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高歌

第十五章 冷笑话

紫宵雷光炮,是高歌结合三世传承的灵感和当世法术铸造出的一个成功的法器。紫宵雷光剑阵催发出的紫宵雷光,是通过剑阵转化元气而成九天紫宵雷光,并把游离的雷光凝练成剑。

紫宵雷光剑的元气值大概在八千左右,这是一个超越筑基期极限的元气值。就是对上金丹,也不是没有威胁。但对于结成赤子真身的元婴真人来说,八千元气值释放出的威力,连他们的皮毛都伤害不了。

但紫宵雷光炮中的紫宵雷光剑,并非用来攻击的。储存在在雷凤戒中的钢珠受到紫宵雷光剑中的电磁力磁化后,紫宵雷光剑光作为雷光轨道引导磁化钢珠前进的方向。而钢珠因为磁化,又在剑光的速度超过音速百倍左右。

恐怖的高速也让钢珠和空气摩擦出超强的高温,而钢珠本身的质量在如此高速的推动下,也产生了更为恐怖的力量。玄武法身、大曰金光镜都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一击既碎,没能起到防御作用。

元婴的赤子法身虽强,到底还是有其承受极限。在接近磁化钢珠的高速冲击下,来不及释放任何法术法诀的令狐智,死的非常憋屈。而本命元神也因为那种电磁钢珠撕裂后,在抵抗不住紫宵雷光剑的雷霆之力,被强行消磨掉神识烙印。

当紫宵雷光炮第一次使用时,就当场击杀了一个元婴真人。如此的威力,也让高歌有些意外。毕竟神文推导,和无相神光的模拟,因为缺乏具体的真实数据,难免有所偏差。高歌并没有想到历经雷劫不灭的本命元婴,会如此的不堪一击。

高歌并没有为突来的胜利而得意忘形,在大殿里,还有两个金丹修者。紫宵雷光炮虽强,可只要心有防备,对于元婴真人并没有太大的威胁。就是金丹级修者,如果应对得法,也不会轻易的被杀。

因此高歌在杀了令狐智后,毫不迟疑,紫宵雷光炮全速运转,向章渝和马腾云两个人射了过去。

高歌在设计的紫宵雷光炮,更像是记忆中那种六管的加林重机枪,射速奇快。由于结构不同,紫宵雷光炮在输送钢珠没有任何间隔,完全由紫宵雷光剑的速度决定。

在高歌渊深如海的神魂力量驱动下,紫宵雷光剑阵每秒钟可以射出数百道剑光。高歌的催发下,在一秒钟内甚至能把十万颗钢珠全部催发出去。

对战令狐智时,高歌就在瞬间倾泻了尽五万颗钢珠。击杀令狐智后,令狐智身后的大殿精美的壁画上,已经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马腾云的厚土法身,外裹着一层浓郁的厚土精气,法身坚若金刚。只论起肉身的坚固来,甚至不逊色的令狐智的玄武法身。

可在紫宵神光炮下,马腾云的厚土法身就像是个泥捏的泥人般,在激射的紫色剑光下,土黄色的厚土精气被射的漫天迸溅,没能做出任何抵抗就被紫宵雷光炮撕裂成寸寸飞灰。最本源的金丹也直接被紫宵雷光炮射爆。

章渝在紫宵雷光炮将临前猛然从发呆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手中长剑一振,雪色剑光大盛,以意御剑的章渝,在这一刻显示出了他精深的剑道修为。

令狐智和马腾云的惨死,让章经知道高歌的紫宵雷光剑内蕴的力量刚猛无匹,无法力敌。因此剑光绵密柔和,走借力化力的路子。初一接触时,章渝的正确应对也给他赢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没有像另外令狐智和马腾云那般,一触即溃。

雪色剑光绵密层叠,夹着丝丝银光的紫色剑光,于雪色剑光交击,迸射出无数色彩缤纷的流光。

在高歌的神魂力量的控制下,每一道剑光都精准的落在章渝身上。瞬间的激烈交锋,让章渝手中的长剑不堪重负,在激射的钢珠下寸寸崩断。

雪色剑光顿时一滞,紫宵神光剑的剑势登时大涨。章渝早有准备,手中六阶长剑未断之际,就运转水月幻法,身体水光荡漾,身形似虚似幻,紫宵雷光炮虽然凶猛,对于这样的虚实变幻莫定的法术却一时无能为力。

就在这时,章渝身体周围的攸地升起一道五色神光。五色神光并没有攻击章渝,只是改变了章渝周围的五行元气变化。五色神光流转,最后全部转化为纯正的土黄神光。

募然浓郁百倍的厚土精气,改变了方圆十米内的五行元气变化。章渝的水月幻法,本就是水系法术的一种。被浓郁的厚土精气一逼,轻灵的变化就变得沉郁起来。

若在平时,章渝有金丹为核心,控制元气变化又岂能输给卓文萱。可这时卓文萱不但有五行归元尺,修为更是暴增百倍,直达金丹巅峰状态。此时一出手,就从元气变化上压制住了章渝。

