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150章激战,飞升

太行山某峰之顶,风才与独孤老和尚一战。

面对风才出人意料的速度,即使独孤老和尚也感觉很惊讶,他的精神力很少有失效的时候,即使当年面对毛大海也没有今天这般无力。

“我不知道,我喜欢很这样的速度,是不是很爽?”风才笑的很难听,至少老和尚是这么觉得的。

“你把功力提升到极至,让我看看你的速度到底有多快!”老和尚有些不服气了,他号称天才几十年,但比起风才,他这个天才就不再是天才了。

另一边,国际大号突然若有所思,道:“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看的出来,小才的天资很烂,连我都这样认为!”

七号接口道:“现在大家都看走眼了,小才的学武天赋之高,千年难得一见吧!”

八号道:“他学武至今才五六年的功夫,现在连独孤大师都拿他没办法了,如此进步实在太过神速,这应该不是风如梦帮他的吧?”

十三号道:“不会!”

老和尚也肯定不是风如梦帮的风才,因为这次风才修成宗师并非风如梦之因,现在只有一个解释了,那就是他们都看走了眼,只是,至少有五六位宗师级高手对风才的天赋评价是烂,难道他们都看走了眼?

老和尚让风才全力一战,风才突然笑了,他笑的有些诡异,只听他说道:“我已经全力一战了!”

“不对,我分明……难道?”

“你小心点,我出手了!”

风才的话刚落,他的身影又在七号等人眼中消失了,老和尚没有后退,反儿前进了半步,只是半步,在一般情况下是不能改变什么,但此时此刻的情况下,这半步却是十分关键。

那是精神上的气势,老和尚连续被压制,在心理上留下了微妙的阴影,这半步让阴影消失了。

连续几十声闷响,老和尚站在原地不动,风才如同鬼魅一般围绕和他疯狂的进攻着,他的进攻手段十分单一,那就是出拳。

老和尚周身布下一层内力防御罩,风才的力量虽大,却不能顺利突破他的这层护罩。

如此十多秒后,独孤大师终于找到了出手的机会,他突然闭上了眼睛,修炼几个月的神识迅速扩展开去,覆盖了四周几十米的范围。

这时,风才的身影忽然慢慢的显现出来,他就站在老和尚的身前,他似乎就只懂出拳了,拳头的速度也达到了一个变态的速度,看的七号,八号,十三号等人眼花缭乱,心中憋了一股闷气。

“他在干什么啊,现在是在切磋,而不是比谁的拳头出的更快吧?”十三号看的莫名其妙,忍不住出声了。

“他们两人的精神力量都提升到了极限,在这方面,大师要比小才来的强大,但小才似乎的意志十分坚定,丝毫不被大师的精神力量所影响,这一点十分奇怪,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国际大号道。

不但是他,老和尚也觉得古怪,风才的精神力分明远低于他,但他的精神力就是不能对风才起作用。

拳头如影,拳头如山,老和尚活了这么多年,与高手对战的经验十足,却很少有碰到像风才这般只是出拳就能压制他的人。

两分钟后,风才停止进攻,倒退了十几步,气喘吁吁的半弯着腰,老和尚的呼吸也有点紊乱了,不过没他这么明显。

这场战斗给人莫名其妙的感觉,连国际大号这样的高手也看不太懂,此时见他们停止了,遂与七号,八号,十三号等人跑了过来。

“你们结束了?”七号问道。

“恩!”风才应了一声,身子突然一软,软绵绵的趴在地上,道:“给我水!”

国际大号立刻递了一瓶纯净水给他,风才如牛饮水般的喝光了,国际大号又递了两瓶过去,风才喝下去后,面色好了许多,呼吸也逐渐稳定下来了。

老和尚也了喝了两瓶纯净水,不过他还是站着的,很显然,他的情况比风才要好许多。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看不懂啊?”又是十三号在问。

“阿弥陀佛,风施主与老衲比试,并非比切磋之意,而是消耗他的运动量!”老和尚道。

“运动量消耗?大师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小才是在激发他体内的潜力?”国际大号似乎有些明白了。

“正确的说,是在激发我的能力上限!”风才站了起来,扭扭脖子,转了几下腰,道:“说起来,连我自己都感觉古怪,我的身体里好象蕴藏着极大的潜力!”

“人体内的潜在能力?”八号问道。

“应该是这样吧!”

“难道就是因为你挖掘了潜力,所以才会力量提升的这么快?”

“可能是这样吧!”

“怎么你自己也没法确定?”

“我又不是练了几百的老怪物,哪里懂的那么多啊!”

“有道理!”

