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106章情缘雁荡山

听到柳如是所言,风才心中了然。

年初之时,欧阳国度给他的那份资料里就提到过,在一些大家族里,并非对所有事情都有很严格的规定与执行要求。

就如柳如是一样,如果按照柳家的家规,她在三十岁之时就已经获得自由了,因为她超额完成了任务,但事实上,柳家并不一定就会这样放她出门,因为她的能力所致。

只不过,放与不放的可能性大概各占一半,如果是风如梦要求脱离风家,那风家就一定会答应,因为她一旦脱离家族,那她手的那块牌子就失去了效用,即使她的能力再强,对风家来说,那块牌子实在太重要了。

αр.①⑥κ.

而柳如是一旦有欧阳当在暗中帮助一下,那她脱离柳家的可能性就大增了,她的身价与赚钱能力是欧阳当所需要的。

听到她们的谈话,风才想到了自己,如果他一次性把十年的任务完成,那他申请脱离家族,是不是很轻松呢?他觉得可能性十分之大,因为风家有不少人看他很不爽。

想到这个可能,风才忍不住对风如梦道:“姐,你说我现在一次性把我的任务完成掉,然后申请脱离家族,你看有没有可能?”

“怎么,小才你也想脱离风家了?”燕子好奇的凑了过来。

“这个鸟风家有什么好的,除了剥削我还要杀我,哼,我风大少也不是好惹的,只要我脱离了风家,看我以后怎么修理他们!”风才拳头紧握,狠狠的挥舞了几下。

“奇怪,小才你有那么多钱吗?我怎么不知道!”

柳雪疑惑的看着风才,她是怎么看也不觉得风才有如此大能,在几年的时间里达到别人十年的努力目标,更何况,她也听说了风才被人整的事情,他的那份任务比其他人普通要高的多。

“他有的,这个混蛋赚了那么多钱,也不和我说一下,害的我担心!”柳如烟似乎不太高兴的在风才的腰上神功九转。

“嘿嘿,如烟你是不是急着要嫁过来啊,我看不如这样,你也去申请退出柳家好了,以后干脆搬到我房间里来住好了,你看这个提议怎么样,是不是很有创造性?”风才一边说,一边**荡的笑着。

“好啊,不过你要说服柳家的长老会才行,我和你容容姐基本上是没可能脱离柳家了!”柳如烟秀眉微微一动,很快就放松了。

“好,我找个时间去和他们谈谈!”风才笑道。

众女谈了一会儿,就把话题扯到风如梦的身上,都希望她能说出自己的秘密,现在她们都猜到风如梦与风才并无任何血缘关系,都很好奇她为什么要走进风才的生活里。

这次与往常不一样,风如梦到是没怎么保密,把她与风才说过的那些再说了一次。

“你说你曾被千万神魔追杀?”柳如烟神色极为古怪的看着风如梦,上下打量着她,惊奇的叫道:“你确定你脑子没发烧吗?这胡话都说的出来!”

“的确很古怪,之前容容说她碰到比她还要厉害的高手,我就已经不太相信,现在你干脆连神啊魔的都扯出来了,喂,我说你是不是又准备敷衍我们啊?”燕子亲密的搂着风如梦,脸蛋差点凑到她脸上去了。

风如梦轻轻的退开柳小燕,道:“我不说呢,你们说我太保密,我说了你们又不信,难道你们忘了,那些人与风家,欧阳家接触过,你们不可能不知道他们的修为深浅吧!”

“有句话叫眼前为实,虽然风家,欧阳家的那几个白痴把你的敌人吹嘘的如何如何的厉害,但我们却没有亲眼目睹过,实在很难会相信这样的事情,太离谱了!”柳如是也同意燕子的说法。

“不离谱,你们看!”柳如烟睁大了眼睛看着前面。

“看什么?”众女顺着她的目光瞧向前面,却见一人在阳光照耀之下,轻飘飘的飞落下来,没错,是飞落下来,她是从天而降的。

看到这副画面,众女下意识的朝附近看去,看看附近是不是在拍摄神话电视剧或者电影,但很可惜,她们什么都没有发现,阳光下的那人真的是从天而降的。

车停了下来,风如梦开门走了出去,几女也好奇的开门走出来。

“是你?”走出车门,没有了阳光的直面照射,风才终于看清楚对方的脸孔。

“是我!”她赫然就是那个白衣仙子,此时她还是一袭雪白的长裙,带着浓厚的古意。

此时,他们位于山区之内,附近几十内并任何人烟,如果不是车与马路这样的现代化事物存在,几女几乎以为自己来到神话时代了。

风如梦与风才走到仙子身前停了下来,风才有些激动的打量着她,她似乎更加漂亮了,冷艳如雪,秀丽的长发随风而舞,如雨飘洒,清爽的穿着,绝色的容颜,那画中的仙子在她面前也只有黯然的份了。

