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75章还击的计划(一)

大年初一,风才在三位大美女的陪伴下游览国清寺。

柳小玉似乎对风才又多了一个女朋友不太高兴,一路上总是故意为难他,还好柳容容不愧是与他有过一次亲密关系的未来大老婆,几次给他解围。

三女中,风才最担心就的高露了,柳小玉发发脾气还好,至少说明她心里在意自己,柳容容就不需要说了,都已经开口叫老公了,只有高露从始至终都不怎么说话,表现的很文静。

越是一言不发,风才就越是担心,也许高露是准备沉默之后的爆发吧。

如此,在风才心惊胆战之中,一路游完大部分风景区,一直到中午,风才提议该去吃饭了,三女异口同声的说要回家让他烧饭,这让风才放心了不少。

回到家,风才一展惊人的艺术,直把三女的胃口引发出来,即使是对饮食已经不怎么感兴趣了的柳容容也吃了两碗饭。

“小才,你的手艺果似乎没怎么进步嘛!”吃完饭,柳小玉又来刁难风才,笑嘻嘻的看着他。

风才双手一摊,无奈的回答:“我现在已经处于瓶颈状态,想要突破需要契机的,容容姐你说是不是?”

柳容容温柔的笑道:“小才的手艺已经得到小梦的九成真传了,想要进步,除非拥有她那般功力!”

高露打开电视,亲密的坐在柳容容的身边,道:“容容姐,你现在看上去就像个仙女呢,似乎很厉害的样子,能不能教教我啊,我好想学呢!”

柳小玉也凑了过来,急声道:“我也想学,容容姐你教教我嘛!”

柳容容一手轻轻的抚摩着柳小玉的秀丽长发,道:“小玉,古佛经的奥秘我都已经传给你了,你修炼不成,姐姐也没有办法!”

柳小玉嘟着小嘴道:“容容姐你说的那些话太深奥了拉,我虽然能理解,却是很难做到啊!”

高露眼睛一亮,道:“容容姐你和我说说,我也想知道!”

柳容容到是很开明,没有把秘籍珍藏的想法,很坦白的把古佛经的内容与奥秘讲给高露听。

再次听到柳容容的讲解,风才又想起她与风如梦的不同理解,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容容,为什么你说的奥秘与姐姐说的大不相同?她说修炼古佛经有三大条件,你说的与她说的好象风马牛不相及嘛!”

听到风才的话,柳容容顿觉诧异,道:“梦梦是如何解说的?何为三大条件?”

于是风才把风如梦说的三大条件一说,末了,道:“你的理解似乎只有两句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不同的人阅读会有不同的理解吗?”

柳小玉与高露也好奇的望向柳容容,她们的确如风才说的那般,对经书的内容有不同的理解。

“应该不是,你姐姐说的三大条件是书中隐含的奥秘,有一定智慧之人都会察觉到这一点,所以他们终生未曾修炼成功!我想小梦应该也尝试过修炼古佛经,但并未成功!”柳容容如此解释,其间她并未思考过什么。

“原来如此!”风才恍然叫道,他突然想起一事,道:“那我非童子身也可以修炼的吧,为什么我不能修炼了?而且功力全失!”

“我也不是很清楚,修炼这门法决需要领悟佛心道意,如烟就是因为一直无法放下心中的约束,所以一直无法修炼,那天她终于放下往事在其心中的束缚,一念而成!”

事实上,柳容容虽然修成了古佛经,但对风才这样的变化,她也是莫名其妙,否则她早就帮助风才恢复功力了。

如果不是那次受伤,风才的功力突然恢复了一点,大家都还不知道他还可以继续修炼古佛经,只是令人古怪的是,风才虽然可以继续修炼了,但怎么也无法突破古佛经的第一决。

他甚至连第一决的童子拜佛前三层都不能有所突破,一直处于半桶水的状态,让让风如梦与柳容容查了很多资料都没有化解之法。

只不过她们所做之事,风才并不知道而已,他一直以为自己可以继续修炼,过个一年两也能有所小成的,没想到却会是这样的结果。

听到风才的话,高露的眼里闪过一丝怪异,柳小玉早就知道柳容容与风才之事,所以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而高露却还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与结果。

风才并未留意到高露眼中的变化,柳容容却是感觉到了她精神波动的变化,立刻想起刚才风才话中透露出来的真相。

不过柳容容并没有说什么,此事迟早有一天她会知道的,如果她不能接受,那就只有随缘了。

“露露你怎么了?”柳小玉见到高露突然不说话了,脸色怪怪的,不由关心的问道。

“啊,没什么!”高露下意识的不想问清楚事情的真相,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心里一痛,那种感觉越想越强烈。

柳容容轻轻的在高露的背部拍了几下,顿时,一股清凉的气息流入她的体内,神志顿时清醒了许多。

这时,风才也想到了刚才自己似乎一不小心说漏嘴了,心里顿时一急,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事情都已经发生好久了。

此时,一切解释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接下来,连续一个星期,三个大美女每天都会来找风才,这让风才受宠若惊,倍享艳福的同时,又是心惊胆战,生怕她们中有谁爆炸了。

风如梦也从拉萨回来了,父母那边的事情暂时算是完结了,她就回来了。

期间,风明打来过几次电话,他的心情很不错,又找了个新女朋友,据说两人快要结婚了,要风才一定要去参加他的婚礼,风才自然是满口答应了。

寒假结束,高露与柳小玉都回去了,柳容容接到柳如烟的电话也走了,风如梦那边开始上班了,风才的饭店也开张了。

时间一晃到了三月中旬,做了一年厨师的风才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好兴致,而苗仁风早就出师了,只是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在这工作了,就一直没有离开。

经过几天的考虑,风才决定把饭店交给苗仁风管理,自己跑出来做其他事情。

这天晚上,风才很早就回来了,吃完晚饭,他有风如梦商议起来:“姐姐,饭店的生意虽然不错,但不太赚钱,我做的也没啥意思了,你说我出来做其他行业好不好?”

