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高歌

第九章 打赌

沉默。

赢明的神色很平静,似乎并不对赢祯的请求很意外。但他的沉默,却给了赢祯不好的感觉。

跟随赢明身旁处理政事已经有几年时间了,赢祯对于赢明的姓情还是有几分了解。她的父皇,城府深沉,喜怒不行于色。很少会表现出自己心里的真实感受。

不被其他人看透心中的想法,这也是一个帝王的基本权术。不过,赢明对于她还是飞非常的疼爱,很少把权术手段用在她身上。在赢明身上,赢祯还是能感受到很浓厚的父爱。

也因为这个缘故,赢祯才敢和赢明这般说实话,直接表达自己的愿望。

赢明沉吟了一会道:“高歌,是个天才,他在神文、剑道都有让世界震惊的成就。姓格来说,虽然桀骜嚣张,却还称直爽。你们要是彼此相爱,到是个不错的夫婿人选。”

赢祯玉容清冷,有些不恭敬的直接道:“父皇,请直接说但是……”

赢明莞尔失笑,“好吧,如你所愿。但是,但是这个高歌姓格中真的有些问题,他以为自己有天才就可以藐视所有人所有规则了!之前杀了秦风几个人,我不在意。之后又杀了秦家四个元婴,我也不在意。就是你们几个在研究所搞的小动作,我也只当没看见。

可他呢,是如何回报我的信任呢!居然在从堂而皇之的带了个女人回来!全世界都知道我你和他是情侣。他这么做,不只是不给皇室面子,不给我的面子,更置你于何地?你居然说要和他结婚,祯祯,我对你有些失望了!”

说到最后,赢明的语气也沉重起来,甚至带了几分萧索。他一直觉得赢祯天资聪颖敏慧,姓格温厚却又能行事果决,对于大事有着极为理智的判断。对于事业和爱情,都能兼顾,并都做得很好。

可明知高歌带回来一个女人,还一起公开聚餐,她居然视若无睹。这让赢明不得不感叹,恋爱中的女人,果然是没有理智的。

赢祯缓缓摇头道:“父皇,你要是为了我好,就同意我的请求。想反对,总是能找到理由的。这件事我不想解释,但我一定能处理好。如果你另有打算,就不要说为了我考虑,好么?”

赢明微愠,深邃的眼眸中神光一闪,“祯祯,难道你以为我反对,是为了别的理由么!”赢明一直是和颜悦色,哪怕是说着高歌的问题时,也都很从容平静。可被赢祯这么质疑他的好意,赢明作为父亲,感觉到有些伤心。

当然,他反对高歌和赢祯结婚,的确还有其他的理由。高歌太天才了,成长的太快了。赢明自问他在世的时候,压服高歌不成问题。

可是,他物化而去后,高歌要是利用赢祯的名义来争夺皇位怎么办?赢明可不想万年传承的基业,到了赢祯这一代却改姓了高。

现在看,高歌似乎是没什么野心。可时间会改变一切。再者,就是本人也无法掌握心的变化。谁知道高歌曰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真要是高歌有了逆反之意,赢祯又该何去何从。从,则是骨肉相残,不从,与爱人翻脸成仇。

要是在以前,赢明还相信赢祯的能力,可以控制住高歌。可从这几天的情况看,只有是赢祯被高歌控制的份。

为了的帝国万世基业,也为了赢祯的幸福,这段婚姻,赢明是怎么也不会同意的。

皇者的威严,不容违逆。哪怕是自己的女儿,也不容如此的放肆。沉下脸来的赢明淡然道:“我乏了,你先退下吧……”

赢祯欲言又止,可看赢明面沉如水,知道这时候说什么也是没用的。只能怏怏而去。

聪慧的赢祯,冷静下来已经隐约明白了赢明的顾忌。这却是个死结,赢明是怎么也不会改变看法的。

若说高歌的另一个女人也是化神,赢明的顾忌反而更深。更别说天罡核心之类的。高歌越是强大,赢明就越不会同意他们的婚事。

赢明许诺的珍贵机会,却换来了一腔烦恼。赢祯心情难免郁郁。不过,作为诚仁礼的主角,她这个时候却不能随便乱走了。

帝国已经成了一个专门的团队,为赢祯的诚仁礼做各种准备。如设计赢祯的服装,穿戴的首饰,公开演讲稿,甚至细致到应对每个国家成员的脸部表情等等。

这一系列安排,都要进过简单的排练,尽量把诚仁礼举办的无可挑剔。这不但事关赢祯个人的脸面,更事关皇室脸面,事关帝国的脸面。因此,每一个细节都不容忽视。

昆仑天心池翠玉雕成的立柱碧光莹润,可养神安心,祛除一切邪污。冰蚕纱织成的帷帐如云如雾,能抵挡水火风雷诸劫。紫霞云光段的褥面,如同云光凝炼,柔而顺,净而清。

“高歌,有个糟糕的消息,父皇不同意我们的婚事……”在豪华奢侈的七阶绣**,赢祯郁郁的向高歌报告着坏消息。

高歌在通讯器那面嘿嘿笑道:“大老婆做不成,那就做个情妇好了……”

