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高歌

第二十一章 邀请

第二碧玉神殿中,一时剑拔弩张。

马俊雄等几个人满怀恶意的笑容,在碧光照耀下有些扭曲而阴森,在这个空旷的神殿中,显得尤为恐怖。

“凭什么,凭我是马俊雄,凭我喜欢,怎么样呢!”马俊雄满脸轻蔑的道。他身旁的几个人配合着一阵大笑。马俊雄到没这么肤浅无聊,不过他实在恨极了高歌,此时终于有机会发泄怨气,自然是怎么嚣张怎么来。

碧光洞里没有了学院遍布的层层法阵,在这里,马俊雄可以为所欲为。高歌一个区区练气修为,还不是任他们揉捏。至于高歌使用的水镜法阵,根本没机会传出去,又有什么用。

高歌微微皱了下眉道:“你们还真想乱来啊!”

马俊雄还想说话时,林阁拽了下他的后襟悄悄阻止了他。林阁总觉得有哪些不对,这时候可没必要承认什么。林阁理直气壮的道:“我们有权检查你的执勤,把你手中的玉符给我们。”

高歌哂笑道:“怎么说你们呢,是拿个鸡毛当令箭啊,还是把无知当个姓呢!有权检查执勤,和检查私人物品能相同么?《内部条例》第九章第七条第一款明确规定,只有学院的纪律部才有权检查私人物品,并不得违背个人意志,侵犯其个人的正当权利。其正当权益包括帝国法律所规定的一切人身权利。你们有什么资格检查我的物品!别以为顶着学生会的牌子就能胡作非为,你们,还没资格、知道么!”

论起词锋来,几个人绑在一块也不是高歌的对手。而高歌对《内部条例》的熟悉,也让高歌话都有法可依,气势十足,直压的马俊雄哑口无言。

林阁也有些头痛,他还从没见过这样的人物,把一部数百万字的《内部条例》倒背如流,似乎就是为了和他们作对。

田原不耐道:“和他废话什么,把他拿下,罪证就有了。”田原双手握拳,粗壮的身体表面猛然冒出一层明耀赤光。赤光飞扬如焰,炽热的火气让大殿中的温度剧增。田原人虽其貌不扬,可《赤阳焰光法诀》却是一门法武兼修的上乘法诀,他天赋过人又肯吃苦,一身修为在分院学生会中稳居前三。

林阁也别无它法,到了这一步,只能强行先把高歌拿下,再给他栽个罪名,高歌就是再能言善辩又有何用。

高歌突然道:“等下,你们想动武么!我郑重警告你们,在祖师像前私斗,那是大忌。被动出手的一方,将有无限制的反击权利。也就是说,在这里战斗被我杀死也只能怪你们命苦。最重要的,你们不论胜败,都会有大麻烦!”

听到高歌的话,马俊雄几个人的脸色都是一变。尤其是田原,本还气势汹汹,赤光凶猛炽烈,这时气势顿泄,往后直退了两步,为难的看着马俊雄,希望马俊雄能给拿个主意。

田原到不是怕高歌,而是害怕学院的条例。不知道还好说,高歌都说出来了,再明知故犯,一旦被高歌告发,那就麻烦了。田原还有两年才能毕业呢,这个时候要被学院开除,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为了意气之争,就冒这样大的风险,田原还没疯呢!

马俊雄也没了主意,高歌要说的是真的,那整件事的姓质就变了。林阁和另一个名叫赖峰学生会成员也都是不知所措。

高歌有些好笑的道:“看你们半信半疑的,不如现在就查查条例吧……”

马俊雄本想查查条例,被高歌这么一说,却不好意思当面再查。马俊雄满脸的凶光,就想不顾一切的蛮干,却被林阁摇头制止了。又不是不共戴天的生死大仇,没必要为了些小事而犯此大忌。

几个人又不甘就这么被一句话打发走,却又没什么有力的反击手段。一群筑基修者,被高歌一个练气的压的抬不起头来。之前的汹汹气势,反而成了一个笑话。

马俊雄等人虽然张狂,却有足够的智慧。也正是为此,他们才知道取舍,而不是一味的蛮干。

僵持了一会,林阁低声道:“走吧……”马俊雄狠狠的瞪了眼高歌,嘴里无声的说了句:“走着瞧。”

望着马俊雄几个人有些仓皇的背影,高歌失笑。这些人在智力上其实并不输于他,只是限于阅历和位置,不论心思再如何复杂,看问题考虑问题的角度都很简单,因此高歌应对起来游刃有余。

高歌刚才的话半真半假,几百万字的条例由头到尾查一遍,也需要一点时间。而这个传送法阵,也不可能随意进出。不论怎么样,这几个人今次再没有机会找他的麻烦了。

相比之下,拔剑斩杀几人,似乎更简单。但马俊雄这样的人都知道克制,高歌若是比他还冲动,就可笑了。而马俊雄几个人虽然讨厌,却还罪不至死。没必要为了他们破坏规则,除非他们先不遵守规则。

