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100章喜马拉雅山

喜马拉雅山是世界上最高大最雄伟的山脉。它耸立在青藏高原南缘,分布在我国西藏和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锡金和不丹等国境内,其主要部分在我国和尼泊尔交接处。西起帕米尔高原的南迦帕尔巴特峰,东至雅鲁藏布江急转弯处的南迦巴瓦峰,全长约2500公里,宽200-300公里。

这些山峰终年为冰雪覆盖,藏语“喜马拉雅”即“冰雪之乡”的意思。

“珠穆朗玛”是藏语雪山女神的意思。她银装素裹,亭亭玉立于地球之巅,俯视人间,保护着善良的人们。时而出现在湛蓝的天空中,时而隐藏在雪白的祥云里,更显出她那圣洁、端庄、美丽和神秘的形象。

作为地球最高峰的珠穆朗玛峰,对于中外登山队来说,是极具吸引力的攀登目标。

αр.①⑥κ.

喜马拉雅山连绵成群的高峰挡住了从印度洋上吹来的湿润气流。因此,喜马拉雅山的南坡雨量充沛,植被茂盛,而北坡的雨量较少,植被稀疏,形成鲜明的对比。随着山地高度的增加,高山地区的自然景象也不断变化,形成明显的垂直自然带。

广阔的高原草地上,大小湖泊星罗分布,远处白山若隐若现,清风拂草,遍地生机。

风才与风如梦盘坐在湖边,清澈的湖水倒映着蓝天白云,让人仿佛身处万长高空俯视众生,生起一种强烈的高大感,似乎天下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姐,你现在感觉如何?”风如梦睁开眼睛,风才立刻问道。

“还可以,伤势暂时是压下去了,没有足够的能量修复,这伤只能慢慢来了!你又进步了!”受伤时,风如梦文静了许多,不像平日里,一高兴就拿风才折腾几圈。

“是啊,这里大概已经超过海拔一千米了吧,呼吸感觉不太一样,易筋经转了几圈就提升了不少功力,现在感觉好多了!”风才高兴的说道。

“那也好啊,接下来我们还要走不少路,不管吃的还是喝的都比较困难,功力的提升总是有好处的,对了,这两天你的手机还开着吧?有没有人联系你?”

“没有!”风才摇头,正说着,手机响了,他一愣,接了起来,道:“小帝,你怎么打电话给我了,不知道我正在逃命吗?”

电话正是风觉帝打来的,他淡声道:“风才,告诉我,你们现在在哪,我要出卖你们!”

听到这句话,风才愣了足足五分钟才回过神来,神色古怪的说道:“你这次是第八次出卖我了,是不是还想再磕头?我个人觉得你的脑袋再撞几下地面,会出事的!”

“说吧!”风觉帝毫无难为情的意思,似乎出卖风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在青藏高原,具体位置我也不是很清楚!好象是从拉萨西南方百来里左右吧!”

“谢谢!”

说完,风觉帝挂了电话,风才愣愣的看着手机,好一会儿没有说话,风如梦道:“前段时间,风觉帝的家人出事了!”

“我知道,所以我告诉了他我们的位置!”风才笑了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笑,道:“如果他们不从风觉帝身上突破,也许就没机会找到我们了!”

“也许吧!”风如梦出神的看着清澈的湖水。

“对了,姐姐,有件事情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他们不以我们的亲人或者朋友来要挟我们?”沉默片刻后,风才问道,这个问题他已经忍了好久了,现在问出来,有种吐气扬眉的感觉。

被风如梦威压太久了,风才都忘了这类问题其实并不需要犹豫就可以问出来的。

“他们不敢,我到是希望他们这样做,如果他们做了,我就有机会了!”风如梦有些失神的看着远方,梦呓般说道。

“为什么?”风才无法理解,以对方的实力抓几个人要挟风如梦实在太轻松了,为什么他们不敢?

“你很想知道吗?”风如梦突然回头看着风才,认真的问道。

“的确很想!”风才也很认真的回答。

“那你先去给我找点吃的回来,你姐姐我肚子饿了!”风如梦盯着风才好一会儿,才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风才泄气的站了起来,他又被耍了,这个女人的脑子也不知道咋长的,总是能找到推脱的借口,让人不能抗拒,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自己似乎也太过于听话了。

青藏高原地广人稀,往往会出现几十里甚至上百里的范围没有人烟的情况,风才与风如梦逃命之时,为避免让对方轻易找到他们,所以一路上走过来都是尽量往行人稀少的地方钻,进入高原之后,更是摆脱人群了。

这已经是他们离家的第七天了,风如梦的身体也恢复了小半,这段时间都是风才在照顾她,为了方便,他买了大量调味料,吃的东西只买了一点点,只够他们吃一两天的,这不,进入高原毫无人烟地区后一天多,他们就没食物吃了。

