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高歌

第二十二章 四灵锁天

“能够站在这里,能够亲手拿到轩辕剑,我最要感谢的就是我的队友高歌。不论是团体比赛,还是个人比赛,他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他的努力,才是我们成功的基础……”

面对这十万师生,叶千秋郑重的说道。

看台的师生们都是一阵诧异。叶千秋和高歌有着巨大矛盾,是众所周知的。叶千秋这么郑重其事的感谢高歌,实在是太奇怪了。

何况,团体比赛高歌是出力了不假,个人比赛,高歌连面都没露,怎么说的上是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呢!

只有少数知情人,却知道是高歌在个人比赛中,先是用剑意伤了科比,又让朱莉退出比赛。叶千秋这才能轻易的夺冠。对于玉清景阳学院重新夺得桂冠,高歌可说是居功至伟。

“你和叶千秋什么时候感情变得这么好了,呵呵……”张绮云调笑道。话音未落,张绮云就觉不对,微微转头,却发现一直站在身旁的高歌,已经不知何时消失了。

张绮云暗惊,她也是金丹修者,和高歌近在咫尺,就在一句话前,两个人还在说话。可就是这么一句话的功夫,高歌已经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如此的变化,称的上是诡异之极。张绮云还从在学院中见过这种路数,心中不由的更加坚信高歌是个冷血杀手的推断。

接到赢祯的信息,高歌不在迟疑,太阴玄冥无形体一转,人就化作若虚若无的一道无形元气,自广场中悄然的出来了。

太阴玄冥无形体,是冷月的独门法诀。当世,再无这门传承。由高歌施展出来,虚幻若空,神意藏于无形,就是元婴真人不注意的话,也感应不到那种细微幽深的元气变化。

出了广场后,高歌以太阴玄冥体御剑而行,剑、人都化作无形。御剑而行,没有任何剑光,也没有剑气波动。剑和人,似乎都融化在了空中。剑速虽快,却无影无形,神妙无比。

高歌不只是形体散逸与无形,甚至连元神也化作无数细微粒子。这种境界,很像是天人合一。人和天地元气,几乎没有了分别。

不同的是,亿万细微粒子,仍然以一种无比玄妙的神意作为连接,形散而神连。万米的高空上,无形无影的剑气过处,点尘不惊。

天地间亿万万无形的交错元气,在和同样无形的剑气做着最隐秘的交换互动。元婴以下的层次,根本无从感应如此隐秘的气机变化。

所以如此隐秘,一是赢祯的要求,二是高歌自己也要小心。他得罪的明妃,还有万年世家秦家、周家,都是帝国势力最庞大恐怖的世家。

万年的传承,就算没什么特殊能力,只说开花结果,就不知有多少的后代。何况,有修真秘法的传承,也保证了世家的兴盛。

就是周君辉,也是周家的一个分支。不过离的太远,虽然都是姓周,可情分已经淡薄无比。只是还在名义上归属周家,事实上,彼此间并没有太多的联系。这也是周君辉能够心平气和的面对高歌的原因之一。

高歌行事大胆,却不是没有脑子。说到心机,他这个人一向是比较深沉缜密。就像是在秦离面前报复一般,正因为太过大胆,所有人都意料不到,也就没有了任何的防备。

否则的话,随便有个元婴真人在场,就能阻止高歌。出其不意。看似疯狂的举动,却是对人心人姓的把握。

老实说,赢祯突然约他去香山九鼎峰见面,让高歌心里不免有一丝怀疑。赢祯当然值得信任。可只要拿到赢祯的通讯器,模仿赢祯的声音和神意波动,并不会太难。至少,高歌能够很容易的做到这一点。

但不管有没有问题,为了赢祯,高歌也必须去。

香山离燕京五百公里,共有七十二峰,或如长剑插天,或如怒枪直立,或如猿猴蹲踞,或如猛虎横卧。形态各异的山峰上,都栽种着黄栌树,一入秋时,叶红如血,山似火烧,千里艳红,景色奇绝。

一到秋天,香山上的游人如织,热闹无比。在十月末,正是香山人气最盛的时候。不过进入夜晚后,香山上的人迹就稀少起来。

这里离燕京不过五百公里,飞梭来回一不过是两个小时的事。到了晚上,除非必要,都不会在香山留宿。

香山的九鼎峰,为七十二峰中第一高峰。高三千余米,其峰山势雄壮巍峨,山顶上有九块形似巨鼎的巨石,因此名为九鼎峰。

九鼎,在远古时期是皇者的象征。因此,九鼎峰一直是归皇室所有。上面还有皇室修的避暑行宫。在九鼎峰方圆数十里内,都有防护禁制,防止其他人私自乱闯。

此时,长空号天罗战舰正悬停在九鼎峰上空。深幽的黑色舰体,在星光下散发出冷幽的灵光。远远望去,就有一种威慑人心的力量。

高歌远远的看到长空号时,心里也是一松。有这艘天罗战舰在,赢祯就不应该出什么意外。

天罗战舰下方,绵延的香山红叶如血,在夜色中那凄艳的血色延绵而去,以高歌的目力也无法看到尽头。

此刻香山的样子,就像是幽冥血域一般。才想御剑进入战舰的高歌,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些不妥。

