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178章 落井下石的强盗

一个真神会吞噬普通人的灵魂吗?

这个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风如梦很明白此时风才的心情,他的身体多出一个灵魂也就算了,还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这个人居然与他

长的一模一样,换成谁都会感觉害怕吧。

“怎么回事?”柳容容与柳如烟在一边听的莫名其妙,忍不住插嘴问道。

风如梦把风才的第二灵魂以及那个古怪的梦境告诉了她们,第二灵魂的长相竟与风才一模一样,按照常理推断,他与风才的关系肯定不会

太简单。

柳如烟神色古怪的看着风才,道:“那梦中的人与你长的一样,你怎么会到今天才发现?”

风才的脸色好看些,苦笑道:“我很少会特别打扮自己,以前一年出头照不了几次镜子,这两年我一直很忙,即使有镜子放在我面前我也

不会想到去照一下,今天无意间看到自己的模样,才想起来梦中的那个人就是我自己的样子!”

三女无言,这样的一个男人,居然会有好几个大美女喜欢,真是奇迹了。

“小黎也不懂打扮自己,这一点你们到是很像!”

柳如烟有点吃味的样子,也难怪了,她早就跟风才表白了,风才这个笨蛋却是好几年没想过碰她,柳容容是他的第一个女人,后来连柳雪

,柳小燕这两个人家的老婆他都上过床了,她这个名正言顺的老婆也没动过一次,连手都没碰过,简直太不象话了。

柳容容按了下柳如烟的小手,道:“老公,你刚才匆忙跑回来不单是为了这件事情吧?”

“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欧阳平和古觉帝开战了,姐,他们两个现在应该不算是凡人了吧?他们杀了这么多人,你怎么不去裁决他们?”

风才这才想起来自己回家的另一个目的。

风如梦道:“他们的力量是超越了凡人的境界,但他们的身份并没有变化,除非天劫降临洗去他们的凡胎,他们才能算是仙人,有件事情

你们不知道,在很久以前,仙界与神界都有很严格的规则,而凡间也不允许存在超越仙人的力量,现在却不是这样了,仙界,神界的人随意可

以下凡,而且时间上的约束也弱了许多,人间更是出现超越小界仙的力量而不被强行招上仙界,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人在打破这个规则吗?”风才脱口而出。

“不晓得,也许是吧,能打破这种规则的人绝对不会是普通神魔,一般的真神也无法办到吧,也许将臣,二十三那个级数的神灵有能力办

到!”

“将臣跟二十三到底强到什么地步了?”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见过他们施展过力量,再说他们的级数太高了,即使施展出来也不是我能评判的!”

“当我没问,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欧阳平和古觉帝的事情,杜芊芊还真是可怜,杜家刚被毁灭不久,现在她又……姐,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

办?”

“过去看看再说吧!”

古觉帝与欧阳平一战,战斗地点就在欧阳家的总部附近,两人打的天昏地暗,当风才,风如梦,柳容容等三人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们还在

战斗。

大概半个小时前,国际大号与刘乙,十三号先赶到这里,他们救出了八号,八号在地下差点憋死,他被救出来的时候,双手双脚都已经一

定程度的腐烂了,这是被欧阳平的魔功闹的。

欧阳家总部的上空,古觉帝与欧阳平对立着,他们刚刚分开,距离百米分别漂浮在空中。

他们两人都已经是近乎大界仙级的强者了,在人间他们几乎是无敌的,当然了,前提是秘地内的老怪物们不被放出来。

古觉帝也不知道在哪里吸收了庞大的能量,功力从小界仙初级直接冲上大界仙级别,中间相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他在短短不到半年的时

间里有此突破,恐怕不是资质的问题了。

天空中,两个青年凭空悬浮着,两人都微微的喘气着,显然是经过持续一个小时多时间的激烈战斗,他们的功力与体力都消耗了不少。

“血影魔功果然厉害!普通的建筑物根本档不住他的冲击!”刘乙站在风才的身边,感慨不已。

“你们在这里看了半个小时啊?”风才无言的看着国际大号,又看看刘乙。

“你别这样看着我们,我们也想过办法,但是都没有效果,你也看到了,他们两个会飞,而且随便一个动作就可以轻松的搞定我们了,刚

才如果不是我闪的快,这会儿你见到的就是我的尸体了!”刘乙苦笑几声,他拉起袖子给风才看。

“厉害!”一看刘乙手上的伤痕,风才惊呼道:“你真是幸运,这只手居然还没被完全腐蚀掉!”