瞬间的滞涩,让高歌抓住了战机。紫宵雷光炮的速度再次提升,数百记紫宵神光剑当即把才露出身形的章渝撕碎成千百片。

在紫宵雷光炮的高温下,马腾云和章渝这样的金丹,身体的气血瞬间都被蒸发,每个死后,甚至连一个完整的骨头都找不到。

从高歌发出紫宵雷光炮开始,到最后章渝被杀。整个过程,不过超过十息的时间。令狐智、马腾云、章渝,三个强大的修者,就这么简单的化作了飞灰。

才坐上龙神王座的赢祯神色茫然,手执青木枪的清姨神色茫然,对于眼前的一切,一时还难以做出正确的反应。

大殿之中,唯有紫宵神光炮激射的“咻咻”尖啸声回荡不休。

静默了一会,高歌突然道:“小萱,有人知道我们了的秘密了,怎么办!”高歌的语气平淡,看向赢祯和清姨的眼神却说不出的森然幽冷。

赢祯和清姨目光都是一紧,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赢祯坐在龙神王座上,已经有了主持龙神大殿的所有变化的能力。可龙神大殿的几种攻击虽然强横绝伦,论起威力来甚至超过高歌刚才的手段。

但有个问题是,龙神王座威力无穷,却全由外力推动。绝没可能和高歌的法器比速度。紫宵雷光剑一出手就如雷轰电掣,万千剑光漫天而至,全不给人任何的机会。

真要和高歌正面冲突,赢祯也不敢保证能在一击下侥幸。

至于清姨,她本来就被三人暗算成重伤,要不是令狐智不想见面就杀人,清姨早在第一击就被他们杀了。刚才的战斗,也不过是勉强的坚持着拖住马腾云。听到高歌这么说,清姨的心中也紧张起来。

能够一击中杀了元婴真人的家伙,在这个秘密的个人空间中,谁能阻止他乱来呢。这个时候,高歌以往那有些夸张可笑的表现,反而变得高深莫测起来。这个人不知道是什么来历,潜伏的如此之深。清姨越想越多,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赢祯却迅速就镇定下来。明艳绝伦的脸上露出一个夺人心魄的笑容,“这个笑话好冷啊。”赢祯的姿态矜持中又有几分亲近,比之从前的温和疏离的态度,转变的没有任何痕迹,让人不会有感觉到任何的异常。而这句话更是巧妙无比,虽然是一种试探,却没有任何胆怯心虚,反而有一种掌握全局的沉稳自信。

卓文萱瞥了高歌一眼,淡然的道:“这个笑话是很冷啊。”

高歌哈哈大笑,“太开心了么,主要是想和大家分享下我的愉快。”高歌说着又低声和卓文萱道:“喂,你说公主会不会因此爱上我啊,那可有些麻烦。”说着连连叹气,“像我这么拉风的男人,就想暗夜中的萤火虫,怎么也掩饰不了身上的万丈光芒……”

卓文萱悠然道:“放心吧,公主可是最讨厌虫子的了,不论是萤火虫还是什么虫!”

“那你让我虚荣一会不行么,这么说实话很打击人的情绪啊……”高歌不满地道。

嘴上说笑,高歌却也有些遗憾。不过,为了保守紫宵雷光炮的秘密就去杀公主,那太疯狂了。已经能主持龙神王座的赢祯,也不是那么好杀的。还有卓文萱也在这里。

而反过来看,紫宵雷光炮也没什么可掩饰的。至少,不可能每次出手都把在场的人杀个精光。这个赢祯也不是笨蛋,自然会懂得紫宵雷光炮的价值。把这桩法器卖个好价钱,未尝不是一桩好事。

紫宵雷光炮虽强,却过于极端而缺少变化。只看章渝的反应就知道,只要有合适的应对手法,紫宵雷光炮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而且法器本身缺少拓展的空间,对于修者来说,只能算是外力。高歌在出手前,就已经衡量出了得失。

卓文萱和高歌聊天的声音虽低,却也瞒不过掌控整座大殿的赢祯。赢祯只觉哭笑不得,这个高歌,果然是不是正常人类啊。若在从前,赢祯只会觉得高歌轻浮且癫狂,可在亲眼见识了高歌击杀元婴真人后,赢祯就觉得高歌这种就是特立独行,完全是谈笑不羁的高人做派。

同样的高歌,只因为实力不同,就让赢祯的看法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变。不过,赢祯是不会喜欢高歌的风格。“这样的家伙,怕也只有卓文萱会喜欢吧!”

卓文萱和高歌间的态度亲近却不亲昵,并没有那种男女之间的感情。很明显,两个人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两人之间的那种默契知心,到让赢祯非常羡慕。

赢祯长这么大,卓文萱这样的朋友不少,可真要说知心的好友,却一个都没有。要说最亲近的,只能是从小照顾她的清姨了。不过到底是年纪不同,身份不同,有些话却怎么也无法和清姨说的。

虚惊一场的清姨在背后瞪了高歌一眼后,才长出了口气。只是在强势面前,清姨必须要容忍高歌的散漫态度。清姨慢慢走到赢祯身边,无力的坐了下来。低声道:“这次真是太大意了,让祯祯受惊了。”清姨和赢祯的感情深厚无比,虽然身负重伤,第一要做的还是安慰赢祯。

刚才马腾云出手刚猛暴戾,清姨出手,也是想给赢祯制造机会。可最终还是没能拦住章渝,清姨自觉还是没有尽到责任,很是惭愧。

赢祯软语勉慰清姨,让她不用把这种意外放在心上。毕竟,这种意外不受她们的意志所左右。

此次战斗中,千钧一发的危机,瞬间百变的战局,让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的赢祯大感刺激。另一方面,章渝三人的突袭,也证明了研究所内部出现了巨大的问题。

有了这个发现,赢祯就会赢得皇帝陛下更大的信任。这,是非常重要的收获。对于赢祯来说,意义尤为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