眼前这方天地不对啊!高歌心中疑惑着。沉静下心的高歌,感觉到了四道纠缠在一起的气息,几乎覆盖了整座香山。

四道气息彼此掩护,互相演化,竟然完全和这方天地融合在了一起。但有一点是无法掩饰的,那就是他们强大的神意。

虽然有着阵法的掩护,可心中淡淡的杀意和阵法的变化,与满山红叶结合在一起,就有了一种断人肝肠的奇异美丽。

借景藏情,几个强者自知他们的神意无法完全收敛,因此和满山红叶结合成一体。红叶如血,秋风肃杀,结合自然本色的肃杀之气,成功的掩饰自己的存在。几个人,做的不可谓不高明。

只是,高歌的神魂力量太强大了。满山红叶表现出的超乎寻常的美丽,立即就让高歌捕捉到了不对。

四个元婴真人,还有一个巨大的法阵。法阵深深隐藏,高歌自然无从知道法阵的变化。不过,法阵和山势溶为一体,却没有显露出杀气,应该是锁定空间的法阵,以防止他逃跑用的。

高歌暗暗冷笑,对方接连失手,也变得谨慎起来。有四个元婴埋伏不说,还布置下了法阵。这种阵势,真称得上是天罗地网。

高歌虽然有太阴玄冥无形体,可他修炼的层次并不算高,也只是到了月有盈缺的第四层变化。还远没有无形无迹空冥化虚的境界。要是再向前进,已经和天地溶为一体的四个强者,很快就会发现他的踪迹。

围绕着无形法阵转了一周,高歌找到了几个法阵的变化节点。可惜,法阵就是四个人以本身法力布置结合而成。任何外力的插入,都会引起法阵的变化,更不可能瞒过布阵的几个强者。

高歌想了下,也不在隐藏身形,白金剑光猛然升起,向着长空号飞了过去。高歌的剑光在战舰正前方数百米处停了下来,扬声问道:“赢祯,你在没?没在的话,我回家了……”

在舰长室巨幅水镜上,有着各种不停变化的数据,高歌的身高、体重、元气值等等一系列的数据,都被清楚的标示出来。还有风速、离地高度、空间的元气浓度、元气变化值等其他享详尽的数据。

听到高歌的问话,明妃不屑的轻笑,对如同木偶般坐在一旁的赢祯道:“你看看,这个人粗俗而疯狂,我都不知道,他有哪点值得喜欢的。”

赢祯不理会明妃,只是凝神的盯着水镜中的高歌。赢祯知道,高歌一定是察觉到了不妥,才没有直接登舰。

明妃悠悠道:“现在,我只要下个号令,舰炮一次齐射,就能让他灰飞烟灭。祯祯,你觉得这样好玩么?”

赢祯不理会明妃,闭上了眼睛,再不看高歌,也不想和明妃做任何的交流。这个时候说什么,也只会让明妃更得意开心。

明妃道:“你要是保证以后乖乖听话,我就饶他一命。”

赢祯不耐的道:“你杀去吧,别被他杀了就好了!”

明妃莞尔失笑,“凭他么?也好,等我把请过来,好好看看这位传说中的天才少年,到底有什么本事!”说着,明妃淡然下命令道:“抓住他,我要看到一个完整的活人。”

四个元婴,布下的四灵锁天阵,要是这样还抓不到高歌,那几个元婴,真该一头撞死在墙上了。

明妃的命令一下,四个布阵的元婴真人也不在掩饰他们的气息。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

四个真灵法相,各自神光闪耀,气势绝伦。悬浮在天空上,隐隐间真的有几分四灵镇天的威风。

四位元婴强者也都浮现出身形,从四方包围了高歌。从四灵法相一现身,四道无形元气就锁定了高歌。

青龙霸道,朱雀张扬,白虎肃杀,玄武深沉。四种法相,四种元气变化,四方结合,能锁天镇地。

四种元气如同四座大山,缓缓压迫而来,却不给高歌任何躲避的空间。四个元婴强者就是恃强凌弱,根本不和高歌斗剑,只是用绝对的修为,强行压制高歌。

在他们四个人的压制下,赢祯就是毫无反抗的被制住。在他们看来,高歌再强也只是金丹,剑法虽然神妙,在这个时候,却没有发挥的空间。四道力量合璧,高歌的生死,就都在他们艹控之中了。

元气压迫下,高歌的护身剑光不住爆碎。就在这时,高歌抵抗的力量突然一松,几个人正要收力时,却骇然发现,高歌消失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