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妖夫

第162章 秘密基地

知道宝贝目前不可能有事情后,烈火等的注意力还是放在所谓的烈青的棺材里面。

子雨双手紧紧抱住烈火,傲苍寒紧紧贴在烈火背后,防止一个不小心,烈火的再度失控,毁灭了这个地方他们不介意,但是太大的情绪波动,力量会反噬自己,这样就不太好了。

“绿腰,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子雨紧紧抱住烈火后。抬头看向目前面色咋惊杂喜的绿腰问道,目前这棺材里的躯体看起来很诡异,要想知道到底烈青是死是活,弄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才好做更准确的推测。

绿腰听子雨叫他的名字,而不是称呼木皇,这叫法凸显他们对她的亲切,和不把他当外人看,心中不由一暖,他们把他当烈青的好朋友看待了。

当下也不迟疑,快速的把烈火等走后,妖界,木界,人界三界的发生的事情一一说给烈火等听。

半响,应青莲摸着下颚整个人沉静下来,看着老玄武王道:“玄武王,绿腰的话可有胡编乱造?”

老玄武王听应青莲分外生分的叫法,不由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没假,但是烈青绝对不是妖皇杀的,这点你们……”

“混账,我杀了他。”烈火听到这,那一腔怒火几乎冲天。

子雨双手紧紧的困住烈火,把他抱着暖声道:“烈火,别激动,我们先听完。”一边转头看着老玄武王沉声道:“但是,这事情却是因他而起,我爸爸对妖界一片忠心,却换来这样的下场,于情于理,你们都是凶手。”

“对,话说的好听,什么不是妖皇杀的,要不是有那混蛋的命令,妖界的人怎么会对伯父动手,该死的,刚才就该杀了他。”木无邪此时也是满腔的愤怒,愤愤的道。

老玄武王见几人的反应,就知道要糟,这事妖皇绝对有错,但是……

当下连忙道:“烈火啊,这事情妖皇是有错,但是这生在帝位的人,自然考虑的是全盘的计划,有人公然在战争中与与木界你来我往,你想想,这事情放任何地方,放任何人面前都会怀疑其用心和行动,妖界目前正是动乱时期,容不得有一点失误,那会面临着整个妖界的毁灭啊。

烈火,烈青一心为妖界,这些我们都知道,但是妖界悠悠众口,妖皇肯定是要拿事情去堵,朝堂中置疑之声一片,我们总不能致他人的看法于不顾,一意孤行吧,烈火,妖皇也有妖皇的难处……”

“闭嘴。”老玄武王为妖皇开脱的话还没说话,烈火面色铁青的一声怒吼,骤然打断。

烈火微微握住子雨的手,转过身子看着老玄武王,脸色一片严肃和愤怒的吼道:“全是借口,我父亲什么样的人,这妖界谁不知道。

朝臣质疑,狗屁,他妖皇是干什么吃的,连什么人该相信,什么人不该相信,他都不知道,他还有什么资格做妖界的皇帝,别给我说什么妖界,说什么天下,我眼里没什么天下,我只要我父亲好好建在,其他一切跟我免谈。”

烈火话音一落,子雨顿时接上去道:老玄武王,这事情没完,你们是怎么想的,他妖皇是怎么想的,我们不是白痴,大家心里都明白,他既然容忍不了别人,那么我们也容忍不了他,既然没那个度量那个本事做这个妖皇,那妖界就重新换一个,我不介意抽了他的筋,剥了他的皮。“

老玄武王听烈火和子雨两人如此冷硬的话语,被噎的半响说不出话来,这不等于是要反了妖界的天么。

“说,我爸爸到底在什么地方?是不是你们囚禁起来了?”烈火见老玄武王半响说不出话来,不由眉眼一竖,狠声道。

这棺材里准确的说,有一半,少一半,而且少了最重要的一部分,也不知道到底是死还是活,若有人帮忙,妖精的自我修复,也许不致死,但是如果没人帮忙,那么……

所以烈火的心中浮现一丝希望,往最好处想去。

老玄武王听言皱着眉头,这话从何说起,怎么说道妖皇囚禁烈青起来,这不明摆着不大可能么。

当下摇摇头看着烈火道:“这话可不对,烈火你想想,若不是绿腰公然在烈青身边进出,表现的那么热切,引起各方的关注,也不会出现现在的事情。

烈火,你仔细想,这事情从头到尾,妖皇或者说我们妖界都是被他们牵着鼻子在走,要有所图谋,必定是木界,你们这一回来肯定针对的就是妖皇,谁是在后面落了好处的人,肯定就是谁……那个,有可能囚禁或者是怎么样烈青,烈火你可不能上当。“

烈火听之一声冷笑道:“你的意思是绿腰杀了我爸?”

