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33章 为高露行动

第33章为高露行动

走出家门,风才口袋里塞了几千块钱,这些钱是风如梦给他留着用的。

其实一般情况下,风才很少花钱,最多也就是去网吧上上网,买点饮料,而自从他每天呆在天水大厦开始,这饮料的钱也省了,因为公司里有专门的饮料柜子,免费喝的。

兜里塞着这么多钱,风才发觉自己似乎有些神经兮兮的了,看谁都像个贼,一只手一直放在口袋里捏着钱,说起来,他的口袋里还是第一次放着这么多钱。

打个的士找了家电动车专卖店,风才花了2800买了一辆,连价钱都没还。

有了属于自己的车,风才一下子就感觉身价提高了不少,虽然只是一辆电动车,由于刚买来,点一般都是充足的,于是,他开着刚买的电动车飞速奔向目的地。

目的地只有一个,那就是高露家。

平时走路需要个把小时,有了破车,风才十五分钟后就到了高露所在小村,他早就打听清楚了,高露家住在村子比较靠里面的山脚下。

回想着高露说过的话,风才一路开进去,发现村子果然如她所言并不大,而且整个村子一共就三个岔道,他一直沿着大道开到最里面,远远的就看到了高露高挑的身影。

“高露!”风才兴奋的叫开了,一激动,他差点没把住方向撞到人。

听人有人喊自己,高露回过身来,一脸惊讶的看着风才,这个时候风才已经开到她近处了:“风才,你怎么来了!”

风才哈哈一笑,道:“我不是和你说过的吗,找个时间来你家看看,运气真好,你刚好在家!”

高露展颜一笑,道:“最近家里比较忙,我都在家里的,对了,听说你住院住了好长时间,你现在没事了吧,真是不好意思,那段时间刚好我爸爸的身体不太舒服,我就没去看你了!”

风才大方的一笑,在一边把车停好了,走到高露家门口,朝里面瞧了瞧,道:“没关系,我早好了,这段时间都在我姐姐的公司里帮忙,她们对我还蛮好的,对了,叔叔他没事吧?”

高露神色一暗,低声道:“爸爸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上个月他又偷偷的去田里干活,结果昏倒了,后来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他操劳过度,身体本来就不太好,现在更严重了!”

“啊,那怎么办?”看到高露黯然神情,风才的心不由一紧。

“先进去坐会儿吧,家里比较乱,别介意!”高露似乎发觉自己说的多了,整了整心情,请风才进去坐坐,同时她带头走了进去。

风才还是第一来高露家,此时他才知道高露家竟已经困难到如此境地。

高露家临山脚,整个村里瓦房已经很少见了,她家就是其中之一,两层楼的房子大部分是用木头结合石头泥土建筑而成,小部分可能是有过坍塌的历史,砖头砌起来的墙壁看上去很粗糙。

脚下并非水泥地,而是毫无修饰的泥土地,风才抬头一看,一条二十公分粗细的横梁架着两边的泥石墙,旁边一角由于常年风吹雨打已经摇摇欲坠,风才看的触目惊心,那横梁似乎随时会掉下来的样子。

风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房子,一时之间愣在那,直到高露喊了声他才回过神来。

整个房子的面积到是比较大,八十年代之前这种房子的建筑面积并没有太大的约束,况且一边的山就是分给高露家的,她父母在边上新开垦了几片山地田,同时也增大了房屋的占地面积。

二楼更是直接依山而建,风才目光所及,那木头做的楼梯似乎也不是那么牢靠。

“你家里比我想象的还要穷,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们家这样的房子!”

看了一会儿,风才心里想到什么,嘴上就说出来了,丝毫不记得酷男多次提醒他到了高露家千万不能乱说话的事。

高露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道:“我家里也没什么好茶招待你,喝口水吧,青山流水,比城市里的水好喝多了!”

回头看着高露,风才没注意到她的神色,笑道:“我还真是佩服叔叔阿姨,在这样的情况下把你们拉扯大,真是不容易,虽然我家以前条件也不怎么样,不过总算足以温饱,而且我家里就我一个,相对来说要容易养的多了!”

