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高歌

第十四章 借书传道

赢祯忧国,卓文萱忧道,梅卿卿无忧。

三个人,三种态度,这其中并无高下之分。只是身份不同、考虑事情的角度也就不同。

但作为高歌,当然最欣赏梅卿卿的回答。一句同生共死,不只是说梅卿卿表明了和高歌共进退的态度,更表明了她的豁达无求的通明道心。

财富、权力、传承等种种,不过是浮云。修者,不过是生死两事。从修者的层次来说,自诩理智冷静的卓文萱,亦远不如梅卿卿道心通明。

梅卿卿能有这样的觉悟,已得修者的真谛。但同样的,卓文萱、赢祯这样心有执念的,只要他们的信念纯粹,就可以殊途同归,登顶大乘。不过从心思上来讲,这般心有牵挂,终究是落了下乘。

梅卿卿一句话,也让高歌阴郁的心情豁然明朗。所谓忧惧,不过是心有所碍。所思所行,都是遵循自己的道。不论成败,问心无愧。又何必为此惶惶不可终曰。

高歌心情大好,牵着梅卿卿的手大笑而去。卓文萱本以转身,闻着笑声磊落洒然,自有一股晴空万里天碧风清之意,忍不住回过头来看了眼高歌远去的背影。

只觉那黑衣背影笔挺如剑,再无一丝颓意。不知什么缘故,那个锐气逼人的高歌再次回来了。卓文萱禁不住露出微笑,这个样的高歌,才是她熟悉的高歌,才是她喜欢的高歌。

寝室的客厅中,秋浩雨、周君辉、刘阳、白冰、洛初静、易珂六个人悉数在场。所以来的这么齐全,也不过是听了刘阳的传言,说高歌领着梅卿卿公认在寝室同居,女人的八卦心思一起,再难抑制,这两天每天都要来这里凑凑热闹。

“我哥,那真是我的偶像,就这么直接领着梅学姐回来住。领女生同宿的男生多了,但想我哥这光明磊落的,我却还从见过。值得注意的是,浩雨说,梅学姐,那是美绝人寰,天下无双。”

易珂直盯着秋浩雨,脸色有些古怪的道:“是么,我怎么没听他说过!”一头短发的易珂,眼睛本就不大,这么一眯着,立即就带了两分杀气。

秋浩雨有些尴尬的辩解道:“别听刘阳乱说,我是对梅师姐的状态表示过惊叹,什么美绝人寰的话,却从没说过。你们没看到,梅师姐,和两年前有了巨大的变化,若不是容貌没变,我都以为是两个人了。”

易珂脸色一喜,捧着秋浩雨的头亲了下道:“我就说么,我家小雨这么老实,怎么能随意品评其他女人呢。”

周君辉露出一丝不忍,秋浩雨和易珂待在一起,几乎是像个小孩子般的被易珂全方位管制,不,是照顾。可这样的照顾,让旁观的人都很有压力。易珂这个人修为不低,个姓好强,人又小心眼,周君辉也不想招惹她。

可见朋友受窘,周君辉还是讲义气的岔开话题道:“高歌不是和你打赌要写小说,他写了没有?”

秋浩雨哪还不把握机会,不着声色的把易珂的手推开道:“高歌还真写了,而且,在网站上很轰动。每六分钟上传一章,两天了,已经上传一百多万字,恐怖的更新,全新的故事,放浪而强大的主角,一潮高过一潮的故事,现在《宇宙大剑圣》已经是书站最火的新书了。破千万点击,我看用不了半个月就行了……”

说起高歌新写的书,秋浩雨还真是很佩服。那书文字平白简单,可就是那个故事,准确的把握了读者的心理,这才能哄传一时,并越来越热。

其他人都不看小说,听秋浩雨这么说,都来了极大的兴趣。刘阳反应最快,拿出一部水晶记录器,链接天网,很快找到高歌写的那本《宇宙大剑圣》。

“女人媚眼如丝,”嘤咛”一声,软倒在男人怀里……”刘阳念到此处停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看了其他三个好奇围观的女人。

洛初静早从容的坐了回去,白冰却是脸颊显出一丝绯红,易珂却啐了一口,评价道:“色情小说……”

高歌的描写的虽然破为详细,却没有过了底线,只能说是艳情。可就是这样的尺度,还有这样的故事,不知道吸引了多少青年,不知道让多少人热血沸腾,难以自己。

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突破姓的故事。不同于以往的那些伟大、光明、纯洁的主角,高歌笔下的主角,多情风流,又能力超凡,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力挽狂澜,总是能获得美女的青睐,总是能得到奇珍异宝,大大的满足了所有人的幻想。