现在,两姐弟只有以打猎为生了,值得庆幸的是,风才的功夫还不错,在这一带有不少野生动物出没,他还是可以轻松的抓到野物以做食物来充饥的。

风如梦因为伤势问题不能轻易动手,再说她一个女孩子,风才总不好意思让她亲自去动手抓动物吧。

半个小时后,风才来到山脚下,这一带地势不高,在喜马拉雅山脉低处温暖湿润,常绿阔叶林生长得郁郁葱葱,形成常绿阔叶林带,常有野狼野兔之类的动物出没,野狼更是喜欢成群出现。

以前上网时,风才对喜马拉雅山比较好奇,就上网查了下资料,他本以为这一带冰天雪地的,应该没有什么动物存在,一查之后才知道这里生存着岩羊、羚牛、野猎、角雉、犀鸟、蟒、虫、蛇等等多种动物,而且每一种动物的数量似乎都有着不小的数字。

具体的情况风才是没见过,他只是有点这样的印象,所以一路上他只买了调料,而没有买食物,毕竟食物相对来说吃的太快,他一个人也背不了多少,而调料的话每次用的并不的很多,买个百来斤就足够他们两姐弟用好久了。

树木苍翠,水声潺潺,风才突然想到网上资料说喜马拉雅山脉里有不少地方四季常青,是因为地带与气候的影响,虽然近百年来无数人来此探索,但因为各种原因,此山脉一直极为神秘,许多事物并不为人们所了解。

葱郁高大的树林里,风才穿梭其间,目光到处搜索,寻找心中的目标,阳光透过树梢照射下来,给湿润的树林之底带来了几分活泼暖和的气息,如果是阴天,这种茂盛的树林下阴气沉沉,让人觉得情绪都不好起来。

几分钟后,风才已经走了近百米了,他一路做了记号,不至于迷失方向。

刷刷刷……

突然,似乎有什么动物在爬行的声音传进风才的耳朵里,他停下脚步,竖起耳朵听去,声音是在右边传来的,他心情一激动,不由加速脚步朝声音传来的方向串了过去。

“靠,好大!”

很快的,风才就看到了发出声音的目标,赫然是一头蟒蛇,如此茂密的树林里不太可能出现蟒蛇,但风才很快就知道为什么这头有五六米长的蟒蛇会出现在这里了。

前方不远处就有一口池塘,由于树林挡着,风才并不清楚那口池塘有多大,反正这条蟒蛇肯定是住这这附近就是了。

蟒蛇显然也发现了风才,它转过头来,吐着蛇信,目露凶光,对这个打扰自己的怪物它很不不高兴了,刷的一声,蟒蛇竟快速串了过来,那速度十分惊人,风才不由大吃一惊。

风才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的如此庞大的动物,心中颇为害怕,见蟒蛇扑过来,他惊的甚至忘了要躲避,毫无意外的,他一下子就被蟒蛇缠住了。

面对敌人,蟒蛇的动作非常迅速,它刚缠上风才,就飞快的把身子盘旋起来,不到五秒,风才整个人都被包围住了。

一股强烈的腥味涌进风才的鼻子里,窒息的同时,他一下子没坚持住,差点昏迷过去,突然,他想到自己应该不会中毒的,至少这头蟒蛇即使有毒也奈何不了他,因为他被灵兽之血淋过身,还吸了神兽之血。

蟒蛇的力量很大,等风才反应过来,他已经被全身缠住了,双手被束缚住了,让他一时难以发挥出自身的力量来。

“哼,别以为你缠住我,我就会怕了你!”身处逆境,风才迫于生存的压力,心中的那份害怕也迅速淡去,他使劲的挣扎起来。

虽然蟒蛇的力量非同小可,但风才的力量显然更加厉害,虽然他全身被缠住了,使劲挣扎之下,本还有兴趣作弄他一下的蟒蛇突然感到不对劲,他口中的食物似乎拥有可以反抗的力量。

这时,蟒蛇突然一口咬在风才的头上,巨大的蛇口竟把风才整颗头颅含在嘴里,同时它的牙齿也使劲了,想要破开风才的皮肤,以毒液把他给毒死,但风才的皮肤可是经过兽血强化的,哪有那么容易被破开。

被蟒蛇这一闹,风才差点被臭气熏死,他终于想起自己会武功,气急之下,他体内的内力飞速运转,一股强大的力量涌来,他双手猛然张开,内力集中在指头之上,猛的一戳,强大的内力顿时通过手指发挥出威力,蟒蛇的身体一下子就被戳了一个洞。

巨大的疼痛传来,蟒蛇不得不松开风才,它刚刚有点放松了,风才马上抓住这个机会,内力作用到体表猛烈的颤动了一下,蟒蛇终于禁受不住这样的打击,被迫松开了风才。

不待蟒蛇反应过来,趁它病要它命,风才急喘了几口气,猛的扑上蟒蛇身,拳头猛烈的挥舞起来,不到两分钟,蟒蛇就被打死了,蛇头都被打烂掉了,它还能不死?

