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85章鹰头剑龙

面对一大堆的怪兽尸体,风才虽然激动,却还是冷静的去选择吸血对象,当他看到那头蟒蛇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这些怪兽的血可能有毒,一时马上就冷静下来了。

第二个吸血的对象是一头牛,这可不是普通的牛,风才给它取名叫瘦牛,因为这头牛的体形比普通的牛要小的多,体长只有三十公分,高约十七八公分的样子。

让风才惊讶的是,这头牛体形瘦小,但它的血液却是十分丰富,看它脑袋碎裂,应该是被强大的力量强行破开脑袋的,但失血却很少,因为它的脑袋里只有一块类似晶石的东西,无血可流。

牛身内,竟被压缩了足有它身体十几倍的血量,当风才从头部破开它身体之时,一股血液喷发出来,射了风才满身。

喝光了牛血,风才看到牛身干瘪下去了,只剩下一张皮铺在草地上,他随手捡起牛皮,突然,肚子传来一股强烈的痛意。

“啊……!”

毫无准备的风才突然觉得肚子里似乎被什么东西灼烧起来了,那感觉就像有一团火红的岩浆在肚子里奔流,之前受到寒流影响,风才的经脉被破坏之后又恢复过来,经脉的强度结实了许多。

那股如岩浆般的热流缓缓而动,从腹部出发,慢慢的流到胸部,再到脑海,接着来到双手,此时风才已经昏迷过去了,那股热流并没有因为他昏迷过去而停滞,而是继续朝下身流去。

很快的,风才又醒了,那股如岩浆一般的热流竟在他的小弟弟里流过,那感觉简直让他痛不欲生,如果现在风才的身边有把刀,他一定会选择自杀。

风才播音:受到炎热气流影响,我风才的小弟弟如被岩浆从内部燃烧,那感觉真是太爽了,爽的让我好想饮刀自尽。

无边的痛苦让风才又昏迷了过去,但他马上就醒了过来,昏也痛苦,醒也痛苦,风才终于明白了当年韩信对萧何的感受了,心中那叫一个苦啊。

奇怪的是,热流对风才的异动并没有引起裙子的关注,裙子似乎没听到风才求救声,任由那股变态的热流在风才的身体里横冲直撞。

半个小时后,风才再次醒来,如果不是那股热流还在流动,他几乎以为已经死了,可能是习惯了热流的热度了,风才发觉他的内力在热流的带动下慢慢的自动运转起来。

随着内力的流动,一条条被破坏的乱七八糟的经脉也被修复了一点,几圈下来,风才惊喜的发现他的内力又增加了一倍有余,原本毫无进展的易筋经迅速突破第一层。

不但如此,古佛经第一决的进度也突破了,只有洗髓经毫无反应,有了足够的内力做基础,风才发现他终于可以修炼少林高级拳术了。

内力大增对习武之人来说无疑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如果附近有超市,风才真想买几瓶酒庆祝一下,可惜这里没有,所以他只好一个人在那乱蹦达了十几分钟。

待他冷静下来,才想到地上还有百来头怪兽的血等着他去吸呢,想到不久的将来他风才功力大增,甚至练成传说中的金刚不坏,那他只想大喊这个世界真美好。

随手把掉在地上的牛皮捡起来放在衣袋里,风才正想找上第三个目标大吸一翻,突然,他感觉到地面微微的震动起来。

风才微微一愣,“地震了?不会吧,这里可是天池,难道是火山爆发?不对……靠,那是什么!”

他正猜测着什么怎么回事,无意间回头一瞧,天平线上漫天灰尘飘荡,那景象就像卡通里出现万兽奔腾的场面,很快的,一头巨大的怪兽身影出现在风才眼帘中。

那是距离他十多里之外的地平线上,目测之下,风才发现那头怪兽至少也有三十多米高,那体形给人的感觉他就像一只蚂蚁般弱小,这还是距离十几里的情况下。

风才突然打了个寒颤,如果他与怪兽相撞,他最后是变成一堆烂泥呢,还是直接被踩没了,或者干脆被吃掉?

