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92章火烧二十六

火焰与子弹机关都撑过来了,风才心叫好运气,如果不是二十三那件莫名其妙穿到他身上的裙子,他到现在已经不知道死了几次了。

继续朝前走去,眼瞅着资料就在三米前的近处了,风才突然有种望眼欲穿的感觉,虽然距离才短短的三米,却是感觉那么的遥远,好象有几千米的长度。

裂---

风才差点被吓死,地面上竟然突然裂开一道缝隙,幸好他一直凝神留意,声音刚传来的刹那间他就跳开了,这道缝隙不长也不宽,可以容纳两个风才,而缝隙之内,却是一半浓硫酸,一半冰水,上面铺了一层生石灰放在网膜上。

αр.①⑥κ.

“靠,太毒了吧!”

风才暗骂,好一会儿才稳定心神,饶过缝隙继续朝前走去,他现在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资料室,整个一个千年古墓,而且还是秦始皇那个级别的。

走了几步,风才突然觉得不对劲,这个资料室他不是没来过,虽然并没有接触到内部资料,但他的确进来过这里,那时他并没有遇到什么机关,即使风庆阳在回去之前开了机关,那这机关也太夸张了点吧。

事实上,刚才的三道机关中的无数子弹几乎是纵横整个房间,只是风才太过紧张了,一时没注意到,现在回想起来,确实太邪门了,如此恐怖的子弹,别说是人了,就是那些资料也抗不住啊。

但事实却是,那些资料还在风才的眼前,安然无恙,似乎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点子弹的痕迹都没留下。

仔细回想刚才发生过的事情,风才越想越胆寒,即使二十六公司的资料室里藏的是国家机密,也不用安装这么夸张的机关吧?这些机关足够杀死几百个修炼三四十年的长老级高手了。

特别是刚才的子弹机关,如果风才不是有那条古怪的裙子,现在已经不知道死了几次了,恐怖的速度,破内力护罩的特殊效果,吓死人的数量,即使是长老级的高手,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也无法逃脱。

想到这些,风才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目光落在前方不远的资料架上,越看越觉得古怪,突然,风才留意到资料架上的摆设与自己那次所看到的有点不同,但他一时之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同。

既然觉得不对劲,风才立刻决定撤退,他突然有个想法,也许他太小看风家了,也小看了风庆阳,也许,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

一分钟后,风才退出了二十六公司,他走出几十米后回头看了几眼,很普通的房子里居然隐藏着这么多可怕的陷阱,他们如何能在短时间之内装置好?还是这些机关原本就存在了,只是因为这里无人看管,所以开启起来防御小偷?

回到家,风才就接到一个电话,是柳如是打来的,刚接通,她急切的问道:“小才,你没事吧?”

“我?我能有什么事!”风才心头一跳,很镇静的开起玩笑,说道:“如是姐你没事吧,突然打来电话问这样的问题,你不会是故意咒我出事吧?呵呵!”

“你没事就好,刚才我无意中听到风庆阳与欧阳当通话,他回来的时候开启了二十六内的机关装置,他知道你一定会去,所以就想以此来杀你!我刚听到他们的谈话就立刻打电话给你了,你没事就好了,吓死我了!”

“风庆阳到是想的周到,还用什么机关来防我!”风才的脑海了浮现不久之前遇到的景象,又是一翻庆幸,他突然想到关于机关的事情,不由问道:“对了,如是姐,你说的机关是怎么回事?二十六公司里又没有国家机密,还装什么机关啊!”

柳如是苦笑一声,道:“二十六公司远比你想象的重要,其实不止是风家,我们柳家,还有欧阳家这样的家族,对于机密文件都隐藏的非常深,你别看天水外贸表面上看去和普通公司差不多,其实也是不少机关,只是这里没有什么太重要的秘密,所以只是装了几个防止小偷的小机关而已!”

“哦,原来如此!”风才恍然道。

“既然你没事就好了,记得千万别乱闯二十六的机密室,据我所知,曾经有一位叛变了的接近宗师级的高手想要偷窃家族机密文件,都差点被机关杀死,虽然事后他逃脱了,也受了一身重伤,差点被抓住!”

“这么厉害啊,那岂非没有人能偷到那些所谓的机密文件了?”风才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除非你是机关大师,不过想想也不太可能的,现在只有那个地方才会出现机关大师,据说他们结合了现代技术,设计的机关连宗师都不一定能全身而退,真是可怕的门派!”

“什么地方?”

“是……算了,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他们不可能为你服务的,好了,我挂了!”

