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天生

223、夜战【三】

223、夜战【三】

方毅先前见两个女人嘴上斗得厉害,抱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想法,还以为那叫箐箐的女孩子看在自己也是与露丝敌对的立场上能帮一把手,却不料那箐箐手是出了,只不过却是要连他和通天两人都要顺手收拾的架势。

方毅不通世故,通天却想的明白,这箐箐刚才的话已经摆明了要反朱雀,既然自己两人不是他们自己人,那为保秘密不至于泄露自然是要灭口了。只是通天虽然猜到事实,但苦于全身无力,身体又被藤蔓捆绑的根本动弹不得,而旁边的方毅却一脸惊讶茫然的毫无反应,眼睁睁的看着那几颗明显力道非凡的水球打来,不由心中一叹,闭上了双眼。

可惜我纵横一生,最后却要不明不白的死在一个黄毛丫头手上,更可叹的是,方毅一死,为朱珠和雨儿报仇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千头万绪刹那间划过心头,下一刻通天又睁开了双眼,眼中已是一片决然。

人的潜力果然是巨大的,本已不可能动弹的通天在那一瞬间奇迹般恢复了行动能力,于那水弹临身的前一刻挡在了方毅身前。

砰的一声,水球毫无悬念地将两人直接撞飞,抛飞在空中还夹杂着阵阵骨碎筋折的喀嚓声。

箐箐目光在抛飞的两人身上只是一扫,便又接着操控水球向露丝杀去。

箐箐的突然袭击,通天的舍身阻挡,两件出乎意料的事在片刻间接连发生,等方毅反应过来时两人已滚落在地,脸上满是热乎乎湿淋淋的粘稠物,那是方才通天喷出的鲜血。

望着翻躺在身边的通天,方毅心底一慌,他怕这一下会把通天撞出个好歹来,声音都跟着有些颤抖了……

“二哥?二哥……你怎么样了?”

通天仰躺在地,刚才那一下碰撞便是异能者也不敢硬接,何况他现在已经完全是一个普通人了,此时听到方毅的呼声微微睁开了眼睛,嘴角一动扯出丝苦笑道:

“还死不了,靠哇,这小丫头下手真黑!”

方毅大大松了口气,没事就好,他可不想刚救出通天就再上演一出兄弟死别,看着通天嘴角的斑斑血迹,又是一阵懊恼,怎么自己就这么不成熟呢,这种时候竟然又犯失神这种低级错误!

但随即他的恼怒就转移到了那两个兀自缠斗不休的女人身上,他实在想不明白,北天宫出来的女孩子看上去个个娇滴滴的美貌女子,但一出手怎么就是要人命的狠招?不知眼前这两人,连紫音、红雨、龙岚三人也是,初次跟这几个女孩子见面时都是一副随意可致人于死地的模样,偏偏又都是一脸的毫不在乎,不,说的严重点她们似乎根本就把杀人当成理所当然的事!

越往深处想方毅越是心惊,此时背后已出了一片冷汗,风一吹凉飕飕的。

“一个两个心狠手辣草菅人命还可以说是个别现象,但这么多人都这种性格那就有问题了,难不成这北天宫里的人一出生接受的都是这样的教育?要不是耳濡目染又怎能让这些女孩子个个变得如此漠视他人的生命?!”

方毅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这北天宫给他留下的整体印象更是不堪了,这样一个地方,对于外面的世界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炸弹制造工厂,一旦让这些人到了外面那简直比头号恐怖分子还要恐怖严重的多……

心念狂转中方毅突然冒出个念头,但随即自己也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他刚刚竟然想把整个北天宫的人全杀了!方毅赶紧把这个念头驱逐出境,并把这种念头产生的原因归结为以前的心魔留下的阴影。

其实这倒也怪不得方毅,人在恐惧的时候除了寻求庇护,也会不由自主的产生消除威胁的念头,因恐惧失去理智暴起伤人的也不在少数,但那都是些意志薄弱者,只有真正心志坚定的人才不会被这些负面情绪所左右。

