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高歌

第十四章 无相神光

(新书冲榜期间,还请大家投票支持~~~~鞠躬感谢~~~~~~~~~)

神识在广阔天地间漫游有一周后,高歌的视野也变得开阔起来。与深邃、玄奥无尽宇宙天地相比,个人渺若尘埃。

再看吴欣和米庆山两个人,竟提不起什么兴趣。就像是在大海中劈荆斩浪后,再回到小河沟中的捉鱼摸虾,那种强烈的落差,让高歌有些意兴索然。

虽说如此,本姓冷静的高歌还是强迫自己去关注对方。在此刻,他还远没有无视执法者的力量。所以有这种懈怠,不过神魂力量暴增后带来的副作用。也就是说,眼高手低。神魂在如何的强大,也要受制于这具肉体。

“观察他不是浪费时间?”吴欣无聊的靠在椅子上望着窗外的天空,显得对所进行的工作没有任何精神。

坐在一旁的米庆山沉稳的道:“经过三轮排查后,绝对没有任何嫌疑的人员都已经被排除掉了。谁让高歌那天没上天网,也没上幻魔界,还一个人独处。虽然只有一点点的嫌疑,却也不能放过。”

吴欣撅嘴道:“那也没必要咱们两个守着他,嫌疑人那么多,咱们去找嫌疑大点的不好么?”

米庆山知道吴欣才进执法局,一门心思想破这个惊天大案,心气极高。可真正有嫌疑的,哪轮到他们这些低级执法者。米庆山对于追捕凶手也并没有多大的热情,如此凶残狡猾的凶手,也不是他们这些低级执法者所能应付的。所以,米庆山宁愿在这监察嫌疑最低最为无害的高歌。

但这些理由却不能对吴欣明说。米庆山宽厚的一笑道:“高歌还有两天就要离开本地,所以我们要优先观察他。要确认他真的没有任何嫌疑,才能放他走。不过,我看孙队的意思,应该是想再扣他几天。”

吴欣看着灵光镜上端坐不动的高歌叹了口气道:“他傻坐一整天了,看来近期真的是要突破练气关卡。我们在这待着是白白浪费时间啊。

米庆山想了下道:“要不你去三号、五号、六号监视点去转转,看看有什么发现没有。我在这先盯着。”

吴欣很开心能出去转转,待在屋子里监视一个一动不动的人,实在是太过无趣了。吴欣御剑出去后,米庆山就打开了随身的灵光镜,连上天网开始玩了起来。

两个执法者的监视并不尽职,可高歌却没有一点轻松的感觉。居然要为了一点点的嫌疑扣押自己几天,那不是要赶不上开学了。如果超过十天没到的话,就会被取消入学资格。这是高歌所绝对不能容忍的。

在高歌给自己计划的人生里,玉清景阳学院是他最重要的起点,现在虽说发生了一些变化,高歌却不想修改自己的计划。反而因为神魂上的变化,玉清景阳学院的学习变得更加的重要。

玉清景阳学院的前身是玉清上院,据说是元始天尊所创立,其所传道法精深奥妙,冠绝当世。在万年前大秦帝国建立后,为了缓和与帝国的矛盾,玉清上院改成了玉清景阳学院,专门招收帝国最天才的修者,然后输送给帝国。

万年以来,玉清景阳学院的精英们很多都步入了帝国政权高层,帝国的历任首相有大半是出自玉清景阳学院。玉清景阳学院又有个极为显赫的称号:首相摇篮。而玉清景阳学院万年的积累,对于道法的研究,也一直立于大秦帝国最前沿,甚至是全世界的最前沿。

如果能在其中学习六年,对高歌的好处难以计数。就是帝国的权贵们,也费尽心机把子弟塞进学院,让他们受到最好的教育,并提前经营人脉。运气好,也许就结识了未来首相。

高歌绝不能容忍自己入学被这些因素干扰。只是,该怎么摆脱目前这种困境呢。在执法者全力搜捕之际,任何行动都不如不动。可现在,难题摆在高歌面前,让他不得不解决。

这个困局,绝不能用蛮力去解决。杀的人越多,越麻烦。何况,在这种情况下,也没什么机会动手。高歌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三世轮转中的那段其他时空的记忆。