赢祯长眉一扬,冷笑道:“到趁了你心意了,我不结婚,你也休想和别人结婚!”虽然对高歌的轻松的态度很不满,可高歌的调笑也让赢祯的心情好了很多。

高歌也知道赢祯的心情确实不好,开了句玩笑后,还是很用心的安慰着赢祯道:“不用怕,哪个想和你结婚的,我就送他去做阎王的女婿。”高歌虽然好像是在说笑,可凭他的姓格,不是能做的出来,而是一定会这么做。

赢祯心里一宽,只要高歌不放弃,那结不结婚都只是形式,也并不太重要。“父皇说了,请柬不许发给你。你自己想办法来啊……”赢祯道。

高歌急忙保证一定会在诚仁礼那天去踢场子,不,是捧场。两个人聊的甜蜜缠绵,直到有人来催赢祯,赢祯才依依不舍的停止了通话。

在赢祯挂断通讯后,高歌轻叹了口气。能让赢明顾忌他,到也说明他的本事。可在帝国之内,要是被皇帝陛下看不过眼,只怕后面的曰子要难过了许多。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赢明皇帝还没那么蠢,搞什么鸟尽弓藏的把戏。不过接下来大家要是关系恶劣的话,很难说赢明会采取什么手段。

毕竟,高歌是生化战神甲的主要设计师之一。一旦他叛变,其损失将是不能接受的。

这里面有个问题是,赢明对于高歌没有控制力。高歌一不求名,二不求利,无欲则刚。更麻烦的是,高歌还天生的胆大妄为无视权威。赢明贵为皇帝,要想控制高歌,也并没有什么特别有效的手段。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赢明也不会翻脸的。高歌的关系网很简单,可不论是周逊,还是赢祯,对于赢明都有着重要意义。

高歌试着推演下赢明的反应,可惜,无相神光和强大的神识在这个时候都帮不了他。只有足够了解赢明的姓格,还要有足够的智慧,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在帝国,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资格,那就是周逊。可惜,周逊就是不闭关,也未必肯帮高歌。

就关系来说,周逊和赢明是同窗,也是并肩战斗的战友。远比高歌要来的亲厚。

“我有一剑在手,管他天塌地陷!”越想越烦的高歌心中猛然一震,剑意运转,心神顿时清明起来。整天纠缠这些计算,和那些政客权贵又有什么不同。

“生也好,死也罢,我自活的恣情纵意。”高歌想通了其中关键,反而不再为这些烦恼。

“哈哈哈……”高歌大笑着推开了卧室的门。看到高歌突然狂笑着出现,客厅中的安静上天网的秋浩雨吓了一跳。

要说秋浩雨这样的修者,都能遇惊不乱。只是高歌出现的太突然了,秋浩雨完全没有准备,高歌就狂笑着出现,那种放肆的笑声,让秋浩雨真的有些震撼了。

呆了下,秋浩雨才醒悟过来,有些欣喜的道:“高歌,你回来了?”两年未见,秋浩雨还是一如既往俊美阴柔。看到高歌显然让他情绪有些兴奋,脸上的笑容十分灿烂,没有了平常的阴郁之气。

高歌斜睨了秋浩雨一眼,不屑的道:“这难道还用问么!”

秋浩雨摇头失笑道:“你个家伙,还是这么嚣张……”

“仰天大笑出门来,我辈本是嚣张人。”高歌理所当然的说道。

“狗屁不通啊!”这次,却轮到秋浩雨不屑了。

高歌诡笑道:“那是,比起你这个天网作者来,我是大大不及的。”

秋浩雨脸色微红,他在天网上发表小说本来是很隐秘的事,谁也不知道。被高歌一口叫破,心里不免有些发虚。

高歌指着秋浩雨大笑道:“你看你,一不偷二不抢,不过是做个文化青年,干什么满脸惭愧样。要是我,早逢人就讲,我是天网上终点小说网站上的作者踏雪真人……”

秋浩雨脸更红了,踏雪真人就是他笔名啊。高歌这么说,让秘密搞文学创作的秋浩雨,像是突然间被拔下了遮体的衣服,虽然身体上不会有任何不适,心里上却非常的尴尬。

高歌走过来坐在秋浩雨身边,搂着秋浩雨肩膀,假作一脸诧异的道:“你害羞了?哈哈哈……”

秋浩雨脸更红了。这种心理上的反应,还没成金丹的秋浩雨,是无法掩饰的。秋浩雨还强辩道:“哪有,只是你这个俗人不懂艺术,我才懒得和你说呢!”

高歌哈哈大笑,“艺术么,我是不懂了,不过要说到写小说,我还是略懂的!”高歌说着打开秋浩雨的水镜记录器,指着水镜记录器上的文字道:“你看你,写的什么啊,《无限杀路》,杀就杀呗,还杀美女,美女是用来搞的,不是用来杀的!要有爱,懂不懂!我看你是追不上美女,心理有些扭曲变态了,就在书里乱杀一气!”

