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17章 计划

十几条卖身条款对风才来说就等于失去了一切自由,但风大少毕竟不是一般人,虽然希望渺茫,但为了自由,他下定决心暂时先放下对高露的追,拼着几天的功夫做最后的挣扎。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风如梦对风才的影响逐渐变深,其实以风才以前的性格,面对这种几乎没有希望成功的事情,他根本不会去考虑做什么最后的努力,直接放弃了事。

“多数人面对困境时,选择的是逃避或者承认失败,只有少数人做出最后的拼搏,这少数中,多数成功了,无论我们面对怎么样的绝望,即使是死亡即将降临,其实我们还有选择,那就是继续拼搏或者直接放弃,拼搏则还有一份希望存在!”

风才也觉得挺有道理的,虽然他没有亲身体验过这样的事情,但现实之中平凡的是多数人。

“风才,我还真是佩服你,已经只有四天了,你不觉得临时抱佛脚太搞笑了吗?”酷男毫不留情的打击风才,他自然知道风才是什么料子,即使是天才,在身处风才这样的情况下想创造奇迹,也不太可能。

“你给我闭嘴,没看本少爷正忙吗?”风才看都不看酷男一眼,一门心思扑在数学课本上。

“得了,你继续努力,我可没那么傻陪你耗,对了,晚上去不去网吧?”

“不要理我!”

一旁的高露惊异的看着风才,她还真没想到风才会突然这么努力学习,只是他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做出这样的决定?

以高露的估计,即使是崔尚这样的天才,身处风才处境怕也是无力回天吧,毕竟四天里想要把五门课程的成绩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实非人力可为,不过风如梦例外,她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了。

当高露知道风如梦才20岁,精通至少五门外语的时候,差点被吓倒,风才庆幸当时没告诉她风如梦精通至少十三门外语,外加商业管理博士,计算机系统分析师,等等。

努力了才知道结果,不努力,结果就只个一个:失败。

早上五点,风才就起床了,简单的做了一个学习计划,很简单的计划:一天一门课程。

英语他肯定是没问题了的,语文的问题也不是很大,在家里被风如梦逼着看了不少书,风才对语文本身也有一点兴趣,只是平时考试也不是很好罢了。

真正困难的是数学,物理,特别是物理,风才对这门课程向来不是很有兴趣,就决定放弃,把精力放在数学上,把所有的公式死记硬背下来,并在图书馆借了两本辅导书,一本全是例题分析的,一本是历年考试分析。

忙碌之中的时间过的特别快,风才此时才知道原来时间过的可以如此之快,四天的是时间就这样飞一般的流失了。

为了更好的发挥出水平,风才昨天十点就睡了,今天六点起床,小跑了千米,热热身子,还洗了个澡。

第一门是语文,上午考的,在长长的铃声中,期末考试开始了。

发下试卷,风才做了几个深呼吸,才拿出笔,大概浏览了下试卷,开始做题。

多数题目风才还是会做的,实在想不出来的,如果是选择题看哪个爽就选哪个,填空的话只有乱写了。最后的作文风大少写的很轻松,只是他的字写的实在不咋样,即使风如梦逼着他练了不少时间,还是没多大进步。

之后的数学,不得不说风才很幸运,最后的几道大题目与他之前看过的颇有相似之处,虽然记的不是很清楚,但写个八九成还是不成问题的,物理就没多大戏了。

第二天,考完化学,风才神色轻松的走出教室。

他实在颇为意外,化学试题最后的一道题目他曾经做过,当时这道题目他看的是莫名其妙,完全没有头绪,风如梦好心的指点了他几句,让他豁然开朗,对这道题目的印象十分深刻,因此就轻松搞定了。

走出校门,风才脑子里还在想着这次的化学可以拿几分,自我评估的结果应该在120分以上,也许有135分也说不定,如此一来,加上数学的分数,就可以填补掉物理的分数不足了,只要之后的几门课程考的不是太差劲,进前十名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希望的。

其实风才也不是那么没有希望,在他看来,数学与化学的最后几道题目应该是比较难解的,高露似乎也没完全解答出来,其他同学应该不一定能解答出来,如此一上一下形成的差距就不小了。

“风才,等一下!”

