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天生

184、无法改变的命运?

“重生的火焰?”方毅望着手中的白色火苗喃喃自语着,“这么说,这种火焰跟爱丽丝的异能一样可以治疗伤口了?”

“不错!”唐雪莉点了点头。

“那……”方毅看着爱丽丝刚被自己烫伤的手,心中带着几分兴奋道:“我来给爱丽丝治疗一下吧。”

“等一下!”菲斯特一把将爱丽丝拉到自己背后,“你还是先确认那火不会真的伤人后再说吧,爱丽丝的伤自己会处理的。”

“呃……不好意思……”方毅讪讪的收回了手。

是啊,还是先找个什么东西的做下实验再说吧,要是一个控制不好再伤到爱丽丝的话,菲斯特恐怕真要跟自己拼命了!

而且,如果这火焰真的拥有重生力量的话,说不定就可以令紫音的腿复原了……一想到这个可能,方毅立刻有点迫不及待了。

“抱歉,我失陪一下!”匆匆跟大家打了个招呼,方毅刷的一下蹿了出去,高速运动带起的风惹得身后传来一阵叫骂——

“靠!刮台风啊,有没有这么夸张啊!”

“咳咳!嗯……姚森,沙尘暴也是你们北方的特色吧?”

…………

方毅一心只想着找只小动物什么的,来试一下那白色的火焰是否真地那么神奇,但他此时也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速度有多快——因为吞噬了朱雀的异能,他的身体中所蕴藏的能量现在已经达到了一般意义上A级体系异能者的能量指标,这就使得方毅不但拥有了现在飞行和控火的能力,原本的那些体系异能也因为体内能量的增长而随之达到了A级的强度,就像他现在的速度,已经轻松突破了音速这个A级分界线。

这就导致方毅在还没有想清楚自己的目标时已经穿越了这个小城镇,来到了小镇外的一条大路上。

姚森说这是个城镇,不过在方毅此时看来似乎有点夸大的嫌疑,事实上这顶多就只是个比较大点的村庄,尤其是整个小镇连个车站都没有,要想出远门只能在镇外的大路边等车这一点,更是与城镇这个名称有些不符。

但正是那些站在路边的大树下闲聊着张望着大路远方的人们,此时却让方毅突然生出几分感动,如此平凡不过的日常生活、那些人脸上轻松的表情,这些普通的景象令方毅恍然又回到了过去的平凡生活,这份发自内心的悸动令他一时眼角竟然有些发酸了……

比起这些,拥有再多的异能再强大的力量又有什么意义呢?!

可是方毅同时也明白,现在的他已经回不去了,不仅是因为“炎黄”不会对自己放手,即使那些人停止对自己的追捕他也无法原谅那个随意操纵自己人生的人!

擎天,为了自己的私欲把他和通天像训练杀手一般养大的那个男人,把唯一关心他的乐乐杀死的那个男人,在对他做出那么多过份的事后,方毅又怎么能够如此轻易的放下心中的仇恨?

不!他不会就此放过那个男人的!他要报仇,他要那个人为自己犯下的罪行受到惩罚!

是的,以前的他太软弱了,没有力量保护自己,所以才会被人随意的摆布,自己身边的那些人才会受到伤害……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有了力量,几乎是站在异能者这个群体顶端的力量,他会好好的利用这份力量去让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后悔……

菲斯特说的没错,对待敌人最不需要的就是仁慈和同情,既然他们想对自己不利,那自己就应该毫不留情的反击才对!

可是……为什么?下定决心报复的自己,胸中为何这么难受呢……

再次望了一眼那些大树下等车的人们,方毅转过身抹了把脸向后走去,却看到了一个迎面走来的熟悉身影。

“乐天?你怎么出来了?”方毅迎了上去,乐天的样子有些异常,惊慌的样子完全不像平时那个总是一脸镇定的女子。

埋头走路的乐天显然心事重重,竟然没发现她前面的方毅,被方毅叫了几声后才回过神来,认出方毅后神色更显得惊慌了几分。

“你没事吧?”方毅再次问道,乐天脸上红肿的双眼似乎是哭过的样子,这种反常的事出现在乐天身上不由令方毅担心之余生出几分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事能让这个号称无所不知的女子如此失常呢?

“我……没事,没事!”乐天掩饰着,但这种粗劣的掩饰反而更令人起疑了,“我有点事要先离开了,你们自己小心。”

见乐天从自己身边经过,她那掩饰下的焦急令方毅没来由的一阵气恼,一把将乐天拉住了。

“你把我当什么了?!”

“什……么?”乐天似乎被方毅突然的怒吼闹蒙了,“你在说什么?快放开,我真的有急事!”

“那就告诉我!”方毅紧紧盯着乐天的双眼,那种强势的气势令乐天不由一怔,“我们是朋友吧?如果你有什么为难的事那就说出来,我一定会帮你的,有困难的时候会互相帮助,这样才是朋友不是吗?”

乐天仿佛不认识方毅一样望着他,从方毅的眼神中她看到了真诚,可是……

“这并不是别人帮忙就可以做到的事,我……”乐天转开视线望向一旁,口中喃喃着,却猛地身子一震,口中的话也中断了,而方毅发现乐天的眼睛竟然突然间整个变成了白色,而她脸上的表情也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一样变得无比惊恐!