绿腰在旁边听着,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怒声道:“我绿腰能动天下人,绝对不会动的就是烈青,要我杀他,你不如说他说了我还有人信。

就算我对妖界有所图谋,就算我利用烈青达成我们的目的,但是我都是跟他商量好的,绝对不会害他,也绝对不会在烈火面前演戏,我还不至于卑鄙到要用烈青来激怒他儿子。“

子雨闻言也点了点头,绿腰的话不具有质疑性,绿腰纵然有千般万般的不好,但是对烈青那是没的说的,诚如他自己说的,他会动天下人,绝对不会动的就是烈青,要让烈青如此惨景,绿腰是做不出来的。

木无邪在一旁插话道:“看事情不能看表面,越是不可能才越是有可能,表面看起来妖界损失惨重,木界得到利益,但是反一个面说,也许并不是表现出来的这种。”

应青莲自从绿腰说了三界的动乱和现在的情况后,一直沉思着在想什么,这个时候微微点了点头后,阻止边上还要再说的木无邪,扫了一眼烈火,子雨等人,最后看着老玄武王道:“我来说,老玄武王,既然你说的是民族大义,那么我们就说着全局。

妖皇是妖界的皇帝,他的出发点是整个妖界的利益,这话是你说的,那么我想放着烈青这么好的诱饵不用,这应该不是妖皇的作风,一个皇帝若是还看不出来最大的利益,只能看见蝇头小利,那苍龙也做不到今天这个份上。

我们说直白点,木皇绿腰公开袒护伯父,我想与其放任伯父在前线对战木界,不若更深层次的利用,要知道有伯父在手,木皇绿腰投鼠忌器,真个木界都要受到掣肘,这可比边境上对敌还要发挥更大的功效不是,我想我都能想到这点,苍龙不至于想不到吧。“

应青莲这话一落,子雨和烈火同时微微一愣后,齐齐沉了脸的看向老玄武王,他们明白应青莲的意思了。

他们两本不是愚笨之人,只是攸关亲人,心思早就乱了一半,纵然刚才听了绿腰的话后,心底有那么一点半点的想到,却也没完全的明白过来,此时听应青莲这么一说,那是恻然大悟。

那边上的绿腰一声冷笑后。突然松了一口气,一手搭在棺材上,看着里面烈青的一部分这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东西,闭了闭眼道:“关心则乱,我怎么就没想到,好,好,苍龙不是个笨蛋家伙,幸好他不是个笨蛋家伙,要不然,要不然……”说到这深深吸了一口气,靠在了棺材上。

他算计苍龙,没想到苍龙倒过来也算计他,在烈青这一点上,他永远不可能算的过他。

烈火则是满脸兴奋了,看着应青莲双眸中难掩激动道:“青莲你的意思?”他现在虽然想到,但是却不敢妄下定论了。

应青莲抬头看了看烈火,深深的笑了笑,伸手拍拍烈火的肩膀道:“现在在这情况或许就是苍龙自编自演的一幕,本来是用来对付绿腰的,只是没想到我们刚好诶碰上,乱了苍龙的计划。”

说到这顿了一下后,看着棺材里的躯体,眉眼微微一动后道:“既然伯父的躯体这里有,那么也许我们真的可以肯定,伯父在苍龙的手上,毕竟死了的伯父,只会激起绿腰的愤怒,而起不到控制的效果。”

“谢天谢地。”烈火听了应青莲的分析,仰头望天,一直复杂多变的脸上,终于一滴清泪滑过脸颊,是喜悦,是激动是悲情,太多的情绪混杂在一起,变的无法细说。

子雨则紧紧抱住烈火,把脸埋在了烈火的胸膛,温热的**流了出来,原来激动的泪水,是这样的烫人。

被应青莲抱着的龙孩见此,缓慢的飞到烈火的肩膀上,伸出小爪子,拂去烈火脸上的泪水,轻轻的道:“爸爸不哭,爸爸不哭。”

而老玄武王听应青莲噼里啪啦的说了这么多,细细一想,点点居然都扣住要害,本来并不是很难猜,但是这里的人全部被烈青的死牵引了注意力,乱了心神,所以一时半刻没有想到。

这样的话,这里的情况也完全能够解释了,烈青的躯体,里都的封城,苍龙的亲来,城外的士兵。

这些看起来是为烈青所做的文章,实在是为了引绿腰前来,灭了他,或者是威胁他,总之是个圈套,不由微微发愣的愣在旁边,难道妖皇连他们也都骗了?