方毅一边驱除那个危险的念头,一边自我催眠,只是北天宫人很危险这件事却就此在心底留了根。

突然手上被敲了一下,方毅以为是通天,一看之下才发现是一段藤蔓,已经只剩半米长短却仍旧在兀自扭动,不远处还有不少同样的断藤,想来是露丝箐箐两人战斗的结果。

那蠕动的断藤让方毅想到一种滑溜溜的生物,心中不由有点厌恶,若是平时早扔的远远的了,但现在苦于全身无力却只能眼看着那断藤在手上磨蹭。

手上的清凉感让方毅被恶心的同时心中又是一颤,那种恶心的生物在脑中的形象愈加清晰了几分,方毅眼角抽*动着强扭过头去,迫使自己将注意力放在两个交战的女人身上。

但随着一股黏糊糊的东西流入手心,方毅的转移注意力大法终于破功了,低头一看,那些黏黏的东西却是断藤中流出的树液,随即从那树液中传来的感觉更令方毅心中一动——能量!那树液中有能量的感觉!

那种能量的感觉如同在异能者身上的能量相似,虽然要微弱一些,却是不折不扣的能量!

这个发现不由令方毅有些惊讶,心中一动便尝试将这些能量吸收。

还好,虽然全身无力,各种异能也无法施展,但吞噬能力却依旧运转随心,而随着那些微弱的能量随着手臂进入身体,方毅惊喜地察觉到自己身上无力的症状正在逐渐消失。

压抑着心中的狂喜,方毅抬头向缠斗的两人望去,他可不希望在这关键的时候被那两人察觉。

可惜老天总是喜欢耍人玩,他这一抬头立刻看到一个人影像他飞了过来,接着那人便重重砸在他身上,和方毅以及旁边的通天滚成了一堆,可怜通天刚受过重创,再被两人这一砸,顿时一口气憋在喉咙里,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而方毅虽然恢复了点力气,这种突发状况下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得任那人压在身上,但他从那人发出的呼声中也很快认了出来,原来这人竟是箐箐,看来是在两个女人的争斗中吃了个亏。

咯咯的笑声传来,却是来自露丝,此时露丝正得意地望着这边滚出一堆的三人,显然是在嘲笑箐箐的狼狈。

箐箐一脸恼怒的挣扎了几下爬了起来,她看到自己身下当座垫的方毅两人后明显一怔,之后却当即一巴掌甩在了方毅脸上,清脆又干脆的一巴掌后,方毅顿时半边脸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甩了一巴掌后箐箐冷哼一声,目光也再次与露丝的视线在空中对接,立刻想起身再上去大战一场,却突然一股剧痛自肋下传来,接着便感到全身无力,脚一软又跌了回去,但随即背后大力一托,整个人已轻飘飘地飞了起来,在空中翻腾了两圈,又“扑通”一下仰面摔在地上。

这一下她可是实打实地摔在地上,身下再也没有“座垫”垫背了,顿时疼得她龇牙咧嘴。

好半天箐箐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恼怒地回头望去,顿时迎上了一道同样恼怒的目光。

莫名其妙地当了人家的垫背,虽然不是自愿的,但接着就被人“报答”了一巴掌,换了谁都会发火,更何况这个无理的人还是刚刚差点把自己和通天害死的“仇敌”,也难怪方毅要发火了。

箐箐被方毅这一瞪,当下更是忿恨,她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当即手腕一转,一道细细的水流在身前凝出,化成一道水剑就向方毅当胸射去。

此时她根本没去想方毅为何能站起来,而自己又是怎么跌过来的,在她意识中方毅不过是个暂时丧失了异能的普通人,犯在她手里还不是任她捏扁揉圆,而她这一剑自然也能轻松的将这个可恶的家伙穿个透心凉。

箐箐没想到这些,较她成熟许多的露丝却注意到了,她不清楚方毅是如何恢复体力站起来的,也不知道方毅是否连异能都跟着一起复原了,但此时她眼中已多了一丝惊慌,双目更定定的注视着那道水剑,紧张程度比箐箐更多几分。

但面对那道亮晶晶的水剑,方毅却没有躲避的意思,箐箐眼中已是多了一丝欣喜,仿佛下一刻就能看到这个敢忤逆自己的人马上就会血溅五步了。

而露丝眼中露出几分惊疑,难道方毅只是逞强,其实根本没有恢复力量?

只是两个人注定要失望了,虽然方毅未躲,但那柄水剑却依旧没有对他造成伤害,此时刺到方毅身上就仿佛真的只是一道寻常的水流一般,遇到阻挡立刻迸散成无数水花四散飘落。

两个女人心中同时一沉,而随着方毅身上腾起那股烈焰后,两人的心已沉到了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