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天生

67 杀机四伏

东山陵园,即使是白天也是冷冷清清的,到了夜晚更是半个人影也看不到,只有清冷的月光落在无数寂寥的石碑上,反射的幽幽的凄凉。然而今天晚上,却有一个少年出现在山脚下。

分神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方毅脚下踏着似缓实急的步子,飘忽地带着几分虚影向山顶行去,若是现在被人看到,恐怕真地要以为见鬼了。

一分钟不到,方毅便登上了山顶,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平躺在地的朱大诚。方毅左右扫视了一眼,接着便几步走到朱大诚身边,伸手探视他的鼻息。感受到那不时喷出的暖气,方毅眼神略定,慢慢地扶起朱大诚。

突然,朱大诚身下火光一闪,接着一声巨响中,一团强烈的爆炸在山顶爆发,顿时整座山都似乎晃动起来,无数藏身山中的禽兽立刻被惊醒了。

“哈哈,千代,这就是你选中的人吗?竟然是个如此冒失的小子!”

漫天烟尘笼罩的山顶之上,突然出现一个得意的声音,只是这音调中透着一丝阴婺,令人听了背后发毛。接着随着那道声音响起,烟尘中出现了一个身影。

随着一只手突兀的攀上那人的脖子,得意的笑声嘎然而止,接着响起的却是“喀拉”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而那人也跟着软软的倒了下去。

那人倒下的地方再次出现一个身影,却是先前被爆炸吞噬的方毅,他仍旧是一身整洁,看上去丝毫没有被爆炸波及的痕迹。

“白鬼!”

一个女声响起,同时一团白影凭空出现在方毅身前几米之处,一出现便快速拉伸出一个人形向方毅扑了过来。

方毅身子一闪便躲过了那白影的扑击,接着脚下一滑瞬间向右移动了六七米,抬手一拳重重击在一棵老松上。

“嘭!”的一声,松树当即被方毅击出个大洞,同时一个人影却从松树背后飞了出去。方毅眼中寒光闪现,瞬移发动,再次出现正截在那人影飞退的轨迹上,一拳带着猎猎风声向那人影迎了上去。

只见那人影在空中身子突然一扭,立刻从腰间抽出一把刀身黝黑的太刀向方毅拳头砍去。方毅那一拳突然一转,整条手臂顿时如拉长的面团般绕开了那把太刀,直直击在那人的肩头,顿时又发出一阵“咔咔”之声。

那人的身子在骨裂声中立刻改变了方向,“嘭”的一声跌落在地,接着连翻了几个滚才止住了身子,脸上罩着的一副古怪面具也掉了下来,露出一张苍白的面孔。那明显的面部特征中,一眼便可分辨出这是个女人。

这女人刚抬头向方毅所在的方向看时,却发现方毅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她抬起头,一双细长的眼中充满了恐惧和惊讶,然而她迎上的,却是一双满是厌恶的眼神。

脚一抬,方毅就想直接把这女人踢下山去,却突然身子一震!

一股无形的强大力量突然束缚住他,方毅立刻发觉自己无法动弹了。

还有一个人?!方毅顿时心中一惊。

刚到山顶时他就使用透视看到了压在朱大诚身下的炸弹,以及藏身在树后的那个女人,可是除此之外他仍感到一股阴冷的目光在盯着他,只是向那发现看去时却又没什么发现。于是他将计就计装作落入圈套引爆了炸弹,其实却在爆炸的瞬间连续瞬移到了远处,并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把朱大诚藏了起来。

果然,那个一直躲在暗处窥视的家伙沉不住气自己走了出来,方毅便干净利落的扭断了那家伙的脖子,接着便向那女人发动了凌厉的攻势。眼看就要解决这个屡次想要害他的女人,却没想到竟然又发生了突变……

“哼!好个狠辣的年轻人,出手竟然如此歹毒!”

一个身穿黑色和服的中年人突兀的出现在方毅面前,脸上满是愤慨的表情,似乎是为了让方毅听懂,这人说的是一句生涩的中文。

方毅不屑地撇撇嘴角,心中不由地腹诽这人脸皮够厚,一上来就给人乱扣罪名,却不知道是谁一开始就设下陷阱想害人。

“千代,你怎么样?”那人低头看向地上的女子,脸上的表情却看不出有多少关心。

那日本女子以另一只完好的手臂撑起了身体,摇头示意没事,一双眼睛却恶狠狠地瞪着方毅。

那中年人上下打量着方毅,那眼神如同一只恶狼在审视一头绵羊一般,贪婪、凶残!

片刻后中年人才慢慢说道:“千代,这年轻人果然有些本事,又是年轻气盛,正好可以用他的血为我的式神开封。”这次这人说的话却是日语,而那女子一听立刻面色变了,有些不甘地看向那中年人:

“宫城先生,这个人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您怎么可以……”

“哼!千代,为了帮你抓这个人,小野已经殉身了,你还有什么脸面在这里说话!况且,我的式神得到这个人的魂魄滋润,定然能成长为魔神级式神,到时候我就可以重振百月神社的声誉,身为百月神社的附属,你们神川家自然也能得到些好处。”

那女人低下头去,但微微颤动的身体却透露出她的心情并不平静。

虽然这两个人一直在用日语交谈,但方毅这种通读图书馆内所有书籍的怪物又怎能听不懂呢?听了这两人在他面前把他当成一块砧板上的肥肉般议论,方毅的心中自然生出一股屈辱的怒意,可是任他使出全身力量却仍旧无法动弹丝毫。

可恶!这个时候如果能使用念力就好了……

那中年人见那女子不再争执,满意的点点头,接着从背后接下一个黑布包裹,一层层黑布被揭开后,露出了一截白色的短剑。

那短剑并无金属质感,却在月光下悠悠反射着寒光,虽然看上去通体白色,但仔细看去却发现那洁白之下隐隐透出一抹黑色。而那怪异的剑柄如同两个打磨粗糙的圆球连接在一起,看上去,竟有点类似于关节处的骨骼。

想到这里,方毅心中一动,立刻对那短剑进行透视,一看之下当即脸色剧变——什么类似,那短剑根本就是一截骨骼打磨而成,其中紧密排列的外层骨质之下那中空的部分,不正是骨髓所在的内骨腔吗!

竟然使用这么邪门的武器,这两个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个中年人看到方毅眼中更加强烈的愤怒,却鄙夷的一笑,接着眼神瞬间变得无比阴冷,手执那把白骨短剑缓缓向方毅的胸口推来。

方毅立刻发动金刚异能,那把短剑顶到胸口后顿时被阻挡住了,那中年人手上加力刺了几剑仍旧无法刺入,不禁有点惊讶,手中骨剑突然连挥数下,一片刷刷之声过后,方毅胸口的衣服顿时被割成了碎片。

“咦?”看到碎衣下那微带金属光泽的皮肤,中年人微微一愣,接着眼中立刻精光闪动,方毅顿时感到大脑中如突然扎入无数细针般,痛的他当即大叫一声,双眼翻白。

而那中年人就趁此时手中骨剑一推,尖利的尖端立刻刺入了方毅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