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81章少林武学

风才再进少林寺,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高僧,几个老和尚对风如梦的态度超出他的想象。也许风如梦还有什么神奇的本事在身,所以连活了百年的老和尚都对她尊敬有加。

大师与风如梦都检查不出风才体内的问题状况,只好先放下此事,之后,风如梦带着风才走进了真正的藏经阁,给他一天的时间尽情阅读阁内的书籍,能记多少就记多少。

连普通人都知道,少林寺的藏经阁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更别谈随意查阅阁内的秘籍了,风才怎么也没想到今天他可以随意浏览所有秘籍,风如梦的面子实在是大的不可思议。

无论是电视上,还是网络上,风才看过太多关于少林七十二绝技的传说了,更有可以洗筋伐髓的易筋经与洗髓经这样的绝世奇书。

天下武学出少林,无数的传说造就了少林的神秘与强大威势,千年以来,即使是宗师也不敢轻易与少林一战,少林能屹立千年不倒,的确有其过人之处。

少林藏经阁内,无数秘籍看的风才眼花缭乱,激动之下,他差点扑上去抱书狼咬,幸亏风如梦知道他的德行,给了他一拳头让他清醒了过来,才没干出破坏千年文明之事。

藏经阁其实并不是很大,真正的武学秘籍只有两个书架,只是这两个书架似乎高了一点,足有三米高,十米多长。其他大多数的书架上放着的是经文珍本,多年以来,这些经文造就了无数高人隐士。

被风如梦一敲,风才的神志恢复了过来,他在风如梦的指点下来到武学书架前,随手拿起一本书。

少林七十二绝技之拔山功:

拔山功为硬功内壮,属阴柔之劲,此为提掣之功,完全用手腕之虚力,以挫败敌人者。先用丈许木桩,锐其末端,埋入地下约半桩而强。其四旁泥土中,又多砂石筑实,使桩丝毫不能移动。然后每日用拇、中、食三指紧扣木桩,极力上提。先固如侏儒撼山,徒见费力,而无效验之可言。持之既久,指腕之力日增,则桩以逐渐上升,以至完全拔出泥土为止。练习时宜平聚其力而上提,切不可向旁侧扭摇。拔起之后,更易铁桩,深入加半,依法试习之,亦至拔起为度。至此则阳刚之劲已足,乃凭空行之如鹰爪力法。练其阴柔之劲,则技始臻大成。至此则无论为人为物,只须一举手间,则胜负定矣。

看了几眼,风才随手把书放了回去,这门拔山功看上去十分厉害,不过不太符合他的性格,天天对着木桩练武,与打坐几年就能明显进步,既能修炼内力,又能修炼心境比起来,似乎差了点。

蹿纵术

蹿纵术为软功内壮,其劲路为柔;昔日武人,于此功夫多习之。其练法,亦不外束铅,惟铅须泡造后方可应用,否则淤积血液,甚至溃烂,且危及性命。其法:以生铅入火烧之,使全体通红,乃放入猪血中浸之,浸一昼夜,更如法烧而浸之者凡七次,则猪血渗于铅内,其色变为青紫,则成死铅矣。尚须埋诸土中七七四十九日,使其火毒退尽,取以清水洗之,方可应用。带铅之法:用布裹铅,缠缚腿臂和背脊之上,由轻而重,至十八斤为止。先练跑山路土岭,以为基础,即每日带铅在山路土岭上飞奔;一年之后,根基已立,即可进而练习跑缸功夫,即在缸边上行走;更进而练习跑立砖,即将通用之长砖,并立于地上,来往跑于其上,使砖不倒人行走如意者,则功成其半。再直膝挺腰,用足掌之支撑力,向上蹿,能蹿至一尺者,则解除铅袋,弯腰曲膝,作势上蹿,可超二丈矣,至此则蹿纵术功成。再两足支撑地面,两膝弹力,向前推,身跃空中,至此则全功成矣。

风才暗道这本书似乎有点看头,看名字就知道是逃命的法宝,只是不知道效果如何,比起传说中的一苇度江似乎差了点,而且修炼时似乎也太麻烦了,一点都不轻松。

壁虎游墙术

壁虎功为软功内壮,又名爬壁功,又名挂画。擅此术者,能以背贴墙,用肘?之力,在墙面行动,上下左右,悉随意旨,状似守宫之游行墙上。守宫俗称壁虎,又称蝎虎;壁虎游墙之名,盖以此也。……

这门功夫好啊,简直是偷窥的不二法门,还没看完内容,风才就决定要学这门壁虎游墙术了,一想到将来可以凭此术偷看美女洗澡,某贱人忍不住鼻血哗啦哗啦的流下来。

点穴

点穴者,为擒拿术之冠,技击法之妙,是少林家传武技之宝囊也。

点穴者,系以星斗山河之象,沙虫猿鸟之形,据其部位,仿其动作,而演变为拳法奇技,渐而丰增武林之彩。少林僧兵盛达两千时,武技日益高妙,击法日渐出奇。为了门户,必精其术。得之皮毛者,可借新奇而自掩;得其真传者,视其珍异而自秘。如此千年余,至日减奇技,渐而失传。

……

“好家伙,原来还真有这玩意儿,点穴,一指头戳过去啥都搞定了,美女不给亲,我就戳你一下,嘎嘎!”