其实风才激动并非因为对方漂亮,虽然这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他激动最主要的还是白衣仙子与他有一战之缘,唯一令他遗憾的是人家是练双修法决的,所以并非处子之身。

不过还好,风才对她并无感情可言,只是对她的身体感兴趣,否则又是一场没有结果的相思。

好色的贱人风大少看着仙子,脑子里全是两人大战的画面,口水流出来了都不知道。

“你找我?”风如梦脸上的笑容不见了,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你是裁决,你一定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体里流着什么样的血,你能告诉我,他的灵魂到底是怎么回事?”白衣仙子的脸色不太好看,目光复杂的看了眼风才。

“我不知道,有人告诉你他的身体是怎么回事了吗?”风如梦心头一跳,脸色不变的盯着白衣仙子,想从她的眼睛里找出一点什么蛛丝马迹来,风才的问题捆扰了她好久了。

“果然如此,难怪!”说着,白衣仙子转身就走,风如梦也不拦她,她刚飞出十来米,突然又停了下来,回身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个男人的身上应该隐藏着能令远古神灵为之解难的神物!”

其他人没听懂白衣仙子在说什么,风如梦却听的很明白,她面色古怪的瞧着风才几秒,一声不吭的回车内。

众人也坐进车里,风才是被柳如烟抓着耳朵拖进去的,“你个小色鬼,看人家长的这么漂亮又动心了是不是!”

“她是谁?难道也是你的敌人之一?长的也太漂亮了吧!比我还漂亮,可恶!”说话的是柳雪,这让人十分意外,那带点嫉妒,还有一丝生气的神情十分可爱,让人看了忍俊不禁。

“我对她的身份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她是仙界天媚神殿里出来的,我可爱的弟弟曾与她有一战之缘!”风如梦如此解释,在风才看来,她最后一句话纯粹是废话。

但柳如烟却不认为是废话,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狠狠的瞪着风才,小手又在少年的腰上大使九转神功,却是一句话都没说。

“我说如烟老婆,你能不能轻一点,你再这样转下去,我可要发飚了!”风才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他很想叫疼,眼睛的余光却是瞧到柳容容的小手也亲密的放在他的某个部位上了。

“是吗,你敢?”柳如烟的语气带着十分的威胁意味。

“我有什么不敢的!”说着,风才猛然抱住柳如烟,一张嘴就凑了过去,狠狠的亲在她那红润的小嘴上。

“厉害!”柳雪居然好奇的凑到两人边上,似乎要研究他们是怎么亲嘴的。

被她的声音惊醒过来,柳如烟慌乱的推开风才,小脑袋缩在柳如是的身后,不敢出来见人了。

“不错嘛,小才,你的胆量什么时候练的这么大了!”燕子夸张的叫道。

柳如烟躲的更深了。

中饭吃过,众人来到雁荡山,这是风如梦决定的第一个旅游点,本来风才还想反对的,被她笑眯眯的深情注视几秒,他立刻同意了。

雁荡山位于浙江南部乐清市境内的雁荡山,被誉为中国"东南第一山".

此旅游点里有7个风景区,500多个景点,最高峰百岗尖,海拔1150米。大龙湫瀑布高达190米,直泻龙潭,气势不凡。山上有奇峰险崖,怪石溶洞,飞瀑流泉,苍松古柏。

其中北雁荡山是国家级风景区,以奇特险峻,瑰丽多姿的自然风光闻名于世。

“灵峰、灵岩、大龙湫三个景区被称为“雁荡三绝”。特别是灵峰夜景,灵岩飞渡堪称中国一绝。因山顶有湖,芦苇茂密,结草为荡,南归秋雁多宿于此,故名雁荡。”风才得意洋洋的介绍起来。

“小才,懂的不少嘛,我一直以为你就会吃喝嫖赌,原来你还有点墨水在肚子里的!”燕子似乎很不可思议的看着风才。

“喂,你说的什么话,我风大少在你的眼里就是如此不堪吗?真是令人伤心!”风才不服的叫道。

“那你认为你是什么人,难道是风度翩翩的英俊少年郎吗?我怎么没看出来?”燕子一点都不给面子,笑嘻嘻的调戏风才。

“你……!”风才正想反驳几句,脑子里忽然闪过那次自己小鸡鸡燕子调戏的画面,不由**荡的一笑,凑到燕子身边,道:“我虽然不帅,不过我可是很厉害的,怎么样,晚上要不要试试?”

“风才,你刚才说啥来着?”柳如烟神出鬼没的站在风才的身后,手上握着不知道从哪找来的杀鸡刀。

“啊,是如烟大美女啊,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谈心啊!见到你真是太令人高兴了,是不是啊燕子!”