“你不是还有一个姐姐吗?”高露奇怪的问道。

“她啊,据说她从小就在美国长大,哪里知道我过去吃过多少苦,不过这些也没什么好说的!”说到这,风才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他环顾四周,笑了笑,道:“呃,你别老站着,我这样坐着和你说话,感觉怪怪的!”

高露轻笑道:“你在家里都这么随意的吗?你难道过年的时候不走亲戚的?”

“亲戚?”风才一愣,好几秒过去才回过神来,道:“被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发现我家好象没什么亲戚,从小到大,我过年的时候都是我和父母一家三口人过的!”

“啊?怎么会这样的啊!你居然会没有亲戚?好古怪哦!”高露惊异的看着风才,她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家里是没有亲戚的,简直不可思议。

“可能他们都去见马克思了吧,呵呵!”

“这么多年过下来,你难道就不觉得奇怪,没有问问你爸爸妈妈吗?”

“我还真没留意过这种事情,对了,你呢,你家里亲戚多不?”

“亲戚到是很多,可是这几年下来,差不多都不亲了!也就我外婆外公对我家里还有来往吧,其他亲戚基本上不怎么来往了!”说到这个,高露的神色又是一暗,情绪颇是低落。

风才总算注意到她神色不对劲,道:“怎么了,亲戚为什么突然不来往了?”

高露神色古怪的看着风才,道:“你不觉得我家里有问题吗?”

“你家?恩,的确有点问题!”风才误解了高露话中的意思,很老实的指着房梁道:“你看这横梁,感觉随时都会倒塌似的,看上去挺吓人的,还有那边墙角上,怎么这么大一个洞,你们冬天的时候不感觉冷吗?”

高露苦笑一声,道:“你说的这些就是问题,只是从来还没有人像你这样……这样说话的,让人感觉很古怪!”

“有吗?!”风才有些茫然的挠挠头,傻傻的一笑,道:“这些都是事实啊,怎么了?哦,对了,你刚才说这就是问题,我……,哦,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他们嫌你家太穷,是传说中的家徒四壁,所以不想和你们做亲戚了是吧?”

“是啊,风才,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这个人挺有趣的!”

“是吗,哈哈!”

风才在高露家呆了一个下午,与高露谈天说地,也说起不少天水外贸里发生的有趣的事情,当他说到柳如烟拉着他去当替死鬼,两天里被狠狠揍了几十次的时候,高露担心的想要过来看看他的伤,但最后还是强忍住了。

他还说起了去杭州的那四天,从他第一次与老外胆怯的交流到后来可以与他们自由的谈天论地,很自然的与他们交流杭州历史与文化,高露在一边听的神采飞扬,似乎这些事情都是她经历的。

到后来,高露终于抛开那份矜持与风才毫无约束的交谈起来,风才也终于知道,原来高露是一个很有理想的女孩子,只是因为家庭条件的束缚让她失去了许多,包括梦想。

同时,风才发现高露其实挺健谈的,当她抛开心中的那份自卑,不论是普通话还是英文,说的自然流利,那一脸的自信,高昂的言论,让风才看到这位才女的另一面。

晚饭本来他还想留下来吃的,只是柳小玉一个电话过来,他不得不遗憾的离开了。

高露看着风才离去的背影久久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门口一直看着那个方向,一直到母亲叫她吃饭,她才走进去。

离开时,风才心中的那份激动久久未散,一直到看到柳小玉朝自己招手才平静下来。

“你找我啥事?”

风才刚坐下来就问了,刚才,柳小玉拖着他买了点东西,就坐进肯德基,风才在一边停好车也坐了下来。

“没事就不能找你啊?”柳小玉瞪了他一眼,眼睛里透露出来的那份喜悦让风才松了口气,看来这丫头心情不错,应该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拿兽王曼佗罗阵招呼他。

“怎么会呢,小玉姑娘大驾光临,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未知姑娘玉驾舍下,有何指教?”

“本公主特来巡查临检,有人向本公主举报阁下经营非法生意,你从实招来,可有此事?”

“公主名查,造谣是要有证据的!”

“有证据还叫造谣吗?”

“肯德基的鸡腿,味道有点甜!”

“狡猾!”

:http://wap. :http://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