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高歌

第十二章 阿房宫

八方神光若门,按照某种微妙的顺序起伏闪耀不定。最中心处,旋转的阴阳太极图案如黑白双鱼追逐不休。

龙神王座庞大的大殿巨震中,脱离了空间屏障,悬停在了中心的阴阳鱼图案上。在龙神王座中的高歌脸色淡然,心里却在不停的默算推导。

每秒钟亿万气机交错变化,精妙而复杂。高歌哪怕有无相神光帮忙推导气机的变化,一时也把握不住关键,只能推算出这座空间传送阵的元气指数最少要达到百万级数。

也只有这么高的元气能量,才能在无尽的虚空中准确的捕捉到天道归元剑发出的气息,并强行打破空间屏障,把他们拽回天灵星。

大型的传送阵光芒渐渐消散,高歌和赢祯也都出了龙神王座。两个人相距约半米左右,显得关系亲近而不暧昧。

灵肉交融后,赢祯心里是真的着紧高歌。软语和高歌商量,回去之后先不提两个人的关系。赢祯还没什么问题,压力虽大,她在宫中自有根基,又深得皇帝陛下宠爱,至多受些非难和议论。

到是高歌,姓子桀骜,宁折不弯,只怕要受到许多人的嫉妒。高歌不过是玉清景阳学院的学生,论起身份、背景、修为来,都算不上什么。至于神文上的绝世天赋,反倒是更容易激起其他的嫉妒和不满。

高歌身上的玄武战天甲也是无比关键,一旦露出痕迹,别说是帝国不肯,就是周逊怕也不肯让玄武战天甲落在高歌手上。在赢祯看来,玄武战天甲哪及得高歌重要,高歌既然已经用元神炼化,当然没有交出来的道理。

因为种种顾虑,赢祯才不想关系太早暴露。她晋级金丹,气血、神魂收敛如一,就是化神仙君,若是赢祯不愿意,也无法从外部来判断赢祯到底发生了什么。

高歌无可无不可,赢祯是为了保护他,他倒是领情的。虽然他自问能一肩承担,可权贵和皇室的反应,不是靠空口白话和壮志豪情就能摆平的。

此间种种,最忌用力。高歌和赢祯默契于心,反不必像小儿女般长相厮守缠绵不离。有了这样的认识,两个人聪明绝顶的人,当然该知道摆出什么姿态来。

传送阵同样的建立在一座高台上,高台高三百米左右,八方分别设立乾、坤、兑、巽、艮、震、离、坎八座一百余米的高台,结成把先天八卦大阵。

整座传送阵占地数十里方圆,气势高广宏阔,又精妙绝伦,实在是大师级的手笔。此时,澎湃如潮的元气才缓缓消散,其余波绵绵不绝,让高歌更是惊叹其奇妙。

如此复杂的法阵,高歌一个人设立的话,可能一辈子都完成不了。这其中不止涉及到神文法阵,还有材料、人工等等,再愈来愈精密的社会系统中,每个人的工作范围也变得越来越狭窄。个体的力量,所能起到的作用正在变小。

站在传送阵的高台上,可以看到阿房宫的大部分景观。但在阿房宫中,传送阵只能算是一个很低的建筑。位于中心位置的主殿,高逾数千米,巍峨雄伟,辉煌壮观。

阿房宫,覆压三百余里,遮天蔽曰,五步一座高楼,十步一座亭阁,长廊如带,迂回曲折,屋檐高挑,如鸟喙飞啄。

亭台楼阁,各自凭借不同的地势,参差环抱,回廊环绕像钩心,飞檐高耸像斗角。曲折回环,密集若蜂房。又如水涡那样绵绵相套,巍巍峨峨,不知道它们有几千万座。

长桥横卧水面,犹若蛟龙当空。楼阁之间,通道凌驾天空,若虹霓映天。楼阁起伏交错,幽冥迷离,使人难辨东西。

阿房宫金碧辉煌美轮美奂,有君临天下的皇者大气,又有超逸绝伦的渺渺仙气,便如九霄天帝的仙宫神殿。

整座阿房宫混成一体,建筑精美绝伦,和法阵的融合天衣无缝。只觉玄机处处,细细感应却又无迹可寻。

十阶神器,也不知道经过多少强者的努力,才得以练成。只要此宫不破,帝国的皇室就不会有灭绝之忧。

高歌四处打量时,外面也有不少人在打量他和赢祯。等了没一分钟,一个面目严肃刻板的中年人领着几个人上了传送阵。

中年人先是给赢祯鞠躬道:“乐安公主殿下,欢迎您平安归来。您的失踪让陛下颇为忧心,陛下正在书房等您,我们快去吧……”中年人谦卑有礼却又不失风度。看他说话做事,就像是礼仪示范,一丝不苟的认真又暗合规矩。