“有杀气。”此时一直没说话的傲苍寒,突然眉头一皱,唰的转身朝后看去,背上的大刀握在了手中。

傲苍寒一语罢了,里都封闭的城门外,突然从四面八方涌进无数的妖界士兵,而以烈青所在的灵堂为中心,百八十米左右的距离内,突然从地底升腾起无数的火焰,整个的包围住了这个中心。

而冲进来的士兵,人人手中架着经过妖力铸造的火箭,上面的力量是妖皇的力量,能长久的不熄,放眼妖界只有他的力量能对上绿腰,能给绿腰可以致命的攻击。

烈火,子雨等看见这样的场面,所有的人都明白了,这果然是针对绿腰的,木界的人怕火,纵然是绿腰,就算不受其害,也会受一点半点的影响,何况是妖皇铸造的火焰。

绿腰见此眉眼一眯,唰的站直身体,冷声道:“好,好,想致我于死地,苍龙,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说罢,突然手腕一挥,棺材里烈青的部分身体,飞速的被绿腰收了起来,敢利用伤害烈青来算计他,他会让苍龙付出代价,一边五指虚空一扣,一橘红色的长剑凭空出现在绿腰的手里。

这是当年绿腰纵横木界的武器,乃是与逆无天的灭日弓,不相上下的神器,当年一剑一人打遍木界无敌手,遇上烈青后,自毁功力封印此剑,今日再度现身,橘红妖艳,寒气逼人,锋芒毕露。

“可恶,老子灭了你们。“烈火此时心定了,只有妖皇不是笨人,那么他父亲就算是现在这个情况,但是生命绝对是有保障的,你就不用担心了,那怒火你那么腾腾的升起来了。

一瞬间,但见橘红辉映这火红,笼罩了半边天空,疯狂的,绝望过后的愤怒,完全的发泄到了这些士兵的身上,烈火和绿腰,如两只天际的蛟龙,在千军万马中呼啸来去,纵横开阔,所向无敌。

子雨,应青莲,木无邪,傲苍寒,抱着手臂站在中间看着,烈火需要发泄,他们让他,就连木无邪这个好战分子,也难得的站在原地,不跟烈火抢。

“做皇帝是不能有弱点的,可惜绿腰就算重生,还是没摆脱这点。“木无邪看着宛若罗刹的绿腰,微微摇了摇头。

“这一生,他注定有这个弱点,不过,也未尝不是好事。“应青莲笑笑道。

“有情有义,我还挺喜欢他的。”子雨抱着龙孩勾了勾嘴角。

三人这边交谈着,边上老玄武王却一脸的严肃,他看了看好像云淡风轻谈论着的子雨等人,再看看绿腰和烈火只两个人,就对上妖界的千军万马,居然一点也不显败象,不由更加皱紧了眉头,,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果不其然,老玄武王的想法才刚一成型,天际的烈火突然仰头一声长啸,横空一剑,炙热的火焰瞬间弥漫上整个里都的上空,那封城的结界,在烈火这一剑下,轰然崩塌,破碎着向四面八方散去。

“走.”烈火当前跨步腾空,向着妖都的方向非了远去。

而刚才还好像在谈笑风生,轻松的不能在轻松的子雨等人,同一时间身形一晃,齐齐腾空而去,那犀利的动作和狂妄的气势,瞬间就爆发了起来。

但见几人如天边几颗流星一般闪过,就连绿腰和木无尘也都跟了上去,呼啸着就朝妖都而去,夹杂着绝对的杀气。

老玄武王顿时大叫一声不好,烈火他们是去找妖皇算账去了,这眼前千军万马都困不了他们,妖皇就算先走一步回妖都布置,但是对上烈火现在等强悍的离谱的几人,绝对没有胜算,何况现在烈火等式绝对的愤怒当中,妖皇危险,妖都危险。

“回妖都。“当下老玄武王对着失去了目标的战将们,一声爆吼后,迅速的就朝妖都追了过去。

而此时的妖都,苍龙化为原型飞回妖都,让妖都群臣大吃一惊,多少年都没见过妖皇苍龙化为原型,而且看那鲜血淋漓的摸样,显然是负伤而归,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什么人干的?

“陛下,怎么回事?“感觉到苍龙的气息迎接出来的白虎王和朱雀王,面色一震后震惊之极的道。

苍龙身形一抖化为人形,擦了擦嘴角的血液,面色铁青的命令道:“快,调集所有在妖都的战将齐聚王宫,烈火他们回来了。“

白虎王听了苍龙这话,不由微微一震,苍龙与他做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的,这事情整个妖界就只有他暗中知道一点,因为苍龙是吩咐他去办理的,目标是为绿腰,算起来是为妖界好的事情,但是现在怎么对上烈火了。

