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高歌

第十二章 邀请

“当当当……”面目硬朗身材雄健的方正涵浑身金光闪耀,手中长刀如五丁开山的神斧,一连九刀都精准的斩在寒梅剑上。方正涵一刀重过一刀,到了最后,真若能分山断岳的长刀已经把寒梅剑完全压制住。

白裙胜雪的梅卿卿玉容一片肃穆,寒梅剑上激射的万道寒光已经被雄浑如山的刀势压迫的纷纷溃散,体内气血沸腾,身体酸软,外部的元气也无力催动,若不是骨子里的骄傲执着,寒梅剑早就握不住了。

到了最后关头,使用金刚符方正涵神力无穷且体若金刚,而轻灵玄妙的剑法,则被方正涵磅礴浩荡的刀法完全压制住,有限的空间内梅卿卿没有足够的空间闪躲退避。

正如梅卿卿对付高歌一般,方正涵也选择了用最为刚猛的刀势强压梅卿卿,凭借修为上的优势,以拙破巧,尽破梅卿卿轻灵玄妙的寒梅剑。

连斩九刀后,方正涵收刀作势道:“认输吧……”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梅卿卿,再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

梅卿卿微咬着下唇不发一言,只是一振手中寒梅剑化成万千道寒光,向方正涵攻去。剑客,可以输,却没有弃剑认负的。

方正涵不再多言,对于坚强的对手,他只能用刀来表达自己的尊重。金光闪耀的长刀如横空霹雳,雷鸣般的刀啸声中,剑光尽散。梅卿卿黯然的收剑入鞘,停了一下,才徐徐化作白光消散而去。

强横的一刀,虽然没有在梅卿卿身上留下伤口,雄厚刚猛的刀气却已经透体而入,断绝了梅卿卿所有的生机。

至此,试剑比赛的结束,方正涵没有任何异议的夺得了最后的冠军。

高台上,秦月有些遗憾的道:“梅卿卿已经连续三年屈居亚军了,这真让人为她惋惜。”对于这个纯真可爱却又斗志顽强的美丽女孩,不止是秦月,在场大多数人都在为她感到惋惜。在人气这方面,木讷深沉的方正涵是远远无法相比的。

范长河道:“梅卿卿的同学的确很可惜,不过方正涵在修为上稳稳压制她一头,双方又特别的熟悉,很难出奇制胜。方正涵同学赢得胜利,也在情理之中。”

简单点评几句后,又进行了颁奖仪式。由学院四大巨头之一实证部部长沈中君给试剑比赛的前三名颁发了奖品。奖品是洗髓伐体的洗髓丹。对于筑基期的修者来说,此丹能够炼化体内杂质、祛除污秽,甚至能修补体内的暗伤。

最妙的是,此丹会被身体完全吸收,不会有任何副作用。有了此丹洗髓伐体,结成金丹的几率至少能提高两成。而且此丹采用上古秘方,其中一些灵药在近代已经很难获得,珍贵异常。也只有玉清景阳学院才会如此的奢侈,使用洗髓丹作为奖品。

冠军方正涵获得三颗洗髓丹,亚军梅卿卿获得两颗,季军柳三获得一颗。在场都知道洗髓丹的珍贵,看到这一幕时,都是既羡慕有嫉妒。相比之下,斩空剑不过是个四阶法器,在实用价值上难以和洗髓丹相比。

沈中君相貌威严,身材高大,穿了一件古典与现代相结合的黑色长衣,短发浓眉,双眸神光如电。整个人如果高山峻岭,虽然气息内敛不放,一举一动间却无不透出元婴强者的威势。

沈中君话不多,只是温言勉慰了获奖的三人,又对全院师生简单的总结了下试剑比赛,其中还特意提到高歌,认为高歌能扎实的掌握所有基础知识,这种踏实学习风格值得所有师生学习。

颁奖完毕后,就是各种文艺表演了。这一次,大多是选择参赛者来表演。歌曲,朗诵诗歌,表演独门法术等等。这些人都在事先排练过,在秦月的引导下,几个节目也都引起了阵阵喝彩。

天灵星的文明都是建立在修真基础上的,最发达的几乎全部是和战斗有关的方面。和战斗无关的艺术文化,也是因为近几百年来没有大型战争,才飞速发展起来的。

相比之下,这个时代的文化发展虽快,可在秦国万年传承的束缚下,却还是略显保守古板。相比于高歌记忆中的另一种文明,建立的基础不同,也导致两种文明从内容到表现都有着巨大的差别。

因为对生命缺乏本质的认识,也没有找到生命进化的道路。因此从表现来说,另一种文明由此衍生出了千奇百怪的思想。这些思想则通过各种艺术形式表现出来,因此另一种文明虽然缺乏高度,却拓宽的宽度。种种奇思妙想,是修者们所难以比拟的。

记忆的传承,让高歌能站在特殊的高度上,审视两种文明的差别。这是一种极为特殊的体会,却无法和别人交流,这让高歌不禁觉得有些寂寞。

高歌再看高台上表演的节目,不免觉得索然无味。高歌对身旁的易珂道:“兄弟……”

易珂被高歌一剑杀败后,心里已经有了些阴影。站在高歌身边,也不敢多看高歌,只能是装作认真看节目。听到高歌喊她,又怒又慌,暗忖道:“我都不说话,你还没完了!”

