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火爆妖夫154

天空中云散去了,高高的漂浮在半空中的白玉阶梯,一点一点的从空中朝底面落下,那周围隐隐的无数牵扯着虚无的空间的光线,在阳光的照射下,一点一点的分崩离析,木偶的线,断了。

无数的空间在发生看不见的动荡,那一直被控制中的命运,在这一刻暴雨哦了那永恒的铁律,无数的世界笑了,,空间笑了,而从来高高在上的麒麟,在这一刻愤怒了,疯狂了,从四面八方朝这处冲来。

白玉的阶梯缓缓落下,在空中开始一点一点的消失,一截一截看上去无比高贵和象征着尊严的阶梯,就那么缓慢的消散当中,那白玉的材质,飘扬着挥洒了出去,飞往广袤的空间。

“不,是谁干的,是谁干的?”疯狂的尖叫在地面上响起,只是无人回答她。

“要杀了他们,一定要杀了他们……”

“我们的规则……”

“我们的世界……蜂拥而来的麒麟们的杀气几乎能够灭绝一切。”

而静静的躺在还没消失的祭台上的八个人,却什么也没感觉到,什么也没有听见,就那么静静的躺在那里。

“哈哈,终于毁灭了,毁的好,毁的好。”在一片麒麟的愤怒绝望之中,一声猖狂的大笑声,分外的刺耳和兴奋。

紧接着在这狂笑声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涌现出很多的精灵,金木水火土五行精灵,夹杂着绝对的兴奋和疯狂,围住了绝望的麒麟,一场混战来的措手不及,来的异常激烈。

“本王终于出来了,哈哈哈哈……”震耳欲聋的龙吟声响彻大地,没有看见龙王的影子,但是那嚣张凶悍的声音却透过飘渺的虚空飞了出来,一时间龙吟之声响彻大地,象征着最古老的种族,再一次重出生天。

混乱,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混乱,整个看上去分外祥和神圣的麒麟界,在这一刻依旧祥和和神圣,只是那无数的杀声和诡异的喜悦和悲愤声,让这世界看上去分外的诡异。

地面上的杀戮,空中天梯在缓缓的下降,在消失,在天梯靠近底面的一刹那,那沟通天地桥梁的渠道,完全的化为了灰烬,只剩下那上面的八个看不出来是生,还是死的人。

“孽障,”那首先看到子雨等人的麒麟,一声怒吼,也不管什么不能伤害其它族人的规矩了,冲上来,对着八人就是强悍之极的一招,势要让这八个人永远的消失。

子雨,烈火等毫无知觉的躺在地面上,根本感觉不到危险的来临,而就在周围的精灵惊呼,麒麟们咬牙切齿中,那麒麟的力量还没接近到几人身上,突然一阵耀眼的白光闪过,再看,地面上哪里还有子雨等八人的影子,他们,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没有了子雨等八个始作俑者,麒麟的怒火完全发泄到精灵们的身上,但是没有了那绝对的权力,没有了那支持着他们,彰显着他们身份的水晶球,那麒麟力量的来源,麒麟的强大再也不能纵横整个世界,他们依旧强,但是却不是无法战胜,只能瞻仰的最伟大一族了。

在不多时,大批飞速前来泄恨的龙族到了,那精灵被麒麟们压倒打的局面一下子改观过来,蕴藏了这么多年愤怒的龙族,那强悍的到来,宣布了这个麒麟界的重组,战况越发激烈,场面更加混乱,三大最强悍的种族,开始了群殴,一切朝着未知发展。

尘嚣日下,整个麒麟界一片混乱,但是龙谷里这个时候却是难得的静寂和与世无争,在混乱的世界中,显得很独特。

龙谷,龙池,宝宝泡在白色的池水里,抱着变回狐狸的应青莲,浸泡在水里,小眉头皱到了一起,一边摆弄应青莲的软毛,一边很不满的道:“小狐狸,快点醒,都睡了三个月了,快点起来陪我玩,不然我扒光你的毛。”边说边狠狠的扯了扯应青莲身上的毛,可惜应青莲没反应。

同样泡在池水里的龙后,抱着蛋蛋,一边抚摸,一边扫了一眼身边靠着她的子雨,不赞同的朝宝宝道:“不许伤害他们。”宝宝闻言不由翘起了小嘴巴,抱着应青莲直蹭。

一旁冷冷抱着小兔妖娃娃,小脸挺冷酷的道:“妈妈,他们什么时候才能醒?”

