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高歌

第九章 留言

四足的青铜大鼎,古朴而庄重。大鼎表面的浮雕着各种奇形怪状的飞禽走兽、花草虫鱼。一团浓郁金光的包裹中,那些飞禽走兽恍若活物,闪闪欲动。

高歌闯入金柱峰的法阵控制中枢的密室后,第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巨大的四足青铜大鼎。青铜大鼎在金光的包裹中,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整座大阵的亿万道气机,都汇集在大鼎上。掌握这个大鼎,就能控制整座正阳城的法阵。

法阵虽然没有人主持,可如此繁复深奥的法阵,也不是高歌一时半会就能破解的。何况,青铜大鼎本身也不是一件凡物,高歌就是想破坏它,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高歌只看了眼青铜大鼎,就打消了破坏它的欲望。这间密室十分宽敞,面积足有上千平方米,已经可以称之为大厅了。

大厅中四面墙壁都如水晶般明净透澈,作为正阳城的最高点,站在这里可以轻松的俯视全城。高踞巅峰,俯览脚下众生如蚁,这是每个强者都会有的心态。而站在这里,就可以轻松的体会到俯览众生的美妙滋味。

让高歌失望的是,如此重地,除了控制法阵变化的中枢法器青铜大鼎外,竟然再没有任何陈设,这也让整座大厅显得分外的空旷。

高歌所以硬闯进来,最主要的当然是想看看能不能破坏阵法中枢,或者想办法引动阵法力量。如此庞大的法阵一旦反噬爆发,足以把整座正阳城都炸飞。

不过看到青铜大鼎后,高歌就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有如此高阶的法器统合阵法变化,已经超出了他现在的能力范围。

高歌想了下,拔出了斩神剑。金光石虽坚硬无比,可在斩神剑下和豆腐也没什么区别。白金剑光闪耀中,墙壁上已经多了几排龙飞凤舞的大字。

写完之后,高歌还低声念了一遍。这种奇怪的文体虽然从没有出现过,对于这个世界应该颇有冲击力。而且浅易明白,不虞对方会理解不了。

高歌感觉颇为不错,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就在这时,墙壁一角出白光闪耀,有人从现实世界进入幻魔界了。

能在阵法核心处出现,一定是天刀会中最重要的人物。白光浮现是神魂再通过特殊通道进入幻魔界,这时只是神魂投影,就是攻击了也伤害不到那人。

大门外,天刀会的高手也冲了上来。不过高歌是以剑光化虹的形态进入的密室,大门并没有真正被破坏。外面的人虽多,可没有相应的权限,也开启不了密室的大门。

白光中,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人面目英俊,身材高大,身穿了件深蓝长袍,眉宇间有种不怒自威的上位者气势。来人,正是卓雪君的二哥卓正元。得到手下报警后,他就抛下手头事务登上了幻魔界。

卓正元也看到了高歌,不过他早有准备,因此神色淡然镇定。

等白光一散,卓正元才想说什么,一线白金剑光已经激射而至。卓正元目光一凝,这一剑疾若电光,速度绝伦。一出手,就让人避无可避。

在剑光逼迫下,卓正元也没时间再去分心,感觉到危险的元神一动,元神中冷月照空刀凭空而出,正封在激射的剑光上。

“锵……”一抹自虚空中闪耀出的寒光和白金剑光交击,发出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

剑光刀气震荡交击,高歌和那人的动作都是一顿,随后两个人再次同时出招。高歌的斩神剑一振,一剑化万锋,千万道白金剑光散发出的剑气满溢四方。

高歌这一式剑法并非是虚招,而是在借助剑气激荡瞬间疾刺千百剑,如此快疾的剑光,已经达到了一种速度上的极致。也只有元婴以上的修为,才能凭借强大的神识做出正确对付反应。

卓正元知道自己没办法和高歌比速度,手中冷若寒月的五尺长刀迎着如潮剑光疾斩。一刀破千变,以简破繁。卓正元已经是刀法大家,修为精纯更胜卓雪君。一出招,就把握住了高歌的破绽。

他这一刀所取,正是高歌的真身所在。尤其高歌剑光虽快,可剑光分散,却不如卓正元这一式简单怒斩来的强横。

卓正元此式名为冷月万古长照空,刀势变化虽然简单,刀意却苍茫深沉,无有穷尽。

高歌微微一惊,对手的刀法虽然没有郑雪的灵动机变,刀势却更为厚重深沉,变化圆融无暇,已经是一代刀法大家。就刀法上的成就而言,甚至还在使用明黄极天斩的荣国光之上。

心念转动中,斩神剑万剑化一锋,正中疾斩而来的冷月照空刀上。斩神剑在刹那间吞吐剑气千百次,一道道的剑气或强或弱或阴或阳,不停的削弱着对方刀势上的变换。

可对方刀势有尽,刀意却绵绵无穷。这种御刀的神意上变化,看起来虚幻飘渺,却是刀法中最深层本质的东西。就像是一个人的神魂意识一般,刀意是刀势的精髓核心,没有了刀意的运转刀气种种变化,那刀就是死刀。

