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222章 再见欧阳,身体之迷

小光天市。 αр.①⑥κ.

银河大的仙界,要碰到一个熟人并不太容易,如果不是刻意寻找,那更是难上加难了。

风才卖魔元而获得了一些财物,足以两父女过日子之用了,他虽雄心勃勃,却也是一时茫无头绪,是以,他在大街上随意逛了起来。

大概是上午十点左右,风才走了个把小时的时间,肚子饿的呱呱叫了,他随目望处,几家酒楼就在附近。

走进一家酒楼,风才回过神来,抬头处,目光所及,却见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欧阳国度?”看到这个面孔,风才不由微微一愣,有些惊讶的叫道。

“风才!”那熟悉的面空正是欧阳国度,此时他就坐在风才的隔壁桌上。

看到风才,欧阳国度也是愣了一下,他走过来坐下,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道:“人生何处不相逢,真是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风老弟你啊!”

“的确是让人意外!”风才的脸上却无多大的变化,他有些冷淡的看了眼欧阳国度,目光落在菜谱上,叫来服务员,点了几个菜。

欧阳国度有些意外,道:“他乡遇故知,风老弟似乎并无惊喜?”

“你有什么值得我惊喜的吗?”风才笑了笑,那笑声毫无味道,给人空荡荡的感觉。

“风老弟是不是还在怪我?”欧阳国度面色有些难堪,他的目光四处转了一下,又回到了风才的脸上,道:“其实在人间之时,我也是为了生存下去,你也知道了,欧阳家与魔教都容不下我,为了自保,我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也属正常!”

“是吗?听说你去过南极,有没有见到我奶奶?”风才径自倒了杯茶品了起来。

欧阳国度讪笑一声,收回伸出去接茶的手,道:“原来你知道了,其实你奶奶一直过的很不错,只是没有太多的自由而已!”

“你的身份很神秘,现在已经不在人间,有没有兴趣告诉我?”风才突然话题一转。

“其实也没什么,你应该知道,在魔教中有几个地方十分神秘,连裁决都不敢进去!”欧阳国度十分痛快,他似乎早就料到风才会问起,于是毫不犹豫的说出来了。

风才微微点了下头,欧阳国度继续说道:“其实魔教源自魔仙界,一万年前的神话时代我想你有所耳闻吧,其实魔教就是那时候发展起来的,只是当时的规模还很小。”

“说重点!”

“风老弟的性格似乎有点变化嘛!”

“我不想听废话!”

“既然老弟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好了,这件事情在仙界很多人都知道!”