龙后看了眼静静的好像睡着的子雨,烈火等人,担心的微微叹了一口气,幸好木无邪走的时候,龙王在他身上罩了一层感知力量,才能在间不容发的时候把他们齐齐给带了回来。

但是,谁也想不到麒麟最宝贵的水晶球,力量居然是如此的强,几人的力量几乎完全的干枯,生命体征几乎完全察觉不到,他们用龙谷里最珍贵。只能用来孵化小龙的养生水养着他们,也只能吊着他们一口气。

几人的身体内部一团乱七八糟,他们想帮忙修复,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更加不敢插手,只能让他们就这么养着,靠自己的能力一点一点的去修复。

所以龙谷内成年的龙几乎都出去寻仇去了,而她还带着少数的人看守着他们,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这修复要多久时间,就实在难说的很,醒不醒的过来,只能看各自的造化了。

冷冷见龙后没回答,也不追问,这三个月他们也都清楚这些家伙全都重伤,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成天泡在水里,把他们抱着养伤了。

“小兔子,快点醒,醒了我教你打老鹰。”冷冷抱着娃娃道,因为娃娃太过可爱,冷冷直接抛弃了以前看中的精灵。

“兔子也能……打老鹰?”低沉的声音突然沙哑的响起,断断续续的听上去很刺耳,但是龙池里的龙后和一众小龙们,瞬间满脸惊讶和兴奋的朝发声的地方看去,是谁醒了。

“大狗,是大狗。”抱着烈火浸泡的灰色小龙突然惊叫起来,满脸兴奋的把手中抱着的大狗给举了起来,那模样好生高兴。

烈火微微动了一动,缓缓睁开眼来,正对上龙后微笑的脸:“欢迎重生,我的孩子。”

烈火闻言重新闭了一下眼睛后,摇了摇头,给抱着他的小灰龙,溅了一身的水,一眼见到靠在龙后身边沉睡的子雨,来不及回龙后的话,四只爪子一窜,就朝子雨游去,一边焦急的道:“我老婆怎么样?”

龙后也不卖关子,一边伸手把子雨交给大狗,任由大狗四个爪子抱住子雨,一边微微皱眉道:“情况不怎么好,孩子的气息几乎感觉不到。”

“大人呢?”烈火一听整个毛都咋了,满脸焦急的道。

“大人倒还好,只要恢复的没你这么快。”

烈火一听子雨还好,那高高提起的心瞬时就落了下来,见自己没那个力量变回人形,不由伸出舌头一遍一遍舔子雨的脸颊,一边低低的朝子雨吼道:“孩子要是没了,可以再有,你可不能给我有一点危险,听见没有?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筋。”

“重色轻友,只知道关心你老婆。”此时一虚弱的声音突然响起,烈火不用抬头也能听出来,这是木无邪在说话。

变回牡丹花的木无邪,此时漂浮在池水上面,负载浮沉的,花瓣颜色暗淡了很多,看上去没原来那么富丽堂皇,反倒有点苍白的病态之美。

“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金色的狐狸眼还没睁开,颤巍巍的就来了这么一句。

“对喔,可惜了我的朋友,居然给了这么一个人格不健全的家伙,可惜,真是可惜。”木无邪失望中。

而烈火就在这么一个关心他老婆的动作下,从重色轻友直接转换**格不健全,忒强大了。

“不会用词就别说话。”冷冷的一声冒出,虽然气势弱了点,不过冷酷的口吻一点不改,几人居然是差不多时间齐齐醒来。

“切,你就懂。”木无邪眼中不满,虽然生为一株牡丹,实在是不知道哪处是他的眼睛。

应青莲闻言软趴趴的趴在宝宝手上,耷拉着眼皮很中肯的道:“你们都靠边站,只有我才是最懂的。”此言一出换来齐齐的一声,切。

“狐狸,小狐狸醒了,这下可以陪我玩了。”宝宝高兴了,抱着应青莲直摇。

应青莲醒来本就虚弱的很,此时这么一摇,不由感觉四肢百骸都要散了,连忙睁开眼睛,对上宝宝很兴奋的双眼,特水灵灵,满脸委屈的道:“宝宝,你难道喜欢谋杀?

