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121章宝石的魅力

婚礼上,风才,崔尚,酷男三人被特别安排车尾,而最后一辆车上被装了新娘的旧物,他们被人蓄意羞辱了。

风九少显然是来故意找麻烦的:“今天一大早,风如梦突然跑到总部找长老会,主动要求交回如主亲临的令牌,并提出退出风家,现在,你已经不再是我风家的人了!”

“这有什么不妥吗?”风才显然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从来没有人主动退出家族之后还能安然栖身的,的确,风如梦的实力之强已经才超出我们的预计了,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执行家规,你说是不是?”

“别跟我说家规,你刚才也说了,我已经不再是风家的人了!我不介意杀几个人警告一下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痴的!”面对风九少的威胁,风才一点都不惧怕,悠然道。

“是吗,以你此时的功力的确有如此说话的资本,不过你真的不怕死?”风九少神色不变,他此来是受家族委托了任务的,他相信风才不敢在此时此地把他怎么样。

“看来你们是准备向我宣战了!我不懂,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一定要竖立我这样的敌人,是因为你们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吗?还是你们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为了维护家族尊严,所以一定要让我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你说对了!”风九少对自己极为自信。

“果然有自信,既然如此,那我们以后可要多亲密接触了,不过今天实在不是开战的好日子,人家举行婚礼,身为同学,我们不好意思破坏人家的兴致,你说是不是?”

“有道理,我今天只是来给你通知一声,得罪我们风家的人,从来没有一个是有好下场的!”

“是吗,那我可要拭目以待了!”

“你会等到的,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想知道,你准备如何度过眼前的尴尬呢?”

风才笑了笑,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块宝石,道:“你看这颗小石头如何,是不是有资格作为礼金呢?”

风九少倒吸了口气,道:“真是想不到,你居然还有这样的东西,看来我们还是小看你了!”

“你这样说,我会不好意思的!”

风才随手把宝石递给收礼之人,那人是蓝冬特别安排来准备羞辱风才的,他怎么也没想到风才随手都能送出这样的宝贝,一时竟尴尬的看着风九少。

“人家都送的出手了,难道我们还会不敢接受吗?”风九少示意那人接下。

酷男哈哈一笑,道:“你就是风九少吧,听说你身价过百亿,我们的蓝同学大婚,你送了什么?”

风九少打了个哈哈,转身就走了,嘴里说道:“最近公司接了个两百亿的大项目,资金意识周转不过来!”

“他到是会找借口!”崔尚道。

风才的礼金是一颗宝石,一颗淡紫色的宝石,有**的拳头那般大,没有一丝的杂质,其内隐隐的射出一股动人心魄的光华,练武之人即使是三流人物也能感觉到宝石之上散发出来的庞大能量。

一个练武之人有此宝石在身,修炼之时能提升好几倍的速度,其内能量之大,足以令多个普通人修炼到宗师的功力,虽然不一定能达到宗师的境界,但这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

这种宝石即使是风九少也没有看到过,已经非金钱所能衡量,怕是比传说中的仙石还要吸引人。

“你送这么好的东西给那个混蛋干什么,我们自己又不是不会用,卖个几百亿,我们公司就不会没资金周转了!”酷男流着口水看人把宝石收走了,不见了宝石的光芒,他才清醒过来对风才抱怨。

风才又那出一颗宝石扔给酷男,道:“这颗虽然小了点,不过也够你凑合着用了!”

崔尚无语的看着风才,道:“我说风才,你不会是到了传说中的异界,然后那里遍地都是这样的货色,你随手捡了几百颗当玩的吧?”

“异界啊,我是没去过,不过我找到了一个远古文明,那里这种东西也不是很多,也就是几千颗吧!”风才又拿出一颗足有五个**拳头大小的宝石,抛来抛去,仿佛那不是宝石,而是一颗不值钱的石头。

参加宴会的人中,大部分是事先被通知过,等风才,崔尚与酷男三出丑的时候嘲笑几句的,谁也没想到,现在嘲笑不成,反而被耍了。

他们中虽然有不少富翁,但他们中最一个也就是拿出两百万礼金而已,两百万人民币在风才的宝石面前,连乞丐都鄙视之。

“小子,这颗石头我买了,十万!”没眼光的人永远不会少,特别是在这样的豪华婚礼上更是纨绔子弟的聚集地。

“十万?你确定?”酷男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来人,他似乎看到了一个太监站在**裸的绝色少女面前,本已经被割掉了的男子汉根子突然慢慢的重生出来了。

三人刚坐下,就有一个年轻人走到他们的边上,一脸不屑的看着他们,他的卖相不错,身上的穿着风才估计不会低于中上一次六合彩票最高奖,此人看上去酒色过度的样子,脸色不太好看,脚步虚浮。

崔尚忍不住好奇,问道:“你这个十万后面的单位是什么?人民币还是美圆,又或者是欧元?”

