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高歌

第二十章 死亡密室

幽暗的密室内,一点烛火散发着昏黄黯淡的光芒。一张绮罗大**,身披紫色轻纱的赢钰懒懒的躺靠在床头的靠枕上。

修长秀美的双腿交叠着,白皙如玉**的双腿,在昏黄的烛光下没有了那种耀眼的瓷白,多了一种柔润温和的象牙般光泽。晶莹的脚趾甲闪着粉色的晶光,让小巧均匀玉足看上去更为的可爱肉感。

顺着小腿的优美的曲线向上,又圆又白的挺翘双峰上两点嫣红、还有三角交叉的菲菲芳草,紧要出在轻纱的遮掩下若隐若现,却把女姓曲线的柔美和姓感,全数展现出来。

赢钰又长又媚的明眸中全是慵懒,就像是一只吃饱的小猫般,惹人怜爱之际,更引的人爱抚她的的冲动。

看到高歌进来,赢钰脸上露出一丝得意开心的微笑,随意的翻身换了个姿势,半伏在靠枕上道:“你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吧?”

高歌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赢钰对高歌勾了勾手指,“来……”赢钰的明艳的玉容上露出的妩媚妖冶,明眸中荡漾的春情,让这一个字,有着说不出的银靡味道。

高歌走到床前,居高临下俯视着这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春光的美女,沉默不语。

赢钰抓住高歌的手把他拽到了**,**的笑了起来,“别紧张,姐姐不吃人,只吃那个……”赢钰说着别有意味的瞄了眼高歌的小腹。

高歌冷冷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赢钰并不回答,拿起高歌的手欣赏起来,“你的手真漂亮啊,修长而均匀,洁净无尘,唔……”赢钰说着,突然用娇艳的红唇把高歌的手指含住,明眸同时挑衅似的看着高歌。

温润湿滑的触觉,旖旎诱人的想起,红艳的红唇微微撅起吮吸,明眸中的浓郁的春意似乎要滴出水来,只是简单的一个举动,就让赢钰的魅力尽数释放出来。

梅卿卿的美超越凡世天下无双,赢祯明艳绝伦果决干练,卓文萱淡雅若菊知姓智慧,三个女子在气质上都是别具一格,当世难寻。

赢钰的美丽却是妖冶**,是一种极为低级的情欲。可就是因为她的**,反把情欲的力量完全释放出来,能给人无限遐思。

现在赢钰摆明了要任君采摘,成熟姓感却美丽躯体,诱惑力顿时提升百倍。

高歌抽出手来,淡然道:“那群贵族弟子,是不是你在背后指使,才总是和我为难?”

赢钰伸手抚摸着高歌的脸庞,深情的道:“是啊,赢祯有的东西,我也必须要有。我就要得到你,玩弄你,**你,那天人家都发誓了,一定要把你折磨的欲仙欲死,哈哈哈……”赢钰越说越兴奋,忍不住仰头哈哈大笑。

高歌双眸神光一盛,如同绝世神剑的锋芒猛刺进赢钰双眸,赢钰浑身不由一冷,心里涌出一股恐惧,可她很快就清醒过来,不屑的道:“你想吓我么!那有什么用,有胆你就杀了我!不杀我,总是没完的……”

赢钰这么说,高歌反而收敛了外放的一丝气息,若有所思的道:“你身为公主,地位尊崇,但有所求,无有不应。何必呢?”

赢钰蜷伏在高歌的大腿上,就像是最亲密情人的一般,一只手还握着高歌的手不住摩挲,一面低声蜜语,“是啊,有求必应,什么都容易到手,那还有一点的趣味。就是要找你这样的,始终不可就范的来玩,才有趣。知道么,得到的越多,你的心反而越空虚。多亏了你的出现,让我找到了新的目标,否则,我还不知道活下去要干什么!”

高歌抚摸这赢钰的如绸般滑顺的披散长发,轻叹道:“你是在玩火啊……”

“这样才刺激么?就像是驯服强大的妖兽般,或是被吞噬,或是把妖兽驯服,游走于生死之间的刺激,每一秒都是那么让人战栗。死亡,仿佛触手可及,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自己是无比真实的活着。”说起这个来,赢钰闭着眼睛喃喃的说着,一副陶醉其中的样子。

这个女人,显然是疯了。不,用疯了来形容也不准确,她还有着清晰的理智判断,但她太空虚了,以至于,必须要强迫自己去追求那些刺激。

“你在犹豫么?犹豫着要不杀我,哈哈……”感觉到高歌的沉默,赢钰猜测着。“杀了我,你如何见赢钰呢。不过,你这种孤儿,本就没有所谓的亲情,不会为此困扰的。是吧?难道是怕敬爱的皇帝陛下么?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

顿了顿道:“不敢么,不敢就快来舔我的脚趾……”赢钰抬起玉足,直接递到了高歌嘴边。“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男宠了,乖乖的,不然主人要拿鞭子抽你了哦……”赢钰的眼中满是挑逗,荡漾的春情从两腿之间的散发出了一股淡淡味道。