之后,风才又与老和尚大战了几十次,一直到天黑了才回去,庞大的运动量让他们的体力消耗的非常之快,体内的水分迅速下降,光是纯净水就喝了几百瓶。

只是,七号,八号他们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风才会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消耗到这么多的水分。

一般来说,功力越高的人,对内力的控制能力越强,消耗的速度也比一般人慢多了,而风才与老和尚显然不是,不但内力消耗的非常快,连带着体力,体内的水分也以惊人的速度消失。

柳容容与柳小玉都回柳家去了,现在她们相对很安全,因为各大家族都很看重现在的风才。

他们除了看中风才可能可以开启秘地的能力之外,还对他的修炼方法十分好奇,在他之前,柳容容一直稳左超级天才之名,但现在,大家都看到风才比柳容容更加出色。

一本古佛经,造就了两个大宗师,现在谁都很好奇,风才到底是怎么修炼的,如果每个人都能有他这般恐怖的进步速度,也许,再过十年,天下间武破虚空的人就会几百倍甚至几千倍的增加。

在几千年的武学历史上,武破虚空的人实在太稀少了,简直比国宝还要稀有。

又是两天后,高露回来了,她是一个人回来的,这不奇怪,奇怪的是,她两手空空,一个人从美国回来,刚下飞机就直接回家,怎么可能空无一物?

风才本来是很好奇的,但他听了高露一句话之后,什么好奇都没了。

高露见到风才,开口第一句就是:“我要飞升了!”

这句话简直比十级地震还要让人震撼,风才以为高露度劫之后,起码还有过几十年才会去仙界,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要飞升了,其他的都不重要,风才最关心的是:

“不会吧,那么快,我们都还没结婚呐!”

宿舍里,风才搂着高露,不时的看天,高露任由他搂着,此时,她浑身被一层神奇的色彩萦绕着,仿佛那从天而降的仙女,以风才此时的眼力,看的出来,高露的境界比他以前见过的那几个仙女要高了。

两人都没有出声,沉默总不是办法,高露道:“我之所以还没飞升,是因为我还有牵挂!”

“是我吗?”

“还有家人,我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我飞升之后,我家里就拜托你照顾了!”

“我会的!对了,能不能把你的修为降低下来啊,这样你就不用飞升拉?!”

“你说呢?”

晚上,风才陪着高露游北大,一年前,高露就是在这里毕业的,她是这所大学有史以来最优秀的毕业生之一。

风才的贱手搂着仙女的腰,两人漫无目的的走着,一路上,不少学生看向他们,有羡慕,有嫉妒,高露的美丽无疑吸引着无数男生的注意力。

前段时间的大战,风才立了大功,几位司令虽然没捞到什么爽快的战斗感觉,甚至有点恨他的味道,不过他们很痛快的给风才在军队安排了职位:少校。

现在,风才的身上随时都带着少校徽章,是军部要求他随时带着的,陆军少校为陆军正营职军官的主要军衔,此外,它还是陆军副团职军官和副营职军官的辅助军衔。

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被谁拍成了录象,做了部分修改后被传到网络上,其中就有风才的身影,所以,一路上,不少女孩子眼睛发光的看着他,几个女生甚至一路跟着他们走了几百米。

少年的心情很复杂,高中时期,他花了不少心思追求心中的女神,有喜有苦,有爱有恨,被拒绝的时候,少年的心中总是会有几分苦涩,幻想着将来自己成了大人物,美丽的女孩会倒着追求自己。

说了甜言蜜语,少女娇羞的样子令少年心动不已,几次龌龊的半夜偷袭,令少年开启了少女心中的那扇门。

如今,少女即将成仙了,少年的心中是那么的苦涩,长久的分离并没有减低那份纯真美好的爱情,他并不希望少女就这样离开自己的生活。

他给风如梦打过电话,问她是否有办法降低高露的修为,让她不要成仙,大美女姐姐给他的回答是不行。

修炼是顺其自然的事情,不能强求,高露的修为提升过快,度劫也是风如梦帮的忙,这两年,她救人无数,修得满心慈悲,她已经不再适合直溜人间了。

不过风如梦还是留个个办法,那就是高露修成天神,仙人一般是不被允许在人间直溜太久的,而天神的约束相对低了很多,只是很少有天神会跑来人间。

天神,风如梦的裁决还是有效,而高露如果修到天神,也是慈悲的光明天神,风如梦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修成天神又谈何容易,多少仙人都卡在大天仙一关,不能修成神,高露的修炼天赋的确高的吓人,但她毕竟没有修神法决,单靠她自己摸索,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修炼出来。

如此一来,风才只能偶尔见见高露了,她现在必须到仙界报道,在短时间之内是不能下人间了。

草地上,风才与高露同坐,此时已经开学了,一对对恋爱的男女生或坐或躺,树荫之下,月季之边,他们在倾诉着相思。

“小才,你现在是少校了,工作一定很忙吧?”高露轻轻的依靠在风才的肩膀上,柔声道。

“忙?怎么会,我这个少校只是兼职挂名的,吓唬人可以,没啥实际用途!”风才难得如此老实,怀抱美人而不动龌龊之念。

“这次你功劳很大!”

