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房间

第275章 上位(大结局)

一般来说,修为越高的修者对自身各种能力的控制能力就越好。

而现在的风才却非如此,在与风小小一战之前,他对自身能力的控制程度至少也有三成,而现在他恢复了本性,这种能力却每天都在降低

,而且速度十分惊人。

就在刚才的一瞬间,风才出手灭掉了很弱小的敌人,他发现自己的能力竟削弱了至少两成半。

不但如此,一些黑暗修炼相关的记忆也处于迅速消失之中。 αр.①⑥κ.

最可怕的是,风才骇然发现自己的寿命竟一下子减少了十年多(冥月出现之时给了他这种能力)。

风小小的声音跨越一万年传来,他显然也发现了这个事实,语气却是很平静:“你再杀一千人,我们两个都得完蛋!”

“你不能让时间停止?”这是风才刚才想到的,也算是延长寿命的一种办法。

“到了我们这个境界,时间对我们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了,你我之间息息相关,可以说是同体同命,我是没办法了,现在只能靠你,小子,

虽然时间相隔一万年,如果我挂了,你也逃不了,顺便告诉你,如果你挂了,所有与你相关的一切事物都会同时消失,除非那事物有逃脱的能

力!”

“高露,风如梦,诸葛凤她们都逃不了?”

“高露和诸葛凤应该有机会,不过几率不大,实话告诉你吧,一旦我死了,我体内的能量会完全爆发,到时候我所处位置附近的几百个星

域也会遭殃,而你的情况也好不哪去!”

“所以,如果我不想死,就必须度过生死劫!”风才极是无奈的叹息,如果他还是那个疯狂的魔神,他根本不需要顾忌这些,只要不断的

吞噬与破坏,他有一半的把握度过这一关。

但是现在他有了感情,有了牵挂,修为也在迅速降低之中,这一切都将与他产生联系。

很显然,风才不可能不顾一切的任由自己就这样挂了。

在风才愣神发呆的功夫,风青青与杜盛天打电话给相关人员,通知相关部门来处理这边的事情,能被关在这里的都是隶属国家的曾经相当

重要的人员以及各个家族的高层。

回到风才身边,风青青看到风才双目无焦距的发呆,道:“爸爸,你怎么了?”

她叫了好几声,风才才回过神来,这时,十来个凡间的相关组织高手冲了进来,他们看到风青青与杜盛天,脸上露出激动的神情,当他们

的目光落在其他人的身上时,兴奋的神情顿时消失了。

与丁若灵相似,所有被关在此地的人员都受到了极为惨烈的“照顾”,因为他们的寿命并未终结,是以冥神使在离开之前给了风才一个顺

水人情,把这些人的身体恢复正常,只是他们原有的能力都消失了。

突然出现的人都是常年关注着此地的国家机密单位中人,就在刚才他们接到上面的通知,这才出现在此,以他们的眼里,自然看出他们曾

经的同伴此时已经失去了曾经风光的能力了。

“杜老,宁先生,鬼教主……真是对不起!”其中一个负责人向所有人深深的鞠了一躬,其他人也跟着鞠躬,一双双冒精光的眼睛里流淌

着男子汉的泪水。

这些年来,不知道多少人被谋害,因为对方的实力太过强大,国家高层多次组织反抗都失败了,被关在这里的人都是对国家做出过极大贡

献的人,谁也没想到他们会落的如此下场。

“爸爸?你怎么了?他们……”风青青看到风才突然皱起了眉头,不由担心的问道。

“时间?创造?归秋海……!”风才喃喃自语,说着让风青青听不明白的词语,他的神情突然有了变化,“对了,归秋海……他当时是跟

谁打来着?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爸爸?”风青青颇为担忧风才的状态,丁若灵的离去让她很伤心,只是她更担心风才承受不了这个打击:“爸爸,灵姨已经去世了,青

青知道你一定很难过,但是你如果不振作的话,灵姨死也不会安心的!”

