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一百五十八章 乱世

而三界此时一片混乱,战况比原来更加的激烈了,特别是木皇绿腰回了木界之后,虽然没有声明他还是木皇,但是他的向心力,绝对比木无邪的姐夫要强不知道多少。

很多自己为战的木界强悍人士,和那些有见地、知道内中原由的,在等木皇绿腰重生后回来领导他们的木界人,此时完全的团结了起来,听命与绿腰的调动,生生把绿腰赶鸭子上架的架上了指挥台。

而跟着木无邪姐夫的那些人,虽然原来是反绿腰的,却都是因为当年的绿腰实在是让他们太失望了,所以才会起心杀之而后立,此时绿腰一身远超当年的风度和姿态再度重生,那心具都淡了。

没什么人发表演说,没什么人进行暴乱,反正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就听命与绿腰了,好像他们当年反绿腰,找人杀了他的事情都不存在一般,毫无芥蒂的坦然到不行。

而绿腰显然也没有追究的意思,这事情要放妖界或者人界,定然不知道要喧起多大的惊涛骇浪,洗牌加重组,但是在木界就那么平静而自然的过度了,实在是让人惊讶的同时,也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不是绿腰在他们心中的威望太高了,就是木界众人的想法太匪夷所思,或者说是纯洁和简单了,你强,我们就服你,没有任何的条件,你弱,你就下台,也不需要太多的语言,把个谋朝篡位的巨变,就那么消停了。

而有了绿腰后,木界的整个实力上升了不止一筹,作战和谋略比之先前的乱打,高出了不止几倍,有攻有守的进攻和防御,对妖界该怎么打,对人界该怎么打,那是厉害到不行。

而木界本是草木,吸天地之精华而成,又无战争这么多年,那普通的力量几乎都要高妖界的人和人界的人一个级别,再在绿腰的指挥下,妖界和人界是吃足了苦头。

不过,由于绿腰是在烈青身边重生的,也不知道是那里放出的风声,反正一股当年木皇绿腰坠入魔道,毁了自己一身修行后,那传的沸沸扬扬的被妖界青将和儿子击杀的事,变成了受青将和烈火的恩情,为其重铸身躯,洗涤心性帮了很大的忙,恩同再造。

这风声渐渐的传遍整个木界的人耳朵里,知道木皇和烈青的事情的木界人少,这在烈青面前重生的事,可是大家都知道,这不仅就信了几分。

因此下,木界的将领或者士兵,在没有绿腰公然的袒护等言辞之下,见到烈青的队伍,那是手下留情了又留情,根本就不与之对敌,居然转头全力对付人界去了。

一时间把个人界到是忙的兵荒马乱,本来妖界和木界的主战场,一下变成在人界,这承担的力量毁灭性就大了去了。

“陛下,前线告急,需要增派人手。”

“陛下,木界夺我衢州,六州,两城。”

“陛下,妖界兵至风城。”

“陛下……”

“慌什么,按兵不动。”人界的大殿上,白衣冷漠的看着殿内焦急的众大臣,冷冷的开口道。

“陛下……”执掌兵部的大臣不敢想象白衣到现在还是命令按兵不动,要知道在不增援,人界的前方全部要失守,前方阵地一失守,整个人界就如打开了大门,要抵挡木界的进攻就会更加的困难了。

站在白衣身边的二师兄,手一挥打断下方后部大臣的话,微微笑道:“师傅自然有师傅的计策,叫你们不用慌就不用慌,一切有我们。”

大殿内的众臣们,见白衣和二师兄都是一副成竹在胸的神情,不由对视一眼后不在反对,白衣就是他们的神,他这么说自然就是有办法,白衣见此淡淡的道:“都下去吧,密切注视妖界的信息。”

“是。”齐齐应答了一声,大殿内的众臣躬身退了下去。

“师傅,我看顶多在过两日,木界的重心就会转到妖界上去。”众臣退下后,二师兄嘴角夹着淡淡的微笑看着白衣道。

白衣看了二师兄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后道:“不用两天,最多明日。”边说边手指一弹,一张纸条朝二师兄飞去。

二师兄接过来一看,脸上的笑容更加的大了,笑眯眯的道:“烈青被调回妖都,哈哈,这个妖皇在助我们一臂之力呢。”

白衣见此难得的淡淡一笑道:“不过苍龙不是笨人,一旦反应过来,就捡不了好处。”

二师兄阴险的笑道:“所以我们要给他板上钉钉,让他反应过来也没用,这哑巴亏他吃定了。”

