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天生

77 百月神社的密传式神【上】

躺在柔软的**,感受着空调中吹来的凉风,方毅却毫无睡意。

虽然神川千代表面上对他很客气,但方毅不会傻到真地被她的客气迷惑到,他清楚的很,这一切周到的招待不过是建立在他的利用价值之上;而且,他心中隐隐有些担忧,等他帮百月神社赢得斗法大会的胜利后,神川千代会不会依照约定解开鬼将霍顺的同生封印。

毕竟霍顺是存在了近千年的灵体,在日本这个通灵历史不过千年的小国家这本身就是很少见的,像神川千代这样为了得到强大式神而不惜罔顾人命的人也怎么能舍得放弃如此稀有的式神呢?而神川千代出身的百月神社恐怕在这一点上也强不到哪去,到时候……难道要动武吗?可是就算杀了那女人也救不了霍顺啊……

“唉!”方毅叹了口气,当初答应神川千代的时候他就想到了这些,可直到现在却仍旧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你在发愁?”飘渺的声音响起,旁边的骨剑中飞出一股黑气凝现出顾飞雁的身影。

刚一出现,顾飞雁看了方毅一眼后却立刻转过了身子,不悦的声音传来:“如此衣衫不整成何体统?还不速速穿好衣服!”

“你怎么出来了……啊!”看着凭空出现的女将领,方毅先是一愣,随即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全身光溜溜的只穿了条短裤,顿时慌乱地一把扯过旁边的毯子胡乱的披在身上。

“穿好了吗?”过了一会儿却没听见方毅有所动静,顾飞雁再次问道。

方毅又是一愣:“真地要穿衣服?我已经盖上被子了……”

他现在可是要睡觉了啊,难道为了跟个突然出现的女鬼聊天还要再穿上衣服?

“废话!”顾飞雁语气坚定的不容置疑。

方毅只好郁闷的裹着被子爬下床,拿过衣服穿上,看了那个一身厚重盔甲的女将一眼,闷闷地说了声“好了”。

顾飞雁却并没有转过身,语音淡淡地道:“你刚才是在为霍顺的事发愁吗?”

方毅在沙发上坐下,“嗯”了一声。

顾飞雁缓缓道:“其实我有个办法,或许可以破除那女子的邪法。”

方毅听了眼中一亮:“真地?什么办法?”

“我可以尝试蛊惑那个女子,令她主动解除那邪法,不过……那女子常年修习役鬼之术,我没有多少把握,如果蛊惑失败的话我就会受到反噬……那样我的力量可能会因反噬而减弱。”

虽然看不到顾飞雁的表情,但她的声音中却透着几分不安,方毅略一想便说道:

“不行,那种情况下恐怕要和他们彻底撕破脸面,你如果实力大减,我还真没把握能从这里逃走。”

这话说完,方毅却有些心虚。精神反噬的后果他有所了解,绝不只是实力减弱这么简单,严重的恐怕会被对方反制。以他现在增强后的瞬移和速度能力,若是想逃恐怕还没几个人能拦得住,刚才他之所以那么说不过是不想顾飞雁冒险。

沉思片刻后,方毅突然问道:“如果她受伤或者昏迷,你蛊惑成功的机会会不会大一些?”

顾飞雁背影一动,终于转过身来,面带喜色道:“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点,如果她失去了意识那我蛊惑她就易如反掌了!”

“那好!”方毅一拍巴掌,心中有了定计。

……

第二天早饭一过,神川千代便带方毅去见百月神社的宗主,两人兜兜转转下来到了一所大房子前面。

“方桑,请进吧!”神川千代上前拉开房门,做了个请的姿势。

方毅看着拉开的房门,心底却有些奇怪的感觉。这房门明明拉开了,里面却是黑乎乎一片,连门口以内一米处的地板都看不清楚,实在有些怪异。

心中提起几分警惕,方毅慢慢走进了房门。一踏入这房子,方毅顿时感到了一股阴森之气遍布整间房子,气温也顿时下降了几十度,那感觉简直就像突然被关进了冰库一般,不由打了几个寒战。

神川千代随后走了进来,缓缓拉上了房门。房门一闭合,黑暗中立刻腾起几团火焰,房内的事物在火焰的照射下映入了方毅眼中。

从外面看上去这座房子就像个小型篮球馆般大,而现在除了火焰周围能看清之外,其余的四周却仍是黑漆漆一片,感觉上要更加空旷的多。方毅正前方有三个人盘膝坐在地上,居中一人位置略微靠前一些,这三人都是一身白色和服,脸上罩了一张狰狞的面具,那面具的样子方毅熟悉的很,正是神川千代以前佩戴的乌鸦天狗面具。

这三人两侧各有一人,这两个人却是一身黑色和服,未戴面具,左边的看上去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右边那个却是一个看上去老态龙钟行将就木的老头。

方毅一进来,这几个人就盯着方毅上下打量,纵使方毅并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也对这种看猴似的待遇心生不满,脸色立刻冷了下来。

这时居中那人突然笑了起来:“呵呵,这位就是方桑吧,果然是年少有为,快快请坐!”

神川千代立刻从后面走上,捧了个坐垫摆在了方毅面前。

方毅扫了那坐垫一眼,冷淡地道:“我不习惯坐地上,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这话一出,左右两侧那两人立刻脸色一变,冷冷地目光盯在方毅身上,方毅却似乎毫无所觉,只是大大方方的站着平静的看着中间那人。

中间这人又是呵呵一笑:“方桑果然爽快,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俗套的话了。我就是百月神社本代宗主,百月千代,在此向方桑能对我百月家提供援手表示感谢。”

方毅平时很少与人打交道,本来就对这些客套的虚话不习惯,更不会说;更何况面对这些变相逼迫他前来帮忙的日本人,他一直就没什么好感,此时自然不会委屈自己说那些令自己别扭的客套话,只是哼了一声算作回应。

只是他这反应看在对方眼中就是对百月宗主的无礼了,对方几人的目光顿时带上了几分敌意。不过百月宗主却似乎并不在意,仍旧笑呵呵的道:“方桑不远千里来此相助,本来我也不该无礼,只是这件事涉及到我百月神社日后的兴衰,我也只好向方桑提出这个无礼的要求了。之前我听说方桑一招打败了良介的贴身护卫,实在神勇,不知道方桑能否令我们这些老家伙再次见识一下那高超的武技呢?”

方毅微微一皱眉头,淡淡道:“不好意思,我的武术不是拿来表演的。”

百月宗主笑道:“呵呵,方桑不必生气,我们没有侮辱你那武技的意思,这样吧,就由我来陪方桑切磋一下吧。”

他这话一出口,其他四人立刻惊呼道:“宗主不可!”

右侧那老头撇了方毅一眼,阴阳怪气的道:“宗主是什么身份,怎么能随便跟些来历不明的人动手呢,不如就让丽香代为出手吧?”

旁边的神川千代立刻变了脸色,别说她现在被方毅打断了一只手臂,就算是状态最佳的时候她也不是方毅的对手啊,当下心中暗骂这宫城家的老鬼,自己不敢出手竟要让她当探路石。

不料那百月宗主却道:“不要乱说,方桑武技高明,丽香早已是方桑手下败将,不如……就由宫城前辈代为出手如何?”

那老头顿时一滞,面色几变后突然身子一挺,大声道:“好,我这把老骨头还没散呢,就跟这小子过几招吧!”

**********

厚颜求票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