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56章 高露的梦想

第56章高露的梦想

风才的脸皮不怎么薄,要说到追女孩子,他除了脸皮厚点之外,也没什么技巧可言了,说到底,他总觉得送花之类的太麻烦,而且感觉怪怪的,具体是怎么感觉他也说不出来。

这天,是风才回家的第二天,他去了高露家。

去年买的这辆电动车已经不怎么样新了,两个观后镜早不知道被扔哪去了,坐垫也粗糙不堪,整个车身显得颇为陈旧,风才估计如果是他自己在开的话也好不到哪里去。

与酷男差不多,风也也不太会保养车,这辆车被酷男开了近一年,在高中毕业之前不久他才归还,当时风才不在家。

迎着清风,风才现在的心情很好,一想到就要见到高露了,他的心里就充满了期待,虽然高露并没有答应当他女朋友。

可能是刚从杭州回来,之前的半个月一直处于忙碌之中,现在突然空闲下来,风才的心里有些空落落的感觉,好象有什么东西丢了,一时之间又不回来的感觉。

很快的,风才来到了高露家。

八九月的天气很热,空气如浪,微小的灰尘如那在风浪中摇曳的小船,无奈的晃悠,有所不同的是,灰尘似乎更喜欢这样的飘扬之感,没有固定的居住地,四海为家。

远处青山憧憧,酷热的天气让喜欢飞翔的鸟儿也放弃出来纵横高空,只有那知了极有耐性的鸣叫着。

“露露,在家吗?”

电动车随意的停在路边,风才走到高露新家的门口,敲了三声。

这幢新家有三层,占地面积颇大,需要说明的是,高露的新家并不在老家附近,而是位于村子的后方,矗立于高山之旁,溪水之边,一望见底的溪水淙淙流过,在宁静的夜晚里给人安宁的享受。

附近百米之内,就高露一户人家,而她远本的家还在拆建之中,虽然她有了不少资金,但其父母还是希望能在老家居住。

门开了,风才就看到了高笑笑,她是高露的妹妹,才十四岁的少女身上洋溢着活泼的青春气息,别看她的名字带了笑字,她却是很少笑,可能是家境的原因吧,年少的高笑笑很乖巧,但平日里却以沉默居多。

“你姐呢?”看到高笑笑,风才走进去的同时打听起来。

“姐姐在楼上,她感冒了!”高笑笑面无表情的说着,待风才走进来,她关了门,径自离开了。

这一年来,风才见过她不下一百次了,对她的行为早已经习以为常,听到高露感冒了,他立刻奔上三楼。

花了四十多万建造的房子在农村已经算的上极为豪华了,在普通老百姓的眼里,高露家就是那传说中的别墅了。

风才走上三楼,高露就住在三楼,她说她喜欢登高远眺,特别喜欢在晚上登上楼顶,观望星空,享受那无比静谧的夜空所带来的神秘。经过初步装修的房间清爽明快,三楼的大厅里放置了一套家具,桌椅齐全,桌子上还放着一套茶具。

走进高露的房间,风才一眼就看到了她,此时高露正半卧在床,听到他上来的脚步声,本静望远山的她转过头来。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风才拉了椅子在高露的床边坐上,柔声的关心,他那充满柔情的目光似乎要流淌出来了,高露看的轻笑,感冒所带来的不良影响似乎也散去了许多。

“我还好,就是喝了两热水瓶的开水,现在肚子感觉有些涨,鼻子也塞住了,吸气都不太顺畅!”高露的笑容有些勉强,不是她不想笑,而是实在挺虚弱的,她连笑的力气都够。

“感冒就是这样子的!”风才其实很少会感冒,特别是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几乎不记得感冒是什么感觉了。

“你怎么回来了,前几天还在杭州当你的老板!”高露急喘了口气,缓和了一下呼吸,由于鼻子塞了一边,呼吸起来也不太顺畅了。

见她如此,风才急忙扶着她坐了起来,道:“我这个老板……算了,你就当我没去过杭州好了,对了,你吃药了没?”

“吃过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感冒来的很突然,前天晚上我只是开着窗户,空调也没开的,按理说不应该会感冒的!”高露说话的声音比较低,缓缓而言,那沉闷的感觉让风才听的也有些气闷了。

他深呼吸了几口,突然笑道:“露露你的房间好香哦!”