白衣见二师兄说的极有魄力,当下站起身来,拍了拍二师兄的肩膀道:“不用我们,绿腰会更好的招呼他。”说罢转身就消失在大殿中。

二师兄抬头看了眼天色,天色很好,天还是那么蓝,白云还是那么白,当下心情极好的自言自语道:“光靠木皇怎么好意思,我在去给他加点火,要燃烧就来的剧烈点。”说罢嘴角勾勒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缓缓的走人。

反观妖界那方,因为妖皇的一纸调令,烈青这忠字当头的人自然什么话也没说,一点反对都没有就解下了手中的兵权,跟着前来的人员准备回妖都。

这样的变动,不要说什么正常调动,放眼任何人眼里都是有问题,这么个敏感时候调烈青回京,是人都会有想法,而且还是木界攻打的并不那么热切的时候,一时间妖界前线流言四起。

而更强大,则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反正好像一夜之间,所有人都知道了的小道消息,因为烈青对妖界和木界一视同仁,救了木界的皇帝,所以妖皇怀恨在心,这个时候调烈青回妖都,就是为了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本来这样的流言并没有什么好传的,自古两界都不相与,救别界的皇帝,就是叛国,这样的事情处死就处死,是大快人心的事情,完全不用作为小道消息来传,那是应该光明正大的。

但是这个时候不用说是什么时期,而因为烈青的坐镇,木界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反正没有激烈的攻打,反而有所避让,烈青为妖界的众民守卫住了边界,不让他们陷入战乱,这点可是妖界众人都看在眼里的,特别是边疆的人员。

民族恩怨那是一个大标题,是一个摆放在三界面前,茶余饭后能够思考的问题,但是兵乱则是攸关生命家园的现实问题,民族恩怨可以先放放,但是安全问题却是不可以先放放的,那可是迫在眉睫的大事,攸关自家生命的大事,所以,妖界从前方到后方,流言飞动,人心不古。

本来全界唾弃、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事情,在这样一个保家卫国的前提下,被淡化了不少,很多士兵和民众都愤然,管他烈青救没救过木皇,是不是跟木皇交好,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又没碍着他们什么事,放以前是叛乱是通敌,是民族罪人。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能镇守国土、保卫家园就是好人,就是妖界的功臣,管他是出于什么交情,反正现实是摆在那里的,有烈青,木界就不进攻,没烈青,木界不用说,后果是可以预料的。

对妖皇和朝堂上的人来说,这是大罪,但是对普通的,一心只想安乐生活的妖界百姓,能避免他们不受战火波及的人,就是好人,所以一时间整个妖界边疆上的民众,情绪都有点暗暗的动弹起来,观念在慢慢的变化中。

妖界边疆上,烈青安顿了部署后,就启程回妖都而去。

半路上,老四一身落魄书生打扮,鬼使神差的混入名为护送,实则为押解的保护烈青回都城的队伍,把白衣的信交给了烈青。

夕阳下,烈青看罢白衣给的书信,眉眼中一点异色或者变动都没有,铁硬和一脸的坚决,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老四,支开周围的人,朝老四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我烈青一生对妖界忠心耿耿,能为妖界的前路而死,我心实欣慰。”

老四见烈青看了他师傅给他的信,居然还是一脸的肯定和大无畏,不由暗暗皱眉的同时,也止不住的暗自点头,烈青对妖界如此衷心,如此大义凛然。实在是难能可贵。

当下低声道:“你就不为你儿子着想?妖皇摆明了是什么心思,你这一回去,想生还几乎无可能,一旦他们回来了,你却不在了,叫他情何以堪。”

白衣给烈青的信,他不用看也知道,必是点明了现在烈青的处境,太过锋芒毕露,太过首当其冲了,自己与木皇绿腰牵扯不清,儿子与人界人皇的徒弟,纠缠不清,这样三界都有牵扯的人,现在唯独就他一家而已,太过惹眼了,招人不满和怨怼是必然的事情。

烈青听着老四的话,抬头看了眼遥远的星空,那在木界开启前骤然消失的几人,早已经传遍了三界,不知道去向何方,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不过他相信他的儿子会回来的,迟早会回来。

“烈火是我的儿子,他就能理解我,为妖界肝脑涂地,我在所不辞,今去纵然有死无还,但是能为妖界以后的繁荣打下基础,我就够了,死也不冤。”烈青半响后收回望着天空的眼神,看着老四神色无比坚定的道。

