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天生

175、改头换面

看到报纸上某位当红影星不幸出车祸遇难的新闻,史密斯先生不由叹了口气,他不确定天妒红颜这句话到底有几成真实性,却明白过人的天赋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上本来就是个错误,就像他一样,拥有“万能屏蔽”这个大名鼎鼎的外号,却只能在某些欲利用他这能力的势力之下到处躲避,终日过着不能以真面目示人的逃亡生活……

有时候,他真希望自己从未得到这见鬼的能力,不过现在他却不得不靠着它来生存下去。

再次叹一口气,史密斯先生喝下杯中剩下的红酒,慢慢的将手边的报纸撕成了一叠钞票大小的长条揣入怀中,随后招来了侍者。

“史密斯先生,一共是一百三十六英镑,谢谢。”年轻的侍者礼貌又略带兴奋的望着这位向来出手阔绰的绅士。

史密斯把手探入刚刚那个衣袋,再次掏出的却是一叠崭新的钞票,随手数了两张递给了那个年轻人。

“多的算你的小费了。”

“谢谢您,史密斯先生,欢迎您下次再光临本店!”在其他几个侍者羡慕的目光下年轻的侍者激动地说道。

史密斯随意地点点头,拿起搭在一边的风衣走了出去。

伦敦的天气总是这么糟糕,一年里没有几天是不下雨的,习以为常的史密斯紧了紧风衣一头钻入了雨幕中。

确定周围匆忙而过的路人没有人注意自己,史密斯转进了一条小巷子,几分钟后从巷子的另一头走出一个撑着雨伞的高挑美女,如果有人朝这位仔细望上一眼,或许会惊讶的叫出这位美女正是传说刚刚在车祸中遇难的当红女星,克里斯蒂娜.沙文小姐。

抬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沙文小姐坐了进去,在那个司机轻浮的目光和调戏下来到了一座半旧的高层公寓前,甩下几张钞票,沙文小姐在那司机猥亵的笑声中走进了公寓大门。

坐着摇摇欲坠的电梯,穿过昏暗的走廊,沙文小姐停在612号前,轻轻敲响了房门。

片刻后,依旧没有任何动静,沙文小姐却似乎松了口气,掏出一把钥匙打开房门走了进去,在这间不大的小公寓中走了一圈,再次来到门前将门反锁,沙文小姐整个人突然变得模糊起来,当她再次变得清晰时已经从一个娇美的少女变成了一个胡子拉碴的宅男,这间小公寓的主人,威尔.派克。

换了自己感觉最舒服的身份,威尔脱下湿漉漉的风衣一挂,慵懒的把自己埋进了那张柔软的旧沙发,随手拿过笔记本敲打下以前经历的那些冒险,引来许多人或嘲讽或笑骂的评论。

不过他并不在乎这些,不管那些人相信与否,对他来说这只是他记录自己生活的一种方式而已,这个时刻他只要忠于自己就可以了。

整个下午就在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声和窗外的雨声和鸣中悄然而过,当夜幕终于降临的时候威尔被一阵急促而且粗鲁的敲门声打断了思路。

一定又是那个讨厌的房东,对付那家伙可不能用旧报纸搪塞过去,他确信酒店里的那两张百元大钞会在今天存入银行后才变回原形,但谁知道那个混蛋房东会不会当天就把钱花出去,一旦露了马脚这个住了几年的避难所可就住不下去了。

可恶,都怪那个混蛋主编拖欠这个月的稿费,看来这次只能装作不在家了,想来那房东敲一阵也就会放弃吧,毕竟自己以前可没拖欠过几次房租……

尽可能轻的合上笔记本,威尔忐忑的望了一下房门后又捂起耳朵缩进了沙发,虽然他可以凭空在自己和房门之间造出几道厚实隔音的墙壁,但那毕竟是用来麻痹别人神经的东西,对自己确实丝毫不起作用的。

但那敲门声却一直执着的继续着,却没有听到往常房东的大嗓门,威尔终于察觉到一丝不对,从沙发下摸出一把手枪略一检查后,威尔光着脚悄悄摸到了门边,透过猫眼向外望去。

脸色一变,威尔把手枪插入腰后换了一副惴惴的伸手拉开了一道门缝:“请问你们找……”

“咣当”一声,不等威尔的话说完房门已经被一把推开,接着威尔也被门外伸出的一只脚给踹了进来,一对带着墨镜的男女跟进屋内随手锁上了门。

“你,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威尔可怜兮兮的道。

“你个小王八蛋别跟我玩这一套,难道你小子想不认账?”那一脚踹飞威尔的女人一把摘下墨镜,正是唐雪莉,他身后的当然就是方毅了。

威尔突然面色一变悠然而笑,哪里还有一点刚才那副吓得要尿裤子的样子:“唐姐,您这话可不能乱说,要是被人误会我倒没什么,损害的可是您的名声啊……”

唐雪莉一愣,这才回味起刚才自己的话确实有点歧义,连日来被人骚扰本就让她憋了一肚子气,此时又被威尔戏言调戏顿时令她非常不爽,一撸袖子就想上前扁人。

威尔俐落的一个翻身爬起来,一边后退一边后悔不迭的求饶,但惨无人道的拳头入肉声和凄惨的哀嚎还是在这间小房间内响了起来,躲在一边的方毅再次确认了一个真理——雪姨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