欧阳国度告诉风才,很多年前的神话之战后,魔仙界有几个人受了重伤,没有立刻返回魔仙界,他们留在地球上住了一段日子。

他们一共有四个人,分别叫林放离,海井应,土松,欧阳天鼎。

这四个人都与风才有点关系,林放离的一个后代就是归秋海其中一个女人的第二个老公,那个女人不知道怎么的与林放离发生了冲突,两人双双战死了。

他们的战斗发生在仙界,林放离的后代被杀的只剩下一个,此人留在地球上,传下后代,只是没落了,反而是仙界的林家一直延续下来,到现在,仙界的林家与归家一样实力雄厚。

当年,林放离回仙界之前,在魔教留下了一些东西,其中一件古董被魔教拿出来与风才做了交易。

海井应与土松创建了魔教,不过他们在地球上的时间很短,才几百年而已,他们回到魔仙界之后也死了。

几百年的时间,可以干不少事情了,海井应与土松在魔教内留下了许多东西,也留下了血脉,事实上,诸葛家就是海井应的后代,而风家却是土松的后代。

姓氏是他们自己取的,土松与风才有血脉关系,他是魔教的创始人之一,可以说,魔教与风家是十分亲密的。

最后一个欧阳天鼎在养好伤之后也回去了魔仙界,他回去魔仙界之后竟意外的获得了几件真神界留传下来的强大法器,然后被人追杀,回到了地球。

回到地球的时候,欧阳天鼎差点伤重不治,而时间也已经是千年之后了,他被魔教中人救下,伤好之后,他以强大的实力控制了魔教。

之后,欧阳天鼎在地球上发展出了欧阳家,并成立了一个神秘组织来控制魔教的发展,他自己则带着法器闭关了。

这一闭关,就一直闭到了两个月前,当欧阳天鼎出关之后,欧阳国度再已经在等着这位欧阳家的祖先了。

于是,欧阳国度顺理成章的成为欧阳家的家主,并获得了欧阳天鼎的传授,顺利度过天劫成为仙人。

按理说,以欧阳国度的德行,是应该成为魔仙的,但事实上,他却飞升到了仙界。

欧阳天鼎参悟法器不果,最后身死了,而在他死前,他留下了一些东西给欧阳国度,其中有一件是交给风才的。

“这是什么?”风才接过欧阳国度递过来的一个盒子,并没有立刻打开,欧阳国度的话他并不是很相信,当然了,他也不会当着欧阳国度的面表示出来。

“我也不清楚,老祖宗临死前告诉我说我欧阳家的兴衰就看你的了,并叫我把这个交给你!”欧阳国度很老实的样子。

“是吗?”风才随口应了句,故事听完,饭也吃的差不多了,他说了句:“你结帐!”径自离开酒楼,也不与欧阳国度说什么了。

离开酒楼后,风才到市场上买了些生活用品,还有大量的菜,米,酒盐醋等等东西,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

他亲自下厨做了一顿丰盛的中餐,小凝露与风如梦都在,另外还有两个人也在一起吃饭。

她们就是柳小玉与水仙,水仙是小凝露的妈妈,这个组合还是第一次在一起吃饭,事实上,在此之前,水仙与柳小玉已经很熟悉了,两女的关系也不错。

当初,柳小玉与风来,丁微微等一家人全部被杀,风来与丁微微被魔变的风才从地狱里带回家,而柳小玉则被高露带到了仙界。

以当时高露的能力,要带走柳小玉的灵魂还是十分吃力的,幸好她活人无数,冥使才没有为难她。

不过柳小玉毕竟死了,且寿元已尽,冥使虽然没有令她进入轮回,却也是不能让她回到人间,于是她就在高露的家住了下来。

魂魄离开肉体,其实不太容易生存下来,高露以其神妙的法力助柳小玉稳固魂魄,并助她修成灵身。

灵身修成,柳小玉多了几种奇妙的能力,她与小凝露一般,虽然不具备天仙级的修为,却是因为身负奇妙能力,并因高露的关系而留在了光明之城。

“小玉,不管将来我变成什么样,我都会记得我曾经是那么的爱你!”风才已经吃过一次了,此时一家人坐下来,他又吃了一顿,吃过饭,他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老公,我已经听梦姐说过你的事情了,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老公!”柳小玉的模样与死前毫无变化,修成灵身的她,已经成就半个不死之身了。

“将来的路可能会很难走,如果你撑不下去了,记得说出来,在我魔魂未成之前,我的心里还会有你们!”风才似乎是在说一件与他毫无相关的事情,神情淡漠。

“老公!!!”柳小玉深情的看着自己的男人,他们已经经历过生离死别,对她来说,未来的路无论怎么变化都没有关系。

连死亡都经历过了,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也许还有,但柳小玉不在乎,曾经疯癫刁钻的丫头,如今已经是有孩子的**了,此时,她更是修成灵身。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风如梦忍不住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我是一颗种子,某个未知的大魔神以其大法力在我未出生之时就在我的身上种下一屡魔魂,这屡魔魂在经历一次死亡之后,就会茁壮成长,当魔魂成长到一定程度,我变会成为魔神!”

“你体内的那股邪恶力量是怎么回事?”这是风如梦最想知道的事情,风才体内的黑暗大魔元实在太恐怖了。

“这股力量叫黑暗大魔元,是那个大神种植在我身上辅助种子发芽,魔魂不灭的力量,露露的神劫降临之时,我本以为可以借此机会驱逐此力出体,但很可惜,我失败了!”

“你究竟知道了多少?”

这次,风才没有隐瞒什么,把他知道的都告诉了风如梦。

他是一颗种子,为了不灭之道而努力的一种突破方式,这种方式还只是处于研究阶段,并不一定会成功,事实上,连风才自己都知道成功的几率很小。

归秋海,东清,东倾天,卫道士,百年善身,神秘的黑影,二十三,将臣,等等,这些年来,风才遇到了这些强大的神魔,他们都是十分高层次的存在,他们站在修行界的中上层甚至顶端。

他们或多或少的与风才有点联系,其中神秘的黑影就是在他身上种下魔根的未知大魔神。

无数修行者穷其一生都未遇到过神灵,而风才却是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里遇到了这么多个,他们有人救过他,有人想杀他,有人莫名其妙的帮助他。

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突破回归虚无吗?无数年下来,他们都没有成功,但他们似乎并未绝望,还是在风才的身上寄托了一点希望。

风才想过很多,只是因为境界的问题,他并没有了解多少,他甚至怀疑归秋海,二十三,将臣,东倾天,老黑等强者的出现是不是有什么对他不利的目的。

这些年来,风才被欺骗过的次数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了,而此时他堕身魔道,更是怀疑一切。

真的,风才有太多的问题想不清楚了。

为什么他要被选为种子?

