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133章会世界大战吗

酒店里。

风才与关默新对面而坐,他刚猜到各大家族的想法,关默新就找上门来了,而且毫不避讳的与他谈起各大家族的计划。

“你们的想法的确很好,但是你们凭什么就这么肯定我可以开启封印?”

“我们也无法确定,所以现在找上你了,很多人都觉得你已经是一个不死之人了,你的运气向来很好,这一次,为了国家,大家都相信你的运气会再次发挥出来!”

“虽然明知结果,但是我还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们明知敌人的目的,为什么不来告诉国家,而是想尽了办法为了自己,难道对你们来说,国家的利益还不如自己家里的那几个人吗?我觉得以各大家族的实力,联合起来的话,这股战斗力肯定不会太弱!”

“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实大家都明白,所以他们没几个人愿意出面与你谈判,最后选了我这个无名小卒做谈判的代表!”

关默新苦笑,事实上,他这次来谈判,身上带着的说话权利可以代表各大家族,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如果风影现在站在这里,关默新即使杀了他,也没人会做出不善的举动。

用一句话来形容:关默新的手里握着天下所有人的生杀大权。

他的确有这样的权利,只要他一句话,无论什么东西,只要各大家族能做到的,他们都会满足他的条件,因为只要关默新能说服风才,各大家族的老祖宗就可以出山了,他们不必再小心翼翼的发展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不会被灭族,面对日本那边的至少百万超级怪物,没有人能自信自己的家族不会被灭。

而所谓的与日本人合作,那只是一种威慑力,只能作为谈判的条件之用,如果他们真的敢与日本人合作,怕是不用等那边的怪物过来,其他势力联合已经灭之了。

如此大的权利,关默新却是一个要求都没提,直接找上风才了,他不敢提出来,因为他不敢,所以他不敢。

风才很快就理通了关默新身上拥有的强大能量,如果他答应想办法开启封印,那只要关默新一句话,各大家族结合起来所产生的能量怕是超出风才想象了。

“你的心跳的很快!”关默新突然有种郁闷的感觉,在风才的面前,他好象无论做什么表情都不适合,他苦笑道:“你的想法我们都能猜的到,但那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这三字风才脱口而出。

关默新定了定神,突然觉得口渴了,拿起一瓶饮料打开猛喝了半瓶,才出言道:“我们也做了两手准备,万一你不能开启封印,那我们只有与日本一战了!”

风才目光一闪,道:“你们已经对双方一旦开战后的情况做过分析了是吗?告诉我,你们的分析结果是怎么样的?”

关默新深吸了口气,盯着风才道:“赢面占百分之十七点六二,因其他势力出面而不了了之的可能性占百分之十一点四四,爆发世界大战的可能性占百分之六十,日本被灭的可能性占百分之零点三,最后剩下的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了!”

风才听的目瞪口呆,他还真没想过开战之后还有那么多种可能性,他想的最多的就是双方开战之后,会陷入什么样的僵局,到底会死多少人,就是没考虑过会爆发世界大战。

现在想来,世界大战的可能性的确应该是最可能发生的,因为没有一个国家愿意坐视大陆被侵吞掉,欧亚大陆上,大国不少,国力强盛的国家也不少。

没有一个国家会坐视东大陆被灭亡之后,任由那个从来不缺乏疯狂野心的岛屿国家继续疯狂,侵吞大片的土地,即使他们发出声明不入侵其他国家,也不会有人相信。

有至少几百万超级怪物坐镇,小岛国的整体战斗力自然是不需要说明了,怕是风才请到狮子他们也是无济于事了吧,到时候,二十三会不会出面?

的确,二十三出面的可能是有的,而且不小,但风才不敢赌,一旦输了,那他就成了千古罪人。

而且风才对二十三的能力是一点都不了解,他只知道几百万超级怪物的战斗力可以让地球的文明倒退几百年。

如果各大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最后被逼的使用了核武器,即使几百万怪物百消灭了,那各大国家还剩下什么?

到处是核污染的环境,是不适合人类生存的,恐怕即使是疯子也不愿意生存在这样的环境里吧。

一想到全世界核污染飘荡,人类面色如灰,身体里无数疾病疯狂,每秒钟都有无数人倒下去,再也站不起来了,风才的身子不又自主的颤动了几下。

再次深呼吸,风才已经有了决定,并且把他的决定告诉了关默新:“我答应了!”