刘乙的手已经不再是正常的人手了,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口子如同被高浓度的硫酸腐蚀过,看上去触目惊心,他的手掌更是只剩下骨头了,

毫无血肉,而且连骨头也不太正常了,黑糊糊的好象烧焦了似的。

“他用的是什么功夫?”看到刘乙之手的样子,风才打了个寒颤,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能否承受的住这样的伤害。

“欧阳家在一千多年前横行江湖两百多年没人能动的了他们,那个时候他们简直比皇帝还要皇帝,根据记载,那个时代的欧阳家中有不少

人都修炼了一门可怕的魔功,虽然他们最多也只修到五层,却因魔功的腐蚀特性让人十分顾忌,修炼这种魔功的人一旦有五人联手,宗师级的

高手都拿他们没办法!”

“什么功夫?”

“尸水决!”

“哦,原来是这门魔功,我看到过这门功夫的相关资料,的确十分厉害,看样子,欧阳平应该修到至少有八层了吧!”

“你知道他是怎么练成的吗?说出来吓死你!”

“怎么练的?”

“我们查过了,这个家伙知道家人被杀之后,狂性大发,不过他也知道自己不是古觉帝的对手,所以他采取了一个极为邪恶的办法,就是

用他父母的尸体练这门功夫,滔天的恨意加上可怕的意志,练功的对象又是他的亲人,他在短短一个小时之内竟连续突破三个层次,就如同你

所说的,他的尸水决已经达到第八层了!”

国际大号道:“别说了,他们又开战了!这两个家伙在半个小时里用尽了手段,都没杀死对方,反而因为有了合适的对手让他们练习,这

半个小时里他们的战斗力飞速提升!真是可怕的家伙!”

“难道就这样看着他们在这里打斗?”风才忍不住问了一个很废话的问题。

“我们是没什么办法了,现在如果还有人能想出办法,那这个人一定就是你了!”这话是国际大号说的,他话是对风才说的,眼睛却是看

着远处的风如梦。

这时,风才留意到欧阳家的人都跑出来了,他们一起聚集在自己的左边三里远的地方,他们不知道采取了什么防御措施,这么多人聚集在

一起观看也不怕古觉帝突然发飚宰了他们。

他走了过去,国际大号,刘乙没有跟过来,风如梦也看到了风才的行动,没有阻止他。

天空中,澎湃的能量如激流奔涌,两个身影快速移动着,普通的眼睛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行动了,别说他们了,连国际大号这样的高手都无

法看清楚他们的移动轨迹。

风才来到欧阳家聚集地,欧阳镜站了出来,道:“风才,你不会是想趁火打劫吧?”

“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风才不太明白欧阳镜的意思,疑惑的看着他。

“你不是最喜欢当强盗了吗?告诉你,虽然我欧阳家现在处于大难状态,但也不会轻易被你这个大强盗抢劫的,你别做梦了!”欧阳镜十

分激动的吼道,他的情绪显然很不稳定。

“我暂时没心情打劫,我想知道欧阳平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是你们欧阳家的人吗?怎么现在把战斗场地放在欧阳家总部,动起手来还毫

不留情,这太古怪了吧?”

欧阳家上空,战斗的两人疯狂的释放着自己的力量,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打倒并杀死对方,其他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了。

欧阳镜脸色惨白的看着天空中快速移动的欧阳平,道:“是欧阳国度,如果不他,啊平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了,他现在六亲不认,见谁杀

谁,我父母被他打成重伤,老婆孩子都死在他的手上了!”

风才大吃一惊,道:“不会吧,那你们还站在这里看热闹啊?赶紧收拾他啊!”

欧阳镜瞪了他一眼,道:“这还用你说吗,如果我们有能力收拾他们,早就动手了,现在秘地也被封锁了,我们根本请不到高手来帮忙,

其他家族的人不敢开启秘地,生怕放出一个狂魔来!”

此时,欧阳家的所有人都是垂头丧气的样子,风才的神识展开,惊讶的发现欧阳家的人中已经没有几个高手了,那次在诸葛家见过的欧阳

家的高手都不在这里,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怎么的。

欧阳家的家主也不在这里,长老只有一个,还是受了伤躺在一边被照顾的情况,那些隐藏的力量也是一个不见。

看到这个情况,风才忍不住问出来:“你们家的高手呢?怎么这里没有一个高手?”

欧阳镜哭丧着脸,道:“家主已经死了,长老也只剩下三个了,所有在秘地负责看守的高手也全部死光了,从今天开始,欧阳家正式从大

家族除名了,风才,我知道我们欧阳家以前与你的关系不太好,请你放我们一马吧!”

风才眼睛一亮,笑道:“你都说了,我这个人喜欢趁火打劫,这样吧,你们欧阳家还是接受国家的安排吧,以你们现在的情况,即使今天

能活着,以后没有人能保证你们不被灭族,欧阳平加上古觉帝,两个人都是杀人狂魔……!”