被批评的秋浩雨这次没有脸红,反而怜悯的看着高歌道:“都说了,你这个俗人是不懂的艺术的。”

高歌嘿笑,“你这种文学青年,就会孤高自赏,众人皆醉你独醒!”说着正色的拍了拍秋浩雨肩膀道:“你别满脸不忿,我给你指点指点道路。首先,你这个笔名就不行,什么踏雪真人啊,一听就透着文学青年劲,踏血真人多好啊,多霸气,让人一看,哇,先有了震撼,然后就对你的书有兴趣了。

但踏血真人这种笔名,也不是正道。正道是要通俗并有些奇异,让人看了就有印象,仔细琢磨,却又怎么都琢磨不透。我的经验是,用蔬菜水果来起笔名,那绝对是第一流的!譬如,我不吃地瓜,“我”怎么就不吃地瓜呢?简直是让人一见了就忍不住生出无限遐思……又如,天蚕番茄,把番茄和天蚕联系起来,与平淡中又有不可言说之玄妙。”

“呃……”秋浩雨只能无语。要说比武,高歌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强者。可要说到写小说,他那些理论都太过可笑了。反正秋浩雨是不信的!

高歌又道:“笔名虽然只是第一步,可从笔名上却可见一个作者的气度胸怀。从笔名上,你已经失败了一半了!然后再说作品,你不懂得人姓,偏要悖逆正常人对于美好的想象,那你就注定了悲剧。你要是成功了,那才是没天理。”

秋浩雨对此只有两个字的评价,“扯淡!”

高歌一笑,“就知道你不服气。这样,成绩来说话。我就用我不吃地瓜这个笔名,写出一本风靡天下的大作让你看看!一个月内没有千万浏览,就算我输了,你敢赌么?”

秋浩雨俊美的脸上都是愕然,“你不是当真的吧?”

“当然,难道我是在开玩笑么!我就要用事实来折服你这个文学青年!睁开眼吧,好好看看这个世界,你没那么多的苦痛,别无病呻吟了!”高歌道。

秋浩雨反而笑了,“好啊,那就赌了,赌什么我都愿意。”秋浩雨可不相信自己会在最强的方面败给高歌。

高歌瞄了眼秋浩雨道:“也不要你肉体,这样吧,你先给我弄张参加赢祯诚仁礼的请帖。反正你是必输的!”

秋浩雨摇头,“就是个请帖,你费这么大劲。我正好不想去呢!就给你好了!”

想弄到请柬不难,难的是请柬要来的合理合法。高歌看到秋浩雨,就打起了他主意。所以要打赌,也是为了撇清秋浩雨,免得他陷入这个泥潭中来。

轻易搞定请柬,高歌心情大好。等周君辉他们回来后,几个人一起出去大吃了一顿,席间高歌不免口沫横飞,胡吹了一阵。

高歌干的事都是机密,说给周君辉他们知道是有害无益。因此高歌从不和他们说这些,待在一起,只是胡扯。

对于周君辉他们来说,高歌只是离开了两年的时间,人还是没变,穿着一身地摊货,满嘴没正经的胡侃。

对于高歌来说,时隔百年,周君辉他们在记忆中已经显得有些陌生了。而且,周君辉他们虽然成熟了不少,在高歌看来,却还是一身的学生气。

高歌和他们,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层次了。这不止是修为上的问题,更是心境上的变化。高歌虽然表现依然如故,可在内心最深处,他已经变了。

不过,能够从前的朋友一起谈笑聊天,高歌还是觉得很享受。修为变了,心境变了,可高歌的骨子里一些东西却是永远也不会变的。

一桌子人在大厅会餐,少不了被其他人注目。周君辉和秋浩雨都是学院的风云人物,刘阳的强大交际能力,让他的人缘是几个人中最好的。吃饭的时候,总有人过来敬酒。

当然,这次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高歌身上。作为传说中学院毁誉参半的第一强者,还和全国青年男子梦中情人乐安公主有着密切关系,不知有多少人羡慕嫉妒。

高歌的出现,也引起了无数的八卦。在大厅中,几乎所有人都在议论着高歌。

实际上,在大厅会餐,也是刘阳在向其他人宣告高歌的回归。这两年来,接着室友的光,刘阳在学院混的风生水起。

但是,认识的人越多,结交的范围越广,他的麻烦也越多。为此,他不得不多次借着室友的威名来解决问题。

可随着新生的强势崛起,高歌、周君辉、秋浩雨的名声不但镇不住他们,反而成了他们挑战的目标。

周君辉为人谦和大气,很有学长风范,让人找不到好的理由挑战。秋浩雨几乎是闭门不出,对于挑战也是一概不接受。

因此,众人把目标放在了刘阳身上。这些曰子来,甚至有个叫熊廷的新生,猛烈的追求刘阳的女朋友。

这对刘阳来说,真是个巨大的耻辱。可熊廷这个人也不一般,不但修为强横,家世也了得。刘阳是奈何不了熊廷。而周君辉、秋浩雨都不想和熊廷做无谓争斗,这件事就一直这么拖了下来。

今天高歌回来,正和了刘阳心意。总要借着高歌的势头,把场子找回来才行!

正如刘阳所料,熊廷很快的出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