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天生

29 百鬼夜行

“啊——”

惊叫传来,方毅、朱大诚齐齐一震:“是小飞的声音!”

“我去看看!”

朱大诚翻身下床,却不小心牵动了刚接好的肋骨,不由闷哼一声。

“啪!”

病房内的灯突然灭了。

“妈的,这鬼医院怎么搞的!”黑暗中朱大诚骂声响起。

方毅察觉到窗外透来的光线,就想去拉窗帘,一动之下,身上几处疼痛一起传来,疼得他不由咬紧了牙。

窗帘拉开,外面的光线照了进来,虽不够亮堂却也勉强能看清东西。

方毅一回头却见朱大诚跪倒在地上,当下有些奇怪。

“怎么了?找不到鞋吗?”

朱大诚没有回答,黑乎乎的身影动了几下,发出一阵古怪的咕噜声。

方毅走到朱大诚身边,拍了一下朱大诚的肩膀,却察觉朱大诚衣服下的肌肉绷得紧紧的,触手发凉,而且还在不停地颤抖着。

“大诚,怎么了?”发觉不对,方毅用力扳过朱大诚的肩膀,顿时大吃一惊——朱大诚双手正死死掐住他自己的脖子,双眼已经开始翻白。

“大诚!”方毅赶紧去拉朱大诚的胳膊,却发现朱大诚全身的力气似乎都集中在了胳膊上,凭他的臂力竟然没有拉开。方毅知道现在不能耽搁,顾不得会弄疼他,立刻运气加大力气,终于把朱大诚的手臂从脖子上拽开了。

没等方毅喘口气,朱大诚却突然一头把方毅撞翻在地,粗厚有力的双手跟着掐上了方毅的脖子。

方毅不明白朱大诚这是怎么了,他要挣脱朱大诚并不难,却又不想再伤到朱大诚,只好用力反掰朱大诚双手,两个人在昏暗的病房内僵持起来。

×××××××××××

小飞发觉脚下一空,整个人立刻从楼梯上摔了下去,吓的她当即惊叫了一声。

眼看着离坚硬的水泥台阶越来越近,小飞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脑中只闪过一个念头“不要破相……”

然而等了一会儿,那预料中的疼痛却没有到来,小飞疑惑的睁开眼睛,愕然发现,她整个人正飘浮在空中。

“这……到底怎么了?”

小飞正奇怪着,脑中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

方毅努力想挣脱朱大诚的双手,无奈现在的姿势并不容易发力,反而渐渐感觉有些气闷了。正心中着急呢,病房的门“嘭”的声被推开了。

“猪大肠?你干什么!”

进来的是小飞,方毅还没来得及去想小飞怎么会去而复返,借着楼道内的灯光小飞已经看清了房内的情形。

“猪大肠!快放手啊你,朱大诚——”小飞扑过来死命拽朱大诚,平时对她说一不二的朱大诚却没有任何反应,小飞又是着急又是担心,声音里带上了哭腔。

“大诚,你快放手,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方毅,快用“引气决”把气灌入朱大诚体内!】

耿三?方毅一怔,随即右手立刻贴上朱大诚胸口,依言运转体内之气。

“运气术”带动的气刚刚注入朱大诚体内,朱大诚身子立刻一震,惨叫一声向后倒去。

“大诚!朱大诚你怎么了?呜,你不要吓我啊!”小飞见朱大诚突然软倒在地,顿时慌了。

【不用担心,他只是刚被解除附体有些虚脱,过一会儿醒过来就没事了。】

耿三的身影从空气中显现出来,飘落在旁边的病**。

“三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诚怎么会这样啊?”小飞和方毅把朱大诚搀扶到另一张病床躺下,心有余悸的问,方毅也是一脑子的疑惑,等着耿三的解释。

耿三平静的看了两人一眼,做了个稍等的手势,随后右手一扬抛出一把纸片,那些纸片轻飘飘地飞着分别粘在房门、窗户和房间四壁、天花板、地板上。

做完这件事耿三似乎松了口气,这才看向方毅三人。

【师傅用传心术告诉我你们今天有劫,所以我就赶了过来,还好赶上了。】

“老乞丐?”“怪老头?”方毅、小飞同时开口,两人对视一眼,方毅从小飞眼里看到了震惊和恐惧。

“朱大诚这是怎么回事?你说的‘附体’又是什么意思”方毅有些担心,不过刚刚耿三的举动看上去胸有成竹,方毅隐隐觉得耿三对这些事似乎应付起来没什么困难,所以此时心中更多的还是好奇。

耿三神色平静无波,眼神却比往日明亮了许多。【‘附体’,顾名思义就是本体被外物侵入,控制身体神志。这个……恕我不能多说。朱大诚刚才就被邪气附体了,不过太极道‘运气术’可引天道正气,正是这些邪气秽物的克星,所以方毅才能把附体在朱大诚身上的邪物驱除。】

方毅两人都是聪明人,虽然耿三的话中有很多内情没有说明,但两人也大概明白了刚才的事。

“邪物……”小飞脸色忽然发白,“那,刚刚,把我推下楼的……不会是,是鬼吧?”

