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天生

17 花与电

17、花与电

“不——!”

方毅忽地坐起身来,满头大汗。

又是那个梦!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令人费神的事,方毅已经很久没有做那个梦了,还以为已经摆脱了那个梦境的纠缠,没想到又……

【你做梦了……】

耿三的声音在脑中响起,接着方毅就看到耿三盘膝浮在半空飘进了他的卧室。

自从救出小飞后,为了安全起见耿三和小飞都搬到了方毅的公寓。小飞被捕的事完全是由那局长私下计划执行的,并没有留下任何官方记录,而他手中掌握足以指控小飞和朱大诚的证据又被小飞偷出来销毁了,所以他们并不怕警方再来找麻烦。不过考虑到他背后那个异能组织,耿三还是认为应该小心一些。虽然耿三有足够能力自保,无奈一身的神通却没有一种是具有攻击性的,若是对方用出强硬手段……恐怕耿三也不能保证小飞的周全,只好暂时和方毅住到一起了。

方毅每天醒来都会看到在客厅中休息的耿三漂在空中闭目打坐。开始方毅也不习惯,还认为耿三有些卖弄的意思,听了耿三的解释后才知道他自己误会了。原来耿三打坐入定之后身体会不受控制的飞起来,有时还会忽隐忽现的表演隐身术,不过最令方毅吃惊的是有天早上他一进客厅就看到三个一模一样的耿三!而事后从入定中醒过来的耿三自己却全不知情。

方毅知道是自己的叫声把耿三引来的,知道瞒不过耿三的“他心通”,点了点头。

【我觉得……你这个梦有些奇怪,从你现在仍然可以清清楚楚的记得梦中的全部细节这点来说就很奇怪……】耿三心里清明的眼中显得有一丝迷惑。

“不也不知道,大概是因为这个梦已经梦到无数次了,所以才会记得这么清楚。”方毅甩了甩头,他并不想回忆那个让他心绪失常的怪梦,起身走进了洗手间。

耿三眼神中的疑惑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却是几分担忧,他总觉得那个梦有些过于真实了,但到底是怎么回事却也想不明白。

耿三换好衣服出了门,耿三他们搬来后为了不打扰两人休息他这几天都没有出去晨跑,今天被这梦境搅得心里烦躁的很,只想出来透透气。

清晨的天光虽然依旧有些黯淡,但公园里早已经有了不少晨练者,其中又以老年人居多。方毅一边慢跑,一边对一些熟面孔点头微笑。

一阵嘻嘻哈哈之声从侧面传来,方毅扭头间便看到了一个在草地上翻滚的身影,不禁有点惊讶地放慢了步子。

那个身影浑圆硕大,在厚厚的草坪上滚来滚去玩的不亦乐乎,全然没把几米外那“践踏草坪罚款五十”的告示牌当回事儿,一边打着滚儿还不停的发出“呵呵哈哈”的笑声,而那浑厚的笑声和庞大的体格都明确的告诉着别人:此人并不是一位天真无邪的小朋友。

这人有点小猛,方毅心中评价,再看了一眼那草坪终结者后目光便被旁边长椅上的身影吸引了。

那人一身普通之极的T恤牛仔,简单中却透着整洁舒适,就那么闲闲的靠在长椅上却完全没有懒散之感,反而一切都显得那么恬淡自然,让人不禁生出一种感觉:就那么闲坐着也是一种舒服之极的享受。

而那人的相貌更是精致的令人一见惊叹——细碎发丝之下,冠月般柔和的面孔上,黛眉柳目,翘鼻润唇,清秀中透一点坚毅,细致中显三分洒然……轻风吹过,发梢和衣角被轻轻翻动着,少年惬意的眯起了眼睛,微微笑着,形成了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

方毅不由想起了一句话:好个风一样的少年!

这年轻人完全没有在意人们停在他身上的目光,只是注视着草地上那个翻滚的身影,微笑着,如清风拂面,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温柔,无半分掩饰。那眼神,让方毅心中升起一丝莫名的暖意。

这时那草地上翻滚的身影似乎耍够了,嘻嘻哈哈中翻身而起,向这个年轻人跑来。方毅这才看到那猛人的全貌,眼睛却不由得瞪大了几分。

只见那人个子估计有一米八多,偏又是胖滚滚的一身黑肉,更是显得体型庞大。如此威猛的体型之上却穿了一件吊带牛仔裤,只是那本该是极肥大的牛仔裤穿在这人身上却仍旧显得有些“贴身”,而令方毅无语的是,这人上身那件同样紧身的大红T恤前面竟画了个憨态可掬的卡通熊!!!更古怪的是那张胖乎乎的大脸,看上去似乎年纪已在三十开外,但那笑成花的表情和嘴角挂着的口水却与这张成熟的脸意外地搭配在了一起,透着几分怪异。

方毅正在发呆时就见那胖汉张着双臂跑到年轻人面前,整个庞大的身体就那么向年轻人扑了过去,让人担心这一扑之下那年轻人会不会就这么直接被压成相片。

只是方毅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那个年轻人在胖汉的熊扑之下依然悠然自若,仿佛那扑面而来的不是个一米八的巨汉而真地只是个幼儿园的小朋友,轻轻的就抱住了那胖汉,而那胖汉也欢快地一头扎进年轻人怀里嘻笑着,任年轻人温柔地从他头上摘下杂草。

这两人的外形和现在的动作落在周围人们眼里无疑显得有点诡异,窃窃私语已经在人们口中想起,伴随着晦暗不明的眼神和不加掩饰的脸色。

方毅开始也有种诡异的感觉,却在那两人毫不做作的脸上看到了一种真情流露,而且,这无论身处相貌还是气质都迥异的两个人,站在一起却意外地……和谐!