“死了?”风才似乎刚知道这个消息,愣愣的看着风青青,很奇怪,此时他的脑海里突然涌现出许多画面。

“是啊,灵姨真的去世了!我们都很难过,只是……”

“死了?活了?……我想起来了,是时间倒流!”风才猛的大叫起来。

随着画面不断的浮现,风才终于想起了当年归秋海与龙神一战时所发生的事情,也想起了归秋海与破坏大魔神的百年善身一战时的情景。

“什么倒流?爸,你没事吧?”风才的状态看上去实在很像一个承受不了打击而精神失常的患者,风青青紧紧的抓着风才的手,生怕风才

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来。

一副副曾经经历过的画面不断涌现,风才似乎回到了四十多年前,那时候风如梦突然出现在他家里,然后莫名其妙的成了他姐姐。

那天姐弟俩一起逛街,风如梦很感慨的说了一些让风才莫名其妙的话,现在风才明白了她话中的含义。

风如梦给风才买衣服,教他学烧菜,教他学各种语言,经常拉着他去书店里买书……

柳家的几个姐妹,高露,诸葛凤,……多张美丽的脸孔出现在风才的记忆之中,……

儿子,女儿,同伴,生意,仙界,神界,无数记忆如潮水般涌进风才的脑海……

“生活是美好的,有苦有甜,有哭有笑,……因为存在过,所以有了记忆,因为有了记忆,证明了我确实存在过,……无论如何,我就是

我,谁也不能代替我……我是风才,没错,我是风才,我就是风才!”

风才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语,一个人傻忽忽的自言自语着,但是风青青却不担心了,因为她感觉到风才的精神波动越来越稳定了,脸上的神

情也越来越有神采,目光越来越坚定。

“爸,你刚才是怎么了?”待风才的神情恢复过来,风青青才出声问道。

“我没事,我已经恢复所有记忆了,青儿,你放心,爸爸一定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风才笑了,这些天来,他还是第一次露出这么有精

神的笑容。

“爸爸你失忆过吗?难怪刚才遇到你的时候我觉得你的精神波动似乎有点不对劲!”

“现在没事了,一切都会变好的,爸爸一定不会再让你们伤心了,无论是谁,都阻止不了我的决心!哪怕是天!”

“虽然怪怪的,不过青儿只要爸爸你不离开我们,我们就很高兴了!”

接着,风才无边无际的神力笼罩着整个人间,令人无法相信的强大法力在他手上随意发挥出来,一个个风青青熟悉的面孔毫无预兆的出现

在她眼前。

不到十秒,所有风才熟悉的气息都被他以大法力强行召唤过来。

风傲天,风青天,风帝天,风如梦,古刮天,酷男,被恢复身体的萧若雨,丁若灵,以及她们与风才的子女,柳容容,柳如烟,……

南月怜,这个借柳小燕的身体并吸取风才体内黑暗大魔元而恢复过来的黑暗大魔神也来了,她手里还拿一把水晶梳子正在梳头,被突然召

唤过来,一时没反应过来。

正在挑战大天神的诸葛凤也被召唤过来,一起被带回来的还有浩瀚无边的法力,被风才随手挥舞之间就处理掉了。

赵云一枪刺出,却见风才随手挡下他的兵器,他立刻反应过来,收回武器。

诸葛亮也被召唤过来了,他这个神算竟没算出来自己的命局,如果风才的动作再迟上几秒,诸葛亮已经去投胎了,。

“这是怎么回事?”风如梦问道,她分明记得自己已经死了,死的极为彻底,连灵魂都消失了。

“我们好象又复活了!”赵云也极为纳闷,他发现自己已经完全看不透风才的实力了。

最后,风盖天也出现了,许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那是可以杀人的目光。

风才看着风盖天,道:“虽然你遗传了我的血脉,却没有遗传我的优点,我风才不需要你这样的血脉,我不想杀你,你去轮回吧,希望下

辈子你能做一个好人!”

“你是谁……!”风盖天对于自己出现在这里显得莫名其妙,当他看到几个应该已经死去的面孔后,脸色大变。

风才实在没兴趣与他废话,直接抽出风盖天的灵魂,强行送进冥神界的洗心池。

洗心池里关着的都是极为邪恶的魔神级存在,他们将受到千万年的惩罚才能换取重生的机会。

风如梦,柳如烟给风才生下的孩子也复活了,冥神使显然早就有所准备,一直保留着他们复活的机会,而这个机会只有风才自己去创造并

挖掘出来,否则他们将在风才百年之后彻底消失掉。

此时,风才终于明白了风小小把他送回一万年前之后所说的话。

不但如此,他的修为消失速度更加快速了,对风才来说,这些修为并不属于他自己,所以他并不需要,只有他本身修炼的强大起来,才能

拥有属于他自己的力量。

很快的,风才的修为降低到了普通大天仙的境界。

然后,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风才的修为重新回升,速度虽然比刚才降低时慢了太多,却是真实存在的,能让人感觉到的。

