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天生

84 投怀送抱?

方毅是被敲门声吵醒的,这一醒方毅立刻发现了个问题:他没有衣服可穿!

来日本时匆匆忙忙,根本没带任何生活用品换洗衣物之类,也根本没想过才来到这里第二天就打了两场,还把衣服给报销了……之前回来的时候为了掩饰自己的虚弱话都没敢多说,更忘了提衣服的事,难道现在要裹着这条斗篷去开门吗?他可还记得送饭的是个女孩子啊……

他在房里正发愁呢,门外就传来了神川千代的声音:

“方桑,我给您送来了食物,还是放在门口,如果您需要的话就自己取用吧。”

之后不久便是一阵木屐远去的声音。

虽然有些奇怪神川千代竟然会亲自跑来给他送饭,但方毅却暂时没顾上想那么多,连续两顿饭没吃,如今肚子已经在严重抗议了。确定那女人已经走远了,方毅迅速拉开了门,只见地上摆了一个长方形的黑色食盒,旁边还有一个纸盒,里面整齐的码放这一套衣服。

“那女人倒想的还挺周到的。”嘟囔了一句,方毅飞快的把食盒和衣服拿进了房间。尽管肚子造反的厉害,方毅还是先拿起了那套衣服,不过发现那是一套和服后不由得皱了下眉头。

他并不是什么热血青年,也没有那种盲目的仇日情节,左右不过就是件衣服而已,只要能蔽体御寒就行了,难道快冻死的时候有套和服在面前你还会倔犟的不去碰?嘿嘿,只怕那时候没几个人会去计较这衣服出自哪国了……吃着方便面叫嚣抵制日货,爱国不是这样爱的!

方毅所愁的,是他并不知道这和服怎么穿……像件浴袍也就罢了,至少给根腰带啊!这么大热的天要他学那些日本人一样,把一块那么宽的布绑在身上,这不是跟夏天穿棉袄,洗澡穿衣服一样么……真不知道这些日本人怎么想的,都这么开放的时代了竟然还穿的这么自虐!

胡乱把那“浴袍”裹在身上,方毅打开了那黑色的食盒,刚一揭开盖子,一股香气立刻钻入了鼻中,惹得他不由吞了口吐沫。再一看那几个菜式,肚子立刻忍不住唱起戏来。

炸虾球、烤肉排、一大盘生鱼片还有一盘晶莹剔透的豆腐,食盒一角还摆在一只白瓷酒瓶,闻了闻,一股淡淡的酒精味飘了出来。

方毅不由挠了挠头,虽然之前的两顿饭也算可口,但这顿饭怎么看都比之前的高了不止一个档次!难道……真像顾飞雁说的,把那群日本人揍一顿反而更能得到尊敬?!

摇了摇头,方毅再不管那么多,双手齐动大快朵颐起来。

等他把一盒子美食一扫而光的时候,外面又传来了一阵由远及近的木屐声,等那声音来到门口时,方毅脑中出现了神川千代欲举手敲门却又犹豫不决的画面。

“这女人怎么又来了?难道是来收盘子的?”心怀不满之下,方毅不由恶意的猜想这女人是不是被降级贬成了佣人。

等了一会儿还没听到那女人敲门,方毅忍不住开口道:“门没锁,想进就进来吧。”

门被拉开,神川千代低头走了进来,不知怎么回事,方毅觉得这个行事一向狠辣的女人竟有些局促。

见她呆站着不说话,方毅也不开口,等着看这女人又想耍什么花招。

沉默了一会儿,神川千代神色复杂的抬头看了方毅一眼,目光立刻转到了一旁,看到那被清扫一空的食盒时才开了口。

“今晚的菜式,不知道方桑还满意吗?”

等了半天却等来句好不相关的话,方毅不由翻翻白眼,淡淡道:“豆腐很嫩,很爽口,虾球也不错,就是那肉排全是骨头,肉太少了!还有,你们这里的鱼怎么老是生吃,又腥又不卫生,下次我建议你们红烧或清蒸,肯定比生的好吃的多……哦,还有,那酒太淡了,用我们的一句老话来说,简直能淡出个鸟来!下次就不要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原因,方毅显得比平时话多了不少,甚至都有些罗嗦了。

这是这番话却令神川千代眼睛越睁越大了……那道五味豆腐不过是配菜,虾蓉蛋黄球也只是开胃点心而已,这两道作为陪衬的绿叶得到认可固然值得高兴,可是作为主菜的神户雪花牛排和金枪鱼大脂那都是日本超豪华的菜式,却被这人贬的如此不堪,这无疑等于在他们日本人脸上狠狠地抽了两记……还有那樱花清酒,那可是他们神社密制的特酿,就算是全神社也只有宗主一级的几位老人才有资格享用的,竟被他批评为“淡出鸟来”!