显然,这些话真的让她感到刺激,并彻底兴奋了起来。

高歌一伸手按住了赢钰丰盈弹软的胸口,强大的法力立即把赢钰完全压制住,赢钰的明眸中露出几分恐惧又有几分疯狂,想要说什么,在法力的压制下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赢钰感觉到了死亡的降临,她体内反而兴奋到了极致,双腿间甚至喷出了晶莹粘稠的**,皮肤表面因为兴奋和恐惧的战栗,而浮起了点点凸起。

“死亡是无边的黑暗,黑暗中,腐朽的神魂永远的沉沦,希望在无边的黑暗中,你能够解脱……”高歌清朗的声音中,赢钰眼中的灵光渐渐消散,表情也逐渐变得平静宁和。

高歌拂了下衣袖,洒然出了密室。

转出拐角,从偏殿中直接进到了祖龙大殿中。两个守门的警卫有些奇怪的看了眼高歌,却没敢阻挡。

明亮而柔和的灯光把大殿照的亮如白昼,却有不会有刺眼的感觉。高台上的音乐悠扬,让人的心情自然的放松。几乎所有人都面带笑容,三五成群的随意闲聊着。

在人群中漫步而行,高歌的心情非常轻松。

贵族子弟前赴后继的与他为难,他也有些奇怪,这次总算是知道原因并彻底解决了。

“高歌,”张绮云轻轻摇手招呼着,有些沙哑却悦耳的女声透出奇异魅力。今天晚上张绮云穿了一件黑色纱裙,数层细纱巧妙的层叠,雪白的肌肤在黑纱掩映下反而愈发的迷人,修长而丰满圆润的几乎大腿齐根的露出,丰满却不夸张的胸部被折叠的黑纱勾勒出一个精妙绝美的弧线,由浅到深,直到最巅峰之处,才为那黑色彻底掩盖。

如云的秀发随意的在脑后随意的完成一个发髻,一根长长的白金发簪把发髻固定住,随意而散漫的发髻,配合着张绮云完美的五官轮廓,把女姓的成熟姓感展现的淋漓尽致。

同样是成熟姓感,比较赢钰,张绮云有一种遗世读力的冷艳,赢钰却是阅尽红尘的颓废。从气质上论,张绮云远胜赢钰,而成熟姓感方面却毫不逊色。

这样的美女,身边免不了有许多追求者。能出现在这个宴会上,都是帝国最顶级的权贵圈子。围绕着张绮云,一个个都是衣冠楚楚彬彬有礼。

高歌微笑着走到张绮云身边,“张老师好……”

张绮云笑容满面的挽过高歌的胳膊,娇笑道:“笑的那么开心,又去杀人了……”张绮云丰满的胸部紧贴这高歌,说话时伏在高歌的耳旁,姿态亲密的好像是情人一般。

高歌嘿嘿笑道:“刚杀了两个,心情正好。”

张绮云满脸哀怨的道:“杀人这么好玩的事也不带我一个,害的我被一群苍蝇围着,嗡嗡的不得安宁……”

两个人虽然是近乎耳语,可在能站在这里的人,又有哪个会听不到。众人虽然脸色不变,可有几个男士的笑容不免僵硬了些。看向高歌的目光,都有了几分不善。

“张小姐,不知这位是?”一个拿着精致手杖的小胡子男人忍不住出声问道。

张绮云嘻嘻笑道:“我学生高歌。”顿了下又悄悄的对众人道:“也是我秘密小情人……”

听张绮云这么讲,众人的脸色都变得很奇妙。看上去像张绮云在敷衍他们,可张绮云就是找人假扮,也要找个合适的人选,不应该挑她的学生啊。而且,高歌,不是乐安公主的男朋友么?

赢祯和高歌相处,已经是帝国上层权贵的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不论谁说起,都是几分叹息几分不解几分好笑,觉得赢祯年少无知,把皇室的面子都丢了。他们之间,也不可能处的太长久。

高歌又在世界论剑比赛上大出过风头,从风姿气度来说,高歌不是最好的,可能不是最吸引人注目的。在场的人,颇有几个认识他的。

张绮云这么说那就是玩笑了,却意味着对众人的拒绝。在场的都是成功男人,美女还不有的是。又有几个愿意被张绮云这么戏耍的,当下纷纷礼貌的告辞。

“都走了,别抱这么紧了……”看到几个人都散了,高歌提醒道。

张绮云在高歌脸上轻轻亲了下,“亲亲,哈哈……”张绮云亲了高歌一下,好像占到了多大便宜一般,得意的大笑起来。

笑的很放浪的张绮云,胸部波涛起伏,虽然略嫌失态,看上去却是赏心悦目,附近所有的男人不由都把目光停留在了那汹涌起伏的波涛上。

就在这时,有司仪官高喊道:“皇帝陛下驾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