被风才强行炼化的六界也脱离了他的控制,整个星域又恢复到正常的秩序了,只是成千上万强大的仙神魔妖消失了。

对于风才强行复活他的亲人,冥神使并没有出面为难他,这是冥月关照过的,只要风才找回亲情,冥界任何人都不得阻止。

风如梦,柳如烟,高露,诸葛凤等女来到风才的身边,其中高露并未与风才有过关系。

高露还是高露,对其他人来说,她除了名字没有变化,其他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此时此刻的高露已经是光明真神了,修为竟与九魂的诸

葛凤差不多,她的进步之神速即使是风才也吓了一跳。

诸葛凤进步神速是可以理解的,七魂令她的修炼潜力少有人及,更何况她早在二十多年就修出了创造能力,因为控制不了这种可怕的能力

,她的修为不受控制的迅速提升。

高露一身神光萦绕,冲天入地,自她出现,整个人间都笼罩在一股祥和的气息之中,无数患病之人不药而愈。

柳容容的身上透露着令人心神宁静的佛光,无边无际,浩瀚的佛光冲破天际,跨越空间障碍,连仙界,神界都受之影响。

与她们不同,诸葛凤的身上没有祥和的气息,也不具备宁静心神的佛意,她的身上只有强烈的战意,战意冲天,她给人的感觉仿佛要挑战

上天,而且还透露着无比强大的自信。

“你散去一身修为,怎么我反而觉得你更加强大了?”风如梦极为惊讶的打量着风才,仿佛是第一次看到这个人。

“我一定会保护你们的!我绝对可以度过这一关!”风才似乎在说废话,但是所有人都相信他所言。

此时的风才与不久之前的风才似乎完全不是同一个人,现在的他,脸上再无茫然之色,透露着一股无比强烈的自信。

如果这股自信出现在一个普通的人身上,众人怕是会以为这个人可以在太阳中建造生存之所,而且可能性为百分之百。

这一刻,风才的确是有无比的信心,因为他一定要成功,无论是为了他自己,还是为了亲人,他都一定要度过这一关。

众人平静的看着风才,此时此刻风才就是天,风才就是神,即使高露,诸葛凤,与柳容容的惊天风采也不能淡化他的存在。

“我要去找几个人,我相信我们再见面之时,已经是百年之后!”无双的柔情从风才的目光中散发出来,他的目光竟同时凝聚在所有亲人

的脸上。

“我会保护你们的!”风才又说出这句话。

“我不想打击你,只是天意并非我等所能揣测!”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做怪,风如梦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一定会成功!!!”风才脸上的自信神色一点不减弱,甚至更加强烈了,他笑了笑,道:“我心不灭,那我就是天意!”

“你要挑战天意?”

“我无须战天,我要战的是我自己!”

话音未落,风才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他去哪了?”风如梦问。

“好强烈的自信,给人的感觉仿佛没有什么能难倒他的样子,真是奇怪,他哪来这么可怕的自信?”诸葛凤喃喃自语,接着她也消失了。

高露,南月怜与柳容容也一声未吭的接着消失了,风如梦回头看着茫然的众人,道:“我们回家吧!”

风才去哪了?

在这里解释一下风才的变化状况:

在入魔之前,风才的心态就比较良好,他是一个正常人,他的心自然有善良,有黑暗,因为良好的心态,让他拥有比常人多了一些慈悲仁

善之心。

那天,第二灵魂意外消失,与风才的灵魂融合后,风才很自然的受到了一些影响。

然后,风才多次杀戮,逐渐唤醒体内隐藏着的黑暗大魔元,黑暗大魔元的邪恶不断的影响着风才,令他迷失本性。

最后,结合多方面的因素,风才的魔心,魔魂彻底爆发,他也因此唤醒并接受了冥月留在他体内的全部能量,但他并没有因此而修出黑暗

大魔神本身所拥有的逆天能力。

修炼是一个极为艰难且复杂的过程,风才的修为虽然提升的够快,却没有足够的时间来适应,可以说那个时候的他完全被黑暗大魔元控制

了,是一个极为纯粹的魔神。

别误会,即使风才的修为再提升,他也不会成为破坏大魔神那般可怕的存在,甚至连挑战上位都没资格,就如同风小小所言,风才的身上

缺乏了太多黑暗大魔神所具备的能力。

因为一场意外,风小小浪费了几千万年的时间,他所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一万年多普通人来说是极为漫长的时间,但是对风小小这样的人