不敢多想,风才拔腿就跑,虽然他很相信身上的裙子的力量,但他不敢睹,如果只是一只怪兽可能还好一点,那巨大的怪兽身边竟然还有不知数量的巨大怪兽,裙子就是再有能耐,同时面对这么多怪兽,就想无数小孩子一起争夺一只小蚂蚁一样,很难想像这只蚂蚁最后还能留下什么。

几乎是风才手忙脚乱的刚爬上天池边,峡谷里怪兽漫步而过,待尘埃落定,一眼瞧去,风才发现刚才他所在之地的那些怪兽尸体都已经消失了,不是被践踏入土就是被整个叼走了。

恶寒啊,风才忍不住又打了个冷颤,“这个鬼地方果然可怕,这么多莫名其妙的怪兽,太邪门了,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

想了想,风才还是决定不下去乱走了,万一被某位怪兽大哥叼走就不妙了,正好,他现在内力大增,可以修炼几门功法了。

虽然与风家接触时间不长,风才却也知道一点现代社会上的江湖事宜,虽然学武的人不少,但现在毕竟不是古代,学武之人不可能随身随时的带着名剑名刀,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在多数情况下,江湖上发生争斗,比如伤人甚至死人了,国家不太会管,由他们自己解决,除非事情闹的比较大了才会出面管制一下。

别看各大家族表面上凶悍无比,似乎随便杀个人也没人敢动他们,那是因为他们有关系在,就像某些人干了不法之事因为有强硬的关系在所以没啥事,即使出了事也能被担保住。

也是因此,风影,欧阳平等人虽然很想干掉风才,但他们并没有明目张胆的直接杀上门来,而是找杀手来暗杀他,或者用阴谋诡计来陷害他。

如此情况下都能不死,风才也是命大,每次都被他碰到生之机会。

不能随时乱用刀剑,那多数人决斗之时都以拳头来比试,明面上不太可能会冲动杀人,即使欧阳平这样的疯子也会保持脑袋清醒,只要他犯错了,也许不用警察出面,家族里就有人会暗中致他于死地。

无论什么家族,内部的成员绝对不会太过团结,即使是各大长老也会明争暗斗,现在不像古时候,人们对所谓的忠于家族的观念越来越淡了,就像柳如是她们,平常她们忠于家族的利益,一旦可以脱身,她们会直接选择放弃忠于家族利益。

说到比拳头,风才就想起他在少林寺里看过的几本拳经。

拳法之由来本于少林寺,自宋太祖学于其中,而名遂传天下。其后温家有七十二行拳、三十六合锁、二十四弃探马、八闪翻、有十二短打,吕红有八下之刚,山东有李半天之腿、鹰爪王之拿、张敬伯之打,此皆名传海内,各得其妙者也。

问答歌诀二十款悉尽其中之秘:

问曰:势雄脚不稳何也?---答曰:在势去意来。势若去时要猛狠,意旋回时身步稳。百骸筋骨一齐收,后手便顺何须恐??

问曰:弱可以敌强何也?---答曰:在偏闪腾捺。偏闪空费拔山力,腾捺乘虚任意入。让中不让乃为佳,开去翻来何地立?

(部分内容抄自少林拳经,不知真假!)

……

天池边,风才一边回忆着少林拳经的内容,一边不断的实践着,由刚猛的内力为辅助,他每一次出拳都带着不弱的拳风,练到一定程度,随着熟练度的增加,他对拳法也慢慢的懂了一些奥秘。

内力外发,是一种比较高级的拳术技巧,把体内的力量通过某种方式爆发出来,并通过空气传播而直接作用在对手的身上,这种技巧风才以前就学过,是跟风如梦学的。

以前被风如梦教训的时候,风才多次注意到风如梦并不一定每次都会把拳头作用到自己的身上,但她的拳头几乎没有落空过,即使他侥幸避开,也会被强烈的拳风给伤到一点。

随着风才拳头的不断舞动,一股股微弱的气流也随着他的拳头转动起来,不同与气流所形成的风,风是一种自然的力量所形成的结果,几乎都是直来直去的。

而风才周身形成的气流却是随着他的身行而动,轨迹变化莫测,并无特定的规律。

“嘿!”

