的力量突然消失,子雨只觉得身体一空,整个地心引力一下就出现了,身体一沉的就往下落,不由下意识的抓住烈火的手,就是一声尖叫,这到底是几万米的高空啊,就这么落下去,会不会成肉饼,他们不会飞啊。

而伴随着她这一声尖叫的,是木无邪更加恐怖的尖叫,浑厚而绵长,几乎震耳欲聋,吓的子雨反而不敢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