为什么二十三,将臣,黑影不让他堕入魔道?要知道他体内存放的是黑暗大魔元,这种邪恶的力量无时无刻的在影响着他,他们都知道此事,却又为什么不阻止,反而放纵之?

为什么归秋海轮回后会是他?

为什么他死后会复活?身体会重组又是什么原因?那个在空间裂缝中出现的影子到底是谁?他似乎与神秘黑影并无关系,若无关系,他们到底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

撇开这些问题不管,风才考虑多天,最后认为他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提升修为,只要有了足够强大的力量,他就不需要知道这么多为什么了。

---

一家人住在一起,风才的小日子过的挺滋润的,只是他那张死人脸让人看的不爽,时间过的很快,眨眼间又是一年过去了。

一年的时间,对修行者来说其实不算时间,只是刹那之间的事情。

风如梦担心风才出事,一直没有离开过他,而风才这一年的时间里过的都是普通人的日子,他没有修炼,因为他发现自己只要一修炼,修为就会降低。

夫妻三人,风才经常与小凝露出去旅游,柳小玉与水仙忙于修炼,不过两女有所不同,小玉米是偶尔修炼,而水仙则是闭关到现在还没出来。

小凝露的身子骨长的很快,在风才的帮助下,小丫头已经长到十七八岁的样子了,而她学的是元素神法,是风才教了她与元素沟通之法后她自己领悟出来的。

风才的元素沟通之法学自第二灵魂,与魔法师是大大不同的,而这段时间里,第二灵魂的记忆慢慢的在他的脑海里苏醒了。

就如那神秘影子所言,第二灵魂本身就是依附于风才而产生的,他的死只是一个契机,事实上,第二灵魂本不应该出现,他的所有记忆与能力都是来自风才。

如此说起来,可能感觉难以相信,风才的功力远比第二灵魂要低,表面上看来第二灵魂不可能产生自风才。

而接受了第二灵魂的记忆,又经历了一次死亡,经过一年的时间,风才的部分能力与与第二灵魂不同的记忆正在慢慢的觉醒,两种记忆相加后,风才终于明白了一些事情。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不能吸收灵气修炼了,是因为他的身体有问题,至于为什么连归秋海也没看出来,他就不知道了。

风才现在的这副身体的确是风来与丁微微努力的结晶,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他的身体不能存放灵气,而根据第二灵魂的记忆分析,风才觉得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的身体不是人的身体。

不是人的身体的意思有几种,风才觉得他是某种特殊的鬼灵之体,或者身体被做了手脚,与人的身体有所差异。

还有一种可能,风才是冥身。

冥身是冥界特有的一种奇异体魄,在冥界诞生的人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而冥身是不能吸收灵气以达到修炼目的的。

除此之外,风才也知道了第二灵魂的真正来历,其实他不是什么灵魂分身,也不是别人的一丝残魂,更与黑暗大魔元无关。

第二灵魂,其实是风才所有,是本应属于他的记忆与力量所形成的一个意识体而已。

那影子说风才早就应该死一次了,如果他在几岁的时候就死过一次,那第二灵魂就不会出现,第二灵魂所有的力量与记忆都会在他复活之后成为他的一部分。

因为有人延迟了风才之死,于是本应在死后才会出现的力量与记忆没有提前出现,反而因为一些因素而形成了一个特殊的意识体。

虽然如此,风才对于第二灵魂的消失还是感到耿耿于怀,在意识空间里一起相处这些年,风才已经把第二灵魂当成自己的另一种存在方式了。

有时候,风才也在想,如果他死了,那就由第二灵魂继承他的一切,这个想法是在他上了仙界之后才出现的,当然了,也只是想想而已。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那就是风才发现他的记忆与力量是在死亡后产生的,竟然与种子的身份无关。

这一点无疑很重要,死亡与种子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风才之前所认为的那样,两者之间没有冲突,也没有哪怕是一点点的关系。

也就是说,风才又发现了一个新问题,就是他除了种子的身份之外,似乎还有一种奇妙的身份。

而就是这个奇妙的身份造就了他的死而复活,而在复活之后,他还可以获得大量原本不属于他的记忆以及一身强大的力量。

还有,风才也隐约的猜到了为什么他的力量会莫名其妙的降低,他在修炼的时候,力量其实并没有消失掉,而是化成了另外一种方式存在与他的身体之内。

那就是体魄。

修炼之时,风才的力量的确越来越弱,这一年的时间他试验了不少次,此时他的力量从小天仙降低到了大界仙。

而随着力量的消失,他的体魄也越来越强悍了,只是相对力量的丢失强度,风才感觉自己的体魄增加的幅度并没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