后面的话风才没有说出来,他相信欧阳镜会明白的。

欧阳镜看着身后的一千多名族人,一个个脸色灰败,大部分的眼神充满了绝望之色,即使还有那么一两个长老级的高手,他们也已经无力

回天了,因为不管是古觉帝还是欧阳平都不是他们所能对付的。

欧阳平本是欧阳家特别训练出来的秘密武器,被托付了开启秘地结界的希望,谁也不会想到,他不但没有成为欧阳家的福星,反而成为欧

阳家的灾难,差点灭了欧阳家的总部。

欧阳镜犹豫了几分钟,跑去和唯一的长老商议了一会儿,又跑回来,道:“风才,麻烦你先给我的族人安排好行吗?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还要保证他们以后的生活物资!”

“我凭什么帮你!别忘了我们之间的仇恨并不小哦!”

“你说吧,只要我们欧阳家能办到的,我们一定尽力满足你的要求,但是你一定要保护我们的安全,我也不隐瞒你,欧阳家内部成员已经

死的就剩下眼前这一千多人了,欧阳国度这个叛徒我们是无力杀他报仇了!”

“恩,加上一个欧阳国度的仇,我应该开出什么样的条件才能令自己不亏本呢?”风才一边快速分析着眼前的形势,一边随口说道:“你

们这么多人都集中在这里,应该是遇到了什么大事或者被人阴了是吧?”

“我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有内部人员都回来了,在短短不到半天的时间里就死了九成多,不过肯定与欧阳国度有关,风才,我代表

欧阳家求你了!”说着,欧阳镜竟跪了下来。

他的态度大转变就已经让风才吃惊了,现在竟然还跪求自己,他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先起来,这个大礼我可受不起!”风的躲避开去,指着欧阳家的族人,道:“这么多人的性命,我一个人怎么保的下来,现在只有想

办法让古觉帝和欧阳平安静下来才是正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什么法子可行,但你们没有能力执行?”

“有,欧阳家有一个密室,就在这片废墟之内,密室里藏着许多宝贝,我听爷爷说起过,我欧阳家有几件宝贝连神仙都有可能干掉,只要

你能找到那个密室,拿出里面的宝贝,也许会有办法!”

听到宝贝二字,风才的眼睛一亮,笑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做为劳动费加保护费,那个密室里的东西就属于我风才的了,你们没什么

意见吧?”

“没有,与其我们谁也找不到,不如给你好了,用那些东西换取我欧阳家的继续生存,相信祖先们在天之灵不会怪我们的!”欧阳镜黯然

神伤,欧阳家在半天之间竟不再辉煌了,换成谁都难以接受吧。

“你能想通就好了,不过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希望你们欧阳家接受国家的安排,你看如何?”风才这叫落井下石,他知道,一旦让欧阳家

的人找到开启秘地的机会,结果就不会任由他说话了。

“此事我们还需要研究一下,过几天我们再答复你,如何?”欧阳镜也不傻,如果不是为了度过眼前的难关,他连密室二字都不会提起,

虽然他也知道密室内的东西始终逃不过风才这个可恶的大强盗之手。

“可以!”风才也没强迫欧阳镜,这个时候他不想节外生枝,即使他很有把握欧阳镜会答应他的条件。

事实上,谁都知道,只要欧阳家的人一离开他们的总部,龙组的人马上就会接手这边,至于其他分部以及产业,估计这会儿已经被欧阳国

度接手了或者干脆摧毁了。

风才也是想通了这一点,但他考虑了几分钟最后还是决定不逼欧阳家,反正这个总部已经是一片废墟了,他们以后即使还住在这里,除了

一个秘地之外,就是这个总部给他们有家的感觉,对于几近家破人亡的人来说,有归属感是很重要的一种心理依托。

离开欧阳家人的聚集地,风才溜进了欧阳家的总部,这个时候,风如梦也跟了过来。

风如梦会隐身能力,而且她的神识更加强大,可以穿透许多风才无法穿透的障碍物,不到五分钟,她已经找到了密室所在。

作为一个存在几千年大家族的总部密室,其中的机关之复杂,结构之庞大,自然是不需要说明了,欧阳家显然也有异能者,而且空间系的

也有,密室就是处于一个独立的空间之内。

探察到密室所在,风才立刻明白这个密室不是他能进去的,即使他有能力破除机关,他也进不去那个空间,更何况那机关实在太凶悍了,

连高强度的合金都能轻易熔化,风才可不敢轻易冒险。

他不行,风如梦却可以,她带着风才走进一个残破的房间内,挥手之间强行破开一个空间通道,然后就拖着风才走了进去。

风如梦不能杀欧阳平与古觉帝,但风才却可以,而杀了他们两个,即使是阻止他们继续行凶,这也是一件莫大的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