刀剑再次相交,高歌飘然而退,手中斩神剑化出一道道的完美的圆弧剑光,化解着对方层层不绝的刀意,也阻止了对方趁势再攻的意图。再次交手,高歌居然略吃了点小亏。对手的刀意上的变化,确实让高歌大开眼界自叹弗如。

各种道法、武功都同此理,若施展法术时,没有自己对法术的理解,并以神意贯穿法术变化,不过是死板的法术武道。哪怕是如果升级到筑基期,还无法把以神意主导各种法术武道,那就没有了任何前进的可能。

同样一招用来,化神和练气为什么会相差千万倍,非止是力量上的差距,更是神意上的察觉。有神则灵则明则生,无神则滞则呆则死。

在幻魔界中,卓正元是高歌见过的第一高手。那种千锤百炼的刀意苍茫无尽却有厚重深沉,只论对神意的领悟运用,甚至在高歌之上。高歌的剑意虽强,却大半由外力而来,面对这种苦修的强者,就显得根基浅薄。

但高歌的优势在于剑、神合一,神行而剑动。剑意上虽略有不足,却可用快疾绝伦变化无穷的剑势强压对方。

卓正元一刀占据优势,却没有再次出手。这固然是高歌的退的巧妙,更多的却是卓正元想和高歌谈一谈。和卓雪君的桀骜偏激姓子不同,作为一军之长,卓正元考虑事情更全面也更冷静理智,在面对事情时,他不会让个人情绪影响了自己的判断。

刚才的交手,卓正元也确认了高歌的确是一名顶尖的高手。而且,他还有不断进步的可能。卓正元并不怕高歌,但他带领属下进军幻魔界,并费力经营如此巨大的组织,可绝不是为了玩乐开心那么简单。

在卓正元看来,幻魔界中的个人恩怨也算不上什么。借助这次机会,卓正元愿意和高歌谈谈。可高歌却退势不绝,一路直接向后退去。卓正元豁然领悟,对方是想借机逃遁。手中早已经准备好法诀一动,中央厚土鼎随即被激发,厚土阴雷无声而发。

但已经晚了,高歌身上白金剑光一盛,无声的洞穿了坚硬无匹的金光石壁后,化做一道剑虹冲天而去。发动的戊土大阵金光一闪,却没能压制住高歌的剑光,在一阵低沉的雷鸣声中,白金剑虹撕裂戊土的金光防护罩,电闪而没。

卓正元目送高歌离去,经不住轻叹了口气。这个家伙剑光太快了,正常来说,只有的专门用的飞行法器,才能追的上他的速度。而他的气机忽隐忽现,一个疏忽就差之千里。想要在天空上堵住他,不太现实。除非他的刀法再进一阶,才能以刀势控制住高歌的所有变化。

卓正元微微摇头,不再去想这些琐事。留不住也没什么,只当是练兵了。目光一转,看到了高歌在墙壁上留下的几排大字。

“小娘们?有没有!

小眼睛?有没有!有没有!

手拿长刀脾气暴!有没有!有没有!有没有!

小眼睛的娘们手持刀,杀人无算脾气暴!有没有!有没有!有没有!有没有!

小眼睛的娘们你伤不起!伤不起!伤不起!”

卓正元神色古怪,这些话看起来明白简单,却总有一股说不出的怪味道。看似明白了,可仔细一想,却又有些迷惑,不知道他究竟想说什么。但不管怎么说,这些话明显是在讽刺卓雪君,卓正元正想毁掉时,一旁白光闪动,卓雪君已经来了。

卓雪君目光何等敏锐,一眼就看到了墙壁上的大字。脸色一沉,那个家伙真是可恶啊,一张臭嘴,啰嗦且刻薄,卓雪君真恨不能给他缝上。一想到此,卓雪君更是恨之入骨。

“你见到那个家伙了?”卓雪君问道。

卓正元点点头:“可惜没能留下他。他剑法变化神妙迅疾,手中的剑器锐利无匹。但有些奇怪的是,和两年前的剑器有了很大不同。最重要的是,看样子他已经完全把剑器融入元神,走的应该是以神御剑的路子。而且,对于神文法阵也一定非常的精通。按说,这样的人怎么都该有些名气了,尤其是此人不甘寂寞惹是生非的姓子,可这两年竟然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卓正元也是不解。以他的能量,想找一个特征如此明显的人,居然找不到,那才是诡异呢。

卓雪君冷然道:“他一定把那剑器用什么秘法观想到现实中去了。想来这两年他销声匿迹,应该就是全心在做这件事。风格如此奇异的剑器,他除非不用,只要使用出来,绝瞒不住的。我到要看看,他能躲到什么时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