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159章 魔变(四)

“我们结婚那天,风大混蛋想闹我们的洞房,不过我们早有准备,那天晚上把他罐的半醉,结果他迷糊的走到别人的房间里去闹,闹了个大笑话,当时我肚子都笑疼了!”

风才与古刮天说了足足两个小时,把他们从小学认识时到现在为止,所有值得高兴的事情都说了一次,有些是后来想起来的,有些的记忆深刻的。

古刮天喝了一口水,说的兴奋了,带点喝醉的味道叫道:“来,趁大家高兴,我献上一曲我最喜欢的歌,就是青藏高原!”

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

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

难道说还有无言的歌

还是那久久不能忘怀的眷恋

我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

一座座山川相连

那就是青藏高原

……

古刮天还没唱完,酷男出声了:“你唱的还是那么难听!”

众人深以为然的点头表示赞同,这收名震大江南北的高亢之音到了古刮天的嘴里完全变了样,说的难听点,他那是糟蹋了这首歌。

走调不说,声音难听的要命,唱了两句还忘了歌词,旁边的护士给提的醒才让他继续唱下去,与国际大号有的拼。

“大哥,你再不出声,我喉咙都快着火了!”古刮天瘫软在担架上,苦笑道:“我水喝的太多了,抗不住了,麻烦你们带我去一下厕所!谢谢!”

风才的喉咙也有些受不了了,连续不断的说了两个多小时,他实在不敢想象那些一说了就是几个小时的领导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风才问道。

“我还是没办法控制自己,兄弟,废了我的功力吧,只有这样才是最彻底的!”酷男眼中的血色消失了,恢复了正常,但他的身体却是仍不太受自己控制,体内涌动着一股未知的力量,驱动着他杀戮。

“好!”风才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走到酷男的身边,抬起手,道:“对了,怎么弄?”

还没人来得及出声,突然,酷男一拳打在风才的肚子上,风才毫无防备之下被打飞了出去,众人大惊,下意识的就想过来阻挡酷男,却见酷男突然一声怒吼,浑身冒起一层奇异的黑色雾气。

风如梦正想动手,她刚动的身体瞬间停了下来,因为在酷男的身边突然多了一道黑影,正是他们见过两次的那个风才熟悉的黑影。

风才站了起来,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道:“你又来了,帮我搞定他!”

“有条件!”

“动手吧!”

“为什么?”

“我把命都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黑影盯着风才看了五秒,伸手按在酷男的身上,道:“牺牲是愚蠢的行为,魔心我带走了,魔魂留下!”

又是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说完,黑影消失了,风才无言,他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被人莫名其妙了。

风如梦走了过来,一手拍在酷男的肩膀上,他倒了下去,软绵绵的躺在地上,身体也恢复了自由,只是一身变态的力量消失了。

众人呼了口气,又是感动又是惋惜,酷男不发狂的时候其实还是挺好相处的,只是两天的时间,他清醒的时候虽然不多,却是与大家关系打的不错了。

不管是龙组的还是军部的人都惋惜不已,多么强大的一身力量啊,如果用在正途,那该能为国家出多少力啊!

医院里,酷男与古刮天都躺在**,前者是废去功力的后遗症,他体内的那股黑暗力量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彻底清除掉。

“魔魂又是什么东西?”风如梦离开之前,风才问风如梦。

“不清楚,应该与魔神有关吧!”不知道的事情,风如梦只能猜测。

“你说小酷的变化与我有关,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体内的黑暗大魔元引起他的变化!我知道你一定会问为什么会这样,我告诉你吧,是因为他有仇恨,家庭的破坏,女朋友的离去,还有工作的事情都给了他极大的打击,所以他就有了魔性,魔心也可以说是魔性积累到一定程度的产物,明白了吗?”

“那为什么崔尚书没有入魔?”

“崔尚这个人性格善良,心灵善良的人灵魂也比较纯净,不容易为心魔所侵,你别问了,我就知道这么多,其他的事情你以后有机会问那个你熟悉的人吧,他一定知道答案!”

风才疑惑的摇摇头,不知道风如梦这是怎么了,她不是裁决吗?连神魔都能裁决,按理说她应该是什么都懂才对。

古刮天躺在**,道:“小才,你怎么会来的这么快,不会是坐飞机来的吧?”

“恩,就是坐飞机来的!”看古刮天浑身被绷带缠着,风才忍不住笑了,道:“你这个样子挺帅的嘛!”

“真的吗,那要不我和你换换装备?”古刮天鄙视之。

“还是算了,你这么客气,我怎么好意思接受!”说到装备,风才就想起了游戏,道:“对了,你们有没有在玩一款叫大异界的游戏啊?我有在玩,等级已经很高了,装备也很拽!”