听到有人叫自己,风才转身过来一瞧,却见是刘剑,心中疑惑,这个家伙上次没搞定自己,难道这次还要来?下意识的朝四周快速看了下,风才松了口气,因为他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

“什么事?”待刘剑走近了,风才淡然问道。

刘剑喘了口气,稳定住呼吸,才说道:“风才,相信这段时间你也发现了,高露并不喜欢你,她喜欢的是我,请你不要再纠缠她不好!”

风才一愣,道:“什么她不喜欢我,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又凭什么说她喜欢你,我看自做多情的人是你吧!”

刘剑也不生气,他淡然道:“这样吧,我知道你家里的情况不是太好,你自己也知道凭你现在的成绩最多也就能考上个三流的大学,你以后念大学的费用全部又我包了,怎么样?”

“你想拿钱砸我?靠,刘大衰哥,别以为你有几个钱就很了不起,我风大少最看不爽别人拿钱砸我!”刘剑不提钱还好,一提钱,风才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不说现在有风如梦这个姐姐在,前的问题从来没愁过,就说以前,风才如果能考上大学,以他和胖子的关系,到他家借个十来万根本不是问题,胖子的父母对他如同己出,这种问题根本不需要担心。

风才平时吃用节俭,只是习惯了如此生活而已,他对生活向来比较容易满足,而且个人的自尊心不容许他向别人乞求。

就如同高露不会拿自己的美丽与才华做赌注一样,看似大大咧咧的风才在有些事情上自我观念比较强烈,只是没人触发,就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有话好说,既然风大少不满意,那我们可以再商量!”刘剑的耐性竟出乎意料的好,即使风才很不给他好脸色看,他还是一脸笑嘻嘻的如同和蔼的老和尚。

“没什么好说的,既然大家都喜欢高露,就凭自己的实力去竞争,别给我搞下三烂的手段,刘剑,你先是请鬼子他们对付我,然后又找那个杀手,现在我还是活的好好的,人贵自知,不是什么人你都可以随意招惹的!”

“是是是,风大少说的很有道理,那以后我们就公平竞争,我保证绝对不会耍手段!”

不知道怎么的,风才突然想到了风如梦,他的这个姐姐颇为神秘,连子弹都能躲避,应该有什么背景才对,而且之前的那次县内大清洗如果说和她没关系,风才还真的不敢相信。

虽然没什么把握,风才还是那话吓唬一下刘剑,希望他能知难而退,经常打架是一回事,事情闹大了不好收拾又是一回事,风才可不想一时脑子不清醒,被人谋杀了。

晚上,风才看了几个小时的书,才睡下。

还是六点起床,风才洗好脸,刷完两排老虎牙,再去小跑一了上千米,回到家冲进浴室洗了个澡,神清气爽。

“姐,你怎么不问我考的怎么样,你也太不关心我这个弟弟了吧!”吃早饭了,风才忍不住提醒风如梦,她这个当姐姐的似乎应该对自己这个弟弟适当的表示一下关切之意。

“你又不是小孩子了,考个试还需要别人关心,你只要尽力去考了,无论结果如何,姐姐都不会说你的!”风如梦虽然满面笑容,却不是对风才笑的,而是在想着开心的事情。

“话不是这么说的,虽然我不小了,但毕竟还是你弟弟,你这个当姐姐的难道不该表示一下关心吗?你这个姐姐也当的太容易了吧!”

“恩?”

“没……没什么,其实我什么都没说,姐姐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会难为情的!”

“慢点吃,只是期末考试而已,又不是升学考试,不用这么紧张!”

大清早的出门撞鬼,这种事情风才还是没遇到过,今天也不例外,只是他撞的比鬼还麻烦。

“小子,你就是风才?”

“我就是,怎么又来这招,你们烦不烦啊,老是搞半路拦截这一套!”

风才很不爽,虽然今天提早出门,但他到学校后还看温习一下,做最后的冲刺,要知道前几门课程他的运气都很不错,他还盼望着今天的运气也很好,最后的几道大题目又是他看到过的,那就爽歪歪了。

拦截他的人并不的多,才十一个,但很明显的,这些人都不善茬,看他们中有几个是断了一只手,另一只手操着闪关的家伙就知道了。其他几个人长的彪悍威猛,胳膊上还有文身,一看就知道是在社会上混的。

:http://wap. :http://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