柳如是有些匆忙的挂了电话,风才心情不太好的走进浴室,半个小时后才出来,打了个电话给风如梦,问起机关之事,风如梦告诉他暂时停止执行他的计划,因为那些机关她也不懂。

以风才估计,风如梦的实力非常惊人,应该会小说上写的那种神识,可以透过障碍物查看到隔层内的东西的,难道她并不懂这个?

郁闷之下,风才跑上三楼溜进高露的房间想找她谈谈心,哪想到这个丫头跑去丁若灵房间和她一起睡了,让风才的偷香大计流产了。

虽然没有拿到自己想要的机密资料,风才却也不是很灰心,因为他的计划至少达成了大部分,他相信风家一定会有所反应的,不过为了计划更顺利的执行,风才决定把事情闹大一点点。

农历十二月二十九晚上九点,风才再次来到二十六公司,他还是昨天的打扮,不过手上多了一些东西,不是毁灭性的炸药,也不是毁容专用品浓硫酸,而是汽油,还有一个打火机。

开门进去,风才把汽油一桶一桶的倒进各个办公室,当然也少不了资料室了,为了特别照顾资料室,他一下子就倒进了十桶汽油,整个地面都被铺满了汽油。

然后,风才走出二十六公司,点着打火机,等打火机热的把塑料层都点燃了,才顺手一扔,然后整个人如子弹一般朝外面冲去。

不久后,轰然一声巨响,风才知道,随着这声巨响,二十六公司可以说是不存在了。

五天后,当忙完家族年会的风庆阳收到消息匆忙赶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一口鲜血喷出来,然后被人抬进了医院。

在风才期待中,风觉帝打来电话,他兴奋的说道:“风才,你真是大胆啊,居然把整个二十六公司给烧掉了,这两天家族里不少人暴跳如雷,气的快要发疯了!”

“什么烧掉了?”风才似乎啥都没干过,莫名其妙的问道。

“呃,你就别装了,我都知道了,二十六公司被你一把火给烧了,真是佩服啊!”风觉帝似乎愣了一下,马上按自己的意思说下去,一口咬定风才就是烧房子的人。

“二十六公司被人烧了?这怎么可能!”风才似乎极为震惊,愣了好一会儿,才纳闷的说道:“是谁做的,有没有查出来?”

“难道不是你吗?”风觉帝显然还是在怀疑风才。

“靠,我莫名其妙的烧二十六公司干什么,那可是我负责的产业,出了事我可是要负责的,再说我还想拿里面的资料呢,这么多资料肯定有我能利用的,现在被人烧了,那不是什么都没有了?”

“真的不是你吗?那就邪门了,如果不是你,还会有谁?”

“我哪知道,干的这么绝,一定是和风家有什么大仇的人吧,看来我们还有志同道合的人啊,不知道他们是谁,要是能联系上的话,对我们的计划一定会很有帮助的!”

“可能吧,那先这样了,我这边有事先忙!”

挂掉电话,风才嘿嘿一笑,他当然知道风家的第一个怀疑对象一定会是他,但他们也拿不准到底是不是风才,毕竟烧了二十六公司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还要因此负责,虽然责任并不大,大部分都由风庆阳承担了,但他毕竟是名义上的二十六公司负责人,肯定会受到一定的惩罚的。

风觉帝打电话过来,一开始就装作知道是风才干的,显然是想从他的嘴里套出一点线索来,如果真的是他做的,那么风才一定会告诉现在属于同盟的风觉帝。

如果风才承认了,那他的下半辈子就准备在牢狱里度过了,风家即使不杀他,也不会让他好过。

风如梦也打来电话,告诉风才现在风家有不少人怀疑是他干的,也有一些聪明的人认为绝对不会是风才做的,因为这对他毫无价值可言,而且做的太明显了。

最关键的还是风才面罩下的那张脸,虽然有面罩,而且二十六公司也被烧了,但那张脸还是被人知道了,因为公司外面还有监视器存在,这一点风才并不知晓。

通过技术分析,面罩下的那张脸很多人都看到过,那三颗黑点实在太明显了,他就是以前为欧阳家效力的欧阳国度。

风才并不认识欧阳国度,他之所以会易容成他的样子,是因为风如梦的提点,她见过欧阳国度本人,知道欧阳国度在欧阳家的身份,而之所以说是以前为欧阳家效力,是因为他已经叛出欧阳家了。

至于欧阳国度人在哪,没有人知道,他已经失踪了,有人说他被欧阳家的长老联手击杀了,也有人说他因为受了重伤正躲在某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修养,期待复仇的机会。