“好啊,你想做什么?”风如梦一边看新闻,一边随口应道。

风才道:“我考虑过了,饭店可以交给苗大叔管理,反正他也挺喜欢在那做的!”

“重点!”风如梦轻轻的吐出两个字,却是威力比子弹还要惊人。

“我会三门外语,所以想出去见识见识,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生意可做,你说好不好?”

“可以,不过你要小心一点,注意安全!”风如梦头也没回就同意了。

“我会注意的!”风才脸上的笑容很灿烂。

早在天水外贸之时,风才对于柳小玉经常出国就十分羡慕,那时候他就在想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也要经常出去走走,见见世面也好。

自进入风家以来,风才就满脑子为了赚钱而努力,一时之间竟忘了出国游玩之事,过年之时柳小玉的出现让他想起这个曾经的愿望。

既然要出国,风才自然要把身边的事情交代一下,第二天他把饭店交给苗仁风管理,与几个员工也说明了他的意思。

之后,他又打了个电话给风明,告诉他最近随时可能外出,如果他要结婚的话提早通知过来,否则不一定赶的及。

风才没有出过国,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杭州而已,手上诸事安排妥当,他首先去的地方就是杭州。

虽然风才已经可以独立出来赚钱以完成家族的任务,但他名义上还是二十六公司的负责人,二十六公司因为要养一堆闲人,而这些闲人的身份都不简单,不管是人才还是关系网络,二十六公司都比一般的风家产业要丰富的多。

对于风才来说,出国之后他若想干点什么成绩出来的话,那二十六公司的关系关系网络无疑是一把利剑,可以帮他轻松解决许多难题。

四天后,风才再次踏入二十六公司。

“风总,你来拉!”看到风才,刘秘书打了个招呼,竟没有一点生疏的感觉,好象他们一直都在一起工作的。

风总这个称呼对风才来说并不是很陌生,一年多前他连续听了半个月多的时间,此时再次听到这个称呼,风才再无半点心虚的感觉了。

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之时,风才多少有点心虚,毕竟他对这主管一家公司毫无经验,心里没底就怕出错,怕被人笑话。

不同的时间,同一个地点,风才的心境大不一样,连生死都经历过了,更何况他已经当老板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现在的感觉是大不相同啊。

轻点了点头,风才很自然的走进曾经属于他的办公室,其实这个办公室现在还是属于他的,即使他不在这里,也没人随意占用他的办公室,不是不敢,而是没这个必要。

在二十六公司,风才这个负责人的权利甚至不如财务刘若地,这点大家都很清楚。

办公室还是老样子,虽然风才长久不在这里,还是每天有人打扫卫生的,桌面清理的十分干净。

“刘秘书,给我拿公司所有业务对象的资料过来!”

“好的,请稍微等一下!”

十几分钟后,刘秘书就拿了一份文件过来,递给风才。

打开文件,风才微微一笑,就如同他所猜想的那样,这份资料很简单,只有业务对象的基本资料,比如公司名字,所在地址,联系电话之类的,连个普通的经营性质,类别都没有。

他到底不是风家的内部成员,还没有资格查阅公司的机密文件。虽然如此,风才还是很满意了,因为他有些这些资料就足够了。

风才是下午到达公司的,待他把手上的这份资料完全记下,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其他员工早已经下班回去了,整个公司只有风才一人。

十二点半,风才才回到住所,这里显然也有人每天过来清理,钥匙并不是只有他这个负责人有。

当初离开的时候,风才并没有带走任何东西,现在他回来了,也没有带来什么,这里的东西基本上都不属于他的,只是临时借用一下而已,他毕竟只是一个过客。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六点多了,风才起床,刷牙洗脸,刚准备吃早饭,却听到手机的铃声传来。

他接起电话:“喂,是燕子啊,你找我有事?”

那边的燕子声音很低,似乎很急的样子:“小才,有人要对付你,你自己小心一点!”

一句话说完,电话就挂了,风才甚至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他一脸莫名其妙的挂掉电话,又有人对付自己?难道他们不怕被柳如烟或者柳容容打个半死了?

风才神秘的嘿嘿一笑,暗道:“既然你们这么急着要对付我,那就别怪我出手太重了!”

早上七点半,风才很准时的来到公司,由于时间比较早,公司还没开门,不过风才早有准备,他拿出钥匙轻松的开门进去了。

昨天,刘秘书拿那份资料给风才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一直以来,风家那些人都自以为天下他们最大,想要灭谁就灭谁,一点都不顾亲情的关系存在,而风才一来没有足够的武力,二来没有强大的后援,如此劣势之下,只能任由他们宰割而忍气吞声了。

而如今,风才虽然自己还没有足够的力量,但他有强大的后援支持,一个柳容容就足够不少人头疼了,

只能挨打而不还手,这不是风才的行事风格。

现在,那份客户资料就是一个可以利用的资源,当然了,风才不会把这些客户拉到自己手上或者其他人手里,因为这是行不通的,风家为防范有人私自拉走客源,对此早做了完善的准备。

即使是风庆阳也无法轻松的把客户拉走,更何况风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