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天生

123、破洞【下】

这……这女人的式神究竟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强?难道这,这真的只是一半的阴气吗?!除了方毅等知情者,所有人都仰头朝天,呆呆地张大了嘴,任哈喇子滴了一地……

也只有方毅和顾飞雁才知道,神川千代体内寄生的式神可是千年鬼将霍顺,而且之前在老岳庙顾飞雁的阴气也被霍顺吸取了两成之多,如今头顶的这一大片黑云虽然只是他体内的一半阴气,但那可是积聚了六百年时间的阴气啊!又怎能不惊人?

方毅此时也不客气,手执打神鞭朝天一举,那黑色的漩涡立刻出现在打神鞭前端,顿时如长鲸吸水般将空中的阴气灵体统统吸了过来,一股脑的往漩涡中钻了进去。

便是松本冰见这个唯一用过打神鞭的人,也从未见过打神鞭被如此大场面的使用,所有人看向打神鞭的眼神都立刻狂热了几分……

不到一分钟,空中那遮盖了半片天空的乌云便尽数吸入打神鞭中,方毅收回打神鞭立刻扭头就要像酒池中的小山走去,顾飞雁紧随在后。

红雨突然跑前几步,拦在了方毅面前:“等等,我也要去!”

方毅一愣,接着身后也响起紫音那平静却坚定的声音:“那洞里可能有危险,我们也去帮忙吧。”

深深的看了面前一脸没商量的小女孩一眼,方毅回过头,对上了紫音那双清澈的眼睛。他清楚的感觉到这两个女孩子对他的担忧,心中顿时生出一丝暖意。

“我也要去!”小樱也站了出来,身后紧跟着那个叫野藏的桀骜少年。

方毅皱了皱眉,虽然他不太会拒绝人,可是他知道不能让这几个女人小孩去冒险,于是故作严厉的沉下脸来道:“不要闹了,山洞里很危险,不是你们能去的地方!”

“不行!虽然你这个便宜叔叔当的不怎么像样,长的也不帅,但是既然爸爸肯为你牺牲自己,我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再去冒险,我要去保护你!”红雨双手叉腰,好不畏惧地叫道:“别想说我会拖累你什么的,我的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保护自己绰绰有余,又不像某些小屁孩……”

“哼,你才是小屁孩!论实力,我可比你厉害多了!”小樱两手攥拳握在胸前,激动的小脸微微有些发红:“麻美姐姐的仇我一定要报,就算不能自己动手至少也要亲眼看到那只狐狸是怎么死的!”

方毅觉得头有些疼,不由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突然身子一闪到了小樱身旁一掌劈在她的脑后,顺手将她推入野藏怀中;接着又一闪已经来到了红雨背后,如法炮制的轻轻一击便令红雨也晕了过去。

紫音目光一闪,却没有阻止,只是静静走上去将红雨接了过来。

伸手轻轻理了理红雨额前的乱发,方毅觉得心中某处柔软的地方似乎被触动了,抬头对上紫音那平静的眼睛,方毅觉得这个女孩一定会理解自己心中想说的话……

“她可能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就算是为了哥哥,我也不能让她遇到危险,请你帮我照顾她一下……”

“你……”紫音欲言又止,直到方毅等待半晌就要转身时才将那简短的后半句说了出来……

“小心!”

心中一动,方毅笑了,点点头转过了身子。

“等一下……”又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方毅一愣转过身来,看到了走上来的松本冰见。

“水月阁下,松本冰见带领恐山十名高手随您同行,助您一臂之力!”

松本冰见话音刚落,清一和尚也挂着一脸招牌式的笑容开了口:“呵呵,之前老和尚都没帮上什么忙,就由老和尚带领我们白云寺剩下的弟子一起前往帮水月先生分担点压力吧!”

“既然恐山和白云寺都出面了,我们百月家也不能落后了,”百月良介笑道:“可惜父亲大人身受重伤,我又实在是本领低微,就由丽香随行水月先生身边听候差遣吧!”