你要知道谋杀一个风华绝代的美男子,会是一项很残忍和危险的运动,你将会面对万千的女人追杀你、唾弃你、消灭你,为了你将来的安全,现在请放开你的手,否则,后果是和严重的。”

如此一番乱七八糟的话语,成功惊吓住了宝宝,之见宝宝手一松,应青莲整个的直直掉进了池水里,瞬间沉底,水面上升起一团小泡泡,就跟那鱼一样。

烈火看着应青莲四肢在水底不停的扑腾,硬是翻腾不起来,急的直翻白眼,而负责抱着他的宝宝,则扑向龙后寻求支援,不由翻了一个白眼道:“白痴。”边一个**,从水底把应青莲给捞了起来。

而此时身边的木无邪,很随波逐流的飘到蛋蛋的面前,苍白的我见犹怜的花朵,缠绕上蛋蛋,不停的亲亲,一边道:“蛋蛋,哥哥亲个,快点醒来喔,哥哥好狠狠的亲。”

“真是个流氓。”金玉微弱的,没好气的声音从边上冒了出来。

“你这是羡慕,你……”余下就是精神越来越涨的几人的口水仗了。

龙后见几个人醒来后就开始斗嘴,虽然说的都是一些没有营养的话,不过那气氛却好的不得了,大家都在向对方展示,我没事,死不了的念头,虽然表达的方式不太一样,不由微微放心的笑了。

从烈火等几个醒来过后,整个龙谷就热闹了,小龙们先欺负着力量完全没有恢复的烈火等动植物和人。

后来,在几人飞速的力量恢复后,应青莲和木无邪一口咬定自己等是龙族的大恩人,也得到龙族的承认,然后就开始了欺负小龙们的过程,一时间龙谷里鸡飞狗跳。

而这期间力量相对弱小很多的蛋蛋,娃娃,也都跟着醒了过来,唯一就剩下了子雨还无动静,把个烈火急的几乎成了炮仗,一点就着。

“烈火啊,别担心……”碰,一人以流星的姿势飞远。

“我说你这家伙……”轰,爆破声响起一人被轰走。

化为流星远去的木无邪和应青莲两人,无语摇头,这家伙不是脾气不暴躁了吗,怎么现在暴躁成这样,实在是不好,不好。

龙池边,木无邪满脸伤心的看着沉睡的子雨道:“我说我的朋友啊,你快醒来好不好,要不然你就见不到我了,你瞧瞧,你家那只大狗,把我打成什么样子了,我闭月羞花的容貌啊,啊别打,我走,我走。”一见池水里抱着子雨的烈火,眉毛一竖,木无邪立马做投降状。

应青莲见此鄙视的道:“不长记性。”

一边回头看着子雨的腹部,已经很显了,算算日子,也不知道在那天梯上日子怎么算,反正从龙后那边得到的准确日期,已经怀了六个多月了,从他们醒来后的小肚皮,到现在的大肚皮,膨胀的实在有点太迅速了。

“这样下去不是个事。”龙后站在池水边皱眉看着子雨。

“子雨体质还没恢复,本体现在很弱,而从池水中吸纳的养分,全部让孩子给吸去走了,这样下去,对母体是件很危险的事情。”

龙后也没想到本来完全探查不到气息的孩子,居然在烈火等醒了过后,散发出很旺盛的生命力,从子雨身上疯狂的吸收力量,快速长大,而本来就身体大损的子雨,力量是空的,全靠龙池的水给她修复身体,这般下来所以到现在还没醒,也才让烈火如此担心。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善?”应青莲微微皱眉道问,不过他也没想要什么答案,这话早就问过了,龙后要有办法,早也就说了,那还要拖到今天。

烈火听到这眉眼中又是担心,又是怒,紧紧的抱着子雨,看着子雨的腹部,满脸发杂情绪的沉声道:“我杀了他。”

“那是你的孩子。”金玉顿时一声惊呼,而周围傲苍寒等人都没有出声,若是影响到子雨的身体,这孩子烈火绝对下得了手。

而此刻子雨腹部的孩子,好像听见一般,突然就动了起来,隔着衣服都能看见子雨腹部剧烈的收缩,本来表情安详的子雨,但是无意识的皱起了眉头,看神情很痛楚。

烈火顿时大惊,紧紧抱住子雨,一连串的道:“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痛?子雨,醒来,醒来告诉我。”

一边又连忙的抚摸子雨的腹部,力图缓解子雨的疼痛,边抽空骂道:“不准动,再动,老子抽你。”

“这孩子有灵性啊。”龙后见此高高的挑起了眉头,还没见过怀在肚子里的,还不到时间的孩子,居然能生出反应,实在是太神奇了。

而木无邪和应青莲则对视一眼,木无邪抱着蛋蛋眨巴着眼道“强大。”

应青莲则摸着下巴,点点头后道:“估计生出来有可能是个变态。”