真是奇异的一对组合……

看着那年轻人仔细在那胖汉身上摘下草屑,又掏出手绢擦去胖汉口角流下的口水,方毅心中一动,恍然了解——

那胖汉是个智障!

一时间,两人的相处在方毅眼中已经变得顺理成章,甚至极少波动的情绪中突然有些感动,却又另有一丝悲哀同时从心中掠过,一时间也不知该同情还是该羡慕那两人。

周围的声音隐约飘来,“傻子”、“变态”等刺耳的词语从那些熟悉的面孔口中冒出又钻入方毅的耳中,募然间,他发现这些“熟人”竟是如此的陌生!

方毅心中徒然生出一阵烦闷,再提不起跑步的心情,扭头朝另一边的小树林走去。

小树林里晨练的人少了许多,几天没来方毅惊讶的发现不知何时林间已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而且大部分看上去似乎是玫瑰,连修剪平整的草坪上都星星点点的冒出一些不知名的小花,看着很是喜人。

深深吸了一口微带花香的空气,方毅觉得心情好了一些。

“怎么样,喜欢这些花吗?”柔和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方毅一愣,条件反射地立刻转了个身。他身体感觉灵敏远超常人,除了上次那个隐身人和怪老头,以及静心功夫到家的耿三,还从没有人可以悄无声息地来到他身后,而现在,例外的情况又出现了。

只是方毅一看到那人立刻感觉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了。那是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孩子,一头黑发柔顺的披在身后,精致白皙的脸上一双大眼睛灵动地仿佛在轻轻诉说着主人的心情,秀气的鼻子下樱桃般红嫩的薄唇微微开启,露出一抹清新的洁白;一身素雅的连身长裙洁白如雪,把她娇巧的身材衬托的有几个虚幻却又难掩美好。

那女孩轻启贝齿,银铃般地笑声飘荡在充满花香的空气中,方毅觉得,他有些醉了。

醉卧花尘笑,一笑千愁消……

女孩轻飘飘地走到方毅身边,一只玉手轻轻抚上方毅的脸,眼中漾起柔柔的粼光。

“你喜欢我吗?”

方毅眼中已全是痴迷忘魂,只觉得全世界只剩了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这个令他从心中欢喜的女子……他只愿牵着她,抱着她,就这么轻轻相拥着,什么都不想了……

鲜花开遍两人身旁的绿地,彩蝶飞舞于两人身边,方毅只想就这么立着,抱着,醉着……

“呵呵,还以为是个精神系能力者呢,竟然这么容易对付,”一个甜腻的女声在旁边响起,接着两个人走了过来停在方毅面前三四米处。而方毅却像完全没有发觉一样,仍旧和那白衣女子抱在一起。

“露丝小姐果然厉害,这个小子最难缠了,捉住他其他两个人就算想逃都难。那两个就不用麻烦露丝小姐了,我去跑一趟就行了。”两人中的男子笑着对那女子说道。

“哼,虎威,我废了这么大劲布下这个百花阵,你却随便拍拍马屁就想跟我抢功,难道你当我是那种胸大无脑的女人吗?”那女子脸色忽地转冷,似乎已经想要发火。

“哈哈哈,呵呵呵,快追我,快来追我啊,哈哈哈……”忽地又冒出一个声音自远至近。那两个人立即停止了交谈,脸上齐齐露出惊讶的表情。

“什么人?竟然能闯到我的百花阵中来?”那女子忽然出声叫道,而奇怪的是这么大的声音响起,方毅和那白衣女子却置若未闻的依旧静立不动。

随着那嘻嘻哈哈的笑声来到近处,一个身材高大有些肥胖的中年人跑了过来,看到这两人后却又仿佛视若无睹似的嘻笑着从两人身边跑了过去。

露丝难看的脸色好了许多,似乎嘘气般拍拍胸口道:“吓我一跳,还以为有人破了我的百花阵呢。”

旁边的虎威也神色一松,却立刻脸色一变出口叫道:“不对,小心!”

露丝一听转头看去,正好见那肥胖的中年人抱着扔进搂在一起的方毅两人向远处跑去,脸色立刻又变的难看无比。

“那人使诈,快追!”

两人刚跑出两步,却忽然在两人面前出现了一道由无数蓝色电弧编织而成的大网,两人大惊之下却一时收不住步子就这么眼看着直撞了上去。

顿时,“嗞嗞”之声伴随着两人的闷哼响起,两人如抽筋般不由自主的跳动起来,片刻后一起软软的瘫倒在地。

一个年轻人踱着轻松的步子走到两人面前,不屑的哼了一声径自从两人身旁走过,这时地上的露丝却突然大叫一声:

“动手!”

旁边趴在地上仿佛昏迷的虎威应声抬起上身,一股迫人的气势顿时自他为中心向那背向两人的年轻人迫去。同时露丝一手急挥,两旁花池中怒放的花朵中忽然迅速的冒出无数带刺的枝条向那年轻人抽去。

那年轻人身子一震,虎威脸上立刻现出一阵喜色,但这喜色却在半秒后惨然消退。

只见那无数带刺花茎即将临身之际,年轻人双手猛然亮起,接着无数道紫色电弧以比花茎更快数倍的速度向四周迸射,所以与电弧接触的花茎霎那间冒出一股火苗后变成了飞灰,落了一地。

年轻人屈指弹落肩上的烟灰,正要离去,再次遭受点击的露丝挣扎着抬起了头,盯着年轻人不甘的问:“你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我们可是‘神裔’的人?”

年轻人回过头淡淡一笑却不答话,转身慢慢离开了,只给留下一脸愕然的两人留下了一个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