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47章 白云仙子

第47章白云仙子

“姐是和你们开玩笑呢,别听她瞎说!”两夫妻的话越说越离谱了,风才不得不解释一下,否则这事还没完了。

其实,风才颇为纳闷,他记得几年前见到父母的时候,他们的性格与现在到是没太大的不同,但是他们绝对没现在看起来这么年轻,那时候,风才之所以这么乖巧,平时吃用节俭,就是因为他看到父母不到40岁,看上去却是40多了。

风才也知道这对夫妻经营能力十分草包,他们这些年来肯定是心力过度消耗才会变成那样的,只是现在的他们看上去最多也就是30岁的样子,如果再打扮一下,穿着年轻一些,别人会以为他们是风才的哥哥姐姐了。

下意识的,风才就朝风如梦看去,心中有个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的想法:这不会又和风如梦有关系吧?

“爸,这段时间风民将没对你们怎么样吧?”风如梦突然岔开话题。

“你怎么知道的?”风来诧异的看着风如梦,稍微一想,有些明悟了,道:“你们招惹他了?难怪这段时间他们几个太子党老是找我们的麻烦,特别是去年年底,公司都差点被他们搞跨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同是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说清楚的!非要动手动脚,靠武力来解决问题!”

风才吓了一跳,仔细的打量了几眼风来,道:“爸,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我们能有什么事!”一说起这个,风来就来尽了,他滔滔不绝的说起来:“儿子,你老爸我最近功力大进,哈哈,你是不知道当时的场面啊,你爸我威风八面,大杀四方,打的他们落花流水,……!”

“别流了,赶紧说说是怎么回事?我们没招惹什么风民将风鬼将的啊!”风才想来想去,他就认识一个什么风九少,其他风家的人他根本连见都没见过,怎么可能会去招惹。

“你的确没招惹他,你惹的是柳容容!”风如梦白了他一眼,她的脸上总算多了一种表情变化,风才还以为她要一直装酷装到底了。

“柳容容?她不是风民将的老婆吗,才才,你不会对她做什么不轨的行为吧?”风来一收笑嘻嘻的神情,神色突然凝重起来,风才不知道风民将,他可是知道的很清楚。

“什么不轨,我是被她给强行那样了好不好,我是无辜的!”风才那个郁闷啊,分明是他武力不济,被柳容容强行拖上床,给奸了,虽然这过程是美妙无比,他也的确很是享受,但无论如何,他是被动的。

“她强迫你?”丁微微的神情似乎看到天上有只母猪在飞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风才,道:“你知道柳容容有个外号叫什么吗?”

“什么?”风才下意识的接口了。

“白云仙子!”

“白云仙子?什么意思?”

“柳容容好象是五年前嫁给风民将的,他们从小就认识,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人的感情也让不少世家子弟羡慕不已,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结婚,会有一段美好的婚姻!……”

的确,不管是风家的人,还是柳家的人,对于柳容容与风民将这样难得有深厚感情的婚姻都很赞同,毕竟他们两人的结合对两家都有好处,他们两个人本身也是情投意合,连生几个孩子都商量好了。

但有句话叫天有不测风云,柳容容二十岁的时候大学毕业,进入天水外贸开始工作,风民将则去美国继续深造。一年后,本应该还在继续念书的风民将竟出现在北京,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女的陪着。

如果只是这样,事情就简单了,当时柳容容看到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因为那个女的是风民将的长辈,虽然年纪并不比他大多少,但长辈就是长辈。

由于当时柳容容形成比较匆忙,而风民将与他姑姑也走的比较快,双方并没有碰面,但几个小时后,柳容容无意间发现原来他们住在同家酒店里。

当时柳容容很高兴,吃饭后跑去风民将的房间想给他一个惊喜,但她的喜悦很快就变成了痛苦,那场画面几乎成了她的催命符。

其实身在大家族里,柳容容对一些家族糜烂的生活多少知道一些,只是她认为她与风民将的感情这么好,风民将绝对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的,那事实就是这样残酷。

当柳容容还在门外的事情就听到房间里隐隐传来不太正常的喘息声,风民将的姑姑正在大声呻吟,嘴里喊着令人脸红的词眼,当时她就傻了眼,也不知道怎么的,手上一推,门就开了。