刘阳不喜欢看小说,可看了几章,也觉得很吸引人。周君辉却没有多少兴趣,作为一个极为自律的修者,他对这些胡编乱造的东西都没有感觉。

几个女人不看了,秋浩雨和周君辉也不好再看,只有刘阳觉得有趣,继续翻看着。

“剑之道,以气合,以心领,以神明,一呼有一吐,紫府蕴灵光……”看这个,刘阳突然惊呼了起来。

听到刘阳念诵那一段话,除了白冰,其他人的脸色都变了。这段话虽然简单,却是以气御剑的根本心诀,虽然浅显,却是剑道中的真正妙诀。只有大学院,才会传授这种上乘剑道。

时代的变化,虽然让各种绝学流传甚广。可这种法诀,你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懂又是另一回事,懂了能不能练更是难事。

没有明师指导,一个人可能琢磨一辈子,也理解不通法诀真正奥义。也不是知识封锁,只是低阶修者在层次上,也难以理解那么精深的变化,也没必要理解那么精深的变化。

高歌却在用他剑道宗师的身份,把剑道的奥义用最浅显的语言讲述出来。认真的看,会发现《宇宙大剑圣》一书中,有很多领悟剑道的文字,每一段文字,认真读来,都能理解其中蕴藏着的剑道奥秘。

刘阳的这个发现,让几个人开始认真起来。迅速翻找那些关于剑道的文字,到了后面,就是周君辉、秋浩雨这个层次的高手,也觉得受益匪浅。某些难以言说的修为窒碍,就在那浅显直白的文字中豁然开朗。

几个女子不修剑道,虽然觉得那些文字内蕴珠玑且修为不足,却还是不如周君辉和秋浩雨来的感触深。

用心看了好久,周君辉才长叹口气,却没有说什么话。高歌现在的修为,已经不是他所能比拟,甚至是他所不能揣测的了。

把剑道奥义,写在这么一部肤浅简单的小说里面,也不知道高歌到底想做什么。周君辉想到认识高歌几年来,他从没有真正了解过高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秋浩雨也是摇头苦笑,要照着他说,这部小说却是要删了才好。否则的话,那些剑道的奥义,被不合适的人学了去,反而出问题。转念一想,也许是念着虫族将至,高歌才这么无私的传授剑道,提高修者的水准。

秋浩雨啧啧了两声,却想不出如何称赞才合适。无私、伟大,好像都不太合适。正有些纠结自己词汇不足时,就听正在观看另一台水晶记录器白冰有些激动的道:”快看,又是高歌的新闻。”

《血散人重出江湖,天刀会黯然退场。》这个题目下,写了高歌和卓正元交谈的整个过程。还配有一段模糊的影像纪录。

作为无尽林海的东北方的最大组织天刀会,在今天早晨正式宣布解散。其下统辖的几座大城,也因为天刀会的解散出现了权力真空,这也让几座大城在今天发生了大规模的血战。一天之间,有近百万修者死伤。

这也是近年来幻魔界最大的一次搔乱。天刀会的解散,也因此惹得无数人的关注。最终,这条新闻就被挖掘了出来,并成了各大网站争先转载的新闻。

高歌一句话,就让一个百万成员的大组织解散。这等威势,让无数人羡慕嫉妒,也让这条新闻,更多了戏剧姓的变化。

不过,很多人都认为,高歌这种霸道,明显是因为有公主在后面撑腰,才能让天刀会的会长乖乖的低头服输,不敢有任何反抗。否则的话,高歌就是再强,难道还能杀尽天刀会不成。在这个新闻里面,天刀会反倒成了弱势一方,被很多不知情的人施以同情。

刘阳看过新闻和水影记录后,佩服的五体投地,赞了一句,“霸道!”

易珂不以为然的道:“那个天刀会的会长也是个软货,大不了一死,高歌一句话就乖乖解散,真是个废物。公主,怎么可能管这点小事。管,也是要高歌不要胡作非为才对!”

秋浩雨有些不悦的道:“易珂,高歌的事你不清楚,不要乱讲了。”

易珂细眉一扬,不服气的道:“我还不清楚他,他最喜欢欺负人了。他在学院的时候,都把所有人得罪光了,也只有你们才当他朋友呢!”

秋浩雨的嘴紧紧的抿起一个严肃的弧线,易珂本说的正欢,看到秋浩雨真的不高兴了,不甘的停了嘴。

“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呢?”清朗的声音中,高歌领着梅卿卿进了客厅。

易珂在背后说人,却被高歌听到,心里就有些不自在。不过她姓子最好强,也不肯低头,瞪了高歌一眼,正想说什么时,就看到了高歌身旁的梅卿卿。

白裙银发的梅卿卿,明艳绝伦,容光照人,清冷出尘,飘飘然若九天仙女。易珂顿时一愣,如斯美丽,当真冠绝当世,无人可比。易珂也算美女,在梅卿卿容光照耀下,就如同天鹅旁的小鸭子,再没有任何可比姓。一时不由自惭形秽,再不敢有任何话说。

其他几个人也都是如此,白冰和洛初静也都是看直了眼,在这样的绝世美丽前,已经超出她们的想象力了。

周君辉也是发了下呆,才本能的移转目光,心中却是震动不已。刘阳则只会傻呆呆的看着,一时都失去了思考能力。

高歌伸手虚晃了下,隔断几个人的视线道:“诸位,这么看我的女人,我的压力很大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