物来说却只是一刹那而已。

于是,风小小决定做最后的挣扎,他决定提前激发风才这枚种子。

风才是他所播的种子,也是他所创造出来的千万枚种子中唯一一颗存活下来的,可以说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无论是风小小死,还是风才死,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如果风小小意欲继续生存下去,就只能依靠风才了。

听起来似乎很邪门,但事实确实是如此。

几十年的时间实在太短暂了,风才需要大量的时间来适应并修炼他的能力,一万年的时间显然并不够,但是风小小也无能为力了,他的创

造能力到了极为危险的地步,稍微一个不留神,他与风才都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只有突破上位,风小小才能在不能遏制的自主创造能力之下存活下来,他修炼了无数年都没有领悟这种神秘的能力,很难想象风才可以在

一万多年的时间内领悟成功。

风才与风小小一战,其实风小小完全可以控制住时间的流失的,只是他也知道风才太需要时间了。

是以,风小小没有阻止时间的流失,而是以大法力给了风才一万年的时间,至于回到一万前所产生的一万,是冥月凭空创造出来的,

在那两万年的时间里,冥月与风小小都没有做什么动作,只是留给了风才一些记忆而已。

而同样是在这段时间里,做的最多的反而是风才,在他的记忆里只是一刹那的时间,事实上,风才的心并未彻底堕落,那一小段的记忆起

了巨大的作用,在两万年的时间里,一点点的影响着他,唤醒着他曾经的善良。

真正让风才觉醒并找回记忆的是他自己,当冥月与风小小留在他体内的力量逐渐消失,风才的记忆快速恢复,他的心也迅速恢复过来,到

最后,风才又恢复到了入仙界之前的部分状态。

人心的影响能力是无比巨大的,有人说一个人的心有多大,他的成就就有多大,如果给这个人足够的时间,这句话并不是不可能实现的。

这些年来,风才的心显然为他自己所局限,二十三,南月怜,风小小,东倾天都提醒过风才,只是当时的他并未领悟他们的话语与行动所

隐藏的含义。

即使领悟了这一层意思,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而风才显然很幸运,两万年的时间让他领悟了心之强大,同时他也去实现自己的心,

只要有足够的契机,风才就可以成就上位。

要成就上位,最重要的不是修者的修为有多高,而是他的心。

即使风小小,归秋海,东倾天,将臣,黑暗大魔龙,大龙神这般强大的存在,他们也不能超越自己的心,跨越这个局限,风才能做到吗?

---------

时间过的很快,一个甲子过去了,风才没有出现过,他的亲人都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即使是高露,诸葛凤也感应不到他的气息,被诸

葛凤强行把修为提升到普通天神境界的诸葛亮也没推算出他的去向。

一个影响全球的游戏中,风才站在一座高峰之顶,山峰巨大无比,即使是顶部的宽度也有上万米。

他身影飘忽,闭着双目,仿佛一座雕像屹立在山峰之顶。

这款游戏名为《化神传说》,是青月折腾出来的游戏,风才并没有玩这款游戏,他是从一个甲子之前跳跃出现在此的。

时间慢慢的向前流去,风才一动不动的站着,仿佛外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也不会睁开眼睛再看这个世界一眼。

早上六点,游戏中的太阳从东方升起,顿时,灰蒙蒙的大地恢复光明,无论是空气还是山水都充满了生机。

风才所站之地是终极BOSS之一---神龙的刷新之所,神龙出去旅游了,对他这个有智慧的BOSS来说,现在的游戏进度还远远没有达到玩家来

挑战他,老是独自呆在老窝里实在是冷清了点,出去溜达溜达也是理所当然的。

这时,一个身影出现在风才的身前,阳光的力量并没有在他的身上起到任何作用。

“好些年不见了,你终于走到了这一步,恭喜恭喜!”来人笑着说道,他赫然是二十三。

“我要与你一战!”风才的神色极为平静。

“你跨越一个甲子,就是为了与我一战?”二十三一愣,神色颇是怪异的看着风才。

风才没有说话,他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一瞬间,风才出现在二十三的身前,同时,一道可怕的能量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力刚出,身下的巨山轰然崩塌。