高歌看易珂不说话,就拿手指点了易珂的肩膀:“兄弟,想什么呢?有心事啊,有心事就要说出来,不然的话,会憋坏的……”

易珂忍无可忍的转头怒道:“你骂也骂了,杀也杀了,你都胜利了,你还想怎么样,想怎么样?”易珂越说越激动,杏眼含泪,所有的委屈都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面对愤怒咆哮的易珂,高歌很无辜的道:“只是想和你聊聊天,不聊就算了,不用这么激动吧……”

易珂的激动表现,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美女总是惹人垂怜的,何况是一个满眼泪花的伤心美女。当即就有不少男生纷纷指责高歌道:“你干什么啊,欺负人啊。”“这么大男人,欺负女生太没风度了。”“小子,你老实点,这还轮不到你嚣张。”“学妹,他欺负你了么,我帮你出气……”

学校的禁止私斗规定很严格,这些人喊是虽然响亮,却没有人敢妄动。

群情汹涌,要是一般人早害怕了。高歌佯作害怕状道:“你们,不会咬我吧?”

此言一出,有几个人的脸色立即就青了。在场的都是筑基期修者,高歌的声音虽然不大,却都听的清清楚楚。站在队伍最前端的方正涵不悦的皱眉,对高歌的刻薄很不满意。不过他为人沉稳,并不喜多管闲事。不过是个小小口角,也没必要管。

站在方正涵身旁的梅卿卿却禁不住轻笑起来,她对特立独行的高歌印象并不坏。否则,也不会煞有介事的和高歌讨论交朋友的问题。梅卿卿姓子其实很单纯,喜欢或是不喜欢,都表现的很明显,不过故意做作。从这点来说,她和高歌还是很投脾气的。

一旁的柳三有些不屑道:“卿卿,你不会真的喜欢这个白痴了吧?”柳三身形瘦削,五官英俊,穿了身雪白的道服,长发披肩,手拿一把小巧的白玉折扇,颇有飘然仙逸之风。柳三本名柳永,不过在家里排行第三,因此熟悉的人都喜欢称他为柳三,柳永也颇以此为容,逢人介绍时便自称柳三。既先为人谦逊,又有风流不羁之意。

对于梅卿卿,柳三还是颇为上心。不过梅卿卿最不喜欢就是柳三这种表面风流不羁,内里心思却诡变难测的男人。

梅卿卿不以为然的道:“喜欢不喜欢的,都是我的事。你有什么意见么?”

柳三洒然一笑,“哪有,人心险恶诡诈,一个贫民,只怕心里不知道想着什么呢。卿卿你经验少,别是不小心被人骗了。”

梅卿卿红唇可爱的一撅道:“我的事,不要你艹心,管好自己吧。”梅卿卿说着转身向高歌身边走去。

柳三望着梅卿卿白裙飘舞的婀娜娇美身姿,轻叹了口气,“卿卿,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方正涵沉声道:“她是天生的和你不投脾气,你就是再怎么让着她,她也不会领情的。”

柳三用小巧的玉折扇轻轻敲击自己的掌心轻叹道:“我自多情,奈何奈何……”

方正涵冷然道:“无聊。”说完,双唇紧闭,竟然是不肯再多说一个字。柳三了解他脾气,知道他心中唯有向道之心,这些儿女情长,在他眼里不过是浮云。两人虽是好友,方正涵也不会为此事和他多说一句。

梅卿卿翩然走到高歌身边一站,众人对高歌的愤怒叫骂顿时一静。梅卿卿微笑道:“我看热闹,你们继续……”

梅卿卿这么说,更没人好意思再骂了。梅卿卿开朗纯真美丽大方,自身的稳稳站在学生的最顶层。对于梅卿卿,众人又爱又敬,被她这么看着,说什么也骂不出来了。虽然有几个人忍不住低声嘀咕几声,却在也没人公开挑衅了。

在众人叫骂声中,高歌始终神情自若一脸轻松无谓,似乎对众人的愤怒毫不在意。

梅卿卿很好奇道:“这些人围攻你,你不害怕么?”梅卿卿眼眸有种晶莹无暇的明澈,黑白分明中灵光闪动,宛如无暇的美玉雕琢而成。梅卿卿的情绪,可以通过明眸似乎能沟通人心,看着你的时候,你自然就能体会到梅卿卿的心情变化。

学院的美女非常多,秦月古典完美,张绮云冷艳姓感,卓文萱知姓淡然,梅卿卿开朗纯真,卓文萱卓然读力淡雅若仙,虽然容貌平淡,气质却是众女之冠。从容貌身形来说,张绮云冷艳姓感,无人可及。秦月成熟大方,天生有种让人亲近的魅力。

相比之下,三女各有优势,可谓难分高下。只有梅卿卿,略显稚嫩青涩,但胜在青春纯真,不论是年龄还是姓格,都很适合高歌。

电闪间,高歌把一天来见到的绝色美女一一比较了下。最后的总结是:张绮云适合作情人,秦月适合做妻子,卓文萱适合做知己,梅卿卿,适合做女朋友。

高歌到没有什么非分之想,想把众女如何如何。所以这么想,不过是男人的本能罢了。心思电转间,高歌对梅卿卿悠悠道:先贤告诉我们说,咬人的狗不叫。”

梅卿卿的心思玲珑,转既明白高歌的意思,禁不住开心大笑了起来。

梅卿卿开心的笑容似乎引起了高台上秦月的注意,秦月心思一动道:“高歌同学,也上台表演个节目吧……”(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