“快看,看姐姐的肚子。”依旧变成小兔子形状的娃娃,蹲在池水边突然猛的跳了起来,指着子雨的肚子大叫,应青莲等人连忙集中注意力看去。

只见子雨圆滚滚的肚皮上,突然正中的区域,微微拱起了一块,很小,但是很清晰,那是一只手,或者说是一只爪子,就那么突兀的凹凸了出来,众人顿时震惊了。

烈火也惊讶当中,看着那小手不断的在移动,好像在追逐他抚摸子雨腹部的手,烈火一边惊讶万分,一边也微微停了停,把手按在了那小手的上面。

周围一片静寂,连多话的木无邪都瞪大了双眼看着那一大一小的两只手,目光中的惊奇实在是不可用语言来形容,一时间只剩下风动的声音,众人的目光都定住了。

眼见烈火覆盖上那只小手,本来担忧愤怒的神情,突然间诡异起来,嘴角直抽筋,看起来有哭笑不得或者暴怒的可能。

“怎么,怎么?”金玉满脸紧张的问道。

烈火脸色扭曲了一下,冷哼一声沉声道:“他骂我。”

简简单单三个字,震撼了一众高手,众人面面相觑,那神情十分的扭曲,还可以这样?

龙后震惊的看着烈火和那只小手,喃喃自语道:“这么小居然就可以用精神念力与父亲相通,这……”她见过的就算是麒麟,也没哪个能这么小就能与双亲沟通的,这孩子……

“你个混球,再敢骂我,看我灭不灭了你。”龙后的话还没说完,烈火就脸色铁青的对着子雨的肚子吼了一嗓子,估计是又被骂了。

池水边的应青莲,娃娃等人目瞪口呆中又夹杂着看热闹的感觉,见烈火那脸上一会青,一会白,一会红,也不知道两父子,或者是两父女在交流什么,不过估计没什么好事。

“你要在这么折腾你妈,看我下不下得了手,别给我装可怜,没用,想要出来,就给我好好的听话,要是敢跟你妈争养分,看我怎么收拾你。”烈火对着子雨的肚子吼,看情景实在是诡异。

“好爸爸不行,靠,臭爸爸,你就更别想,妈的,不许讲条件,反正你妈第一,你第二,你小子给我放聪明点……”叽里咕噜的怒吼声,听起来真像两人对骂和商谈气氛诡异啊,诡异。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木无邪听到这,脑残了。

此话一落烈火面色微微一变,无敌的眼神飘了一眼木无邪,目光中带着绝对的赞同,看着木无邪就嘿嘿冷笑起来,那目光看的木无邪背后冷飕飕的。

笑声中对上木无邪疑问的双眼,烈火指指子雨的肚子,然后很诡异的道:“破杂草,小爷看你还不是东西。”说罢,忍不住又笑开了。

一片静默,众人再度石化中,半响后应青莲一个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满脸黑线的木无邪道:“无邪啊,高贵的牡丹啊,你居然被个还没出生的孩子骂了,你真是无敌了。”那笑声叫一个畅快。

龙后则满脸震惊的摇头边笑边道:“这孩子太神奇了,本后这么多年都没见过,太神奇了。”

傲苍寒冷冷的冒了一句:“怪胎。”

“那叫神奇,乡巴佬,边上去。”烈火很尽责的负责精神交流中,他儿子还是女儿对外的攻击话语。

金玉听见这话顿时哈哈大笑,转头看着傲苍寒铁青的脸,木无邪则相当同情的走上前拍拍傲苍寒的肩膀道:“兄弟,有难同当。”这话一落,顿时引来大片的哄笑声。

“说说,他还说了什么话。”应青莲边笑朝烈火道。

烈火沉默了片刻后放下手来,满脸黑线和愠怒,其中却夹杂着笑容的道:“他说他累了,要去陪他母亲睡觉,给他母亲讲故事。”

顿了一顿后,在众人一脸欣慰和称赞中,冷着脸道:“他还说,他不跟一群白痴说话,会影响他的智商。”

“这小子,居然群骂,看他出来,我怎么收拾他。”应青莲听完不由笑的直摇头,一点怒色都看不出来。

“这小子我喜欢,够嚣张。”木无邪抱着蛋蛋说的很耿直。

“哼。”傲苍寒则是给了个冷哼。

龙后此时方收敛了笑意,认真的看着烈火道:“这孩子太灵性了,绝非凡品,一定要生下来,我龙族的宝贝药草随便你用,这孩子,我喜欢,我相信子雨也会喜欢的。”

“对,我们天天轮流来帮子雨修复,总会有点用处,这孩子一定要留着。”金玉定定的看着烈火道。

“这么小,就知道用自己的优势,来为自己争取生命,存活下来,不简单。”应青莲收敛了大笑,淡淡的道,其意也明,顿时换来一片应和之声。

烈火本是有那个不要他的心的,但是在接触到自己和子雨孩子的精神力之后,感觉到那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活泼可爱的孩子,那心自然就下不了手了,此时听众人如此一说,不由微微点了点头后,看着子雨的肚子道:“只要他不抢子雨的养分,让他母亲平安,他自然就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