二十三消失了,在风才的力量还没碰到他之前就消失了,空气竟连一丝波动都没有产生过,仿佛二十三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风才再出手,十道可怕的能量波动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速度快的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但是消失的二十三却反应过来了,他不但反应过

来了,而且还还手了。

砰的一声,几乎是在风才刚出手的同时,二十三的拳头就轰击在他的身上了,风才不能抵抗这股力量,被轰飞了上万里。

不到万分之一秒的时间后,风才又出现在二十三身前,之后百分之一秒的时间里,风才身上的能量竟连续爆发了上百次,攻击的速度快的

让无数神魔为之汗颜。

“有进步!”二十三说话了,风才那恐怖的攻击速度与力道竟完全不能对他产生作用。

风才不管四周发生了什么事,二十三说了什么话,只是无比平静的不断进攻着,他的速度越来越快,两个身影以超越极限的速度在空气中

运动着。

无声无息中,风才的气息以诡异的速度提升着,十秒钟过去了,他的修为竟飞速提升到了界神的境界。

两分钟后,风才的境界再次提升,十分钟过去了,风才的修为竟已经逼进大天神了。

这时,风才停滞了一秒,只是一秒而已,他又开始进攻了,这一次,他没有爆发出可怕的能量,而是对着空气一拳一拳的轰击。

很奇怪,空间并没有崩塌,甚至连空气都没有产生波动。

二十三的身影终于出现了,他诧异的看着风才笑道:“你的进步速度真是惊人呢,这么快就跨越了一个层次!不错不错,继续!”

提升的当然不止是修为,半小时过去了,风才的战斗能力一次次提升,一次次跨越,这种跨越的速度实在太吓人了,无数修者努力几百几

千年也许都跨越不了一个层次,他却是在短短半小时内跨越了起码上百道。

对二十三这个级别的人物来说,风才跨越的只是一个层次而已,而对风才来说,他跨越的绝对不止一个层次。

事实上,风才有比较丰富的战斗经验,只是那些经验对别人来说是很宝贵的,对他来说却是一个累赘,所以,他忘记了曾经的战斗经验。

现在的风才就像是一个初学者,只是他这个初学者的进步速度太吓人了而已。

一天过去了,风才停滞在普修层次的大天神顶峰没有继续提升,他体内的神元早已经满足了继续提升的条件,但是他并没有借此机会提升

境界。

二十三显然知道风才在干什么,他现在不再一直躲避风才的攻击了,而是不时的出手轰击风才。

至少几十万次的轰击下来,风才体内的神元不断的被压缩再压缩,到最后压成了一颗珠子般大小的能量元。

一瞬间,这颗能量元竟陡然爆炸了,庞大的能量爆发出来了,风才的体魄竟不能承受这个程度的冲击力,身体在三秒的时间里被轰成了无

数碎片。

这时,二十三也停下了动作,静静的看着漂浮在空中的无数碎片。

五分钟过去了,无数碎片开始运动起来,它们朝着一个方向凝聚起来,很快的,风才的身体再次出现了。

刹那间,风才动了,庞大的能量自他的身上爆发出来,冲击着方圆几百里内的每一寸空间。

二十三站着未曾一动,任由那可怕的能量流冲击在身,整个游戏都被可怕的能量冲击震动了几下。

几秒后,几个身影出现在风才的上空,他们很安静的看着下方,没有任何表示与动作。

风才也没有什么表示,只是不断的爆发着体内的能量,任由可怕的能量流散出去,大地硬生生的被削掉了上千米。

又是五分钟过去了,风才体内的能量似乎散尽了,他静静的看着二十三,身体仿佛不存在一般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二十三身前。

轰……

风才爆炸了,他仿佛在当这副身体不是自己的,就这么任意的爆炸了,可怕的能量再次冲击大地。

碎片再次凝聚起来,然后再次爆炸,周而复始的持续了一天后,风才终于停止了这种自杀式的攻击方式。

“小家伙很有领悟力!”漂浮在空中的一人笑着说道。

其他几人默默的点点头,没有出声。

风才看着自己的双手,经过上千次的爆炸,他的身体强度已经提升到了一个可怕的境界,最重要的是,这副身体是他自己修炼出来的,体

内所拥有的能量也是他自己的。

突然,风才仰天发出长啸:

“啊……!”

