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高歌

第五章 幽冥魔火的世界

黑色的幽冥魔火,由无形化为有形。炙热粘稠的黑暗世界,温度猛然提升了千百倍。

飞扬的黑色火焰,熊熊燃烧。但火焰越盛,世界反而越黑暗。毁灭的魔火,只说火焰温度,远不及高歌的九阳焚天正法至阳至刚,霸道绝伦。

毁灭魔火强悍之处在于,能够焚烧世间万物。佛门又称之为红莲业火。此火秉承世间污秽之气而生,现在又集合了亿万修者的混乱信仰,由八歧大蛇发出的幽冥魔火,只要沾染上一点,就会如影附身,直到把神魂和身体全部燃烧殆尽,才会熄灭。

别说高歌、梅卿卿这样的化神修者,就是大乘仙尊也受不住魔火煅烧。八歧大蛇不用什么特殊法术,只是把幽冥魔火放出来,就让高歌和梅卿卿疲于应付。

这个读力的黑暗世界,完全是有八歧大蛇的神魂和身体构造而成。包括空间的法则,都在八歧大蛇的掌握之中。在这里,八歧大蛇就是主宰。

幽冥魔火如海,幽冥如天,整个世界就是由幽冥魔火所组成。身在其中,高歌暗暗惊叹,八歧大蛇的强悍。

同样受到永恒领域限制,可八歧大蛇使用的却是世间最恶毒的法门之一。而且它的法力无穷无尽,每一点魔火都被催发到极致,亿万魔火组成的毁灭世界,足以灭杀任何化神级修者。

梅卿卿按照高歌的吩咐,并不急于出手,只是催发冰魄神光剑,牢牢护住方圆几米内的空间,不让魔火入侵一丝一毫。

燃烧的火海中,梅卿卿就像一大团冰块。可在腐蚀元神的幽冥火海中,梅卿卿被融化只是迟早的事。

而在这个燃烧的世界中,任何方位的变化都没有意义,反而容易因为元气的转换露出破绽。不论是高歌的飞遁如流光,还是梅卿卿的穿越空间能力,在这里都没有了用武之地。

无穷无尽的法力,也让八歧大蛇构筑的世界异常稳固。层层叠叠的魔火,虽然也有法力运转的空隙,可对于一片火海来说,那法力运转的空隙,也没有多少作用。

高歌计算了下,发现要想突围,没有什么捷径,只有用斩开一条通道,才有机会突围。要是一个人陷在这里,就几乎没有机会出去了,只能和八歧大蛇拼个死活。但他和梅卿卿联手,却有突围的能力。

“野生杂种,给老子受死吧!哈哈……”高歌大笑着拔剑出鞘。

至高至尊,至强至胜,神光无量。九曜神剑的神光,照彻八极六方,哪怕是如此粘稠的黑暗,也无法阻止煊赫如烈阳的煌煌神光。

藏在黑暗中近万年的世界,在煌煌白金神光下第一次展露出了真正的面貌。空荡的世界内,只有无穷无尽的黑色火焰在飞扬燃烧着。无声燃烧的酷烈却阴毒的火焰,似乎集合了世间所有的污秽、恶毒、凶戾、忿恨、仇怨,那火焰虽然在燃烧,却给人一种粘稠肮脏的感觉,仿佛沾上一点,就永远也无法甩脱了。

在黑暗的火焰后,八歧大蛇忍不住有一丝惊慌。这个黑暗世界已经黑暗太久了,照彻世界的神光,让它有种自己被照传照透的感觉。

堕落腐朽的神魂,在堂皇的神光下,感觉到了本能的不安。一瞬间后,黑暗的世界幽冥火焰就再次吞噬了煊赫煌煌的白金神光,黑暗的世界中,只有黑暗才附和法则。

至尊至胜的九曜神剑,在黑暗世界中,只能照亮方圆百米内。对于宽阔的世界而言,这个点光明没有多少意义。

高歌一剑在手,心中豪气顿生。从幽冥血域中回来,高歌出手几次,都是一击必杀。对待不同等层次的敌人,已经不能称之为战斗。

只有面对赢明时,高歌才感觉到了危险。而眼前这个八歧大蛇,显露出来的威势却要比赢明还要强大许多许多。这样的强敌,也激发了高歌的斗志。

九曜神剑初试,就试出了世界的极限。这个世界并不太大,方圆不过千里,大体呈现出一个球状空间,空间结构稳定异常,到处都充斥着幽冥魔火之力。

在这个世界里,八歧大蛇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就算没有别的力量,只凭幽冥魔火,它就能杀死任何化神。幽冥魔火,不但能燃烧腐蚀人的神魂,还能燃烧元气。堂皇的剑气一落在上面,就被幽冥火海所吞噬,并成为幽冥魔火的燃料。

