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66章 诈骗八百万

在股市上,风才赚了不少钱,这一点让柳小燕十分心动,于是她也参了一脚。

之后,风才在中东黄金上投资了一千万左右。

αр.①⑥κ.

燕子方面总算是搞定了,虽然没有给她借到秘籍,不过风才也借了两万股中国船舶的股票给她,只要这支股能再涨上一些,那她应该不会再纠缠于秘籍了。

其实在天水外贸里,燕子虽然年纪不大,但其一身修为也是颇高了,只是相对柳如烟,柳如是这个级别的高手来说,她还是嫩了点。

连柳如烟都想着从风如梦身上挖点宝出来,更何况她了。

又是一天过去,柳小玉打来一个电话,这个电话风才已经等了好久了。

“小玉,结果如何?”风才接起电话就问,他的手微微的颤动着,神情有些紧张的样子。

“完美的结局,那个白痴竟然真的花了八百万买下十九层百分之三十六的股份!”柳小玉的声音清脆如黄鹂之音,让人听的身心舒畅,有时候,风才很怀疑她是不是故意唱那么难听的歌曲,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哈哈,他果然上当了,对了,你已经查清楚他是谁了吗?”等待了这么久,终于听到自己希望听到的消息,风才的心情如夏天喝了冰爽茶那般痛快淋漓。

“不是他,而是他们!”电话那边的柳小玉叹息,风才听的一愣正想问她怎么回事,却听她说道:“从昨天上午十点钟开始,你与欧阳家正式开战,同时参与的还有风家的风影!”

“欧阳家我是知道的,早在预料之中,不过这个风影是谁啊?我不记得得罪过他啊!”

“风影比你大一岁,与你同时参加风家的选择大会,他是风家大长老的孙子,大长老对他十分疼爱,据说为了他,大长老不但耗费了大量珍贵的药材来给他培元筑基,更是同时联合了七大长老以自身功力强行打通仁督二脉!”

“也就是说此人非常厉害?”

“的确如此,所以你要小心一点,虽然梦姐的身份可以保护你一时,却不能保护你一世,近千年以来,我只听说过三个人在同时得罪了两大世家之后还能存活下来的!”

“靠,他们不会真的想灭掉我吧,这是他们自己先找我麻烦的,又不能怪我!”风才郁闷的怪叫道。

“你……算了,你个惹货精真是什么祸都能闯的出来,对了,如果你能找到容容姐也许还有办法!”柳小玉显然很担心风才,听她的声音就知道她此时的情绪很低落,但一想到柳容容,她的语气就高昂了。

“容容姐?她能帮我什么忙?难道她一句话就能让那个什么风影放弃杀我的念头?”

“如果我没亲眼目睹当时容容姐与四大长老的一战,也许我也会怀疑的,你不知道,现在的容容姐已经不是以前的容容姐了,怎么说呢,她现在就像……就像一个从天而降的仙女,人世间的一切对她来说都已经不存在威胁了!没有人可以拒绝她说的话!”

说这些话时,风才很明显的感觉到柳小玉的声音在颤抖,他不由纳闷,上次柳小燕说起柳容容的时候虽然很赞叹她的强大修为,但也不至于用仙女二字来形容。

仙,在风才的理解中是超越人间一切武功存在的强大存在,传说他们已经是不死不灭了。

这边风才还在分析是怎么回事,那边的柳小玉突然说了声:“我有事情要忙,我挂电话了!你自己小心一点!”

风才莫名其妙的挂了电话,他实在是想不通柳小玉话中的意思,难道柳容容真的已经强大到如传说中的仙人这个地步了?