无边无际的能量潮水般不断的从风才身上奔涌出来,原本平静的空气陡然狂暴起来。

二十三很自然的站着,狂暴的能量波动竟连他的一片衣角都没掀起来,只是他看着风才的目光透露着一股惊讶。

“啊……!”

轰然一声巨响,空间崩塌了,青月当初创造这个游戏时布下不弱的能量来维持游戏的运行,而且还隐藏着不少修补技巧,风才的能量冲击

所造成的破坏,不到三秒就被时间倒流了。

但是空间的崩塌并没有因此而结束,风才的力量还在提升,他周身的空间裂缝越来越多,到后来,竟强行牵扯着游戏外的空间乱流冲进了

游戏。

终于,当风才的气息提升到某个程度的时候,二十三的衣服角动了。

“还是不行啊!”二十三摇头叹息,道:“还需要锻炼啊!”

他的话音刚落,风才陡然停止了继续提升力量,他看着二十三眉头一皱,似乎在考虑什么,却没有问出来。

天上,刚才说话的那人突然对着身边的人说道:“青月,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好!”青月无所谓的笑了笑,虽然那人没有说明白到底赌什么,但是他却知道了,道:“我赌三个小时!”

“我赌两个小时四十分钟!你输了的话就把屁股翘起来给我踹一脚,怎么样?”

“哦,那你输了,自己打自己两巴掌好了!”

他们赌的时间都没对,半个小时后,风才就再次突破了,他的修为瞬间跨越到真神级,一股明亮的神光冲入云霄,一直持续了十多分钟才

慢慢消失。

神光散去,风才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体魄再次提升了,这一次提升的跨度实在是非常的巨大,他不修法器,不修神识,只修肉体,体魄

的强度竟比他入魔时还要来的强大。

青月笑道:“看来我们都猜错了,他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有自信!”

“再赌,我赌十年!”那人再次摆下赌局,只是不知道他这次赌的又是什么。

“八年!”青月随口说了个数字,顿了下,道:“这么等似乎不是个办法!”

那人似乎做了什么,下边的风才竟在一瞬间就完成了他们的赌局,他嘿嘿一笑:“这样就不麻烦了!”

风才似乎并未感觉到什么,对别人来说只是一刹那的时间,对他来说,这一刹那却是五年零六个月再多七天。

青月身边的人以大法力推动风才的时间,令他在弹指之间就度过了这五年多的时间。

“再来!”风才终于又开口说话了,他闭上了双目,双手挥舞着莫名其妙的轨迹。

二十三似乎吓了一跳,身影一闪,只听呲的一声,他的衣服被撕裂了。

打了这么长时间,风才第一次主动碰到了二十三,虽然只是破碎了他的衣服一角,却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

别看二十三只是天神级,战斗经验却是无比的丰富,而且有青月在附近,他可以暂时借助青月本体的一些能力,就是归秋海在此也不太可

能碰到他。

“好快!”青月另一边的年轻男子惊讶的看着下方,道:“我都看不到他的动作了!”

唰……

风才又出手了,这一次,他右手横空划动,几乎是随着他的动作,连续的呲呲声传来,二十三有些狼狈的闪现出来,短短几秒的时间,他

有些无奈的发现自己的动作已经跟不上风才了。

一分钟,仅仅一分钟,原本连二十三衣角都动不了风才竟抓住了二十三,这可不是简单的抓住,到了他们这般境界,一旦被抓住,那就是

代表被抓住的人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与能力了。

风才放开二十三,二十三惊讶的看着他,道:“你的进步速度的确够吓人的,我本以为你至少也需要几百万年才能达到这个境界,真是想

不到你居然这么快就……!”

天上的几人飘落下来,青月道:“恭喜你!”

“原来这就是生死劫!”沉默良久,风才才回过神来,他看着自己的双手,道:“这才是上位所拥有的力量,好可怕!”

“小子,你的运气不错,有我们几个同时在一边!”与青月打赌的那人拍了下风才的肩膀,道:“已经有好多年不见有人突破上位了,我

们差点以为……看来奇迹果然是无处不在的!”

这时,风小小跨越万年出现在风才的身边,脸上带着夸张的笑容:“好小子,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十秒钟前我还以为自己要完蛋了,还让

冥月给我准备后事,没想到这会儿居然过关了!哈哈!”

“说实话,我自己都觉得意外!”风才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虽然我坚信自己可以度过生死劫,只是没想到这么顺利!”