欧阳国度与欧阳家有着莫大的仇恨,虽然他曾经是欧阳家的重要成员,但后来因为某种原因他当了叛徒,风才不知道内中的具体事情,他只知道易容成此人,就不会被人胡乱怀疑了。

过年期间,风才每天陪着高露,游遍了杭州的旅游景点,正月初五,高露就回学校了,临走时,她依依不舍的三步一回头,让风才差点忍不住把她拖回家大战三百回合。

这段时间里,丁若灵幸运的找到了一笔业务,自谈自销,从中赚了五千多块钱,让她兴奋了好久,差点当着高露的面要亲风才,被及时发现的高露拦下才没有得逞。

她特地打了个电话回家,让家人知道她赚钱了,家里那对才四十多岁就已经一头白发的父母激动的眼泪哗哗,当他们知道是风才帮的忙后,说了五分钟的谢谢,吓的风才以后一听到他们的声音就浑身不自然。

高露回学校了,风才闷闷不乐,他因为二十六公司的事情被风家要求补偿损失五百万,拖了好几天才勉强拿出来,心情更是不痛快,找上长老会要求申诉,连续被驳回五次才郁闷的放弃了。

虽然莫名其妙的被宰了五百万,风才的五次申诉让不少本来怀疑他的人都逐渐的转移怀疑对象了,长老会也没对他施加什么压力,所以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而欧阳国度的出现,让风家找到了发泄怒火的对象。

“你知道吗,风影与欧阳平差点打起来,风影根据证据认定欧阳平故意拿你做借口来阴他,因为他们两个陷害你而花了不少冤枉钱的事被揭发了,风影被长老会教训了几句!”柳小燕打来电话,兴奋的述说着这几天她的所见所闻。

“哈哈,他们活该,敢惹我风大少,这不是找死吗,那欧阳平呢?”

风才兴奋的跳了起来,差点把手机都给砸了,这两年他一直被莫名其妙的打压,现在终于找回了一点复仇的快感,哪还能不激动。

“他到是没啥事,他那对父母厉害着呢,这点小事几句话就摆平了,不过风影受了气,突然跑去指责他,欧阳平当然不爽了,只是欧阳国度的确是欧阳家的叛徒,他也找不到什么好的说辞来反击风影,最后被风影说的恼火了,就出手扇了他一巴掌,风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吃过巴掌,当下就忍不住与欧阳平打起来了,呵呵!”

“没死人吧?”风才幸灾乐祸的叫道:“我想以他们的性格,肯定有一个人住医院了吧,他们都是自认天下第一,老子无敌的的人,我看一旦开战就没有好结果!”

“还是你厉害,一下子就猜到了!”柳小燕咯咯笑道:“风影学武天赋不是很好,而欧阳平却是习武的天才,加上父母特别训练,他的功力之高与以前的如烟也能一战了,据说有希望在三十岁之前成为长老级高手呢!”

“说说结果?风影被揍的不**行了吧?”

“恩,风影的确被揍的很惨,连他妈妈都认不出来了,不过他身上有宝贝护身,加上当时风觉帝突然出现,欧阳平急怒之下,战斗经验不足,发挥的大失水准,被他们两个联手痛打了一顿,肋骨都断了好几根,现在躺在医院里臭骂风影祖宗十八代呢!”

对于风影与欧阳平,柳小燕毫无好感,如果哪天他们两被人杀了或者突然撞车挂掉了,说不定还会暗中庆祝一下,现在说起话来,幸灾乐祸是免不了的。

“真是可惜,怎么不打死两个混蛋!”风才大叫可惜,正说着,又想起一事,遂问道:“对了,那个风影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为什么要对付我?欧阳平对付我也就算了,他好歹也算与我有点小仇,风影似乎说不过去吧?”

“你不知道吗?”柳小燕一时傻了眼,她语气古怪的说道:“你与他闹了这么久,居然还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对付你,你还真是厉害啊,佩服佩服!”

“别废话了,赶紧说出来,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他了!”

经过燕子的述说,风才终于知道风影为什么要针对自己了,甚至恨不得杀了他,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一个女人,她叫柳容容。

据说风影才十四岁时,偶然中见到了柳容容,一颗小男子汉的心就这样沉落了,这些年来,他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去看看柳容容,而且每次都会花上不少心思来讨她的欢心。

虽然大家都知道柳容容与风民将的关系,风影也不例外,但他却不在乎这些,不顾风民将与柳容容的感觉,一次次的跑去跟柳容容表白,爱的天翻地覆,生死相随。

与风才的年纪差不多,风影比他大上一岁,现在二十三岁了,但是让人掉眼镜的是,风影这个风家长老的孙子到现在为止还没交过一个女朋友,无数美女为了他甘愿献身都被他无情的拒绝了。

可以说,风影为了得到柳容容的芳心,从十四岁开始到现在的表现几近完美,完美的让无数人嫉妒,但柳容容从来只把他当小弟弟看待,根本没有想过与他会有什么交集。

局外人都知道柳容容的心思,但风影却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