不过想到宗主的交代,神川千代还是努力克制住拔刀砍人的冲动,顶着一头青筋不住地点头说着“斯密马塞”……

发表完意见的方毅打了个饱嗝,酒足饭饱后一阵倦意袭来,他忍不住又想接着再睡,但面前的女子却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方毅不由道:

“你还有什么事吗?”

神川千代脸色几变后才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说道:“方桑,如果我请求您留在百月神社,不知道您怎样才会答应?”

“留下?”方毅眉头一抬:“你的意思是说留在日本?”

“不错!留在日本,为我们神社效力。”这次神川千代回答的很快,目光毫不回避的对上方毅审视的视线。

“哈!”方毅不由笑道:“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当然不是。”神川千代表情严肃的道:“我知道我们之前有些地方给方桑留下了很不愉快的印象,但我们愿意尽量做出补偿,而且只要方桑同意留下,百月神社一定会献上我们最大的诚意。只是不知道方桑有什么条件?您现在可以尽管提出来,我会回去向宗主汇报,我想宗主一定会尽量满足您的!”

方毅摸摸鼻子,淡淡的说:“这算什么,收买吗?”

“我们是很有诚意的!”有些激动的神川千代声音不由提高了一些,却令已经头闹发晕的方毅觉得有些刺耳了,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冷冷道:

“够了,这种事以后不要再提了,我现在之所以在这里也只是因为在你胁迫之下达成的那个协议,一旦那协议完成,我就和你们没有任何一丝关系了!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说完后方毅直接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再也不想去看这女人一眼。

可是过了一会儿仍没听到神川千代离开的声音,而是在他面前传来了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他不由奇怪地把眼睛睁开了一丝缝隙,却看到了一个白花花的肉体!

虽然尚有一半衣服遮住身体上那个最隐秘的地方,可露出的部分却在这半遮半掩下显得更加具有诱惑力,而被那条缠着绷带的手臂挤压下的半个突起又显得格外饱满……面对这么一个青春诱人的半**子,本就已经够考验人的了,更何况这个女子还有着一张不俗的脸蛋?

而当那具肉体向他压了过来时,方毅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

不是吧!这是什么状况?投怀送抱?色诱?还是倒推?!

不过就是拒绝了她一个邀请吗?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方毅立刻惊慌地推了神川千代一把,而手一接触到那女人肩头滑腻微凉的肌肤后却不由地心中一痒,方毅顿时心中吓了一跳!虽然他承认这个女人的身体确实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但对神川千代的反感却令他更想把立刻这女人推到一边。

然而方毅的手臂立刻便被神川千代拨开了,这时方毅才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浑身软绵绵的提不起一丝力气,睡了大半天恢复的力气竟似乎全都不翼而飞了,头脑更是远没有平日清醒!而接着,方毅更是丢脸的被那女人一把推到在沙发上……

那饭菜中被下了药!方毅立刻猜到了什么,可是他却没有半点力气去阻止这可恶的女人胡来,甚至连说句话都发不出几分声音……当那女人正要拉开他身上的衣服时,方毅忽然灵光一现,积聚所有的力气叫了一声——

“顾将军!”

白骨短剑上红光一闪,女将顾飞雁立刻出现在房中,正看到被一个半**人压在沙发上的方毅一脸求助的看着她,与方毅心意相通的顾飞雁当即明白了什么事,右手一挥一道鞭影就卷上了神川千代的身体,一拉一甩之下直接毫不留情地把她摔在了地板上。

“滚出去!”女将怒目一瞪,冷冷喝道!

神川千代却有几分迷茫又有几分惊诧的看向方毅:“你……你不喜欢?”

可怜方毅此时连坐都做不起来,只好无奈的冷哼一声。

顾飞雁更是不耐烦的右手一伸,银枪立刻出现在手中指向了神川千代的喉咙。

“等等!”神川千代被银枪上那森寒的枪气逼得喉头发紧,急忙喊道:“请等一下,我有一件礼物方桑一定喜欢!”

说着不待方毅两人反驳,神川千代便手掐印诀念出一道咒语,一股阴气立刻从她面前的地板中升起,迅速凝聚成了一个雾状人形。

白鬼?方毅一怔,不知道这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顾飞雁更是戒备的挡在了方毅身旁。

只见神川千代再次低念几道咒语后,突然从背后不知什么地方抽出了一把小刀唰的一下在她受伤的右臂动脉上滑过,随即在右肩一拍,顿时一股血箭喷了出来,正喷洒在她面前那半实质化的白鬼身上。

片刻间,血腥气飘散开来,方毅被这女人如此莫名其妙的自残惊呆了;而接下来,他又看到那被血雾笼罩的白鬼突然显现出一张脸来,看着那张脸,方毅彻底的呆住了……

那张脸,竟然是一张熟悉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