“你呀,就会逗人开心!”高露轻笑着在风才的额头上按了一下,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太过亲密了,她有些难为情的低下头去。

风才傻傻的笑着,高露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娇声道:“不许笑!”

沉默了一分钟,风才突然眼睛一亮,道:“露露,我给你将个笑话好不好?”

“好,你说!”

笑话的内容:

刚刷的漂漂亮亮的墙壁,第二天便惊现几个龙飞凤舞的打字:办证136132XXXXX.

住户小黄愤然用白漆把那些字抹去,谁知一夜过去,那则小广告又卷土重来,小黄只好再擦.如此反复几次,气急败坏的小黄不得已实施卑劣手段,用毛笔在墙上规规整整写下几个打字:谁要是再在墙上乱涂乱画,全家死光光!

不料早晨起来,那墙上又多了一行字:莫非你全家已入土为安?办证136132XXXXX.

小黄差点没气晕过去.不巧自己有事要出门几天,缺少必要的斗争时间,脑筋一转,索性在后面跟了一帖:除了我,所有在墙上乱涂乱画的人都是王八蛋!

这句话骂得够毒的,小黄琢磨了半天,找不到有什么漏洞,遂心满意足地离去.

几天后小黄打道回府,一下就傻了眼,只见那墙上已经变的花里胡哨奇丑无比,他顺着自己那个帖子看下去,见回帖者甚众,且笔迹粗细不一,语言风格迥异:

第一贴:明白了,你不是王八蛋,你是王八羔子!专治男女不?请呼321-332XXXX.

第二贴:两位说话为什么不能文明些呢?有矛盾要多多沟通,互相理解.下水道疏通请找老王,电话6543210.

第三贴:靠!你算哪根葱?你如果文明,就不会在墙上乱写乱画了!老军医专治性病,电话1234567.

第四楼: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回收名牌烟酒,请打电话6868668找老肥.

第五楼:知道洋鬼子为什么称中国人是东亚病夫吗?看这墙就明白了!张大师祖传秘方治**3934899.

之后的还有:我们应该多反省一下自己,少盯着别人的毛病!无痛苦割双眼皮,不成功不收费,电话4944944.

没一个好东西!东边胡同南3号李二巴收旧家具旧电器.

各位想办法多赚点钱不好吗?跟一堵钱较什么劲儿啊?高薪招收男女公关,高学历者优先考虑,联系电话3333333.

说得好!赚钱才是硬道理!我们公司可以助您的事业飞黄腾达!你可拨打电话132136XXXXX我们能够为您办理任何证件,价钱公道。

说完,即使不太爱笑的高露也忍不住笑的喘不过气来,风才一边给她捶背通气,一边享受着这难得的机会,从认识高露到现在,他连她的手都没碰过几次,更别谈其他的了。

“风才,你的手在干什么?”良久,高露才缓过气来,立刻就发现了风才的不轨举动。

“啊,没啥没啥!”风才不甘心的把手收了回来,刚才他差点忍不住就摸到人家胸前去了。“露露,你说我们现在像不像夫妻啊,你生病了,我在边上照顾你!给你说笑话,让你开心起来!”

高露静静的看着风才十几秒,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道:“风才,以前我家里穷,有时候连续几个月吃不到一点肉,看到别人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时候,我的心里真的觉得好难受,我不甘心一辈子这样平凡,不甘心一辈子被人瞧不起!”

“所以你很努力的学习,只是希望将来能有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高露有些激动了,风才怕她又喘不过气来,于是插嘴接了一句,同时在她的背部几个特定穴位上轻轻按了几下。

风才的几个动作颇有效果,高露激动的情绪立刻稳定了些许,她感激的看了眼风才,继续道:“你说的对,其实我不止这样想,除了赚钱养家之外,我也有我的梦想,我希望有朝一日我可以达成我的梦想!”

“能告诉我你的梦想吗?”风才的声音很温柔,那神情就像一个丈夫对妻子的关怀与理解,他们在共同探讨梦想与未来。

高露定神看着风才,缓声道:“我想成为一名医生,一名可以让无数人自由生活,不再被病痛折磨的医生!”

这一刻,高露在风才的眼里,就像那神圣的天使,传说中救世人与苦难的仙女,一瞬间,风才突然觉得自己与高露之间存在着一条无形的精神距离。

同时,可能是一种错觉,风才隐隐之间似乎感觉到高露身上散发着一股强烈的精神波动,那是一股未知的精神波动。

:http://wap. :http://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