房间里有三个人,除了风民将之外还有他那姑姑与其丈夫,如果只是三个人在一起,那是没什么的,奇怪的是他们三个人都是**裸的,而且三个人叠加在一起了。

似乎一刹那间,世界都崩溃了,柳容容绝望之中就冲进房间朝窗外跳下,她要跳楼自杀,当时也是她的运气好,因为与她同时还有一人在跳楼,两人几乎同时跳下。

而在那之前,施救人员已经在下方铺上垫子了,于是,柳容容被安全救下。

回到家后,柳容容自我消沉,不吃不喝,差点就这样去了。

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三天后,柳容容被送进医院,她割腕自杀却未成功,当时她失血比较严重,医院里库存血刚好用完,因为时间上赶不及,又家属亲人输血给她。

当时给她输血的是风民将,风民将虽然生活上比较**,但对柳容容的感情却是很真实的,只是习惯了身边男子的生活作风,风民将在十四岁那年就与女子发生过关系了,后来就一直没有停止过这样的行为。

两人的血型相同,这并不意外,意外的是,风民将与柳容容竟是同母所生,这一点连两人自己都不知道,当时陷入疯狂的风民将差点把验血的医生给杀了。

而柳容容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反而心境平静下来了,理都没有理过风民将。

但风民将连自己的亲姑姑都那样了,经过几天思考,也不在乎他们两人是亲兄妹的关系,执意要与柳容容结婚,并声言可以不要孩子,他们去领养一个就行了。

其实两人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订婚了,只是柳容容的性格极为传统,这种性格与她的母亲有关,而风民将经历过糜烂的生活,心性不算坏的他特别珍惜这种纯真的感情,所以两人平常最多也就是牵牵手,连小嘴都没亲过。

为了达到心愿,风民将在柳容容的房门前一跪就是五天,不吃不喝连续五天的跪求终于让柳容容回心转意,答应与他共结连理。

结婚的事情并不轰动,风民将不想给柳容容造成太大的压力,当时就只有一些很亲密的亲戚朋友参加了婚礼。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柳容容结婚后并未与风民将同居,大家都以为是她在考验风民将,而风民将对此并未做出过激的举动,反而更加温柔的对她,生活上照顾的无微不至。

但奇怪的是,大家都知道一件事,在天水上班的柳容容过的并不快乐,到后来,她更是死气沉沉的,因此成了天水最初的三大极品之一:柳容容的沉默。

柳容容在一段时间里每天以泪洗面,无论谁来劝都没用,到后来,可能是眼泪也流干了,她绝望了吧,连话都不与人说,即使最亲密的姐妹也是如此,大家纷纷猜测风民将是不是又干了什么让她无法接受的事情。

除了三大极品之一,柳容容还有一个称号就是白云仙子,因为她的纯洁在家族圈子里是出了名,宛如那白云般纯净无暇,已经习惯了家族中生活作风不良的大家对她一直监守那一份纯真十分不解,同时又很佩服,因为他们中很少有人能如此坚持的。

说到这里,风才突然想起来,柳容容那天与他发生关系的时候,并没有落红。

风才的神色变化,风如梦看在眼里:“不是**,她无法修炼古佛经,连我也不能做到!”

最后一句话是风如梦突然加上去的,风才没有特别留意。

“那她……!”这句话本不应该问的,但风才还是忍不住问了。

“她现在的功力已经超过如烟了!”

功力超越柳如烟,也就是说柳容容已经修炼成功了,不,准确的说是她在与风才发生关系之前就已经修炼成古佛经第一决了,因为古佛经的第二决并不需要**之身,而柳容容肯定也知道这一点。

风才记得他从少林寺回来后似乎没多久,柳容容就找上他了,难道她的天资如此之高,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修成古佛经,这未免太可怕了吧。

那她为什么没有落红?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风才以为她已经结婚了,是有夫之妇,所以对她是不是**一点都不关心,当成是意外的艳遇了,现在知道了她在那之前还是**,他的心里就觉得不是滋味,似乎有根刺扎着自己的心似的。

:http://wap. :http://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