年轻人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道:“当然是日元了,日元才是这个世界通行的合格单位,还人民币,你傻啊,本少爷付钱从来就只用日元,人民币算什么!”

“让我来吧!”风才阻止了站起来正准备动手打人的酷男,笑眯眯的走到年轻人身前,道:“你知道无耻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吗?”

“废话,当然知道了,本少爷可是日本东京大学毕业的,不是你们这些小瘪三可以望其项背的,恩,这个词语用的不错,记下来!”

年轻人的身后站着四个保镖,其中一人拿着本子在写着,看情况是在记录年轻人的话吧,众人看的汗颜。

风才还没说话,笑嘻嘻的看着那个年轻人,保镖甲凑到他耳边轻说了几句,风才的耳朵很好,所以他听到了:“少爷,那个臭小子这是在骂你无耻呢!”

年轻人顿时反应过来,有一个词叫勃然大怒,正好用来此时的他:“给我卸了他的手脚,居然敢消遣本少爷!我看你是不知道痛苦二字是怎么写的,给我好好的修理他,让他知道得罪我古大少爷的后果!”

“是!”

四个保镖刷的一下冲了过来,那个在记录的保镖迅速收回了纸笔,一起冲过来了。

轰的一声闷响,在坐的人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四个保镖就突然倒飞了出去,那速度可比冲过去的时候要快多了。

年轻人还没反应过来,风才来到他身边,一脚就把他给踢飞了出去,道:“我叫风才,记住这个名字!”

酷男站了起来,朝那些目瞪口呆的人喊道:“大家继续吃喝,别让那个哈日在大白痴坏了我们的兴致,继续。”

他的话还没说完,四个保镖落地了,砰的一声,他们同时撞在墙壁上,把大厅的墙壁撞出一个巨大的洞来,没错,是一个,他们四人相隔很近,是以只撞出一个洞来。

大厅里传来一片呼吸倒流的声音,风觉帝与风九少目光惊异的看着风才,刚才一瞬间别人可能没看清楚,他们却是看到了些。

就是因为只看到了一些,所以他们才惊异,他们相信刚才如果换成是他们,至少也要在百招之后才能摆平四个保镖。

那年轻人不是普通人,他是古家当代家主之末子,老来得子的古家主对这个儿子可以说是宠爱无比,要风给风,要雨落雨。

如此受家主爱护之人,他身边的保镖又岂能是等闲之辈,这四个人的功力都已经达到一流顶峰的境界了,而且他们善于合击之术,即使长老顶峰的高手也不一定能在一招之内搞定他们。

“小朋友,好高明的手段,如此强大的气势竟然是一个年轻人所有,果然是江山辈有人才出啊!”一把苍老的声音传来,众人纷纷回头望去,却见是宽阔大大厅一角里走出一位白发老人。

“还行了,你的眼力也不错,居然能看的出来!”风才笑道。

“你还真的一点都不谦虚!”白发老人也笑道。

“没办法,太谦虚就会被人认为我这个人好欺负,什么猫啊狗啊的都跑来想拿捏我几下,我可不想被畜生弄脏了我的衣服,我的衣服可是名牌,花了三十块钱买的!”风才一边说着,一边弹了几下衣服,似乎刚才真的被猫狗碰脏了。

“年轻人,武功高强并不一定可以解决任何问题的,你不觉得你这话说的很得罪人吗?”

“没办法,有些人天生就是树大招风的料,有人嫉妒那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你说对吗?”

“有道理,我看你还是快走吧,古家的人快到了!”

“不急,蓝同学结婚,我怎么好意思不吃完就走呢,你说是不是啊,蓝同学?”后半句话是对蓝冬说的。

此时,蓝冬脸色惨白的看着风才,他怎么也没想到风才竟是如此的强大,今天太多事情出乎他的意料了。

在蓝冬脑子里,有风家与杜家关照,他蓝冬的将来肯定会胜过以前百倍,别说一个小小的风才了,就是十个风才也不敢动他。

当风影找上他,让他的婚礼上好好的羞辱一翻风才的时候,蓝冬很痛快的就答应了,有风家支持,什么同学情谊根本就是狗屁。

更何况,蓝冬连小若都拿下了,他根本就没把酷男与风才等人放在眼里。

“小才,看来传言并不可信,谁会想到,一个被人认为毫无修炼天赋的人,竟能在短短几年之内成为一代宗师呢?恭喜你!”风觉帝拿着一杯酒走了过来,笑眯眯的恭喜风才。

风才淡然道:“还算可以了,你也不赖啊,杜盛林那老头看来还是很有面子的,如此轻松的就把你带走了!”