“太好了,现在我终于可以放心的回去陪老婆孩子了养老了!”关默新站了起来,走出门口,突然停了下来,道:“你一定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这样决定吧,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我曾经手握亿万人的生命!”

关默新走了,风才陷入了沉思,这个人的确不是普通人,之前风才对他的印象显然并不太好,而现在却是完全不同了,关默新背负着近乎叛国的千古骂名来与自己谈判,却毫无所求。

也许不是他不想,而是不敢吧,没有一个家族在被他提出哪怕是一个很小的要求:比如买颗棒棒糖之后,还会放过他的。

即使各大家族会放过他,这个世界永远不会缺乏嫉妒之人,所以背负了千古骂名的关默新必然会死,而他如果还能活下去,那唯一的机会就是隐居。

到什么地方隐居才会安全呢?没有一个地方比风如梦的房间里更安全了,那是一个世外桃源。

风才在想,如果之前的几个小时里他是关默新的话,会不会在手握如此大权之后还会保持冷静的头脑?

不会!!!

这个答案是风才想了两个小时后的结果,这个世界上,一百万人中也许只有半个人还能在手握如此大权之后还能保持冷静,还能为自己的将来考虑,不被天大的权利诱惑住。

很显然的,关默新在这次谈判之中表现的很优秀,但就是太优秀了,所以他很逃过死亡的结局,风才相信,魔教会在此次事件后狠狠的奖励他,但关默新却没有接受奖励的福气,因为太多人不想看他继续活着了。

风才面对是一个死局,关默新又何尝不是呢,他替各大家族背负了莫大的罪名,没有几个人愿意理解他,他只有死了才能换取一些人的心理平静。

但关默新没有死,真的与他老婆孩子一起活的很好,因为他在接受这个任务之前就已经与风如梦联系上了,风如梦也答应了他的请求。

需要一提的是,关默新的部长职位地位非常高,仅次于长老了,是魔教在他接受任务后给他安排的职位,而在此之前,他在家里,魔教内都是一个任人欺负的小角色。

燕子的老公与关默新关系并没有风才想象的那般好,关默新的未婚妻很漂亮,引来不少男人的垂涎,燕子的老公也是其中之一,但很少有人知道,关默新的未婚妻已经为他生下三个孩子了。

风才与风如梦电话联系上,才知道她已经回来了,才刚刚离开北京,与关默新一起离开的,而关默新的老婆孩子早已经在风才家住下了。

“姐姐,你说我该怎么办?”半夜,风才失眠了,他又打了个电话给风如梦。

“你希望我怎么说?”电话那头,风如梦睡眼惺忪,迷糊的擦了下眼睛。

“我也不知道!那些老家伙被封……”风才无奈的说着,忽然,他精神一震,道:“对了,姐姐,地球是不是你的管辖范围?”

“是啊,怎么了?你不会是想让我帮你搞定他们吧,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他们犯下杀戮,否则我不能无故裁决他们!”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问你,各大家族的老怪物是不是被你关起来的?”

“这怎么可能,其实你姐姐我也很好奇,到底是谁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关起他们的,按理说以那些人的修为,早应该飞升仙界了,他们不但没有飞升,还被囚禁起来了,这确实很奇怪!”

“连你也不知道吗?”风才十分失望。

“你姐姐我很忙的,哪有那么多时间去管他们的事情啊,再说了,既然他们会被囚禁起来,不是被杀,而秘地之内的人又可以与外界联系上,那做下此事的人一定有他的用意的,你别问我,你自己去想吧!”风如梦打了个哈欠。

“姐,问你一个问题!”风才心突然扑通扑通跳的很厉害。

“什么问题?”

“你到底几岁了?”风才鼓起勇气问出心中的疑惑,他突然有种奔赴刑场慷慨赴死的悲壮。

“你的屁股又痒痒了是吧?要不要我现在过去给你踢几脚?”

“不用,不用,这事就不劳姐姐大人您的大驾了,那就这样了,我挂了!”

五分钟后,风才的心跳才恢复正常,他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对风如梦的感情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难道我喜欢上她了吗?风才的心中浮起这样的疑问,同时,他还在担心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她是我祖先,那我该怎么办?”

