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97章大战风国应

罗庆的别墅外,风才被四个人拦截下来。

“我不懂,你似乎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难道你的身上真的有什么法宝可以抵御我们的进攻?”

这话是一个老头子问的,既然风国应的身份已经被揭穿了,其他三人也没必要继续隐藏下去了,他们三人风才都没见过,不过看他们的年纪都在五十到六十岁的样子。

“你说呢?”风才不咸不淡的反问了句,却是一脸自信的看着对方,那神情,好象他真的有什么绝世法宝可以抵御敌人的进攻。

“我猜是有的!”自己的老祖宗被人造谣,那老头子却是不怎么生气的样子,他盯着风才淡然道:“那次火烧二十六,你应该是闯进去过一次,但并未成功,被机关所限,所以才恼怒之下以火烧之!”

“有道理,看来你的心理学考试一定没及格过,继续!”风才样子很欠揍,风国应如果不是被身边的老头拦下,这会儿已经和风才大战几十回合了。

“你的身上一定有什么法宝,否则小梦那丫头不会放心让你出来!”老头子一点也不为风才所激,老神在在的说道:“我想你应该体验过二十六资料室内的机关了吧,是不是很厉害?”

“这个问题问的好,我应该怎么回答呢,你说我到底是回答是好呢还是说不知道好呢,若说是吧,好象不太好,整天提心吊胆的被人追杀似乎不是一件很舒服的事,如果回答不是嘛,好象又那个了一点!”风才摸着下巴分析起来。

“那个是哪个?”老头子紧逼着问道。

“那个就那个了,这都不懂,亏你还活了这么大年纪了,都活到狗屁股上去了啊!”风才那鄙视的目光可以让人疯狂。

“小子,我不与你逞口舌之争,告诉我,你身上是不是有法宝!”即使以老头子的脾气也被风才的话惹的怒火上升,他深呼吸强压下心头的冲动,再次问道。

“有啊,怎么,你想买啊,就你这身价,估计也连内裤卖了都买不起吧!”风才以种族歧视的目光瞧着老头,风国应发出低沉的咆哮声,那凶狠如狼一般的目光看的风才心惊肉跳,表面上却是镇静如水。

“小子,人的耐心就有限度的!”

“这么快就没耐性了啊,哎,真是可怜,亏老祖宗告戒你们凡事要忍,忍无可忍还需再忍,你的忍度都被狗吃了啊?如果真是这样,你还真是值得同情,我代表佛祖给你说一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看来你是存心想激怒我了,如此,我就成全你,国应,试试他的伸手,记得留点后手,别太用力把他给打扁了!”

老头终于被风才的言语给激怒了,让风国应出手教训风才,同时,他们三人后退了十来米,连个包围的样子都没做,显然他们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一点都不担心风才能逃脱出去。

“终于要动手了吗,早就该这样了,浪费我口才,真是受不了你们的厚颜无耻,卑鄙下流,活脱脱的一……!”

风才的话还没说完,早已经压制不住的风国应怒吼一声冲了过来,他的鬼话也被打断了。

“嘿!”风国应低喝一声,拳头破风而来,顿时,一股强烈的气劲随之而来,风才神态轻松的倒退了一步,让风国应的拳头失去了准头。

“国应,为武者战斗之时切忌心浮气燥!不可为对方之言所激!”

“哇,你也太无耻了吧,当场作弊,我抗议!”风才大叫道。

“抗议无效!”老头子下意识的说出了这四个字,他微微愣了一下,自己居然也被风才牵着鼻子走了。

“我要打烂你的嘴巴,让你不能胡说八道!”风国应怒吼。

风国应比风才大上一岁,他修炼的是外功,需要注意的方面比较多,所以到现在还没有结婚,而与他们同时进行选择大会的人中已经有不少人结婚生子了,他们急着拉上一方关系为自己的将来铺路。

别看风国应长的身材高大,面容粗犷,他却是一个颇为细心的人,只是脾气浮躁了些,修炼外功至今,一身肌肉已经练的如钢似铁,风才被打中一下,顿时觉得疼痛难忍,差点叫出来。

轰……

连续被风躲避开去,风国应突然大喝一声,一拳打在地上,竟是在地上击出几道裂缝来,风才一点都不吃惊,只是地面上传来的力量是一波接一波,古怪的拳劲竟以大地为媒介传播过来。

不得以,风才纵身一跃,跳上四米的半空,同时,他体内气息运转,竟硬生生的在空气中停顿了五秒以上。

三个老头看着风才的目光里透露着一丝惊异之色,风才的功力比他们想象的要强的多了,他们所了解的风才是在十八岁之后才开始修炼的,至今才四个年头左右,资质平凡的他竟能修炼到这样的功力,实在很不简单。