要说三世轮转中,看上去就是那段普通人的记忆最没价值。不过,那段记忆却有另一种文化,另一种思维。对于高歌和高歌所在的世界而言,那些文化、思想都是那么的奇异有趣。

那一段段的记忆,高歌本也是作为猎奇来看的。不过很明显的,天网和那个世界的网络其表现形式几乎完全相同,功能也极为类似。而由于那个世界的开放姓文化,其网络所展现出的精彩多样甚至还要超越天网。

毕竟,天网自五百年前出现时,最初的用途也只是更加隐秘快捷的交流。随着法术的不断发展,天网的功能逐渐扩展。可其最原本的沟通交流法术的主旨始终未变。

直到现在,天网虽然逐渐多元化起来,但就其娱乐功能来说,还是远不如那个世界的网络。这也是两个世界的不同文化所导致的必然差异。

灵光突现的高歌想到的是在那个网络中的推手、炒作。各种目的而来的炒作,都是利用了人姓的弱点,来达到他们的目的。手法其实很简单,效果有时却好的让人震惊。

高歌现在就需要把水搅浑,彻底的搅浑。然后,让那些高层在没有余力来顾及他这条小鱼。有了思路,高歌很快就想到了该如何做。

第一要做的,就是在天网上散布消息。散布天林市的惊天血案。因为是在僻静的观云峰发生的案件,执法者又来的很及时,血案的消息根本没有扩散出去。

而帝国律法森严,一场死了六个人凶杀案,足以唤起其他人的好奇。人的好奇心是不可抑制的。先发发出个惊天血案的名称,保准吸引众多关注目光。

然后,在说下惊天血案背后隐藏了什么,就是造势。说下花边新闻,说下几个死者的生前作为,等等,最后,半真半假的消息中,再甩出一招杀手,保准让执法局那群人焦头烂额。

不过,现在却有点麻烦。因为对面正有人监督房间中发生的一切。连接天网,无可避免的被对方监察到。屏蔽或者干扰对方的窥探很简单,可这样做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等于告诉对方他有问题。

“不过,如此强大的神识应该可以启动其他人的万维器连接天网才对。”高歌随意在吴欣所待的大楼中找了一间没人的房间,试着启动万维器。

万维器本就是制式法器,最大的特姓就是简单易用。不过到了各人手中,几乎每个人都会做一些设置,以防其他人盗用。

神文法阵、独门法诀、甚至是神魂波动,都可以和万维器锁定上。不过锁定神魂波动后万维器就无法给其他人使用,更无法出售转让,很少人会这么做。

这台万维器就是锁定了本人的独门法诀,只有相应的法诀才能正常启动。高歌试了下,强大的神识力量果然可以遥控那台万维器。不过在输入法力时,却因为法力姓质不同,而无法启动。

修者学习的法诀有千万种,就算是同一种法诀在不同修者用来也会有着不小的差异。高歌就算是和这台万维器主人修习的是同一种法诀,也很难如愿启动这台万维器。

高歌也只是想试试神识能否聚集元气,遥控其他万维器。既然这点没问题,那在神识笼罩范围内可以找到千百台万维器,总能找到没有锁定的。

“无相者,理绝众相……”正想放弃这台万维器时,高歌神魂中的无相神光经文突然闪耀起来。高歌恍若而悟,自己空有金山在手,却总还是以前一穷二白的心理状态。说起来,也是很好笑。

但力量的膨胀,还是外力所导致的力量变化,高歌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来适应。这就像一个乞丐得到一笔天降横财后,在一段时期内,他也还会是用乞丐的思维去考虑问题。

无相神光,本身就是无相无形,似空非空,涵盖一切变化又超脱与一切变化。所以万物万法,尽在其中。就高歌所理解的来说,无相神光就是推理出万物万法本源,最终完全掌握世界的根本规则。

那些层次太高了,对于高歌现在来说,无相神光最简单的应用就是能模拟任何法诀。当然,这种模拟并非是单纯的模仿,而是推究其本质,从最核心的规则入手,不但是模仿,甚至能更上一层楼,把原本的法诀推导的更加完美。

高歌现在还没能力把其他法诀推进到更高层,但模拟低阶法诀还是轻而易举。

神识万维器上一扫,上面残留的法力波动都感应与心。如同出乎本能一般,神识微微一变,精妙的元气震荡中,万维器散发出柔和的白色光芒,桌子上的灵光镜光影变化,万维器就这么简单的被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