这怎么可能,风才下意识的摇摇头,丢掉这个近乎诡异的念头。

一想到对方又被自己给耍了,而且这次一下子就被宰了至少五百万,风才的心情就好起来了,反正双方的仇恨已经结下了,这一时之间是肯定无法化解掉的,不如不要去想了。

风才相信,即使他现在主动负荆请罪,对方也不会轻易饶过他的。

那次古刮天老爸的生日宴会之后,风才就着手诈骗计划,诈骗的对象自然就是刚才柳小玉口中的欧阳平与风影等人了。

在那之前,风才虽然让他们损失了不少,但他还是觉得这样的打击太小了,以他们的身份来说,六十万这个数字根本不值得一提。

风才想了好久,目光可以供他利用且需要的资金比较庞大的就是天水大厦十九层了,天水大厦十九层是经营饮食的,从普通的快餐到贵族皇家式饮食都有。

即使脑子不太正常的人都想的到,能一手开下如此饮食区且无人敢在其范围内闹事的人,背后的身份肯定不会简单。

以风才的身份,自然是见不到背后的老板的,所以他请风如梦帮忙让他见那位神秘的老板一面,风如梦果然是神通广大,一天后对方就主动打来电话与风才通话。

可能是想保密身份,对方不与风才见面,只是在电话中联系。

于是,风才直接提出自己的想法,计划是:那位神秘的老板以某种合理的借口公开出售十九层饮食区的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此消息一出,引来十多个竞争对象,其中就包含了风才,欧阳平与风影。

由于竞争的人比较多,于是那位老板决定拍卖,而拍卖的底价是一百万,风才在拍卖会上故意表现的志在必得,一副很心急的样子,一口价就喊到四百万,这个价格一下子就把大部分竞争者吓跑了。

他们都调查过,十九层饮食区看上去装修极为豪华,似乎耗费了不少资金,而事实上,由于那位神秘老板的身份问题,十九层是免资金的,而装修费用连十万都不到,这个数字显然不正常。

这一点只要调查过的人都看的出来,同时根据饮食区平常的收入分析,一年的利润大概在三十万到一百万之间,也就是说饮食区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能值两百万就很不错了,毕竟以收入来看,两百万也需要好多年才能回本。

多数竞争者都是看中饮食区背后老板的身份而来参加的,而四百万这个数字显然超过了他们的预计范围了,所以直接选择放弃。

当时,风才一口喊出四百万,大多数人放弃了,但还有两个人没有放弃,风才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现在才知道他们应该是欧阳平与风影派来的。

他们只是犹豫了一下,就加了五十万,风才毫不考虑的就加了一百万,可能是他的表现让对方觉得有机可乘,加上背后的两为大少爷地位崇高,于是再加了五十万。

当他们喊到八百万的时候,风才装作犹豫了一会儿,才不得不放弃了,当他们喜滋滋的走到风才的身边,不屑的看了他几眼离开后,风才当时只觉得肚子都憋痛了。

回家的路上,风才几乎是笑个不停,那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至于拍卖价是风才定的,其实那位老板本以为定个三十万就很不错了,没想到他一口就说出一百万,似乎微微吃了一惊。

现在直接拍到八百万,风才拿了两百万,其他的就当是谢谢对方帮忙,全给他了,两百万毕竟不是小数了,风才十分满意。

昨天,风影欧阳平同时出面签字,八百万是他们凑起来才达到要求的,他们虽然是大少爷,但家族有家族的规矩,乱花钱也是不允许的,平时十来二十万的可能没人管,八百万这个数字不小了。

风如梦下班回来,第一句话就问:“你是不是又惹欧阳平了?”

风才一脸无辜的看着她:“什么我惹他了,是他惹我好不好,你也知道这段时间我一直被他压着打,如果不是他,你弟弟我现在已经开了好几家饭店了!说不定已经把连锁店开遍全国了!”

风如梦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是吗,我都还不知道你有这能耐,不愧是我弟弟!”

风才嘿嘿傻笑,躲进房间不敢出来见风如梦。

还好,风如梦也没怎么教训他,只是脸上的笑容没有以前那么自然轻松了。

“对于无故欺压我们的人,我们应该给予强力的还击,如果情节恶劣者,即使让对方丧失还击的能力也是应该的!”

这句话是风如梦告诉风才的,他还记得当时自己被风如梦教训的惨不忍睹,自己无力反抗,她就说了这样一句话,当时风才好想骂天,他咋就有这样一个姐姐。

风如梦可以教训风才,却不允许别人无故修理他,用她的话说,她这么做是锻炼风才的挨打能力,而别人这么做显然是不给她面子,她不高兴了,所以必须反击。

吃饭的时候,风才见风如梦神色似乎不太对劲,沉默是金,觉得气氛有些古怪,就说了几个笑话,又谈到自己的股票涨了多少,还卖给柳小燕一部分,诸如此类的闲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