七秒过去,风才轻飘飘的落下,修炼外功的风国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漂浮在空中好几秒,他毕竟还年轻,战斗经验也不是很足,对于空中的对手他一时之间竟没找到办法来应付。

见风才落地了,风国应兴奋的冲了过去,以强悍的体魄硬撞风才,风才后力不继,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冲撞过来。

砰的一声,风才倒飞了出去,掉落在地上,而风国应也好不到哪里去,三个老头更是惊讶了,风国应因为修炼外功,他的体魄十分强悍,力量更非普通人可比,即使修炼几十年的高手也不一定能在他的硬撞之下讨到好处。

谁也没想到,风才的体魄也不弱,自去年天池回来后,他的体魄就已经十分强悍了,后来每天的修炼,易筋经的功效也慢慢的发挥出来,神兽之血的力量也被引发了一些,他的体魄可说是惊人的强悍。

“好厉害,你居然能和我硬碰硬!”风国应晃了晃脑袋,刚才的硬撞让他如撞在钢板之上,脑袋就昏沉了一会儿。

“你个野蛮人!”风才跳了起来,拍掉身上的泥土,不高兴的叫道:“靠,真疼,你练的什么功,这么硬!”

“嘿嘿,你也不错嘛,再来!”

风国应再次冲了过来,风才怒哼一声,双手一张,那姿势竟是摆起太极了,在风如梦的强化训练下,风才的太极也颇有几分功力了,只见他轻轻的往后小退半步,风国应的冲击力立刻被缓和下来。

紧接着,风才一个推手,再一拉,又一个轮转手,把风国应的力量全部卸去再一推,风国应郁闷的被推出老远,手上的力量竟是还没来得及发挥出来。

“太极?”老头之一纳闷的叫道。

“应该是吧!看不太出来!”

“不像是正宗的太极!”

三个老头在一边看着,好奇的评论了几句。

这时,风国应已经强行稳住身行,他定了定神,思索之间,似乎想到了什么办法,又冲了过来,待他冲到身前,风才双手一托,就要耍出他的太极,却见风国应竟突然停下身子,风才的双手竟没有作用到他的身上。

“嘿!”风国应计谋得逞,轻喝一声,突然右脚猛的一跺,顿时,地面又裂出几道小缝隙,几股力量同时通过大地传到风才的身体里,仿佛无数电流经过,风才不由自主的颤动起来。

“去死吧!”风国应咆哮着,同时拳头猛然击了过来,风才毫无反击之力,一下子就被他打中在脸上,接着,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飞了出去,飘出五米多才落在地上。

飘离的过程中,风才的易筋经内力运转起来,很快就把那古怪的力道化解掉了,落地之时,他猛的一跃而起,此时,风国应的拳头再次打了过来,却被他躲避开去了。

“提气纵身,用的不错!”老头夸了风才一句。

半空中,风才强行运转内力,叫道:“隔空打猪!”

他叫喊的同时,拳头猛然击出,一道强烈的气劲刷的一下就出现在风国应的身前,他本能的挥手一挡,却未想那气劲竟十分厉害,打的他如被子弹打中,十分难受。

“再吃我一招!”落地后,风国应还在揉着疼痛的双手,风才又是一拳凭空击去,风国应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蹲了下去。

虽然这招使的不太好看,却也躲过了风才打出来的气劲,风才嘿嘿一笑,飞速冲了过去,不待风国应站起来,他一脚就踢在对方的脚上,风国应此时下盘不稳,郁闷的跌倒在地。

“看我怎么修理你个小兔崽子!让你不好好在家睡觉,半夜逃出来逛妓院!”风才找到机会,拳头如风,双脚如钢,稳如泰山的狂揍着风国应。

“好小子,有点门道,难怪那小影几个对付不了他!”一个老头说道。

“他懂的技巧不少啊,国应太实在了,变通能力还是不足啊!”

“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的训练一下他的实战经验,这个样子太丢人了!”

五分钟后,风国应整个人都被揍到地下去了,风才的力量可不小啊,这个时候,风国应才知道原来自己揍别人时,别人是如此的疼痛,那感觉实在很不好受啊,连他这个体魄强悍的人都这样了,更何况其他人了。

“好了,今天就先到这里为止,我们也不为难于你,你走吧!”三个老头实在看不下去了,其中一人出声道。

“是这样吗,你不早说,害的我浪费了这么多青春!”