至此,风才松了口气,浑身一软,瘫软在地上,急促的呼吸着。

几分钟后,风才拖着蟒蛇走出森林外,远远的看到风如梦无聊的趴在湖边,一双小手托着下巴,目光落在湖里欣赏着什么,一双秀脚**着,来回晃动,看的风才目光迷乱了几秒才醒过来。

“姐,我回来了!”

“怎么这么久!我都快饿死了!”风如梦不满的叫着,她回头就看到了风才拖过来的蟒蛇,叫道:“哈,你捉了条这么大的蟒蛇啊,不错啊,我还以为你会怕的逃跑呢!”

风才不满的瞪了她一眼,道:“难道在你的心目中,你弟弟我就这么胆小啊!赶紧烤吧,我饿的没力气了!”

“恩!”风如梦轻快的接过蟒蛇,飞快的舞起双手,风才甚至没看清楚她是怎么动的手,那蟒蛇就被她清理掉了,然后风如梦把它扔进湖里清洗了下,又拖上岸来。

“去捡柴火!没火怎么烧啊?”

风如梦正想动手烧烤,突然发现没火,瞪着风才,那眼神看的风才心里郁闷不已,这个女人就知道派他出去干活,自己却趴在这里悠闲,太过分了。

当风才把柴火捡回来时,却见风如梦已经在吃烤头了,他傻了眼的看着吃相优雅的姐姐,柴火落在地上都没注意。

“你没柴怎么烤?”

“我忘了!”

“……!”

就这样过去了两天,风才与风如梦的位置又移动了近四十里,这时,风如梦已经感应到有人靠近这一带了,估计距离不是很远。

白天,风才以手为刀,砍下大量树木劈开,在可以挡雨的山坳里搭了两幢小木屋,风如梦在峡谷之口布下一个阵势,短时间之内对方是无法找到他们的。

之后的一个星期里,风才每天除了修炼就是出去打猎,不断的与猛兽搏斗,他的凶性也被慢慢的引发出来,慢慢的他就习惯了杀戮与生死搏斗,最惨烈的一次,他与三十多头野狼搏斗,浑身上下被咬的没一个地方正常的,回到住所之后看的风如梦心疼不已。

风如梦除了修炼还是修炼,她一点活都不干,甚至连洗衣服的事情都交给风才去做了,让风才郁闷恼火的是,她连内裤胸罩都让他洗,每次风才看到那条粉红色的小裤裤,分身就挺立,持续两个小时不倒。

那时,他好想联系柳容容过来,大战几百回合,而晚上,风才老是梦到与柳容容肉搏,春梦连连,白天与猛兽搏斗之时也有几次失神,差点被连续不断冲上来的兽群淹没掉。

这天,风如梦终于走出了木屋,她精神奕奕,目光转动之间带着十分的生气,她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风才松了口气,风如梦功力恢复了,他也应该可以回去了吧?

于是,他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哪想风如梦并无此意。

“你的功力恢复了吧,我们应该回去了?”

“还早,这次与上次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还不是同些人?”

“我说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你还敢反对,想吃憋了是吧?”

“你这强权主义者……当我没说!”

风如梦并不准备这样回家,但她又不给风才一个理由,每次风才问起都是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温柔的看着风才,风才无奈的接受了事实,他是要在这住上一段时间了。

事实上,风才并不喜欢当野人,但有时候,事情总是不能以他的意志为转移,风如梦功力恢复之后又喜欢以武力解决问题了,风才好怀念她受伤时的那片刻温柔。

七月,太阳当空照,热烈的鼓舞着空气去疯狂一翻,水气也收到光耀的吸引,外面的大地滚烫,山谷里却是清凉如春。

“姐姐,你就告诉我嘛,到底是为什么,你老是什么都不跟我说,这样会憋坏我的,你难道希望看到你弟弟憔悴的眼神吗?”

“你有憔悴吗?我怎么看你的脸色越来越好了?”

“这都是假象,事实上,我的心好受伤的,你就告诉我吧?可爱的姐姐,漂亮的姐姐,优雅的姐姐……恐,哦,不是,可爱的姐姐?”

“你真的想知道?”

“很想,非常想,极度的想!”

今天,风才缠着风如梦不放,她走到哪,他就跟到哪,连上厕所他都跟着,吃饭的时候他就一直盯着风如梦,美丽的女孩在踢飞了一百次弟弟之后终于动摇了。

两姐弟坐在一口池塘边,清澈见底的池水里,鱼而自由自在的漫游着,岸边青草随风而动,欢舞着属于它们的动人歌曲,鸟语花香的世外桃源,风才却是住的还不怎么习惯。

风如梦一双白嫩的小脚伸在水中,如孩童戏水,如美丽的蝴蝶轻舞,令人心醉。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风如梦的开场白。

“姐,别逗了,你实在一点行不,还很久很久以前,你怎么不说很久很久以后?我不想听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