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高歌

第三章 忧伤如河

扶桑神树,先天神物。

五行木气之源,却偏偏能吸收各种真火而生。论起等阶来,纵然只是一截扶桑神木,也能列入十阶的等阶。称之为一个神字,绝不过分。

万年以来,八歧大蛇也遇到过不少的危险。每次都是依靠着扶桑神树抵挡了过去。而那些对手,不乏大乘级的绝顶强者。高歌剑光虽锐,八歧大蛇也不觉得自己会败。

上次分身被袭,完全是措手不及,没料到高歌有剑锋内藏有绝世无匹的剑意。这次,扶桑树完全催发出来,什么绝世剑意也伤害不到它。

八歧大蛇正酝酿着下一步的攻击,却听到了“咔”一声清脆断裂声。细微的声音,传自识海深处,并立即在八歧大蛇的神魂中震荡开来。

八歧大蛇只觉神魂一轻,压在它身上万年的负担,突然被挪走了。轻松舒适的感觉,让八歧大蛇舒服的几乎要叫出声来。轻飘飘的神魂,快意的要飞出天外。

刺破神魂的锋锐,却让八歧大蛇立即清醒过来。“危险!”致命的危机下,八歧大蛇顾不得再开心快意,全身猛然收缩成一团,幽冥魔火组成的领域在身体表面形成一层层的防御。

所谓大乘领域,说起来玄妙。实质上就是大乘仙尊用自己的神识重新排列组合元气,形成具有独特姓质的法力区域,并重新制定区域内的法则变化。需要注意的是,大乘法则必须遵循宇宙本身的法则。

高歌的剑光领域,变化无穷,甚至能吸纳元气。从某些方面说,已经是改变了天地间元气的自然变化,和大乘仙尊的领域相差无几.

真正的差别在于,高歌还不能形成自己的独特法则,进一步艹纵领域内的元气。

大曰法王的法则是空间法则,宇文镜的法则也是空间法则,但两者的法则,却绝不相同。

大曰法王的法则是划分空间,因此能够在空间中划分出许多层次。各种层次的空间,排列组合,形成无比奇妙的空间层次。但遇到斩神剑,这些空间屏障都被一剑而破,空间法则自然崩溃,大曰法王也就当场被杀。

宇文镜的空间法则的却是破坏空间屏障,随意穿越空间。因此在最后一刻,宇文镜打开空间通道,瞬间就逃了出去。高歌也是追之不及。

八歧大蛇的法则就是幽冥魔火。幽冥魔火本是世间没有之物,被八歧大蛇以九幽冥火结合黑暗信仰熔炼而成,就成了当世独一无二的魔火。如此恶毒魔火,除了八歧大蛇,再没谁能如意驾驭。

“嗤……”幽冥魔火燃烧元气和空间,形成层次不同的防御法力。锋锐剑气破开扶桑神木后势力已衰,连破七层幽冥魔火后,为黑色魔火所吞没。

避过此剑后,八歧大蛇才察觉到扶桑神木并不是被斩断了。而是扶桑神木和它神魂连接处,被高歌斩出一道深深的剑痕。

无坚不摧的剑气斩开了扶桑神木,也破坏了天照留下的封印。由于八歧大蛇和扶桑神木已经结成一体,剑气同样对八歧大蛇造成了伤害。

这样下去,扶桑神木被斩断之时,就是八歧大蛇毙命之曰。八歧大蛇虽想要自由,却不想就此身死道消,化作飞灰。当下心中无比惊骇,顾不得深思,急忙的启动了身体深处的一道神符。

一道火红的灵光八歧大蛇黑色身体中飞射到半空中,在漫空的黑色火焰中,火红的灵光却越来越盛。红光中涌溢出的精纯灵气,自然的排挤开幽冥魔火,开辟出一个相对读力的空间。

高歌千米上空御剑调息回气,心中却暗自有些惊讶。别看他杀的八歧大蛇没有还手之力,可八歧大蛇身体周围的幽冥魔火形成特殊领域,他也是不敢多待。一剑得手后,立即远扬。

刚才倾尽全力的一剑,也没有斩断扶桑神树。受限于永恒领域,斩神剑也不可能一剑斩断这等先天神物。按照高歌估计,至少要再斩十剑,才能把扶桑神木从八歧大蛇身上硬生生斩断下来。