“胡说八道,如烟,我偷偷告诉你,其实这个小色鬼想着晚上怎么勾引上你***呢!”燕子嘴里是偷偷的说,声音却是大的比扩音喇叭还要有效果,竟是用上内力把声音吐出来了。

这下子,无数人的目光落到风才他们这边,风才郁闷不已,身子一缩就闪人了。

雁荡奇峰林立,较为著名的有卓笔峰、独秀峰、玉女峰、双鸾峰、金鸡峰、双笋峰、展旗峰、巨柱峰、剪刀峰等。这些奇峰或拟兽或拟物,形状栩栩如生。如果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时间去观赏,则有一峰多态之神妙。

玉女峰上,几女走的有些累了,遂在凉亭里坐下,燕子也不知道从哪买了两副扑克牌,两桌人就坐下玩起来。

雁荡山土产丰富,毛峰茶、石斛、香鱼、雪梨、观音竹是久负盛名的“雁荡五珍”,现在几女在喝的就是毛峰茶了。

喝着茶,风才突然想起风如梦在喜马拉雅山内时,她身上似乎是隐藏了一个大宝藏,里面宝物层出不穷,现在想起来,那段时间他竟忘了问起风如梦是从哪里拿出来的那么多食物,竟让他们两个吃了半年多。

于是,风才就把心中的好奇问了出来,风如梦淡然道:“我有藏东西的地方,说了你也不懂!”

“又来了,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懂不懂?不不不,话都说乱了,是你不说出来,你怎么知道我懂不懂?”

“对啊,你说出来让我们听听,也许我们能明白呢?”柳如是也很好奇。

其实大家都很好奇,两个人的半年吃喝问题可不是随便就能解决的,如果平日里那是没什么奇怪的,可他们两姐弟那段时间可是住在一个无法出去的山洞里,他们究竟是从哪弄来的那么多吃的喝的?

“当一个人的修为达到一定境界,就可以开辟独立的空间,这个空间随着修炼者力量的增强而会有所变化!”风如梦想了想,还是告诉了大家。

“还有这样的事情,真是不可思议,一个人居然能开辟出一个空间来,太不可思议了!”燕子喃喃自语。

“是啊,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呢,对了,梦梦,你的空间有多大,能不能让他们看看?”柳雪有些兴奋的说着,对于未知的事物的好奇心,她似乎比风才还要来的强烈。

“不好意思,我的功力大损,现在无法给你们浏览我开辟的空间,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我现在的空间很小!功能也很弱,只能放一些没有生命的东西而已!”

众人有些失望,他们从来都没见识过独立的空间是什么样子的,就如同宇宙大世界,到底是有极限呢还是没有极限,如果有极限,那边缘在哪,是什么样子的?

打了几局牌,一下就一个小时过去了,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了,众人商议了下就决定下山去,找个地方住下,明天继续出发去其他地方旅游。

冬天的夜晚来的特别早,太阳老大爷早早的去照耀令一面了,风才,风如梦,柳容容,柳如烟,柳如是,柳小燕,柳雪等人找了一家价格比较高的酒店住下,一人一个房间。

晚上十点多,风才明目张胆的来到柳容容房间,惊喜的发现门没锁上,他朝两边看了看,悄然开门进去了。

柳容容的房间早就关灯了,风才的眼力不错,很快就适应了黑暗,他兴奋的来到美女的床边,快速钻了进去,双手激动的胡**起来。

**的人微微的抵抗了几下,就任由风才乱来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风才睁开眼睛,想起昨天晚上的风流,嘴角不由泛起**荡的笑容,他扭头看去,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

“雪……雪姐!”风才盯着身边的美女,傻忽忽的愣了足足三分钟,才小心翼翼的出声了。

柳雪睁开眼睛,看着风才,道:“你醒了!……咦,小才你怎么睡在我**?”

风才无言的看着柳雪,雪白的皮肤,迷糊的目光,充满诱惑的小嘴,他情不自禁的凑了过去,于是,又是一场大战。

柳雪不是柳容容,半个小时就发泄了两次,身体上已经吃不消了,最后风才无奈的出来了。

“小才,雪姐的味道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啊?”车上,燕子神秘兮兮的凑到风的耳边,笑嘻嘻的问道。

“的确很爽,你是不是也想来试试?正好我还没爽够!”风才**荡的笑着,一只手不规矩的摸上人家姑娘的高峰。

“小才!”柳如是无奈的苦笑,她怎么也没想到,柳雪竟与风才发生了关系,柳雪一定是故意的,否则她不会与柳容容换房间。

自从知道柳容容与风才的关系后,不但是燕子,柳如是等人,连柳雪也动了心思,希望能从风才的身上找到突破口,给自己一个获得自由之身的机会。

事实上,柳雪在家族圈子里是出了名的贤淑文静,因她气质高贵,幽雅动人,也是如此,不少家族子弟偷偷的勾引过她无数次了,只是她一直没有拿他们当回事。

不少人都知道,她那位老公嫌她在**太传统,一点都不像一些女性那般在**希望引得老公注意,表现的很那个,几次索然无味之后,就很少再碰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