高歌目送几个人的背影消失在传送阵中,刚想返回居室,却心中一动,总感觉那里有些不对。高歌心念转动,随手在空中接连画出了十余座法阵。

数千个金光闪闪的神文字符经过特殊的排列连接,和空间浓郁纯净的木灵元气发生玄妙的共鸣震荡,一时间,方圆千米内的所有木灵元气都被高歌统合了起来。

这种统合并非是驾驭,而是一种疏导和管理,使之木灵元气变得更加有序。纯净的木灵元气被归纳后,神殿内的元气波动顿时清楚起来。

在高歌身右侧方的墙壁处,有一点奇异的元气波动,和木灵元气有规律的变化节奏略有不同。高歌的目光不由的深邃起来,手中一直握着的斩空剑也发出了“嗡嗡”的剑鸣,凌厉的剑气陡然大盛。

“不错,”高歌剑气所指的方位,碧光如水波般轻轻荡漾起来,两道人影慢慢浮现出来。其中一个身材矮胖的老者轻赞道。来人身穿黑色图龙纹的对襟秦装,绸缎的质地,让衣服柔滑贴顺,衣饰简单飘逸,颇有古风。

高歌没见过那个老者,不过对他的头像却颇为熟悉。此人正是神文理论学院的院长卫青莲。偌大的学院,卫青莲绝对称得上是一方巨头,不过他醉心研究,神文理论学院的许多学生直到毕业,可能都无缘见他一面。

卫青莲身旁的女子容貌秀丽,神态娴静淡然,眸光湛然悠远,正是高歌的老熟人卓文萱。

高歌略有些意外,不过还是点头招呼道:“卫院长你好,文萱你也来了,”虽然在卫青莲的突然出现让高歌有些奇怪,但高歌表现的极为的自然洒脱,并不为卫青莲的身份而失态。

卫青莲温和一笑,“小萱说你可能有麻烦,我也刚好想见见你,就抽空过来看看。面对围攻却冷静自若,思维敏捷,词锋锐利,一句话就瓦解对手斗志。不自持勇力争强斗狠,年轻人有这样的智慧,很不错。”

高歌看了眼卓文萱,有些捉摸不透俩个人出现的用意。不过,至少两个人没什么恶意。卫青莲也是颇为欣赏他的样子。高歌道:“院长过奖了,**而已,当不得真的。院长亲临,不知道有什么指示?”

卫青莲笑而不语,卓文萱开口道:“高歌,院长很欣赏你在神文上的天赋和才能,我们这里有个和军方的项目组,需要像你这样有**和灵感的新生力量。你愿意加入么?”

高歌想了下道:“院长,有个问题我要先问明白,参加这种事有什么利弊么?”

卫青莲点头道:“没问题,这件事很重要,也许会暂时影响你的学业,你是要好好考虑下。我先回去了,小萱,你和他解释下……”卫青莲说着身上白色强光一闪,瞬间强行撕破空间屏障挪移走了。

如此强烈的力量,在卫青莲用来却如吃饭喝水一样简单,真到了举重若轻的化境。高歌近距离内领略元婴强者的风范,心里也是一阵激动。和幻魔界那种元婴强者不同,现实世界中的元婴强者,举手投足间都有无穷威能,空间已经难以束缚这样的强者。

所以成就元婴,就会受到各国的尊重。因为,这代表了个人力量的一种巅峰。到达这种境界,社会规则对他的限制已经降到最低,为了维持社会结构的稳定,国家一方面要保证绝对的力量优势,一方面又要宽待元婴强者,以免激化矛盾。

元婴强者的风范,让高歌也是一阵羡慕。“不过,百年之内,我也会结成元婴。”高歌在心里暗暗道。这种想法并非狂妄,而是建立在对力量的自信上。如果有无相神光、绝世剑意、强横的神魂之力支持,还没信心结成元婴,那高歌可就是个真正的废材了。

遥想了下元婴境界的美妙,高歌收敛心思道:“文萱,你们的那个项目有什么搞头啊?”

高歌亲热的称呼并没有让卓文萱滋生任何无关的情绪,对她而言,如何称呼,不过是个符号而已,因人而异。高歌既然喜欢这样,就随便他好了。

卓文萱淡然微笑道:“搞头,对你来说,每天二百块的补贴还是比较实际的。而且一旦有成果,将给予相应奖励。进入项目组,同样享受研究员待遇。学校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和人,就不再是困扰,这些都是好处。”

优厚的条件让高歌颇为心动,冷静下道:“那坏处呢?”(更新的问题,我尽量努力多更,至少一更打底~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