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天生

85 白鬼的真身

看到白鬼显出的那张面孔,方毅彻底的呆住了,他没想到,本应该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竟然会再次出现在眼前,而且,那个人的消失还是因为他的原因造成的。

许辉……方毅记得他好像是叫这个名字的。这个刚刚毕业踏入社会的少年,因为一次见义勇为而被小偷报复受伤,之后又因为医院方面的有意拖延导致治疗不及时而冤死,化成了一个可怜的厉鬼。后来被神川千代利用攻击方毅等人,因为耿三及时出现制住了他,还几乎就要把他转变成普通的幽魂重新进入轮回了,最后却还是被神川千代抓走了。(许辉的故事见第29章《百鬼夜行》)

而再次听到这个少年的消息时,却是神川千代在东郊陵园作法吞噬陵园中幽魂的那次,方毅适逢其会地破坏了神川千代的计划,而且还第一次主动使用了吞噬的能力吸收了神川千代的式神“黑鬼”!也就是那时候,神川千代告诉他黑鬼就是许辉炼成的式神,使得方毅惊闻后因为强烈的内疚和负罪感而差点被心魔所控制!

可是,没想到许辉竟然又出现在面前,而且还是以“白鬼”的身份出现!难道?神川千代一开始就骗了他?疑惑过后方毅不由把目光转向了跪坐在地的神川千代。

面对方毅的逼视,神川千代缓缓道:“不错!当日我是骗你的,你吞噬的黑鬼只是我收服的一只百年厉鬼,白鬼才是你相救的这个人……”

自从那时候见到方毅因误认为吞噬了许辉而脾气大变,神川千代就知道白鬼会成为以后对付方毅的一个重要棋子,而现在,就是这颗棋子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白鬼被我以自身血液解封后就不再受我控制了,我就把他送给方桑了。”

“送?!”方毅面色一寒,狠狠地瞪了神川千代一眼。

这女人也未免脸皮太厚了吧?明明是她强行将许辉的灵魂夺走炼成了式神,如今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送还?借花献佛的事也听说过,但能做到如此无耻的却是头一次见到!

方毅懒得跟这女人浪费口水,仔细打量起许辉的状况……

比起第一次在医院见到的许辉,现在的他虽然还是身影飘渺的一团雾气,但却明显凝视了许多,想必跟那次在东郊陵园吞食过许多幽魂有关吧。参照顾飞雁的情况看,对于已经变成鬼的许辉来说身形凝实应该算是个好现象,只是,现在的许辉看上去就像个木头人似的,双目发直、面无表情,完全没有第一次见面时那么有生气,这情况令方毅不由有些担心。

蹙起眉头,方毅不悦地看着神川千代道:“他怎么好像不认识我了,你对他做过什么?”

那女人因为失血不少面色显得有些苍白,精神有些萎顿的坐在地上,听方毅这一问当即坐直了身子,还挤出了一丝笑容:

“方桑不必担心,被炼成式神的人都是这个样子,除了听从指示行动外丝毫不会反抗,按照你们国家那些修行隐士的说法,他们现在就是丢了七魄。”

“什么?这岂不就是一个傀儡?!你这女人好狠的手段!”方毅还没说什么,旁边的顾飞雁已经忍不住勃然大怒:“玩弄逝者魂魄本就有违天合,你却为了控制他生生打散他的七魄!如此做法难道不怕天谴吗?”

“什么天谴?哼,不过是句笑话!”一直恭敬有加的神川千代这话却说的毫不客气,语带讥讽地说道:“如果老天真的有眼,这世上怎么还会有这么多冤屈和不平,又有多少为非作歹心地险恶的人活得潇洒滋润?哼!既然别人做得,凭什么我就做不得?”

她这话令方毅听了不由一怔,而顾飞雁也被这话堵的张口结舌,半天才说道:“你,你这是强词夺理!天理昭昭,自有业报,作恶早晚会有报应临头的!”