老四没想到烈青清楚知道他一旦回去要面对的是什么,但是还是这样一往无前的回归,这在他眼晨,如此白痴的行为,实在是不好多做评判,那有人明明知道是死路,还要去送死的。

但是,却不得不佩服,烈青的想法悲悯天下,他若真的死在妖皇手上,无疑是为了推动他师傅的想法,跨出了相当巨大的一步,虽然现在看不见,但是不久以后的将来,那效果会是相当的显著的。

当下老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微微退后一步,朝烈青轻轻的躬了躬身,以人界人皇四弟子的身份,朝烈青躬身为礼,可见他的敬佩之心。

烈青见此坦然受了这一礼,眉眼中厉光一闪,满脸锐利的盯着老四沉声道:“如果人皇背弃他的言论,相信不用我烈青,我的儿子绝对不会绕过他。”

老四站直身体神色严峻的回看烈青,也沉声道:“我师傅的万世骂名,不过也是为了同样的目的,你尽管放心。”

烈青闻言点了点头,面上神色不变,手轻轻一扬,那一纸信纸化为了灰烬,飘扬在天空中而去。

“起身,回妖都。”烈青不再多话,转身冷喝一声,不在看向护卫等于押解的人,飞身上马,直奔妖都而去,身后的护卫们连忙跟上,老四也挤了进去,在悄无声息间消失不见。(电脑阅 读 w ww .1 6 k. cn)

再说,烈青回了妖都,妖界百姓所担心的问题,顿时乍现了出来,木界一看妖界变将,顿时全线一振,什么交流和预告都没有,挥兵就朝妖界疯狂的进攻,手下毫不留情,与烈青在的时候完全是两回事情。

妖界士兵在如此突然的情况下,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是也完全抵挡不住木界的凶悍,前线瞬间失守,全线兵马全部后退。

妖界百姓和普通的士兵顿时齐齐叫苦,兵乱祸及了他们的家园和生命,一时间怨声载道,呼唤烈青重新执掌兵马的呼声从最前线流传出来。

而相对的木界那方,原来的木皇绿腰,现在的不知道什么身份的绿腰,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公开发表言论,称烈青是他的救命恩人,恩同再造,木界人不得对其无礼,遇之则避。

如此公开的命令或者说是申明,很快传遍了木界、妖界、人界,三界,顺带的妖皇换将的动机和目的,也被人分析的清清楚楚的传了出来,一时间各方暗潮汹涌起来。

木界人早就知道烈青乃是绿腰的救命恩人,此时不过更加确定而已,在听点传言,妖皇的做法,更加肯定,一时间木界征战的将士,反而意志鲜明起来,救木皇就是他们木界所有人的恩人,这恩要报,这情分要还。

妖皇如此针对或者说陷害他们木界的大恩人,那还得了,顿时呼吁烈青加入木界的呼声高昂了起来,攻击妖界的将士们更加凶猛了,对付烈青那就是对付他们,狠狠的打。

战争的主场,很迅速的,很附和白衣的推论的,从人界相当速度的转换到了妖界,一时间人界的攻击薄弱下来,木界提起兵马重点进攻妖界来。

此时,远在妖都的妖皇苍龙,冷冷的看着大殿中的大臣,原先几个奋勇的说烈青通敌卖国的将士,都低着头。

其中一个最年轻的、由嘴硬的道:“陛下,你听听木皇公然的宣告,这烈青实在是不能不除,太过分了,居然加入木界,哼,简直是我们妖界的奇耻大辱,陛下,我……”

“混帐。”该人话还没有说完,苍龙突然冷声喝道,吓的那年轻人顿时不敢在言,大殿中一片冷沉。

“陛下,老臣说句可好。”大殿外突然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老玄武王一身黑色蟒袍,面色严肃的走了进来。

苍龙一见是老玄武王前来,那铁青的脸色微微释然了一点,朝老玄武王点点头道:“请说。”一边一挥手,边上的大臣连忙给老玄武王抬上来座椅。

这老玄武王乃当年他们的前辈的前辈,是与老妖皇一起的人物,所以,就算现在什么也不是了,妖皇苍龙还是很要给点面子和尊敬,而且玄武执掌一方水族,不参与陆地的战争,想来此番前来必是有重要话说。

老玄武王也不客气,落座后直接看着苍龙道:“陛下,这事情做的不地道,烈青是什么人,我们心里都有数,不是说我特别关照他,而是他这个人本来耿直,内心更是一片衷心为妖界,谁都可能对妖界不利,就他这个死脾气和忠诚,是万万不会对妖界不利的。”

老玄武王一来就给了苍龙一个相当与耳光的言论,让大殿上的群臣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大殿中气氛很是尴尬。