顶着一对熊猫眼和肿成猪脸的腮帮子,威尔泪流满面的拿出自己最后的存粮招待了方毅两人一顿晚餐,顺便方毅也听唐雪莉讲了一遍这个传奇人物是怎么欠了她一屁股债的……

话说十几年前,当时年轻气盛的威尔因为一时出风头帮助一个被当地异能组织通缉的人逃到了国外,最后那人仍旧在国外被人捉住,却把他的能力供了出来,从而让异能界都知道了这个“万能屏蔽”的存在。

异能界的人和组织本来就习惯于隐藏自己的身份,毕竟在这个普通人占多数的世界上异能者的身份还是很敏感的,人类本身就是个习惯排斥异类的种族,虽然异能者个体实力远超常人,但在数量上却是绝对的弱势群体,一旦公开了身份,谁都不敢保证他们不会成为人类铲除异类的牺牲品。

更何况异能者之间也存在着各种冲突和竞争,若是能得到威尔的力量他们就能彻底隐入暗处,无论在自身安全还是在对外竞争中都将取得相当的优势。

因此,短时间内威尔便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成为众多势力欲争取的对象。

不过这家伙散漫惯了,不喜欢被约束的威尔断然拒绝了几个比较大的异能势力邀请。

本来他若是随便加入一个势力,在有了后台保护后他或许没人敢对他用强,但坏就坏在他谁的帐都没买,于是在几大势力发现他不吃敬酒后立刻采取了强夺的手段,而威尔也一下子从众人高捧变成了所有人眼中垂涎的猎物。

因为某些人的故意散布,后来连黑道的一些势力也加入了对威尔的追捕。

凭借特殊的能力,威尔倒也躲过了几个月的追捕,但有的时候黑社会的眼线远比异能追踪者更危险,最终威尔还是被一个黑帮抓住了,不过很快这个黑帮就整个在英国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威尔。

一个偶然的机缘,唐雪莉在铲除一个凭借异能作恶的小团伙时发现了被逼入伙的威尔,在短暂接触下唐雪莉发现这家伙人品其实不坏,于是就动用私人关系悄悄地把他送到了国外,从此之后“万能屏蔽”就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再找了几年无果后各个势力也最终放弃了,毕竟找这么一个生来就会躲藏的人本来就不是件易事。

但当年那些势力怎么也想不到,当时间将那个传奇洗淡后,威尔又悄悄跑回了伦敦,虽然唐雪莉极端反对,但在这家伙眼泪汪汪的一番思乡主题大演讲后还是妥协了,还花了一大笔私房钱给他秘密安排了十几个不同的身份和住处,这笔开销每每想起都令唐雪莉恨得牙痒痒,但她也知道凭威尔这个家伙一辈子也不可能还上那笔钱了……

听完唐雪莉讲述这段过去的故事,方毅望着这个看似平凡的传奇人物心中感想万千,眼下的自己何尝不是一块人人欲得的“唐僧肉”,可是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像他这样过回平静的生活呢?

而对于方毅的事唐雪莉也没对威尔隐瞒,两个人一时不由有些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初见的陌生感很快便在两人之间消除了。

“那么,我就先把你们的样子改变一下吧!”威尔冲方毅眨眼一笑,接着方毅马上就看到对面的唐雪莉眼神不对了,接过得意洋洋的威尔递过的镜子后,方毅望着镜中的人不由一怔……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要顶着这副脸面走到街上那绝对会引来女人们90围观,同时也会迎来男人们100的暴扁!这……这张脸实在是太天怒人怨了,那些天王名模什么的在这张脸面前也会自惭形秽吧!

不等方毅抱怨,唐雪莉直接一拳把威尔捶飞了——“你个白痴!还嫌他不够引人注目怎么的?我看这些年的安稳日子都把你养成猪了!”

“呜……不好意思,审美观在那摆着,一时就忘了分寸……”威尔讪讪的笑道,眼睛再次一眨后示意方毅再看看镜子。

这次改变后的容貌要平凡了许多,尤其是变成褐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皮肤更变得白净了许多,看上去像极了一个混血儿,虽然依旧带着一些东方人的特征但站在一堆英国人中也不算太突兀了。

“现在这样子就算你妈站在对面也认不出来了,不过你不能离开我周围百米的范围,否则这副相貌顶多只能保持6个小时,所以这段时间你就委屈点跟我在这小公寓里凑合一下吧。”威尔说道。

“不,我们不能呆在这里,”唐雪莉立刻提出了反对,“方毅必须要尽快恢复异能,我们得出去打探这方面的消息。”

见威尔疑问的看向自己,方毅冲他点了点头,这几天他只要情绪稍微一激动心中的杀意就有些蠢蠢欲动,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控制不住情绪就会再被杀意支配,就算有了威尔的帮助下以后自己可以每天过静心养气的日子,但总是背着一个定时炸弹的日子就算不变成杀人狂魔也会先变成神经病吧……

“不会吧?那我岂不是要和我这个温暖的小窝说再见了!”威尔一脸的不情愿,见唐雪莉又暴力的对自己举起拳头,威尔立刻退后一步讨价还价道:“那要找到什么时候啊?你们有线索吗?”

方毅和唐雪莉相视一眼,脸上都有些无奈,唐雪莉见过的听过的异能者不可谓不多,但似乎没有一个是能为人解除封印的类型;而方毅虽然知道心砚道人是个希望,却无奈既无法和他联系又不知道他所在的那个海岛的位置。

“我知道恢复异能的方法。”

一个声音突然在房内响起,三个人同时一惊,以他们三人的警觉竟然没有发现什么时候屋内已多了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