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高歌

第三十一章 转折

审判骑士都是身经百战的高手,战技狠辣无情,配合无间。两个人又拥有力量优势,一出手就占据了上风。

要不是叶千秋的确强悍,太乙先天有形无形剑气变化莫测,总能在最危急的时候牵制住两个审判骑士的攻击。

方正涵和王五军两个人也都是修为精纯,虽然力量上大大不如,而且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生死战斗,一开始就接连受伤。

可坚持了一会后,受伤的两个人反而慢慢的适应了这种激烈残酷的战斗,把一身所学慢慢的施展出来。

方正涵的沧海太玄刀,刀势连绵而雄浑。王五军的三相奔雷棍刚猛凶暴,两个人联手勉强能抵挡住一名审判骑士。

但两名审判骑士配合默契,不停的交叉换位,忽分忽合,让人琢磨不透他们的变化。

王五军的三相风雷棍虽然刚猛,在力量上却远逊对方,他的刚猛反而成了弱点。十字审判剑的银色剑刃在挥舞的棍影中一探,电闪间穿过长棍的空隙,在王五军的左胸口上划出又深又长的剑痕。

“噗嗤……”血液在剑刃的激荡下,自伤口中喷洒而出。要不是王五军判断准确,躲避的精妙,这一剑就能贯穿他的心脏了。

王五军豪勇的大吼了一声,不退反进,三相奔雷棍向着审判骑士猛砸。三相奔雷棍上三相雷光闪耀,却始终也没有合适的出手机会。同时间,方正涵的长刀也无声的向那名审判骑士后脑斩去。

审判骑士身形一闪,就退出了两人包围圈,手中的十字审判剑在方正涵长刀上一点,强横的力量,又破坏了刀势所有的后续变化。

不过,这时王五军又挥棍攻来。审判骑士有些遗憾的再退。两个人修为虽低,却敢于拼命,修为又精纯,总能在最危险的时候巧妙无比的化解危机。这般缠斗了数十招,虽然岌岌可危,却总能坚持着不倒下。

而另一方面,和叶千秋单独战斗的审判骑士却有落在了下风,要不是两个人配合默契,不停的换位配合,只怕反被叶千秋压制住。

从场面上来说,两名金丹级的审判骑士战斗经验丰富,剑法狠辣,配合无间,力量上拥有巨大优势,要是肯付出代价,早赢得了胜利。

只是审判骑士他们控制着主动,又有强大的后援,怎么也不愿意付出代价。双方就这样僵持着,只是方正涵和王五军绝不能犯错,而且他们真力已经运转到了极限,也再坚持不了多久了。

王五军大叫道:“老叶,你先走吧,记得替我们哥俩报仇就行了!”

方正涵也沉声道:“叶兄,你先走。”

叶千秋冷着脸说了句:“废话!”袍袖翻卷中,一连发出数百道太乙先天有形无形剑气,银白色的剑光纵横交织,有形无形的剑气混合在一起,构成一张精微玄妙的剑网,覆盖了方圆百米的范围。

两名审判骑士都吃过变幻莫测的剑光苦头,见状急忙身形一闪,汇合到了一起,两把十字审判剑双剑交叉,两道银色剑光如剪般直进,把玄妙难测的剑网从中斩断。审判骑士的双剑配合极为精妙,一出手,就轻易的化解了叶千秋蓄势许久的攻击。

叶千秋在个人战力上虽然高出对方很多,可在这样的生死搏杀中,却远没有对方经验丰富,手段狠辣。而两名审判骑士身上的重甲,对于各种法术都有极强的防御力。叶千秋使尽手段,也只有太乙先天有形无形剑气才对他们威胁最大。

其他各种五行法术,由于法力波及范围太大,反而容易误伤到方正涵和王五军两个人。要是他自己,虽然无法战胜两名审判骑士,却也能进退自如,怎么也不会被两个人困死。可带着方正涵和王五军两个人,却只能在对方的威胁下勉力支持。

在这个时候,叶千秋禁不住暗自苦笑。他有些明白了高歌当初阻止他们的意思,的确,以高歌那剑法之妙,遁术之神,在六个合围中尚且能强行脱困。

五名金丹级审判骑士,一名元婴级红衣主教,六个人一起出手该有多强横,居然也让高歌逃了。叶千秋发现自己总是无法正确估测高歌的战力。

不过,高歌也是凶多吉少了。很明显,他那遁光是激发潜力的秘法,再要被找到,也只能是束手待毙。

王五军和方正涵趁机退到叶千秋身旁,王五军喘着粗气道:“真TM刺激啊!我都有点害怕了!”说着哈哈大笑起来,“老叶,知道么?刚才你要自己走了,我们两个肯定在背后画圈诅咒你烂掉小JJ……”

叶千秋眉头微皱道:“老五,你别犯傻啊!”王五军这个人虽然也喜欢说笑,可现在说的这番笑话,却有一股难言的悲壮之意。

王五军大笑着继续道:“你下了船,我们两个非要装作一腔义气的样子追上来!现在想来,好TM后悔……”王五军也看出来了,对方两名审判骑士一直不杀他们两个,并非是力所不及,更多的却是为了拖住叶千秋。这般消磨下去,叶千秋早晚露出破绽。到时候,三个人谁也别想逃了。