风觉帝笑道:“运气,运气好而已!”

风才坐下继续吃饭,酷男与崔尚狼吞虎咽,毫无形象的站在桌边大吃大喝,看的不少人目瞪口呆。

风觉帝走回自己的座位,风才一边吃一边随意的环顾了四周几秒,他在寻找离开的路线,古家少爷宝贝如此被欺负了,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这里显然不是打架的好地方,所以他想换个地方开战。

之所以决定开战,风才是想锻炼一下酷男与崔尚,他们两个修炼至今,平日里与人对战的经验不多,这可是好机会,面对生死之战,他们的潜力与经验都会迅速提升。

风九少脸色不太好看,风觉帝如此轻易的脱离了风家,对风家来说实在是很没面子,杜盛林出面说的情,一下子就成功了,让人感觉风家是在怕他杜家了。

整个大厅足有百几百平方之大,由于来人众多,蓝冬在酒店一次包下四层,这一层就是新郎新娘的家人所在一层。

目光飘过,风才看到蓝冬与小若的脸色如灰,他们显然是没有想到风才竟是如此厉害,不但有价值连城的宝石无数,其本身的实力也是一下子就放倒了四个一流高手,让他们在短时间之内丧失了战斗力。

“他们的脸色真好看!”酷男哈哈笑着,戏谑的看着蓝冬与小若,他与小若之间早已经划上句号,现在看到她就这样嫁给了蓝冬,心里面还是觉得不太舒服。

“这还只是开始而已,我相信他们以后的日子会更难过!”风才已经学会了喝酒了。

“对了,小才,你哪来的那么宝石?而且都是从未听闻过的!”崔尚好奇的问道。

“人家送的,远古文明可是比我们现在所在的文明要早上太久了,可以追朔到很久很久以前,他们一个个都是仙人级的高手,我在他们的面前就如同小孩子一样弱小!他们说为了照顾我这个小弟,特地送了这些宝石给我修炼之用!”

“你的运气真好,对了,听说你前阵子消失了一段时间,去哪了?”崔尚有意无意的继续问道。

“还不是去看望老哥们了,他们的主处比较偏僻,所以去的时间就比较久了,偷偷告诉你,他们都是上古神灵的遗族,负责看守神灵居住之地,实力都是强的非常惊人呢!”

“这么厉害啊,那你不是有很多很厉害的大哥了?”崔尚惊叫出声。

“别说的这么响亮嘛,低调,低调!”

他们说话的声音确实很低调,低调到风觉帝与风九少刚好可以听到,只是稍微有一点模糊而已,不过他们就是需要模糊一点的效果,因为这样更容易引人遐想。

后来回去后,柳容容大叹他的这个做法很妙,问他是怎么想到这样做的,风才得意的告诉她,他也是在知道自己被人羞辱之后,想到接下来的路可能会很麻烦,所以突然有此想法的。

在车上,风才写了一些字交给崔尚,让他在宴会上配合自己胡说八道,就如他所猜想的那样,风九少与风觉帝回去之后就把他说的话上报了,引起两大家的留意,短时间之内不敢轻易对付风才。

如此,风才就给自己争取了足够多的时间,只要他找到狮子一族,他们随便来几个帮他,就足够风家与欧阳家难受了。

不久后,风才对自己的策略更是佩服不已,风如梦突然主动要求退出家族,他就觉得事情不会太美好了,风家与欧阳家一旦对他的话产生疑惑,不管是不是怀疑,他们都不会在短时间之内迅速出手对付风才。

仙人们走了,潜水的势力也浮出了水面,面对未知的他们,风如梦也许还能全身而退,但风才,风来与丁微微却不一定有这样的实力。

所以风才需要争取时间拖延住敌人的行动,迷惑敌人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崔尚一脸正经的坐下继续吃饭,那脸色变化之快,让人以为刚才他是眼花了,差点以为崔尚根本什么都没干过,什么都没说过。

酷男突然眉头一皱,道:“这么多人来找我们麻烦,我们好象不一定干的过他们!”

“别担心,即使我们打不过,还是可以跑的嘛!”风才笑着安慰道。

白发老头已经离开了,至于他为什么突然离开,没有人知道,风才也没那闲工夫管他是怎么离开的,这会儿,崔尚已经吃好了,紧接着,酷男也放下了筷子。

大厅里陆续有人离开了,他们显然是知道这里将会有打斗,不想自己被参合进来,所以就先离开了。

等古家的人从外边进来的时候,大厅里已经没多少人了,有胆子留下来的人都是有实力的人,他们不怕被人牵连,也可能是想见识一下高手之间的决斗吧,毕竟高手之战难得一见,对学武之人来说那是具有非常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