“再大的功劳我也没兴趣,我现在只想与你一起度过分离前的最后时光,露露,我不知道你去了仙界之后,我的日子该怎么过,只要一想到以后很难得才能见到你,我的心里就觉得好痛!”

“我能感觉到你的心痛,你不必这样,以你此时此刻的修为,相信用不了多少时间,你也会飞升仙界的,到时候我们自然会再度相聚,小才,不知道为什么,我在你的身上好象看到了一个强大的影子!”

“强大的影子?怎么会,我身上……对了,你这一说,我想起来了,我有好几次做梦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站在我面前,好象在与我叙说着什么,只是我搞不懂他想说什么!会不会是这个?”

“我不知道!”高露摇摇头,闭着眼睛感应着风才身上的气息,道:“你体内似乎隐藏着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我觉得比那次在梦姐房间里见到的神魔还要强大,我想你修炼的如此之快,应该与这股力量有关吧!”

风才一时愣住了,道:“我的身体里有隐藏的力量,而且比神仙还厉害,这怎么可能,我只是一个凡人而已,怎么会有这样的力量?”

“我不会感觉错的,这股力量真的好强大,在你身边呆久了,我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就如一只蚂蚁在看珠穆朗玛峰!”

“不对啊,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姐姐根本不需要害怕被人追杀了,还有,那些仙人还有神魔怎么会感觉不到我身上的力量?他们的修为不可能比你还低吧?”

“这个我也不清楚了,可能是以前你的力量隐藏太深了吧!”

“那也不对啊,我姐姐应该比你厉害吧,她也没感觉到我身上有什么隐藏的力量,难道是最近才有的?那也不太可能啊,老和尚的精神力这么变态,也没感觉到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你有空找梦姐看看,也许真是最近才产生的!好了,我也差不多该走了!”

高露起身,她望了眼天际,道:“相逢总有离别时,我该走了,你保重,记得好好照顾我家人!”

“恩,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们的,你放心吧!”

一道强烈的光华闪过,高露毫无预兆的消失了,如此情景引来附近的学生傻了眼。

风才流泪了,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流泪了,高露的离去让他感觉到原来伤心的感觉可以那么深刻。

“我的心好痛!”风才半蹲了下来,一手按在自己的胸部,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脑袋一阵昏沉,紧接着,他昏迷倒地了。

北大第一医院,一间普通病房里,风才躺在**,在床边坐着一位相貌清秀,穿着朴素的女生。

房间里就两个人,一个是风才,他还在沉睡之中,还有一个自然是这位女生了,看她神情有些局促不安,脸上微微的红晕一直没有散去,看上去有些害羞的样子。

女生的穿着与以前的丁若灵颇为相似,衣服上,裤子上同样有不少补丁,可能是营养不足的关系,少女的头发,肤色都呈现出不健康的色彩。

清秀的脸蛋微微发白,挺直的鼻梁,带着羞涩不安的目光不时的看向风才,好看的双眼皮眨动之时,刹那之间遮掩了那透露着纯净光彩的青春之窗。

上午九点多,病房的门开了,少女急忙站了起来,望向门口,看到一个熟悉的男子进来,这才松了口气。

“哥!你好慢喏!”见到男子进来,少女的不安顿时消失了,她接过少年递过来的早饭,道:“哥,这个人还没有醒哎,我们身上已经没有一分钱了,该怎么办?”

少年与少女的模样十分相似,看上去他们就像是一对孪生兄妹,事实上,他们的确是孪生兄妹,少女纯真,少年憨厚,两人的身上所穿都打了不少补丁,透露着浓厚的乡村气息。

少女的哥哥挠挠头,道:“哥哥刚才到丁老师那里借了一百块钱,度过这几天就没问题了,哥哥就要领薪水了!”

“恩,那我先去上课了,对了,医生说他可能还会昏迷一段时间,让我们再交足三天的住院费呢!”

“啊,那我借的这点钱根本不够啊,我再去向丁老师借点!”

少年让妹妹在病房内再看一阵子,他跑去借钱。

此时,病**的风才正在做梦,梦里只有一个对象,就是那个莫名其妙的黑影,风才与黑影大眼瞪小眼,瞪了不知道多少时间了,他瞪的累了,那黑影却仍是精神奕奕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