风才度过了生死劫,最大的受益者却是风小小,真正成就上位的也是风小小。

生死劫,无数大神努力千万年都没有突破,风才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超越了,归秋海,东倾天,黑暗大魔龙等人一时之间都无法相信这个

事实。

度过了生死劫,风才真正成为了风才,他已经是一个属于自己的独立生命体了,而不再是一颗种子。

事实上,现在的风才已经不再是一个人类了,他已经超越了创世者的法则,成为超然法则之外的存在,只要他愿意,他可以重新制定创世

法则。

现在,风才的修为很低,因为度过生死劫已经耗光了他所有能量。

就在刚才的刹那间,风才跨越上位,青月等人出手满足了他跨位的能量条件,否则他会因为能量不足而不能跨越,最后直接消失。

只是,成就上位,能量不再是决定战斗力的重要因素了。

“来来来,我们打上一架!”风小小刚突破上位,兴奋不已,拉着风才开战。

风才笑了笑,并没有推脱,他很清楚,即使自己身无任何能量,风小小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因为他才是真正跨越上位的那个人,风小小

还需要时间适应现在的境界,他却不需要。

“创造,机会!”

没错,是机会,风小小开战,风才创造了机会,这个机会是什么意思呢?

就如同现在,风小小虽然已经准备好了,却还是被风才一脚踹飞了,这就是被风才创造出来的机会。

机会,换个说法就是偷取不存在的时间,风才创造了一个机会给自己,等于比风小小凭空多了出手的时间,在风小小出手之前与之后这个

事实上没有间隔的时间段里创造了空隙。

事实上,风小小也可以创造机会,只是他现在还没有适应自己的境界,以前的境界与战斗理念已经完全被颠覆了,他毕竟不是生死劫的度

关者,许多古怪的能力还需要自己去体会才能发挥出来。

“再来!”

“时间倒流!”

风小小出手的刹那,风才已经令时间倒流了,风小小惊异的发现自己这个上位竟不能抗拒风才的时间倒流,毫无反抗之力的看着自己倒退

了十多里。

“再来!”

“时间停止!”

话音的同时,风小小被风才一脚踹飞了。

“再来!”

“吃我一腿!”

这一次,风才令自己回到风小小说“再来”二字之前,在他说话的同时,一脚踢出,风小小又被踢飞了。

“等等!”风小小停下动作,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道:“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冥月当初为何不告诉我怎么度过生死劫,一定要我自

己去领悟!”

青月道:“你还需要一点时间适应!!”

“你们慢聊,我回家了,不用送了!”风才面带笑容慢慢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

一个甲子过去了,风才还有家吗?

有的。

风如梦,柳如烟,柳小玉等女正在家中打麻将,宽阔的屋子里堆满了玩具,四十多个小孩子正在玩耍着,奔来跳去,好不热闹。风才凭空

出现在她们的身边,

大厅里还放着几十个游戏舱,风才不需要问也知道舱内的人正在玩游戏,他们中有部分人的身上都流着风才熟悉的血液。

“嘿,我回来了!”风才在一边看了一会儿,才轻轻的出声了。

“老公,你可算回来了!”听到熟悉的声音,柳小玉整个人都挂在了风才的身上,一只手已经伸进了风才的口袋。

“你干什么?”

“你回来怎么也不带点东西回来,你老婆我都输的被你另外几个老婆贴纸条了!”柳小玉的脸上的确贴了好几张纸条,上面写着“我是大

输家”“我又输了”之类的字眼。

风才哭笑不得的替柳小玉拿掉脸上的纸条,道:“你不会赌就别赌了!看这张小脸贴的!”

“曾曾爷爷?”

“爷爷的爷爷?”

“……那个谁,抱抱!”

十几个小孩子奔到风才的身边,张开小嘴就亲热的叫开了,看着身边这许多小家伙,风才一时眼睛都湿润了,相隔这许多年,他终于还是

回到了这个家,虽然这段时间对他来说只是很短暂的时间而已。

“爷爷的爷爷乖,不哭,动动给你糖糖吃!”一个小家伙拽着风才的裤子,小手从带子里拿出一粒糖,递到风才的手上。

……

一家和睦,其乐融融,修炼多年,风才终于回到了这个家。

时间会淡化一切,曾经的恩恩怨怨都已经过去了,这个世界少了风才还是会继续运转前进,多了风才只是给局部范围内的人们带去一些变

化。

上位,近乎天。

全书完!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