王五军姓格粗豪勇悍,口中说笑着,却打定主意一会要找机会拼掉对方一个。就算杀不了,也要给对方杀一个重伤。“现在这一切,都怪高歌那个混蛋,这家伙难道是霉星转世么!我每次看到他,都要倒霉……”王五军追本溯源,说到了高歌,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方正涵道:“不论是为谁,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叶千秋拍了拍方正涵的肩膀,对他的态度非常的赞赏。

王五军裂开大嘴,嘿嘿一笑道:“我也不想抱怨,只是身上的伤口、真TM疼啊!”说着,粗豪的大脸上一阵抽搐。三个人中,也只有王五军由于路数的原因,伤势最重,浑身上下已经被斩了七剑,还能胳膊腿齐全的站在这,也算的上是一个不小的奇迹了。

虽说如此,深入体内的剑气,也是折磨的王五军痛不欲生。

三个人说话间,对方的两名审判骑士已经重整旗鼓,挥剑攻了过来。两道银色剑光成十字交叉状,当空直落。

传说十字是光明圣皇审判世界罪恶的标志。因此宗教裁判所就是以十字作为标志,以此彰显出光明教强大的武力威胁。

十字审判剑法,也是每个审判骑士必修的剑技。此时由两个结成光明核心的审判骑士施展出来,不但气势如虹,更有一股神圣不可违逆的强大意志贯彻其中。

如此威力,叶千秋也不能正面其锋。聚拢在一起的三个人再次分开。他们布成的天地三阳阵,照面间,就被对手破去。

实力上的巨大差距,是法阵、法器等外在手段很难弥补的。

两名审判骑士一分,一人迎上了叶千秋,一人向王五军杀去。

向王五军杀去的那人,银色剑刃简单的迎头一劈,银色剑光在空中划出一道半圆的巨大银色剑弧,向着王五军斩落下去。

十字审判剑法不过是斩、劈、刺三诀为主,剑法变化简单却实用。经过千百次的战斗后,审判骑士的剑法简练却有效。很有几分帝国武道中返璞归真的意味。

王五军怒喝一声,根本不招架那道剑光,手中三相奔雷棍迎着那人头部直捣了过去。方正涵也在侧面挥刀横斩,雪色刀光如匹练一般,向那名审判骑士卷了过去。

一式简单的横斩,刀锋却如波浪般上下起伏不定,让人难以判断刀势是真正变化。方正涵在刀法上高深的造诣,在这一刀中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过,在精妙的变化也难以弥补力量上的差距。那名审判骑士长剑一转,已经先一步劈在了方正涵的刀光上。光明斗气灌注而下,银色的剑光几乎把方正涵的手中长刀都震飞了,方正涵口喷血箭,在斗气的冲击下,身不由己的向后急退。

审判骑士一剑劈飞了方正涵,长剑顺势转劈为刺,凝练成一线银色剑光猛刺向三相奔雷棍。审判骑士不想再拖延下去,这一剑运起周身斗气,定要在这一剑杀了王五军。

伤痕累累的王五军也感应到对方这一剑的决绝之意,可他毫不退避,长棍迎着那剑光猛的捣了上去。

审判骑士心中冷笑,他正要王五军拼命。此人刚猛有余,变化不足,只要剑刃一转,就能让震偏王五军的长棍。

正想着,审判骑士却突然在看到王五军眼眸中一亮。那抹白金光芒,璀璨流转,虽然细微,却有着煌煌不可逼视的堂皇光辉。

“那是、糟了……”审判骑士瞬间判断出来那是他后面奔袭来的剑光,反映在王五军的眼眸中产生的异象。

审判骑士无心再理会王五军,手中审判十字剑不假思索的反手向后挥斩。千万次的挥剑,高手的本能,让审判骑士的反手挥斩近乎无懈可击。只是一剑就已经封锁住了身后所有的能威胁到他的方位。

审判骑士就觉手中审判十字剑一轻,自长剑激射出的汹涌斗气逆转而回,浑身气血震荡中,他听到了“噗嗤”一声。轻微之极的声音,在漫天尖利剑啸中却是那么的清晰。

随后,审判骑士就看到一抹白金剑光猛然飞掠过他的眼前,白金剑光优雅流畅的一转,在不远处停了下来。白金剑光中,黑衣高歌的身影清楚可见。

“这不可能……”看到来人是高歌后,审判骑士双眸募然扩张到极点,完全无法置信。可气血激荡下,他再无法说话或是做任何动作,一阵幽深的黑暗蔓延过来,淹没了他所有的灵魂。

站在对面的王五军看的更清楚,他才要拼命之际,自高空之上一道剑光电闪而来。那抹白金剑光有一种斩绝万物的无匹锋锐。只是看着,王五军就有一种自己被那剑光斩开的错觉。

白金剑光轻盈灵动的自那个审判骑士身旁掠过,随后,那审判骑士暗红双眸大张之际,他暗全身盔甲上无声裂开不知多少道裂纹,接着,一声低沉的闷响,那个狰狞恐怖的审判骑士就爆碎成了一团血光。

另一个和叶千秋交战的审判骑士也察觉到了这个突变,惊骇之下,动作不由的一滞,差点叶千秋的太乙先天有形无形剑气所斩。

那名残存的审判骑士疾退了百米,对着高歌失神的喃喃自语道:“这不可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