风才一声轻喝,右拳突然猛烈击出,不怎么强烈的气流随着他的拳头爆发出去,在他身前传出微弱的气劲爆炸之声。

“咦,小才你进步了嘛!”不知道什么时候,风如梦站在风才的身后,面色微有惊异的看着他。

“啊,姐姐你终于出关拉,我……我肚子好饿!”

被风如梦惊醒,风才从练拳意境中醒来,正想发表他的惊喜宣言,肚子却是不堪入耳的叫唤起来了。

“我也有些饿了!”风如梦此时面色红润,目光炯炯有神,轻笑之间,天地元气竟为之变化,她的目光落在天池内,道:“你是想吃鱼还是吃兽肉?或者人参,雪莲之类的!”

“吃鱼吃肉都行!”风才随口说着,马上注意到风如梦话中的古怪,不由好奇的问道:“这里还有人参,雪莲这类东西吗?有没有千年或者万年人参?”

“你到是想的美,天池范围之内,任何生灵生存超过千年,则修练成精,哪有那么容易被你抓到,如果很轻松的就被人挖起来吃了,哪还有人参精的存在!”

风如梦不知道从哪了解来的信息,反正风才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他只是从电视上,书上看到过主角吃了什么千年人参,万年宝物之类的东西,轻则功力大增,重则成仙成佛。

他之所以会有此想法,也是因之前见识了太多古怪的事物,他先是被鲸鱼血淋身,然后吃了寒性之兽血,再饮如岩浆般的古怪热血,功力大增,而且轻松的修成了易筋经的第一层。

怪事见的多了,即使看到万年人参,风才也不会觉得奇怪了,也许他真的能在短时间内成就一代宗师呢。

虽然被风如梦打击了,风才也不以为意,道:“姐,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古怪,我刚才喝了一点怪兽的血液,不但功力大进,而且易筋经也修炼成功了!”

此时,风如梦对着天池小手朝虚空一握,顿时,一条长约半米的大鱼被她吸了上来,这是一条鲫鱼,风才还是第一次看到长达半米的鲫鱼,这条鲫鱼如果拿出去卖,一定很值钱吧。

听到风才所言,风如梦的小手一个颤动,差点没抓住鲫鱼让它掉回去,她把鱼扔在地上,看着风才几秒,道:“你的功力果然进步了不少嘛,我还以为你是自己修炼出来的,原来是喝了灵兽之血了!”

“修炼哪有那么快,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无论怎么修炼都不能进步了!”

说着,风才抓起那条倒霉的鲫鱼,干净利落的剖开并跑到池边清洗掉,跑回岸上又把鱼抛给风如梦,由她来烧,虽然他的手艺也有九十多分了,但他还是喜欢吃风如梦烧的东西。

“对了,你喝过什么兽的血?喝了多少!”风如梦一边生火烤鱼,一边神色怪异的问道。

“什么兽血?有三头吧,第一次是被那头死鲸鱼喷了一身,也喝了不少,第二次是一头……!”风才把他喝过的兽血来源都说了一下,由于叫不上怪兽的名字,他就把怪兽的模样形容了一下,也许风如梦知道它们的存在也说不定。

“鹰头剑龙!这是怎么回事?这里不可能有这种远古神兽存在的啊!”风如梦惊呼,当她看到风才拿出来的牛皮时,猛然抢了过来,骇然叫道:“天牛,这……竟然还有这种事,到底是谁,连天牛的头都能击碎!”

“我哪知道,那地上本来掉了百来头怪兽的尸体吧,那些怪物真是变态,一只青蛙张开的嘴居然有它十几倍那么大,还有那只蟒蛇会变的很小,还有三到六个头的蛇,尾巴不知道几条会爬上来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