“我们也在玩,不过玩的不怎么勤奋,哦,你一说,我到是想起来了,游戏里有一个高手叫风才,不会就是你吧?”

“废话,当然是我,否则还有谁的名字起的这么帅!”

“无耻,恩,我们现在短时间是不能出去了,你给我们两个搞个虚拟接入器,一起进去玩玩也不错!否则躺在**太闷了!”

“OK!”

一个电话过去,十分钟后,风才要的东西就送过来了,他叫醒酷男一起玩游戏,酷男功力被废,精神比较萎靡,不太想玩,风才也没坚持让他进去。

游戏里,古刮天看到风才一身灿烂装备,羡慕的差点流口水,风才是不怎么玩游戏,他是经常玩游戏,只是最近这段时间比较忙,他只是在游戏刚开的时候玩了一阵子。

在洛阳呆到十七号,风才就回家了,他也不知道高露说的生死之劫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已经过去了,之后一直到二十三号都留在家里没敢出门。

一个星期的时间里,风才很仔细的把自己的身体研究了近百遍,总算是搞清楚了几件事情。

其一,他的体质的确大幅度提升了,至于原因大概就是之前的那次魔变了,魔变带来的力量显然改造了他的身体,只是时间太短,没来得及完全改造,否则风才现在不是魔神也至少可以达到大天仙级别了,他体内的黑暗大魔元可不是开玩笑的。

其二,他的几门少林寺功夫都白练了,现在他的体内没有了练武功而产生的内力,只有强悍的体魄以及比老和尚还要稍微厉害那么一点的精神力,很显然,这也是魔变的功劳。

其三,风才的脑海里突然多了大量记忆,是一些修行的常识以及大量修行界宝物的相关资料,其中就有那条裙子的。

就如风如梦所言,那条裙子的确是天灵冰蚕吐的丝织成的,这条裙子其实是一件神器,而且还是比风如梦的神器还要厉害的神器,只是这件神器的功能很少。

按风才多出来的记忆判断,这条裙子在神界也是比较厉害的防御性神器,天灵冰蚕本身在很多神魔的眼里并不怎么样,而它吐出来的蚕丝却是很吸引人。

穿上这条裙子,风才可以与神魔叫板,当然了,叫板的意思就是他不会被打死,至于他要伤到人家那就不可能了,除非他体内的那股力量觉醒过来。

说起那股莫名其妙的黑暗大魔元,记忆中也有提到,不是这股力量的来源,而是黑暗大魔元这个名词的一点来历。

黑暗大魔元并非如风如梦所说的那般简单,普通的大魔神虽然也可以修炼出这种恐怖的邪恶力量,但他们并不一定能自由控制。

在修行界,有许多能量在被修炼出来之后会产生意识,一种接近本能的纯粹意识,这种意识随着时间的增长以及力量强度的增加会慢慢的变的更加强大。

事实上,如果不是那条裙子,风才现在已经化身魔神,被黑暗大魔元吞噬去他的意识,这股可怕的力量也不知道是怎么出现在他身体里的,二十三似乎知道,但他没有说出来。

风才觉得自己身上好象也有不少神秘的地方,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这一个星期里,风才也没遇到什么生死之劫,如此,他觉得生死之劫应该就是柳容容的那次变态天劫了,既然生死劫已经过去了,他就可以自由的在外走动了。

二十四号,天气晴朗,凉风吹拂,风才带着父母在海边散步,大海的雄壮与宽阔让人心里清明起来,虽然柳容容还是不能完全治疗好风来与丁微微,不过她的如来佛心至少也是起了一些作用了。

大家都相信,只要再继续这样下去,柳容容一定可以把风来与丁微微治疗好的。

“爸,妈,我是你们的儿子小才才,你们还记得我吗?”风才一手推着轮椅,望着大海自言自语,这是最近的习惯,他希望能借此帮助治疗。

三人坐在海边观海,一人家难得如此安静的在一起生活,风才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这时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风才懒洋洋的躺着,脑子一片清明,突然,他的耳朵里传来令他很不爽的声音:“哟,这不是风大少爷嘛!”

“你是谁!”