在这个世界多待一秒,就会减少一分元气。要是元婴等级的修者落入这里,甚至无法调动天地元气,只能任八歧大蛇宰割。就是梅卿卿这样的化神,吐纳天地元气也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高歌的九曜神剑唯精唯纯唯一,不是任何外法所能撼动的。可剑气一旦外放,没有了神意主持,也很快就会为幽冥火焰所吞噬。

八歧大蛇这一招看似简单,却十分的有效,更十分无赖。在这个世界中,只用这一招,它就立于了不败之地。

想要破开这个空间,只有大乘仙尊对于法则的艹控,改变世界的法则,才有可能斩杀八歧大蛇。或者,有一件十阶神器,也能达到类似的效果。至少,不会没有还手之力。

斩神剑虽好,在这里却只能作为一个简单的剑器来使用,无法把九曜神剑推上更高一层。因此剑光外放后,就无法通过剑器进行更深层次的艹控。

从高歌拔剑出鞘,到神光被幽冥火海所吞噬,不过是短短刹那之间的事。

“分析幽冥魔火的姓质,分析对手分神的元气波动,锁定对手神魂气息,分析空间结构……”只是一剑,却让高歌得到了太多的信息。独一无二的无相神光,用神识感应来的信息迅速的做着各种计算。

一声长啸,高歌手中斩神剑再次运转。以高歌为中心,斩神剑划出一道完美的剑圈,白金的剑光闪耀,千米之内,形成一道白金剑光组成的圆。在这个圆内,所有的幽冥魔火都被涤荡一空。

至阳至烈至精至纯的九曜剑光,排斥一切存在。幽冥魔火也无法吸收转化,直接被剑光绞碎。

高歌一剑得手,再不迟疑,剑化圆圈,一道道剑光如花般盛开绽放,层层翻涌的剑光,开辟出了越来越大清净空间。

梅卿卿的感受最深,在光明堂皇的剑光中,那种阴冷却酷烈、粘稠而污秽的感觉消失一空,这让她感觉到浑身清爽,笼罩在神魂上的阴霾也似乎散尽,神识从新回复了灵动空明。这一刻,世界恢复了正常。

梅卿卿知道高歌大耗法力,在这里无法得到生生不息元气的支持,这样的强势维持不了多久。在这个时候,她要做的就是尽快理解空间法则,打开空间通道。在这个世界里,他们没机会战胜八歧大蛇的。

八歧大蛇在数十里外的冷冷的注视着,它清楚高歌和梅卿卿两个人的想法。一个强势攻击,涤荡出一个纯净的空间,另一个负责破开空间,逃离此地。“想法很好!”八歧大蛇甚至想笑了。作为一个妖兽,它的身体形态上完全不像人,可受信仰之力的污染,心理上却越来越接近修者。

不论八歧大蛇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从它接受信仰之力那一天开始,这个过程就无法逆转了。

作为一个心理上的邪恶变态的存在,八歧大蛇对于梅卿卿可是非常的垂涎。虽然不在是处女,可完美纯净的身体,却比一万个处女更珍贵。她还是一个化神强者,玩弄她一定会非常的有趣。八歧大蛇并不掩饰自己的邪恶,神识传递出的银邪信息就像是最恶心无耻的脏话般,向梅卿卿的灌输过去。

梅卿卿冷着脸,平心静气,不再受这些外物所干扰,全神贯注的体会空间的法则。高歌剑光再盛,煊赫堂皇的神光形成一片巨大的领域,连八歧大蛇的神识传递都被挡在了剑域外。

从八歧大蛇看来,高歌所做的地方只有一团炽烈的神光。阴阳变化不定的剑光,涤荡一切异常气息。八歧大蛇的神识才一接近,就因为无法把握阴阳变化的剑光,瞬间间就被玄妙无匹的剑光绞碎。

八歧大蛇虽然有可以强力进入,可在这个时候,它却不愿意和高歌正面冲突。高歌的剑光浩然正大有变化莫测,只说法诀精微变化,远在它之上。不过整个世界都是它的,高歌的法诀再强大,出不去也没有意义。

募然,空间一阵波动。那面已经打开了空间通道。八歧大蛇心中冷笑,“这就想走么!”在它的身体世界内,想走可么没有那么容易。

心念转动,八歧大蛇的分神已经站到了空间通道入口处,只要两个人进入空间的刹那,不同空间法则的变化,就会让两个人露出破绽,到时候,是死是活还不是任它揉捏。

梅卿卿振动银色光翼,翩然向一条幽深的空间缝隙前进。高歌同时化作流光,也向着空间裂缝而来。

眼见两个人就要进入空间缝隙,八歧大蛇正要准备出手,却突然生出警兆。存活数万年的本能,让它察觉到了不对。

就在这时,一道白金剑锋已经洞穿虚空,直刺到它的眉心处。

八歧大蛇心中一惊,完全不知道高歌怎么找到它的分神。眼前的变化,让它觉得自己坠入了一个圈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