神川千代却鼻中嗤笑一声,缓缓说道:“我曾经读过你们那时期的历史资料,你们那时候有位顶天立地的英雄人物,叫做岳飞,带领一群勇士为保卫国土替国家百姓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当时他的名气可说是连皇帝都比了下去。只是后来他的结果如何,想必也不用我再废话了,你应该很清楚吧?而那些陷害他的人下场又如何?还不是享尽一生的荣华富贵,纵使死了受人唾弃却也于他本人的利益没有半点的损害!这,就是你所说的什么天理昭昭吗?不知道这好人和坏人的报应又在哪儿呢?”

这一通话缓缓说来,顾飞雁是彻底的哑口无声了。别说岳元帅了,纵使是她为了国家百姓牺牲了自己的幸福奔走沙场,到头来还不是被人陷害死于非命?!虽然一直以来受到的教育告诉她的都是“君令臣死,臣不死不忠,父叫子亡,子不亡不孝!”千年以前岳元帅也是这么告诉她的,千年之后听闻岳元帅遇害的噩耗之时,她也不由开始怀疑起那句古训了!而神川千代这番话却无疑如当头霹雳,令她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心中的某些信念在这一刻,悄然出现了裂痕。

神川千代的话同样令方毅震动,但转而方毅便觉得神川千代有些过于悲观了。他毕竟是读过“万卷书”的大学生,知识的积累虽然仅限于理论上,却也比顾飞雁这个千年前的古人思维宽阔的多,更加明白用自己的大脑去鉴定眼前的真实这个道理。虽然神川千代的话有些道理,但细细一想便会发现其中的狭隘性和片面性,而导致出现这种片面视角的原因,一般却是起于这个观察者自身的经历。从神川千代的观点去分析,方毅觉得这个可恶的女人似乎有着一些算不上“快乐”的经历,也正可能就是这些经历才导致这个女人性格如此阴暗狠辣……

想到这些,方毅不由有些同情这个女人了。不过,现在方毅却没有多余的心情去关心这个女人的过去了。

“你能把他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吗?”方毅问道,语气不觉间已经缓和了一些。

“对不起,这个,我做不到……”神川千代低声道,一见方毅又皱起了眉头赶紧说道:“不过我知道一个方法,或许能行得通。”

“什么办法?”

“恐山灵场一脉精通于灵体炼化、招魂夺魂之术,如果请他们出手,或许可以让白鬼恢复正常。而根据斗法大会的规矩,获胜者可以对战败的一方提出一个条件,只要这个条件不是太过分,一般都会被满足。而且,这也是每次斗法大会能吸引全日本通灵人参加的一个原因。只要在这次斗法大会上您能战胜恐山灵场的话,请他们帮忙出手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打败恐山灵场?方毅眉头轻皱,这似乎跟之前的约定属于同一个问题,神川千代有必要再重申一遍吗?而且还是以自残身体为代价……她应该知道即使只是为了帮鬼将霍顺解开封印,自己也会尽力而为的,为何这女人要再拿许辉来做文章呢?

见方毅沉默不语,神川千代微微躬身道:“方桑,即使您败了也没关系,千代会去请求宗主出面,相信恐山灵场还是会卖宗主一个面子出手的。”

她是在示好!方毅心中一动,看来她还是在为了把自己留在日本而努力,所以才不惜先使出这近似苦肉计的办法解开了对许辉的控制,然后又来借百月宗主卖自己一个人情……嘿嘿,这女人,还是在耍花招啊!

方毅眼睛一眯,轻笑道:“不用了,我喜欢靠自己去解决问题,斗法大会上我会尽力,这样你该放心了吧?”

××××××××××××××××××××

不好意思,烦心事太多,上午时间全荒废了,这章放晚了,抱歉!

再次鄙视一下网通的宽带,竟然会一到下午五点就断线,打值班电话还没人接……明明是包月网络却只有白天通,上不了网郁闷不说,还弄得没心情干活,真他¥#&m;m;×@¥×……咱要做个文明人,就不说什么了,不过如果我们这能有其他选择的话,就算网速慢点我也不会选网通了!绝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