赢祯矜持的微微点头,吩咐道:“高歌是我的朋友,我能回来,多亏了他。给他安排一下……”赢祯说着和高歌点头示意了下,才在中年人的簇拥中下了传送阵,乘坐飞车走了。赢祯对高歌表现礼貌而淡然,既显示出对高歌的重视,又在无形中表露处出疏远。

传送阵上,只留下了一个笑容可亲的中年人,微笑着对高歌道:“高先生,请随我来……”中年人半侧着身子,身体微微呈现出一种鞠躬的姿态,以手相引,引导着高歌当先而行。

这个姿势似乎经过千锤百炼,在他用来自然熟练之极。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让高歌觉得自己无比高贵,心理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高歌一笑,他还没享受过这种高人一等的待遇,不过他也不觉得局促,这等繁琐的礼仪规矩,历经万年的传承,虽然与曰俱新,但在高歌看来,却怎么也掩饰不住其中的腐朽味道。

高歌虽然不通什么古老的礼仪,可他举止洒脱自然,自有法度。虽嫌放浪,却也别有一番气象。

如此风姿,到让暗自观察的他的一些人有些意外。在高歌和赢祯失踪的几天时间里,皇室已经把高歌的出身来历分析了不知多少遍。

在皇室看来,高歌身份低贱,修为浅薄,不过在神文上有着极大的潜力。不过他姓格桀骜,行事风格嚣张,至多也只能做个技术人员,不堪大用。而且他在入学前,还和一桩谋杀案有说不清的联系。

身份低贱且复杂,皇室一方可不希望他和赢祯在历经劫难后产生感情。而看赢祯和高歌的表现,两个人至少没什么私情。这也让隔着水镜观察高歌和赢祯的雍容的美艳少妇放下心来。

高歌能感应到时刻有人在关注他,不过在阿房宫中,气机繁杂错乱,高歌心有忌惮,收敛神识,对于外面的窥测只做不知。

阿房宫实在太过广阔了,那人在前方御剑引路,高歌没有飞剑,也不能使用玄武战天甲,好在金乌战衣上自带浮空飞行的法阵,不过速度实在是一般,毕竟,这个不是专门用来飞行的法器。

前面引路的中年人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不动声色的放慢的剑光,引着高歌在亭台楼阁中曲折而进。高歌注意到,阿房宫虽大,却罕见人迹。面积巨大的宫殿,显得分外空旷。

两个人飞了大概有十分钟左右,才到了一座清静淡雅的所在。

这时一片小小的竹林,碧竹林中有一座竹制的精舍,三间结构,门上还有一竖匾,用古隶写着三个字:清静轩。

三个字中正淡雅,深得清静两字的真髓。只看这字,人的心自己就沉了下来。清静轩中并没有侍者,中年人引着高歌进入房间后道:“高先生,请暂在此处休憩。若有需要,只管吩咐我就行了。”

高歌道:“还没请教称呼,失礼啊……”

中年人微微低头,谦卑的笑道:“高先生喊我小王就可以了……”

高歌看了看中年人眼角的皱纹,小王,这位筑基期的修者,年龄大概要在七十以上了,身体已经呈现出明显的老态。高歌想了下道:“王哥……”

小王苍老的脸色略有些惶恐的道:“高先生,你太客气了。但这不和规矩……”小王的拒绝很坚决,可惶恐的姿态,却是有几分做作。小王虽然神态谦恭,却是在皇帝陛下面前行走的人物,在阿房宫中地位也并不低。

高歌就算是赢祯的朋友,对他们这样的人物,也没什么影响力。不过能把高歌安排到清静轩,对于高歌这样的身份来说,却是最顶级的待遇了。这种人,不足以成事,却足以坏事,小王也并不想得罪高歌。

高歌点点头,称呼却依旧不改,“王哥,我能在这自由活动么?”

小王有些无奈,在阿房宫中却待了几十年,高歌这样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就两个人在这,他也不想纠缠这些,给高歌解释道:“阿房宫除了中心的始皇殿外,其他的地方都可以随意游走。不过,建议不要乱走,因为宫内的禁制很多,外人不熟悉情况,很容易出问题。”

高歌又道:“我什么时候能走呢?”

小王恭声道:“这个,还要看公主的安排。还请高先生稍安勿躁。”

两个人正说着话,却有几个人从大门外走了进来。小王看了一眼来人,急忙鞠躬问礼道:“楚王殿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