见到苍龙的伤势,白虎王不敢怠慢,来不及问事怎么回事,手指一弹,妖都一级戒备的信号立马升上了半空,整个妖都全面戒备起来,散落在妖都各处的高手,刷刷的朝皇城奔来。

苍龙见此边快步朝里走,边沉声喝道:“开启皇城保护结界,全部开启,快。“

朱雀王顿时大惊,皇城保护结界,这么多年从没开启过,就算上次人皇逆无天找事,也没动用过,这次居然要开启不说,还要三重全部开启,来的人到底有多强,或者说烈火到底有多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想归想,在见妖皇面色很不好看上,朱雀王飞速的一跳指头,与白虎王同时滴下血来,在混杂着妖皇苍龙的血,妖都皇城的上空,一阵金光闪动,几百年没有开启的保护结界缓缓开启了。

“王八蛋,敢伤害我爸爸,小爷我灭了你。“正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突然一声稚嫩的怒吼声传来,第一个字吐出还在远处,最后一个字说出,已经近在几人耳边了。

“什么人?“白虎王一个闪身挡在苍龙的面前,对上那凭空出现杂半空中的女人,而在那女人身后皇城的保护结界轰的一声合拢,罩住了整个皇城。

啪,清脆的一声巴掌声,白虎王一愣后唰的转过身来,看着妖皇苍龙的脸上骤然出现一个小爪印子,红了。

“叫你伤害我爸爸,灭了你,灭了你。“愤怒的吼叫从妖皇苍龙的身边传出,但是却什么都看不见。

“什么东西?“苍龙面色铁青的四下张望。

而此时皇城里的高手们齐齐的冲了过来,刚好看见那一幕,不由都满脸狐疑的愣在当地,他们伟大的妖皇被人扇耳光了。

啪,又是清脆的一声,苍龙的另一边脸上,再度出现一个小小的巴掌印,不过这次是个小孩的手。

“你给我出来。“苍龙瞬间狂怒,周身的杀气秉射而出,全方位的攻击过去。

呼,就在他的面前,凭空突然出现一团火球,对着他就冲了过去,那力量居然不小。

妖皇苍龙一个手刀砍过去,什么都没有,很明显的没感觉击中的有什么东西。

而此时,他周围前前后后的冒出不少火球,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朝他袭击过来,间或夹杂着风刀,虽然没强到他这个程度,但是居然也不差多少,一时间苍龙忙了个手忙脚乱。

“打死你个王八蛋。”

“烤了你。”

……

上一句在北方,下一句就出现在东方,有时候一句话居然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冒出来,显然是一个人,但是那速度快的惊人,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看不见,明明有人在袭击苍龙,但是就是什么都不见,让周围的白虎王等莫名其妙的同时,有惊骇莫名,帮忙都找不到地方帮。

轰,一个大大的火球,袭击上苍龙的头发,瞬间烧了大半,苍龙的脸那叫一个青。

旁边的朱雀王见此眉眼一动,一个旋身手起刀落就朝一直浮在半空,没有动作的女人袭击过去,这女人肯定知道。

金玉追着宝贝而来,此时见朱雀王居然对她动手,不由冷冷一笑,五指临空一抓,一把捏住朱雀王袭击过来的红色力量,冷声道:“想跟我动手,你还没有资格。”说罢,五指一用力,朱雀王的力量就那么粉碎在金玉的手里,金玉什么阶段的人,苍龙都未必是对手,还不说小小的朱雀王。

这一手一露,顿时震惊了所有聚集过来的人,无不仰望着漂浮在半空中的金玉。

同时白虎王一声低吼道:“陛下,快走。”一边在苍龙身上设了结界,两人在众多的护卫中,朝着后方的内殿冲过去。

而金玉才懒的看这些人,朝着宝贝所在的方向道:“宝贝,想怎么打就怎么打,阿姨给你撑着。”

“恩,伤害我爸爸,我讨厌这个地方。”嫩能的,夹杂着绝对愤怒的孩子声传来。

紧接着,天空一阵波动,一股白色的力量突然凭空冲了出来,对着妖皇苍龙和白虎王所跑的地方就追了过去。

但见所过之处,火焰焚烧一切,精美的宫殿轰然燃烧起来,嚣张的火焰跳跃着,追逐着,扑在苍龙的身后就是不让,紧紧的追着他打。

“挡我路。”愤怒的小孩声响彻在空气中。

妖界的群臣只看见妖皇和白虎王身后的宫殿,被噼里啪啦的撞出一个一个的大洞,要不然就是直接垮塌半边,一片混乱。

“宝贝,我给你清理,你尽管放开手脚收拾那个混蛋。”金玉见此,身形一动飞了过来,扬手就对着苍龙和白虎王的前后的宫殿,就是一阵炮轰,精美的宫殿瞬间轰然倒塌,让躲避中的苍龙和白虎王,避无可避。

朱雀王见此脸色大变,狂喊道:“还不动手。”边法令,边扑上去对上金玉,而本来带愣住的妖界大臣,立马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就对着金云开始攻击,一时间皇城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