藏经阁内,风才发出**荡的笑声,幸好附近没什么人,这里毕竟是高僧聚集之地,没人能轻松闯进来,即使能进来,也早就被高手发觉在先了,想要干偷鸡摸狗之事,还得经过他们同意才行啊。

七十二绝技里有提:

练习功夫,可分二类:一为自卫者(俗谓挨打者),如金钟罩、铁布衫、蛤蟆功、铁牛功等法,习者非但拳脚不能伤其毫发,功如绝精,即刀剑等亦不易遽入,偶而被人打击,固不觉如何;一为制人者(俗谓打人者),如一指金刚法、仙人掌、双锁功、点石功等。

习者可使指、掌、腕功成,犹如铜浇铁铸,用以击人,最易致胜。各类功夫,凡七十二种,练法即各有不同,劲路亦复各异。功夫之高者,莫为气功,练成之后,非但能以气击人,枪刀不入,且强身延年,然不易练也。苟习之失当,且易致疾,甚有性命之虞。

除了七十二绝技之外,还有少林剑经,拳术,棍法等等,风才看的眼花缭乱,一直到晚上吃饭的时候才想起来他好象没看到过两本超级武学秘籍:易筋经与洗髓经。

于是,他问起风如梦:“姐姐,传说中的两本超级经书好象没看到过哎,你知道在哪吗?”

“那两本书不在藏经阁,你不适合修炼,就别打他们的主意了!”风如梦淡然说道。

“什么不适合我修炼,我连看都还没看到,你就说我不适合修炼,这也太决断了吧!”大部分人就如现在的风才这样,没看到经书之前,总觉得自己肯定可以参透经书的秘密。

风如梦没有搭理他,眼里似乎就只有手上的经书,其他一切外物都不能为她所动了。

事实上,风才对风如梦的话很少会有怀疑,只是今天他遇到千年难得一见的机会,可以随意浏览少林藏经阁的一切书籍,却不能见到两本传说中的秘籍,心中的那份不甘心简直要流淌出来了。

可能是两本秘籍实在太过贵重,且真的不适合风才修炼,无论他怎么说,风如梦都当没听见,后来还是几位大师看在风如梦的面上,把书借给他,只是限制了时间:只能看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总比没有的好,风才兴奋的拿到秘籍就跑到角落上抓紧时间看起来,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领悟到什么,所以这半个小时里,他只是死记硬背,只要把书上的内容记下来,他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研究。

几位大师都是活了近百年的老妖精了,看风才脸上那**荡的笑容,哪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们并不担心风才能领悟出什么来,无数年来,多少武学高僧花了几十年也没有把这两本书修炼到大成境界。

没有人会相信,风才能在短时间之内把这两门武学研究透彻,即使他背下来又如何,以他的资质,没有人认为他能研究出个究竟来,习武需要天赋,这一点谁都知道,而且被无数的事实所证实。

一天半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风才虽然舍不得少林寺内那让人眼红的秘籍,也只得跟着风如梦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

“姐姐,那几位大师都是宗师级了吧,这么多高手难道还怕那几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小蟊贼吗?”

“你已经说了两百三十二次了!那些人不是小蟊贼,你可以把当他们当成神仙,你认为一个凡人可以与神仙抗衡吗?”

“好象不太可能,哎,可怜我的七十二绝技啊!”

“行了,在叹息我就把你扔进臭水沟!”

“美女,我错了!”

带着无限的遗憾,风才离开了少林寺,之后的一天里,姐弟俩先是坐车直奔郑州,然后换了四次车,在洛阳坐出租车开往济南,再到天津呆了三个小时,又在天津坐车到沈阳。

沈阳车站。

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车了,风才内急要上厕所。

跟着风如梦换了不知道多少次车,风才头都快晕了,一会儿黄包车,一会儿大卡车,一会儿又是出租车,连马都骑过了,很少走出天台的风才在短时间内跨越半个中国,换了这么多次车,已经搞不清楚东南西北,身在何处了。

现在风才只知道本能的跟着风如梦走,一边疯狂的修炼易筋经与洗髓经,他也知道短时间内是没有什么效果的,但他还是这样做了,在生死存亡的时刻,也许能发挥出奇异的效果。

不做的话永远不会知道结果,只有尝试了才会知道,有时候,前人的经验会成为后人的束缚,约束了他们在成就上的突破。

以前,风才一直以为只有打坐且环境清净之时才能运功,这也是无数人实验的结果,嘈杂的环境容易引起修炼者走火入魔。

而这段时间里,风才无论是坐在黄包车上,还是骑在马上,又或者是坐在火车里,不论是坐着,躺着还是站着,他都在尝试运转内力以实践两门绝世神功的运行路线以及效果。

亲身体验的确可以突破经验的枷锁,风才现在才知道,原来只要他心静了,不管周围是安静还是嘈杂,他都可以正常修炼,新得到这么多门武学的口诀,风才发疯般的修炼起来。

风才停止体内的内力运转,走进厕所,打开空门就蹲了下来。放松身体,风才正想着怎么才能在短时间内打通经脉,达到快速修炼的结果,原本关上后只能在里面打开的门,突然开了。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二十三!”

风才正纳闷怎么门突然自己开了,却见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竟与他打起招呼来。

“?”风才一时傻忽忽的盯着年轻人,竟忘记了说话,无论是谁,在大便的时候突然有人闯进去与你打招呼,很难会有所反应。

“你怎么不说话?你不说话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说话我怎么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到是说话啊?怎么不说,难道是哑巴了?我知道了,你是在方便,所以不能说话是吧,你怎么不早说,你早说的话我就不会和你说话了,你到是说呀,为什么还不说,难道真的是哑巴了?原来你是哑巴啊!”

风才还没反应过来,年轻人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他愣愣的看着对方。

那人一口气没缓过来,话音顿了下,风才这才回过神来,道:“这里有人了!”

年轻人微微一笑,理了下长长的头发,道:“你看我这头长发是不是很帅?我知道你一定是想说当然很帅了,你这么帅的头发天下就……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不过你也别太难过,虽然我比你帅了那么一万点,但你其实你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的,虽然我帅到让你伤心了,但你不要太伤心,要知道天下男儿一般帅,乌鸦满地不能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