【那个并不算鬼,只是一个游魂而已……只是游魂并不会害人,我猜,可能是有人在背后操纵吧。】耿三脸色严肃起来,接着看向方毅:

【我刚才从外面观察过,这所医院被一股浓烈的阴秽之气包围了,我想大概有懂得役鬼之术的人在背后操纵,目的大概是要害什么人。从刚才你们和小飞遇到的事情来看,似乎就是冲你们来的。】

方毅一愣,他好像从没接触过这类和鬼怪打交道的人物啊,要说有那也是眼前的耿三和他那个神神秘秘的怪师傅……

耿三的“他心通”神妙非常,自然把方毅的想法看得清清楚楚,此时微微摇了摇头:【可能是你们平时不小心得罪了什么人吧,这才引来别人的报复。】

报复?方毅忍不住挠头,貌似他最近得罪的人确实多了点……方毅眼神一亮:“有能力做这种事的,难道是那个‘神裔’的人?”

小飞心中一沉,那些人可不好惹,就是三哥也不敢说可以从他们手下保护自己,这次……还险些害了朱大诚和方哥哥……难道,她真地要乖乖加入那个组织吗?

耿三看了小飞一眼,眼中透着怜悯……

【小飞,不要担心,我想这次的事和‘神裔’无关。他们的目的是你的能力,怎么可能会对你下杀手呢?今天的事应该是另有其人。不过……今天这人显然是想利用这个‘轮回之地’聚集地游魂害人,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应付的来。】

“嘭!嘭!”房门忽然响起了撞击之声,接着窗户上也发出“当当”的碰撞声音。

小飞惊叫一声,紧紧抱住昏迷的朱大诚,身子簌簌发抖。她向来胆子大,但对鬼怪这东西却是自小就怕的要死……

【看来他们要动手了,那我们也来准备一下吧。】耿三示意方毅小飞伸出手,以手指在他们两人掌心涂写了一番,两人只觉得被耿三描过的地方有些暖暖的热流串动,却丝毫看不出手掌中留下什么痕迹。

【我因为体质原因并不能修习‘运气术’,所以我虽然有其他方法保护自己不受邪物入侵,却并没办法击退他们。所以我们只能以守代攻,由我们三人结成一个辟邪阵,我和小飞护阵,方毅找机会以隔空掌力击退冲击阵势的游魂。这里的游魂数量不会很多,只要全部击散我们就安全了,若是打不完,只要能支持到明天日出游魂自然就会散去了。】

“可是,我也不懂‘运气术’啊!”小飞着急道。

【不用担心,你的异能是‘五行搬运大神通’演化而来,体内自带神通正气,百邪不侵。所以刚才那些邪物没有直接附体伤害你,你待会只要举着手不动就行。】

听耿三这么一说,小飞放心了许多,原来那些鬼怪也怕我,那就好……

三人按照耿三的指挥围着朱大诚那张病床坐了下来,被耿三涂过的手平伸向前,隐隐构成一个三角形。

“嘭!嘭!”“哐当!”

门窗上的纸片终于被震落下来,接着方毅只感觉从紧闭的房门和窗户刮入一股寒风,病房内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几度。

【当心,我要让他们显形了,切忌不要惊慌分神!】

耿三右臂不动,左手在胸前灵活的掐出几个印记,最后手捏莲花宝印在身前一挥,方毅、小飞只觉得周围空气一阵荡漾,接着眼前已经出现了许多四处飘飞的幽光,幽光中隐约有着一团人脸的模样,却是个个狰狞恐怖。

这就是幽魂!方毅紧紧注视着这些东西,有些紧张,但心底某处却仿佛有些什么在蠢蠢欲动……

这些幽光还在从房门窗户不断飘入,围着三人转着圈,突然,仿佛接到什么命令般,所有的幽魂口中尖啸着向他们扑了过来……

***(@^^@)******

请支持胖子~求票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