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天生

212、错误

212、错误

飞彪望着散发着冰冷的杀气一步步逼近的灭天,心中一阵后悔。

或许一开始她就不该朝外跑,虽然直线奔跑是拉开距离的最有效方式,却也让她陷入了当下这孤立无援的处境……

“喂,你能挡住他10秒钟吗?”被飞彪夹在腋下的乐师低声说道,“如果有10秒钟时间的话,我的音乐应该就能对他产生作用,或许还能把方毅本来的人格唤醒。”

“闭嘴!”飞彪粗鲁的打断了乐师的话,“你想死不要紧,不要连累我,我可还想多活两年呢!”

乐师被骂的一愣,随即也有些恼火,这女人怎么回事,难道她不知道这是他们现在唯一的活路吗??

乐师却不知道,此时的飞彪心中也在暗骂着他——

笨蛋啊,你以为小声说话那家伙就听不到了吗?真是太天真了!还说这种话,这不是逼那家伙立刻动手杀人吗!

刚刚乐师说完那句话的一刹那,飞彪立刻敏锐地感觉到灭天身上的杀气突然间变得更凛冽了,显然是乐师的话也一丝不落的落进了灭天的耳中……

可恶啊,现在该怎么办?

飞彪感到自己手心中已经一片潮湿,记忆中自从杀了那个人后自己似乎很久未曾这样紧张过了……

左边?还是右边?飞彪目测着灭天两侧与火墙之间的空档,同时在脑中计算着自己与对方的速度以及突破的可能性,片刻间她确定了心中的计划。

脚下一转,飞彪挟着乐师向灭天左侧冲去,而看上去左侧的空档确实也比右侧更大一些,但灭天似乎也料到了飞彪的行动,一个瞬移抢先堵在了飞彪前进的路线上。

飞彪嘴角微微一翘,身形骤然转向向右侧冲去,虽然突兀却动作流畅,而此时移动到左侧的灭天已经来不及拦截她了!

原来,飞彪一开始就是打算从右边突破,而之前左冲的举动不过是一个混乱灭天判断的假动作罢了,只是没想到这个假动作竟然如此成功,在此之前她可是做好了失败并惹怒灭天的最坏打算呢,接下来只要她重新拉开两人间的距离,或许就能撑到其他人赶来阻止灭天了。

突然之间,飞彪骤然感到身体一僵,随即一道雷电从天而降正正击中了她,然后一股强大的力道立刻将她和乐师一起弹了出去。

在地上翻了几个跟头后,飞彪才从头晕脑胀中恢复了清醒,同时也看到了将她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从天而降的极光。

可恶!难得自己打算当回好人,结果却落得这副狼狈的田地,飞彪瞪着极光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现在她终于明白,那个说谎的孩子在真正的狼来到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了……

“把他放了,我可以保证安全地把你送出谷去。”极光走到了飞彪面前说道,此时他很庆幸自己并不擅长飞行,否则他也不会因为远远落后于白虎而凑巧看到下面的这场追逐了。

而从飞彪几人的追逐中,极光便推测是猎魂小组混进了山谷引起了村中的混乱和青龙的示警,而飞彪则劫持了乐师,引得方毅在后面追逐。

只可惜极光只猜对了前面的一半,后面的一半却是大错特错……

飞彪怒极反笑:“哈哈哈……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不要再跟我耍花招,快放了乐师!”极光截道。

飞彪眼色一黯,乐师刚想对极光解释,却被飞彪一下勒住了脖子,喉咙中的话顿时变成了一阵呜咽声。

极光眼神一冷,龙俊飞的那封遗书带给了他太大的心理压力,令此时的他失去了平日的冷静,飞彪的那些话在他看来只是些别有用心的花招而已,这是别人口中那个最喜欢玩弄别人心理的飞彪最喜欢的游戏,但这种恶劣的游戏此时却不是他的耐心可以容忍的,因此他直接以行动做出了警告——

一道电光击中飞彪身前的地面,溅起一片碎土……

飞彪一愣,随即苦笑:“你会后悔的……”

方毅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抱歉打扰你们的这出好戏,不过很遗憾,我赶时间……”

极光一怔,疑惑的回头望向方毅,看到的却是一只迅速击来的拳头!

在这一刹那,极光看到了方毅脸上的笑容,那不该属于这个人的残酷的笑容,那一瞬间,极光终于明白了什么,然而却似乎有些迟了……

眼前一花,接着一片温热的红色**喷到了自己脸上,片刻的愣怔之后,极光才发现飞彪挡在了自己身前,挡在了自己和那个夺命的拳头之间,正嘴角带血的望着自己,眼中似乎还带着一丝嘲笑……

“呃……”飞彪皱起眉头呻吟了一声,因为灭天的拳头在她的体内转动着制造出了更加剧烈的疼痛,极光立刻察觉到这一点,数道电弧避开飞彪的身体向灭天击去,但灭天只是一个瞬移便躲了过去,随即又一闪到了旁边的乐师面前。

“虽然多了点小插曲,不过我们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呢,呵呵,不过本来你这条命就是我救回来的,所以我现在只是收回以前的礼物而已,别恨我哦!”灭天愉快地笑着,接着便对乐师举起了手,一团烈焰顿时包裹了乐师的身体。

乐师无奈的闭目待死,但片刻后他却依旧未感觉到烈焰焚身的痛苦,不由疑惑地睁开眼睛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周围出现了一道半透明的光罩将外面的烈焰完全隔离了。

次元盾?!

已经到了数米外的灭天冷哼一声:“那帮家伙这么快就追来了,真麻烦。”

一道水龙从天而降落到乐师身外的火焰上,一阵蒸汽升腾后,那些火焰也熄灭了,而几个人影也落在了他身前,正是青龙、白虎以及菲斯特、耿三,而白虎手中还提着一脸不情愿的康师傅。

看到极光怀里奄奄一息的飞彪,众人脸上闪过一抹遗憾,但随即便把注意力放在了他们当前的最大威胁——灭天身上。

只有极光的目光依旧无法从那张沾满血迹的脸上挪开……

“为什么?我明明误会了你,你却还要救我?为什么?!”

“呵……可能,是想让你……内疚吧……哈,哈……那样子,很,很有趣……不是吗?”飞彪断断续续地说着,目光已经出现了一丝涣散……

天上的云好白啊……一团团的,就像小时候吃过的棉花糖一样,那种软软的,甜丝丝的糖,真的好久没吃过棉花糖了呢,自从那一天,父亲把自己卖到妓院以后……好像就没有再吃过了呢……真的好像再尝一次那种甜甜的感觉,不过……地狱里应该没有那种东西卖吧……

感觉到怀里的女子已经失去了最后一丝气息,极光深深的埋下了头。

她说的没错……我真的后悔了……而且还会一直后悔下去……

再次抬起头时,极光的眼中多了一些坚定,还有其他的一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