“不……不!”乐天惊恐的大叫着,双手掩面浑身颤抖着跪了下去,吃了一惊的方毅赶紧扶住了她。

方毅脑中突然闪过一道亮光,难道……乐天的这种样子就是在窥视未来?难怪她每次发动能力的时候总是闭上眼睛,这种样子确实有点骇人!可是……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看到了什么?”方毅尽量轻声地问,希望自己不会干扰正发动能力的乐天,但他预感一定是什么大事,否则一向镇定的乐天不会是现在这副样子。

乐天闭上了双眼,泪水从她面上顺流而下,她脸上那种茫然无措和绝望的神情让方毅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

“我还是没法改变……这个结果还是变成了事实……”乐天啜泣着抬起头来,用矇眬的泪眼望着方毅,“你知道吗?今天是乐师二十六岁的生日啊,可是……这也是他生命中最后的一个生日了!”

“什么?!”方毅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等等,难道,难道乐天的意思是说乐师今天会死?!

“你是说,乐师会死吗?这怎么可能,他还那么年轻啊,上次见面看上去也很健康的样子,怎么会死呢!”

乐天仿佛没有听到方毅的话,只是茫然地自顾说着:“从我见到他的那天起,我就知道自己会爱上他,同时却也知道了他的死期……他会在自己的26岁生日那天终结生命……

他从来都不在乎这件事,总是开玩笑的说,能够跟预测未来的我相识就是一种缘分,这样的相识也就说明老天都让我却改变他的结局……就算无法改变,但是能够认识我,爱过,开心过,也足够了,比起大多数的人,就算稍微早一点向上帝报道,这样的人生他也很满足了……

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可是他不知道,他这样的话只会令我更加恐惧和难过,因为,被我看到过死亡日期的人从没有一个逃脱过……连我的亲生妹妹也一样……

遇到乐师后我常在想,为什么我会具有这样的能力,难道就是为了提前告知别人的死期?可是这样到底有什么意义?只是为了让我跟那个人一样在担惊受怕中提前感受死亡的威慑力?如果是这样,那给人们这种能力的上帝还真是恶趣味啊……

你知道乐师是怎么说的吗?他说,世界上每一种异能都是一种天赋,天赋,也就是天赐的礼物,而我的预知能力在他看来,就是在提醒人们明白这短暂生命的珍贵!

可是,我真的不想就这么失去他,我真的好爱他,在遇到他之前我从来不知道爱是如此刻骨铭心让人既爱又恨的东西……

所以我开始尝试改变一些看到的事,一些注定要发生的事,可是一些小事虽然能够改变,但那些涉及生命的未来却无论如何都会发生,即使我临时改变了一些关键因素,但事情却会在另一条轨迹上发展出同样的结局……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为了与乐乐的约定我们到了日本,在那里救了你一次,其实你不用感谢我们,因为在百月道场的那一次即使没有我们的帮助你也不会死,因为按照我看到的未来,你真正的死期是在恐山上,不只是你,当时所以在恐山上的通灵者都会死在九尾狐的手上,而我们那次去也只是尽人事而已……

只是没想到事情到了最后竟然会出现了转机,不但你活了下来,还有那么多的通灵者也一起活了下来!这件事令我对未来又有了一丝期待,所以在以后的那段时间里我重新开始设法改变未来,而我也终于发现有很小的机会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死亡时间,而一旦这个幸运的人度过了这个死亡时间,他就可以拥有一段新的未来!

你知道这个发现令我多么兴奋吗?那一天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丽,我似乎可以看到我们两个幸福的一起变老了!

抱着一丝侥幸,我希望乐师也是个能够逃脱宿命的幸运者,我试过很多办法,甚至把他送到人迹罕至的无人地带,可是……我却始终无法改变这个结局!

你知道吗?我后悔了,我后悔答应乐乐要救你,如果不是我们被困在了机场,里奥就不会发动能力,“炎黄”的人也不会找到他们的隐居地,说不定他们就可以安静的度过今天,只要今天过了,他就可以活下来了……”

乐天已经泣不成声,而方毅则被这番话震晕了……

原来,这件事又是因为我的关系,乐师才会死的吗……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你要这样对我?!戏弄我也就罢了,为什么总是让我身边的人也变得不幸!

命运,这就是我的命运吗?这就是我不可改变的命运吗??到底是谁让你有权利如此编写我的命运的?!

等等……不可改变吗?乐天不是说我应该在日本就死的吗?可是我现在还活得好好的,难道说……

方毅突然抬起头来,眼神亮的可怕,一把了扶起乐天,“不要放弃,你帮我把命运改变过了,所以现在该我来帮你了,今天还没有过吧?所以乐师的结局还不一定呢,打起精神来,我们一起去改变他的命运!”

乐天呆呆地望着方毅,望着那对火热的眼睛,她那失神的眸中也渐渐的生起了一点希望,但却转瞬即逝:“不可能的,他现在在遥远的青海,我们就是乘飞机今天也不可能到那里的,而且……就算到了那里又能怎样?对方是‘炎黄’的精锐力量啊,就凭我们又能做得了什么……啊!”

不等乐天说完,方毅突然一把抱住她腾空而起,瞬间消失在了西方的天际,给那些在等车的人们又增添了一条闲谈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