见这三大通灵巨头突然如此上心,方毅有些意外,但这些人都是有实力的人物,他们肯出来帮忙方毅倒也求之不得,当即便点头同意了。

只是一回头看到那远在湖心的小山,方毅又犯难了,若是自己还可以让顾飞雁带着飞过去,但如今身后跟着这二十多号人,难不成要一棒子人就这么一直游过去?

突然面前的湖面上缓缓升起了一道水花,这水花两米多宽,一直连接到远处的小山洞口处,竟是那蛟女挥手间架起了一座水桥!

心中带着几分惊异,方毅踏上了这水桥,虽然落足处有些柔软的感觉,但脚下却丝毫没有下陷,就仿佛这踏上去的不是水而是玻璃一般……带着此起彼伏地惊叹声,二十多人向湖中的小山走去。

在远处还不觉得什么,等到了这山洞面前方毅才发觉这山洞不是一般的大,整个洞口简直比他们学校的校门还要高大宽阔,就是这二十多人并排走进去都没有问题,只是……

一个白云寺的弟子刚走到洞口便“嘭”的一下弹了回来,而那仿佛空无一物的洞口瞬间闪过一抹七彩的波动。

“有古怪!前面有东西挡路!”那个弟子立刻叫了起来。

松本冰见神色不动地对身边的一个女弟子低语几句,那女弟子立刻从腰间抽出一把肋差短刀走到洞前,将手中短刀缓缓向前探去。

一瞬间那彩色的波动再次出现,仿佛一道彩幕挡在洞口之外,而随着那女弟子手中用力一推,那短刀前端进入那彩幕后的部分立刻消失了个无影无踪,惊得那弟子立刻低呼一声后退了几步。

“这里就是第一道禁制了,”渱自水面下缓缓浮出了上半身,顿时吸引了白云寺那群和尚的目光,就连清一和尚的眼神也出现了片刻的呆滞。渱却仿佛并不在意这些色迷迷的眼神,神态自若的对方毅说道:

“据我所知,这应该是某种修行门派惯用的禁制,用来防护山门等重要场所,我们南海派以前也用过类似的方法……可惜这个禁制我却不熟悉,也不知道破除的办法,为今之计只有用最笨的法子,用你之前收集的法力来强行将这道禁制轰破了。”

“好!”方毅点点头举起了打神鞭,黑色漩涡一闪之间猛烈的阴气蓬勃而出,与那瞬间出现的彩幕“轰”的一声撞到了一起,却诡异的没有发出任何碰撞后的气流波动……

但随着打神鞭中阴气的持续冲击,那道彩幕的颜色也在逐渐的变淡,直到方毅最后一发力将自己体内那道能量也顺着打神鞭打出,那彩幕已经淡化的几乎看不出颜色了。

体内那道能量完全释放,方毅的身体也不由晃了一下。记得没有练习那炼气术之前,体内察觉不到那能量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现在明明体力没什么损失,但这能量突然没了反倒整个人就有了一种虚脱之感,不过方毅知道,这能量以后还会随着练习炼气术慢慢的补充回来。

“是不是可以通过了?”方毅虚弱地向水中的蛟女问了一句,这一句无力的话立刻让清一等人注意到了方毅的异状,脸上立刻出现了刹那的古怪神色。

渱手臂一挥,一道水箭就从湖中飞出射向洞口,那模糊的彩幕再次出现,瞬间就将那道水箭蒸成了一蓬蒸汽。

渱柳眉一挑,叹气道:“还不行,就差一点了。”

“我来!”顾飞雁踏前一步,右掌略一蓄势便倏地向前挥出,一团球状黑气立刻“呼”的随掌而出,“嘭”地一下撞入那光幕之中,她这一下,用的正是方毅那招隔空掌的运气窍门,但因为她体内阴性能量充足,使用出来的效果却要比方毅用来豪华绚丽了数倍。

随着这下隔空掌,那光幕又淡了几分,顾飞雁一见又是几掌接连轰去,那摇摇欲坠的光幕勉强撑了几下后,终于如那接下今天最后一起生意的妓女,又如那搜肠刮肚的三流诗人般,无力的呻吟了一下,便“噗”的破碎成了几点光斑,再无声迹可寻……

“太好了!终于打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