没有人知道,风如梦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她只是说明她是裁决的身份,其他人也许不会再细想,但风才却是一直抱着这样一个疑惑:风如梦会找上他,会不会是因为她也是风家的人。

很显然的,风如梦不是风来的女儿,那她如果是风家的人,她又曾经救过风家的老祖先,那她的身份岂非很吓人?

晃晃头,风才强迫自己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躺着睡下。

风才到北京的第五天,时间是早上七点十六分,风才走出大酒店。

天空飘雨,落地有声,断断续续下了两天的雨,此时地面上已经开始有积水了,行人来往之间,匆忙的脚步溅起水花。

某人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几个路人好奇的打量了几眼这个失神漫步的小青年,快步超越他而去。

在路边的超市里,风才买了五罐王老吉,三袋花生米,三大包的瓜子,装在一个大袋子里,而袋子被他挂在腰带上,整个人失神落魄如失恋的少年,在大街上毫无目的的慢走。

雨越下越大了,风才的左手抓着一把花生,右手本能的一颗接一颗的拿过送到嘴里,他不但身上淋湿了,袋子里的花生和瓜子也遭遇了落汤鸡的悲惨下场。

十字路口,风才与红灯也不停下来,茫然的继续漫步,引来不少司机漫骂。

九点多的时候,风才的神志才恢复了过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一家网吧的门口了。

他抬头望天,却见漫天大雨落下,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雨到底是在滋润着大地,洗涤着人心,还是在积少成多,泛滥成灾,冲洗肮脏的大地?

他晃了晃脑袋,暗思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想出这种问题来。

在网吧门口站了一会儿,风才运转内力,烘干了身上多余的水分,精神抖擞的走进网吧。

“反正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不如先去杀几把!”

昨天与关默新一谈,风才虽然决定答应他们的条件了,但他并无任何相应的办法,早上特地跑出来淋雨,希望能借大雨淋身找到办法,只是结果让他失望了。

“先生,上网吗?是玩游戏还是聊QQ?或者看电影?”风才走进网吧,服务台边上站着一位美丽的少女,收银员忙着收帐,而她忙着给来上网的人介绍网吧的特色。

“好久没来网吧上网了,都不太习惯了!”风才傻忽忽的笑了笑,朝里面看了看,发现网吧的规模极大,而且有不少豪华包厢,道:“玩游戏,要性能高档的那种,去哪?”

“那边的一号包厢现在很空!”

顺着美女的手所指方向,风才看到一号包厢在左边最里面,他的眼力很好,那牌子上的一号二字写的也很大,自然看的清楚了。

他开了张卡,往里面存了一百块钱,即使是豪华包厢,估计可以连续上十来个小时了吧。

风才走进一号包厢,却见包厢里已经有一个人了,整个包厢有十来个平方大小,一共就两台电脑,四十多寸的超大屏幕,环境幽雅,空气清新,的确有豪华包厢的样子。

“苍蝇,是你?”

风才坐下开机,随意间抬头,却看到对面的那人他认识,竟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出现在此的二十三,一时之间他竟呆住了,这只苍蝇竟然在上网。

想象一下唐僧在网吧上网的情景,风才突然好想大笑。

听到苍蝇二字,二十三抬头瞧来,眨了眨眼,突然指着风才捧腹大笑,嘴里艰难的说道:“你怎么这个样子,头发怎么跟鸡窝似的,你不会是出门没带伞吧?”

风才黑着脸走了过去,道:“你个死苍蝇,我被淋成落汤鸡也能让你笑成这样吗,你到底有没有同情心啊!”

“好好好,我不笑了!”二十三好不容易停下张狂的笑声,指着屏幕道:“看你的心情似乎不太好,有没有兴趣玩游戏,我带你啊!”

“切,这有什么……!”风才正想不屑的发表大论,突然眼睛瞪的老大,仿佛一瞬间变成了口吃:“你,你,你这是……这是什么游戏?怎么……怎么,怎么会这样?”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二十三好笑的看着他,一脸自然的看着屏幕道:“不过是玩个游戏而已,怎么样,玩不玩,我带你啊!”

“好!”风才很痛快的接受了二十三的邀请,坐回自己的位置,道:“对了,你这是玩的什么游戏?看上去很好玩的样子!”

“你是不是地球人啊,居然连这款刚出的《大异界》都不知道,真不知道你是干什么吃的!进来了没有?”二十三夸张的看着风才,那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外星人,而这个外星人还是来自某颗恒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