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天生

28 身后有只手

罗丝心怀忐忑地敲了敲叔父的房门,下意识地深吸了一口气。

“进来吧”里面立刻传出的声音与往常一样,辨不出任何情绪。

罗丝推门而入,走到叔父面前恭敬的站着。看着面前这个躺在安乐椅上身体发福的中年人,任谁都想不到这人就是东方第二大异能组织的首领之一,她的亲叔叔罗宗国。

“罗丝,你知错了吗?”

“叔叔,我只是想先捉到最难对付的,其他的就容易多了……”罗丝急忙争辩。

“唉!”罗宗国叹了口气,罗丝立刻不敢再说下去。“我不过让你去说服那三个人,你却一开始就用错了方法……我们的目的是让那个小女孩为我所用,而你这样做只会让他们对组织更反感。”

“叔叔,再让我去试一次吧,我一定把那三个人都带回来。而且,上次的事那个小子应该并不知道是我做的。”

“不用了,‘七巧搬运术’的事先放放吧,你暂时不要再去接触他们。”

“为什么?”罗丝惊讶地看向叔父,“叔父好不容易争取到由我们出手的先机,若是‘玄武’和‘青龙’的人不守规矩暗中动手的话,我们……”

罗宗国没有回答,沉默了一会儿后问道:“你真地相信,慕容家会放一个直系血脉流落在外而不闻不问吗?”

罗丝一愣,一时也没明白叔父的意思。“难道叔叔认为……那个女孩子是慕容家故意放出来的?可是,慕容家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这个……谁知道呢?不过慕容家一直支持‘炎黄’,若是这女孩儿流落至此真是“炎黄”的意思,那谁动了这女孩儿恐怕就会引来‘炎黄’的报复了……而且,那个放电的小子,怎么会这么巧就在你动手时出现?”

“难道?”罗丝惊道:“那两人是‘炎黄’的人?”

“很有可能!”罗宗国点了点头,然后把手上的一份资料扔到桌上,示意罗丝去看。

罗丝拿起文件,越看脸色越是怪异,终于忍不住开口:“这,这怎么可能?我们‘神裔’的档案库里都没有这家伙的资料,难道他国籍是别的国家?或者,他整过容?”

罗宗国没有理会罗丝的疑问,示意她继续看下去。

罗丝翻到后面第二份资料,那张纸上的照片是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而照片下还有一个相貌粗旷却一脸精干的青年照片,两张照片仔细一看竟有些相似。再看下面的文字,罗丝突然身体一震,疑惑得看向罗宗国。

“看完了吧,根据你们提供的拼图分析,那个中年人,应该在十年前那场事故中就死了的C级体系异能者‘暴熊’,但从他完全不受你的‘魅惑花粉’来看,他的精神力至少已经达到了B级。而那个年轻人……虽然没有他的资料,但从他能力来看应该是个B级以上的放出系异能者。”

“B级以上?”B级异能者罗丝不是没见过,但关键是……那个明明已经死了十几年的人竟然会死而复生,而且异能还提升了一级!罗丝觉得自己后背有些发凉。

罗宗国看着神色有些惊恐的罗丝,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眉头,“死而复生在异能界也是有过先例的,不过‘暴熊’本来只是体系异能者,显然不可能自己复活。而且,异能觉醒后只会自然削弱,很少有增强的情况,能让异能者提高等级的方法只有‘炎黄’才有。况且,以‘炎黄’的能力隐藏一个异能者的资料也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我怀疑那两个人都是‘炎黄’派来专门保护那女孩子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罗丝紧张的问,“炎黄”,那并不是可以轻易招惹的对象,及时是“神裔”,也不行!

“先观察一下再说吧。‘玄武’那家伙我倒不担心,不过‘青龙’那女人嘛……呵呵,如果她愿意当我们的问路石的话,我倒是欢迎的很。”

…………

另一个地点。美国唐人街“雪莉侦探社”。

唐雪莉一改往日强悍的作风,柔弱的躺在**,凌乱的床单随意的盖在火辣的躯体上,凹凸有致的曲线却在床单下显得更加撩人。

她伸出结实却并依然纤细的手臂,慢慢抚上床边男人结实的后背,口中却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

“怎么了?”那男人并没回头,兀自吞吐着烟雾。

“我真怕……那个孩子的情绪从没有过这么大的波动,我怕……我控制不了多久了。如果,那人发现的话……我怕……”

“不用担心,”男人回头,轻抚唐雪莉皱紧的眉头,“手表的事是个意外,你不是已经修好了吗……而且我已经通知了那里的观察者,让他们照应那孩子的安全。”顿了一下,男人眼中闪过一道冷芒:“放心吧,就算那孩子真地脱离了轨道,我再出手一次就是了。”

“可是……”唐雪莉眼中跳动着矛盾和迷惑,“我们这么做……真地是对的吗?”

“当然,我们是正确的,那位是不会犯错的!”男人说的斩钉截铁。

唐雪莉只是奇怪地一笑。

因为……那位是真正的神吗?可是,神就有权利操作别人的命运吗?

**********

医院里,在朱大诚声泪俱下的求饶劝说下,他和方毅终于逃过了被小飞拖出医院的悲惨命运。

“唉,好不容易有个借口可以休假了,要是就这么出院恐怕不到明天刘胖子那贱人就要催我回去上班了。”朱大诚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又抓过一个硕大的苹果往嘴里塞,却被小飞一把夺了过去。

“吃!你就是个猪,难怪会这么胖!小心哪天胖的被踢出公安局!”小飞毫不留情的打击朱大诚,苹果在手上灵活地转了一圈,一个削的白白胖胖的苹果又塞进了朱大诚嘴里。

“啊~”朱大诚美美地啃了一口,得意的冲对面的方毅挤眉弄眼,“看到了吧?羡慕了吧?眼馋了吧?有这么好的媳妇在,就算被踢出警察局咱也不会被饿死滴……再说啦,老子可是公务员,那可是铁饭碗!”

“铁饭碗?”小飞不屑地一笑,“你们那大局长饭碗比你的瓷实吧?还不照样被踢了!”

“切,那是他倒霉,我这么老实可靠的人民警察上哪找去?!再说了,凭什么踢我?要踢也是先踢那帮混吃混喝不干正事的家伙。”

“没见过自我感觉这么良好的人。”小飞翻翻白眼:“不理你了,我要回去了,明早再来给你们送饭。”

朱大诚肉麻兮兮的看着小飞道:“那看在老公我卧病在床的份上,是不是赏个离别的香吻啊~!”

“滚!”小飞干脆的打破了朱大诚的妄想,拎着饭盒出了病房。

走在空空的病房走廊上,小飞忽然打了个寒战,立刻觉得周围有些阴森。

奇怪,病房里开着空调,出门应该会感到闷热才对啊?怎么走廊里反而会凉飕飕的……这楼道里好像没装空调吧。

小飞紧紧衣服继续走,却隐隐觉得身后好像有什么人跟着,心里不禁有些发毛,走到楼梯处趁着转身扭头一看,身后空空如也,什么人也没有。

“唉!怎么疑神疑鬼的,真没出息!”小飞啐了一口,转身下楼。刚迈出一步,忽然感到有人在她肩上用力推了一把,小飞一个重心不稳立时跌了下去……

************

不管有用没用,吼一嗓子先:求票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