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天生

68 千年英魂【上】

随着那中年人手上一推,整把骨剑倏然没入方毅体内,方毅当即闷哼一声,霎时间全身的力气快速的消失,双腿渐渐支撑不住越来越加沉重的身体。

在他体内,鲜血正在快速的自骨剑顶端的细孔涌入,片刻间已灌满整个骨髓腔内。

那中年人眼中狂喜之色越来越盛,眼见整个短剑手柄的骨质之下隐隐透出了微红的色泽,当即一把将骨剑抽了出来。骨剑一出,一股血箭随即从方毅体内喷射而出。

眼看那血箭便要溅到身上,中年人眼中闪过一抹厌恶,眼神一闪间方毅整个人立时向后飞了出去,重重撞在后面的一块墓碑之上,随即瘫软地滚落在地。

双手捧着通体隐泛嫣红之色的骨剑,中年人满是兴奋之色,双手高高举起骨剑,口中快速念出一段模糊不明的语句。随着那语句响起,骨剑周围隐隐出现了一丝黑气,那黑气环绕骨剑几个圈落后突然冲向天空,随即伴随着中年人突然高亢的一声喊叫,更加浓烈的黑气猛然自骨剑中冒出,纷纷冲向空中。不一会儿,山顶上空已被浓密的黑气笼罩,月色也被那黑气阻挡投下了一片黑影。

那黑气在空中翻腾之间不断纠集在一起,随着中年人口中语句逐渐加速纠集凝聚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片刻后已经聚集成了一个人形大小。此时月光也得以毫无阻碍的照射下来,一片皎洁的清冷月色下,那团黑气快速的波动着,凝结着,渐渐地逐渐凝聚成了一个越来越真实的人形,随着这人形的形成,一股冰冷浓郁的森然之气慢慢在山头弥散开来,并逐渐向整座山扩散着。

看到空中的这一幕变化,瘫坐在地上的日本女人神川千代眼中神色不断变换,支撑身体的单手也在微微颤抖着,而她身旁高举骨剑的中年人则满眼的疯狂兴奋之色,兴奋的脸孔都已经变得有些扭曲。

突然间,中年人身体剧震,不敢置信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那里正有一只沾满血浆的拳头透体而出,拳头上血水流动,不断滴落在山石上摔成无数瓣,接着又溶在一起淹没了地面。

“你……不可能……”不甘的声音自喉中挤出,随着那拳头猛然缩回而划伤了终止符,接着被破开个窟窿的尸体直直向前倒去,露出了他身后握拳而立的方毅。

此时的方毅仍旧面色苍白,而他胸口的那道伤口正在迅速的愈合着。

好险,要不是他有自愈的异能,要不是中年人放弃了对他身体的束缚,恐怕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他了……

重重吐了口气,方毅这才顾得上抬头看向天空的人形,这一刻顿时目光一滞,空中的那个人……

那人全身披着整齐的盔甲,却唯独未着头盔,身后一条黑色披风随风飞扬。一手握鞭持于身前,另一手执长枪背于身后,身姿挺拔威武;一头乌黑长发在风中舞动,长发间隐隐露出一张肃穆的面孔;那面孔之上一双柳眉末端隐隐向上斜挂,更显得此人面相冷厉,只是那双柳眉之下的双目却是紧紧闭阖着。

方毅心神震动,这个人的形象,不正是神秘洞穴中刻画的那个女将吗!联系到之前那黑气化形的一幕,方毅隐隐猜到了些什么。

就在方毅被空中的女将身影所吸引时,旁边的神川千代却已在方毅骤然间袭杀中年人的震惊中醒悟过来,看着她面前中年人的尸体她眼中喜色乍现,随即便一手抓上那尸体手中仍旧紧握的骨剑。没想到她一拉之下竟然没把骨剑从中年人的手中拉出来,她惊慌地扫了一眼身旁站立的方毅,发现方毅仍旧对这边的动静毫无所觉,当即眼神一寒,回手拿起自己那把黑色太刀“唰”的一下斩上了抓着骨剑的那双手。

方毅被这细微的声音惊动的低头看去,正看到那神川千代挥刀斩断那双手腕,接着随手便丢出黑色太刀抓起了那把依旧连着两只手腕的骨剑。

看到这女人如此凶残的行为,方毅一惊之下心底的厌恶再次被勾起,正想出手结束这个罪恶的女人时却对上了那女人满是嘲讽的眼神,当即心中一动停下了即将出手的攻势,那女人神色间突然出现的自信令方毅产生一股不详的预感。

神川千代扫了一眼脚边那中年人的尸体,不屑的啐了一口,随即阴冷地眼神盯住了方毅。

“哈哈,没想到啊,最后这千年魂魄还是被我所有,哈哈哈!这是百月大神对我们神川家的眷顾!小子,乖乖的受死吧!”

接着,神川千代一举手中的白骨短剑,对着空中的女将喊道:“式神听令,替我杀了他!”

方毅对那女将散出的气势早就心有忌惮,听神川千代这么一说,不由心中有些紧张的看向空中的女将。

那女将缓缓张开双眼,眼中却是一片冷漠的看向下面的神川千代,随即一道飘渺却语带严厉的声音自空中传了下来:

“你是何人?凭何命令本将杀人?”

方毅一怔的同时,神川千代也是一愣,当即眼中一寒,摇摇手中短剑,冷冷道:“放肆!你寄身的法器现在在我手里,你就是我的式神!如果违抗我命令的话,我随时可以让你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空中那女将一听这话,当即双目一眯,左手一挥间便有一道鞭影闪过,神川千代立刻惨叫一声扑倒在地。再看时,她手中的骨剑已被那迅若鬼影的长鞭卷到了那女将的面前。

“哼!胆敢威胁本将,今天本将就给你点教训!”

说话间女将已将骨剑插入腰间,手上长鞭再次甩出,幻出几条鞭影向地上的神川千代抽去。

神川千代愕然间顿时被抽中几鞭,当即在地上翻了几个滚,身上的衣服也立刻被扯出几条碎片,露出了里面的肉色。

“你……哼!”恨恨向空中瞪去一眼,神川千代不知何时拿在手中的一颗黑球立刻朝地上一砸。

“不好!”被那高高在上的女将突然反水的举动镇住的方毅,此时一见那黑球就知道神川千代要跑,立刻一个瞬移到了她旁边出手抓去,只听“哧——”的一声,烟雾散去后,显出了手中抓着半件黑衣呆站在那儿的方毅。

愤愤的把手中的衣服甩到地上,方毅满是懊恼。明明上次被这女人用这方法逃掉后曾跟耿三打听过,知道这是一种利用符咒施展的脱身法术,上山之前还暗自警惕她这一手,可到头来还是被那女人溜了!

“你是哪座寺庙的和尚,怎么穿的如此古怪?”

方毅正在懊恼着,头顶却再次传来了那飘渺严肃的声音。

抬头看着那位英姿勃发的女将,方毅不由有些纳闷:

“和尚?我看起来像和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