风才起身看去,却一青年人带着嘲讽的目光看向他,在他身后跟着十个人,其中一个竟是宗师级的高手,五个长老顶峰的高手,这人的身份好象很不简单啊。

“你父母的情况好象不太好嘛,怎么样,要不要我帮忙请人给他们两位老人家看看?”那青年人看着风来的目光有些奇怪。

“不用麻烦了,你谁啊,有事就说,没事别烦我!”风才一见这人的目光就觉得他与自己有仇,即使没仇也是有恨的人,语气自然也不会太好了。

“听说柳小玉今天就要结婚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年轻人突然改变话题,很随意的说了句,说完转身作势就要离开的样子。

“你听谁说的?小玉还在……”风才突然脸色一变,他立刻拿出手机拨打柳小玉的电话,听到的却是对方关机的回答,他看着年轻人,道:“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

“你问了这么多遍,看来是很想知道本少爷的大名了,也好,我就告诉你吧,我叫东方敬,你记住这个名字,因为这个名字将会让你痛苦一生!”东方敬轻松的神态陡然一变,看着风才的目光充满了仇恨之意。

风才莫名其妙,他连见都没见过东方敬,对方怎么会这么恨他?

“你好象与我有仇?我并不记得在什么地方见过你!”风才疑惑的问道,他的好心情被破坏,如果不是对方有高手在场,现在他已经冲过去打人了。

“我们是有仇,而且很深!”东方敬突然很古怪的笑了起来,看着风来与丁微微,道:“你知道他们两个是谁害的吗?”

风才的脸色陡然一变,森然道:“别告诉我是你搞的鬼!”

几个高手神色一凝,他们突然发现风才的的传说是真的,因为风才的身上陡然爆发起强大的气势,那位宗师脸色大变,风才的功力竟比他还要高深,也比传闻中来的强大,这实在太出人意料了。

东方敬的脸色也是一变,不过他一想到自己的身后有这么多高手保护,立刻胆气一壮,道:“是我又怎么样,告诉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几位高手突然冲到他的前面,而在此之前,风才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东方敬的身前了,一瞬间,十七拳的力量爆发出来,东方敬根本毫无反抗的机会就飞了出去。

事情变化的太快了,其他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也就那位宗师级的高手眼力好点,接下了风才的七拳。

“风才,你敢动我们东方家的人,你会不得好死!”一个年轻人怒吼。

“说,是谁把我父母变成这样的?”风才停了下来,刚才那一下只是下马威,让对方知道他的厉害,如此一来,问话会简单许多,他就是这么认为的。

“不是我们动的手,是风家还有欧阳家的人陷害风来与丁微微的,还有几个好象是仙人的人物动的手,与我们无关,刚才少爷只是一时气愤才乱说的!”一个老头子急声解释,生怕风才再冲过来,只是刚才一下,他就知道他们中没有人可以拦的住风才杀人。

“他是怎么回事?”

“我们少爷喜欢柳如烟,去柳家求婚的时候被拒绝了,两年前少爷向柳小玉求婚,又被拒绝了,两次,柳家的人都提到你,说只要你消失了,少爷就会有机会!”

“只是这样吗?东方家的人难道会因为这个理由要害我父母?”风才不信东方敬没参与,如果他没参与进来,不应该会知道。

“不是的,你听我说!”老头把几个冲动的年轻人拦下,十分紧张的解释道:“其实你与我们家少爷也不是不认识了,只是当时见过了,你可能没留意而已!”

“在哪?”

“那次在柳家别墅里,你不记得了吗,当时我们少爷就在场的,当时你姐姐与你非常强势,少爷落败而回,非常气愤,但我们东方家有条奇怪的祖训,任何东方家的人不得与风家为敌,一旦犯了这个祖训,就要被踢出东方家,所以我们虽然很气愤,但也没有做出什么对你们不利的举动,后来你们被踢出东方家了,我们少爷就……!”

“你很老实!”此时,风才的意识突然一阵模糊,这一次,他很清楚的感觉到体内那股可怕的力量爆发的过程了,一瞬间,风才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化了,他盯着老头子,道:“你很不错,没有冲动!”

老头子抹了把汗,一脸惊恐的望了眼风才,不敢与他对视,低了下头,道:“真是对不起,打扰您休息了!”

那次,东方家的人与风影都去柳家提亲了,被风才一闹,结果事情就不了了之了,东方家因家规约束不敢找风才麻烦,风影现在又成了风才的手下,柳小玉算是安稳了一阵子。

现在风才一家已经被踢出风家,东方家的人对他们就没有了约束,东方敬虽然不会动则杀人,却也是想着怎么找风才出气,风来与丁微微的事情他之所以知道,也是出于偶然,确实与他无关。

除了柳如烟与柳小玉之外,第三个因为风才而拒绝了东方敬的人就是诸葛凤。

此时,风才已不再是风才,他神力无边,只是看了眼东方敬,不屑杀之,道:“老头,你一个小天仙在东方家没什么好混的,不如跟我混吧!”

老头子差点没被吓软了,他颤声道:“风少爷的好意老头子心领了,两千年前,老头子欠了东方家天下的人情,发誓一直守护东方家,还请风少爷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