风才一边说,一边拔腿就闪,那速度,连兔子都叹为观止啊,三个老头却是笑了笑,风才的轻功不行,纯粹凭借身体还能跑的如此快,实在很难得啊。

三天后,风才与酷男一起回到了杭州,罗庆的事情由于风家人的出现而被迫放弃了,风才已经想到这是一个阴谋,罗庆应该是风家的一颗棋子,以酷男为媒介来陷害风才,只是最后对方被揭穿了,三个老头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放弃抓住风才以挟制风如梦的目的。

酷男的记忆还停留在高中时期,这几年学过来的技能居然也一起忘记了,这让风才颇为郁闷,如果他的本领还在的话,那一切就好办了,现在他什么都不懂,风才一时之间还真找不到办法。

办法没想出来,风才就让酷男先跟着自己到处出差,熟悉现在的生活一段时间。

有一件事情非常奇怪,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的酷男记忆力十分惊人,表现出来的智力也是高的让风才嫉妒,好奇之下,风才就带着酷男去测试了一下他的智商,结果吓了他一跳。

酷男的智商竟突然高达一百八十了,丁若灵笑称这车撞的太值得了,如果每次撞车都能撞出一个高智商,那所有人都会有去试一下的想法了吧,到时候说不定还会有一个撞车实验被搞出来。

智商突然猛增几十点,酷男自己也莫名其妙,不过他也没去深加追究,自己突然变的这么聪明,换成谁都会兴奋不已吧。

有了一百八十的智商为前提,酷男跟着风才学武功,学外语,那速度快的啊,让风才在一边看的郁闷不已,还好他习惯了风如梦的变态智商,对这些已经极有抵抗力了。

反而是丁若灵,与酷男学习了几天的英语后就再也不肯与他一起学习了,理由是那实在太打击人了。

回到杭州四天后,风觉帝突然出现在风才的眼前,只是让他吃惊的是,眼前的风觉帝脸色难看,阴沉的目光里不时的闪过一丝凶悍狂暴之色,头发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洗了,乱糟糟的,一点都看不出来他原来风度翩翩的样子。

“小帝,你这是怎么了?”

晚上七点,风才回到家就看到了风觉帝站在自己家的门口,半低着头,残破的西装,茅草般杂乱的头发胡乱的批在脑后,裤子上到处是小破口,那样子,仿佛一座恒古就存在的雕像。

“风才,我以前出卖过你好七次,我给你赔罪!”风觉帝的声音就像自远古飘来,深沉,苍老,带着九分的古意,说话的同时,他做了一个让人惊讶的动作。

风觉帝跪在风才的面前,不待风才反应过来,他连续磕头七次。

看着地上的血迹,风才无言的看着风觉帝,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想干什么?”

“只要你能帮我报仇,我风觉帝这条命就是你的了!”风觉帝目光无波的看着风才,如同一个死人,如果不是他眼神里偶尔爆发出来十二分的疯狂,风才以为他以为死了。

“报仇?报什么仇?”

“芊芊死了!”

风觉帝的女朋友也叫芊芊,与酷男的女朋友同名,但并不同姓,前者姓杜,后者姓卢,她们也不认识。

杜芊芊自考上大学,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北京念书,偶尔抽空跑去陪伴一下风觉帝,小两口的生活可以说过的很幸福,如果没有意外,他们两个会结婚生子,一直相伴到老。

在感情方面,风觉帝与以前的风影以前十分忠诚,之所以说是以前,是因为现在的风影已经不在是以前的风影了,风觉帝也不再是以前的风觉帝了。

为了自己,风觉帝出卖了风才,那次饭店被查事件就是他搞的鬼,杜芊芊不知道从哪得知此事,特地找上风觉帝让他去给风才道歉,纯真的女孩不想在自己心中完美的爱人身上看到如此人格污点。

那一次,风影看到了杜芊芊,但并没有特别的表现,只是很友好的与她打招呼,聊了几句而已。

后来,风觉帝表面上答应女朋友去道歉,实际上却是变本加厉,不但多次出卖风才,而且还搭上风影的老妈这条线,再通过他老妈与几个风家的女人勾搭上了。

靠着这些女人的裙带关系,风觉帝一路顺风顺水,加上风影提拔他,他很快就被家族分配到杭州,并不断的提升职位与薪水,混的十分潇洒。

风才不知道风觉帝在医院里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让他没有把持住纯真的爱情,与那些女人勾搭上了,却是挺佩服他的大胆,居然连风影的老妈都敢上了,上次他听到刘秘书的话时也没在意,现在确认了此事,一时竟有种古怪的感觉。

风影一直在利用风觉帝,那他当狗使唤,却没想到他自己老妈都被自己使唤的人勾搭上了。

只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风影到底还是知道了风觉帝勾引他老妈之事,虽然他老爸不管,但他却是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于是,在风觉帝不知情的情况下,风影以他的名义把杜芊芊骗到了杭州,为了报复风觉帝,风影不但***了被灌下烈性***的杜芊芊,还拍下录象免费派送,风觉帝所在医院里几乎所有人都一份。

之后,清醒过来的杜芊芊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自杀身亡,风觉帝知道此事之后,差点疯掉,他勾搭别人老娘是希望能快速发展,对杜芊芊的感情却未有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