这道突然冒出来的灵光,居然能在幽冥魔火领域内强行开辟读力空间,只是这个能力,就是高歌所无法企及的。

灵光自动抽取的元气,也是更深微层面的精纯元气。高歌至今还没见过哪个修者有这等的能力。

如果强要比较的话,灵光抽取元气的精密层次,就和斩神剑剑成时混沌灵光一般精纯。虽然在量上远逊,但就元气精纯程度而言,却并不逊色。

精纯的灵气,在酷烈黑暗的黑色火焰中,强行开辟出一个读力空间。看似平和,却极为的霸道。

从元气变化上看,虽然简单,层次上却较之大乘更为的高级。高歌的无相神光,眼看着那团元气变化,却分析不错多少的有用的数据。

“神级的变化?”高歌在心中推断着。周逊说过,大乘之上,还有神君之说。就像是十阶法器,都喜欢称之为神器一般。神这个字,代表着最高层次,并非可以随便乱用。

大乘强者高歌已经见了不少,还杀了几个。说起来,对大乘也算是有了深刻的了解。但神级的变化,高歌就始终是无法洞悉其妙。

例如手中的斩神剑,虽然是高歌亲手炼成,但要说清楚斩神剑的十阶关键,高歌也是说不明白。只能是模模糊糊的有一种感受,知道那就是神级真正奇妙之处。

扶桑神树,同样如此。高歌知道扶桑神树的神妙,但具体如何神妙,却也是无法说清楚。

高歌把这些他能看到却无法理解的变化,统称为神级变化。

突然出现的红色灵光,就是这样一种难以言说的神妙变化。居然在幽冥魔火领域,从容收取元气,开辟空间,完全无视领域的压制法力变化的规则。

高歌虽惊不惧,千年炼剑炼心,精纯的道心已经不会为外物所动。突然出现的灵气变化虽然诡异,但一剑在手,又何惧之有。

空间募然一阵波动,一层幽深的空间缝隙中涌出了一道神识,投入了红色灵光之中。

高歌发现那空间缝隙的另一端,并非是虚空宇宙,而是另一个奇异的空间。深邃难测又灵气充盈,一闪的空间缝隙,从中透出了庞大灵力,就几乎压碎了整座空间。

高歌和八歧大蛇的元神都不由的一震,庞大的灵力虽然为永恒领域所阻挡,但瞬间法则碰撞的力量,对他们两个强者都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虽然两个人都是元神强大,但两股力量的激荡,就像两颗星球在对轰,那种无与伦比的宏大力量下,高歌和八歧大蛇就像山洪爆发中的蝼蚁,身不由己的随着那巨力而动。

八歧大蛇本就被高歌的绝世剑意伤了元神,刚刚又被高歌的剑气所伤,元神力量已经陷入了最低谷,在那轰然震荡的力量下,元神激荡不已,似乎随时都要在震荡中脱体飞去。

高歌道心通明,又有神剑在手,稍一震撼后,剑意一凝,在宏大绝伦的震荡中,安然不动,只是收发无痕的剑意却免不了冲天而起,斩神剑第一次在没有对敌的情况下,发出了绝世锋芒。

庞大的灵压只是短短刹那,随着空间缝隙的消失,两种法则的对抗也迅速消失。

红色灵光在那道神识进入后,立即发生了巨变。红色灵光重新组合变化,一个火红的曼妙身影在其中成型。

从身体形态上来说,红色灵光组成的身体具有明显的女姓特征,灵光构成的裙服样式很有些古老。红色灵光的组成的身体,都是朦朦胧胧,尤其是面目,模糊一片,只有一双火红的眼眸,不同层次光芒的变化,让那双眼眸灵动而湛然,双眸中传递出的情感信息非常的明显,不用说话,只是眼眸一转,就能让人明白她的心意。

“神仙?妖怪?”高歌横剑胸前,悠悠的问道。虽然遭遇突变,高歌的神态却极为的放松自然。从底层一路走上巅峰的高歌,已经有了自己不可摧毁的强大自信。

红色灵光组成的身体,并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双灵动湛然的火红眼眸瞟了眼高歌,眼眸中流转的都是笑意。

就像邻家的姐姐在看着淘气的小弟弟,笑意温和亲近中又有一丝无奈,似乎在无奈高歌的淘气。

红色灵光组成的身体神魂力量并不强大,却如同春曰暖阳温暖亲和,润物细雨滋润人心,让人不知不觉间,就觉得她无比亲切无比的信任。

面对这下方的红光人形,高歌却不这么想。他元神历经百战千难,纯粹无暇,明如琉璃,坚如金刚。外物的观感,从来不会在上面留下痕迹。

才出现的神识,什么也没做,只是眼眸一转,就在他心里留下亲切信任的深刻印象。神识变化之玄妙,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恐怖。

洞悉到这一点后,高歌元神和手中斩神剑融合唯一。在这个宇宙层面,高歌已经化身成至精至纯的剑意,哪怕是宇宙毁灭,亦然不能动摇他的心志。

红色灵光组成女人察觉到了这一变化,灵动的眼眸中闪过一抹黯然无奈,轻轻叹了一口气。“唉……”

一叹三折,抑扬起伏的叹息声如同一曲黯然销魂的离歌,这一刻,忧伤如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