不过苍龙却并不怎么生气,只沉默了一瞬间后,看着老玄武王点了点头道:“不瞒你老,这事情本皇也是冲动了,烈青的忠诚本皇绝对不怀疑,只是这传言尘嚣日上,你老应该也听说了。”

老玄武王摸着胡子沉声道:“老臣就是听见了这些言论,所以才出了水族前来找陛下的。”

顿了顿后老玄武王一脸陈恳的看着苍龙道:“陛下,老臣来向陛下求个情,烈青虽然这方面确实没作对,以前也隐瞒了他帮木皇重铸的事情,但是一事归一事,这方面的错误,并不能抵消他征战的功劳。

烈青乃是我妖界的护国四将之一,其对战事的了解,和作战调兵遣将的能力,都是毋庸置疑的,此时妖界正是需要这种人才的时候,请陛下准许他戴罪立功。”

此话一出坐在边上的白虎王和朱雀王,不由都齐齐松了口气,他们不是傻子,现在的情况摆明了绿腰公然支撑烈青,木界给烈青面子,只要烈青在的地方,那肯定就是安全的,换句话说,只要烈青在边境上守卫着,那就是个活招牌,木界就不会攻击。

这等好事在这战争时候简直就是不可多得,不管他前面犯了什么错,只要他有这个优点,那一切好说,只是先才定了烈青那样的罪,他们都有参与,想要在反过来说情,这脸面里里外外都没有,所以一直僵持着,大家都下不了台,毕竟不能太给木界和人界看笑话,说他们反复无常,见风使舵。

现在老玄武王这么一出面,那什么都好说了,老玄武王在妖界的位置特殊,他来向妖皇苍龙求情,苍龙于情于理都不好推辞,这台阶顺着就下了。

果然,苍龙听老玄武王这么说了后,沉默了一瞬间,面色淡淡的开口道:“既然是你老给他求情,那本皇就念在你老的面子上,特准他戴罪立功,维护妖界的和平。”

“陛下英明。”刹那间老玄武王和白虎王、朱雀王等三人齐齐的高声道,连带着大殿上的众臣都高呼了起来。

当下快速的有人出动传递苍龙的旨意,迅速拦截烈青回都城的步伐,转调回头在上前线。

一言呼毕,老玄武王在看着苍龙道:“陛下,这场战事起与人皇逆无天,他与妖界的恩怨,我们没什么好说的,只是陛下,你觉不觉的这场仗打的有点诡异,这仗不应该是这么打的。”

老玄武王沉吟的话音落下,苍龙眼眸深处微微一楞,看着老玄武王的因为岁月的磨练而睿智的眼神,不由转了转眼暗自想去。

他起先只一心注意到了人皇逆无天的仇怨,和烈青方面的私事,在加上战场告急,到没怎么注意这仗诡异不诡异,此时听老玄武王这么一提,顿时慎重起来。

边上的白虎王听罢,也皱着眉头道:“诡异,你老说说你的看法。”

老玄武王也不迟疑,满脸深沉的道:“按说木界被人界逆无天放出来,择一攻打,与人皇联手灭了我们妖界这才是正事,不管怎么说他们两界灭一届,就算有困难,但也不是做不到的事情。

但是,我们看见了,人皇逆无天并没有跟木界结盟,现在成这三分乱打,各自兵分两路攻击两个对手,这情况怎么说怎么是兵家大忌,木界先不说,人皇逆无天是什么角色,他怎么会出现这样大的纰漏。”说到这,深深的看了苍龙一眼,停了下来。

苍龙一听顿时眉眼一亮,整个人严肃起来,沉声道:“说的对,本皇先还没有想到,你老一提,这到是个问题。”

一直没说话的朱雀王此时皱着眉头道:“有阴谋,不……不对……”

那有人放着吞并的机会不要,来给他耍什么阴谋的,阴谋是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谋略的,而他们两界的实力完全不需要阴谋,就是阴谋也可以直接攻下他们妖界,糊涂了。

老玄武王见大殿上的人都在寻思起来,不由叹息了一声,他们是当局者迷,他是旁观者清,水族并不参战,也无个人恩怨,看问题就相对看的清楚多了。

当下,老玄武王看着苍龙在道:“陛下,你注意没有注意现在的局势,三界一片混乱,谁也啃不下谁,谁也灭不了谁,在打下去也只有更加混乱而已,大家谁也得不到好处。

但是,却谁也停不了手,而人皇没有停手,就才重生的绿腰不但没停手,反而更加厉害,这水是越来越混,陛下……”

“陛下,陛下,不好了,青将出事了。”老玄武王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一声惊慌的大叫传来,一传令官满脸惊急的冲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