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高歌

第八章 借刀杀人

一剑惊天。

高踞庙堂的上的众人,不得不把目光放在江湖之远的高歌身上。因为那人,那剑,是能改变天地的力量。谁要是还在无视他,到是却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辉煌壮丽的阿房宫内,神秀和慧妃还在讨论,讨论着高歌。不管他们愿不愿意,高歌都是他们必须要谈论的。

“他什么去东瀛,为什么要去杀八歧大蛇?发疯报复,还是别有所图?”活了五百年的慧妃,却完全把握不到高歌的想法。这让她有些烦躁。

神秀转动手中的黑色檀木念珠,想了下道:“八歧大蛇它有扶桑神木啊!万年以来,不知有多少强者想去抢夺呢!八歧大蛇本身就强悍,又有天照守着,却没有一个人成功过。看样子,高歌是成功了!居然能从天照手底下抢出东西来,高歌还真是凶悍啊!”

心禅宗传承万年,是佛祖亲传的一个支派。神秀能沟通上界神佛,又有心禅宗万年的底蕴,信息之灵通,就是慧妃这样的人物也远远不及。

当今世上,知道八歧大蛇的人不多,知道八歧大蛇有扶桑神木的人更是屈指可数。可知道八歧大蛇身旁还有天照神念守护的,在天灵星上,就只有神秀一个人了。

高歌居然能战胜天照的神识,又斩杀了八歧大蛇,神秀不得不再次改变对高歌的估测。作为绝顶强者,神秀绝不会低估任何一个对手,却也不会高估对手。准确的估计对手的能力,是强者的必须具备的能力之一。

可是,高歌这个人却屡次改变了神秀对他的估测。神秀也不得不承认,高歌是一个能不停给人惊奇的强者。

慧妃美艳的玉容上露出一分冷厉,“对战天照,高歌现在一定是身负重伤了,这是我们出手的机会。”

神秀手中念珠急转,每个念珠都似乎是一个世界,黑幽幽的念珠他手中轮转,就像是天道运行,六道轮转。每一颗念珠,都有着自己的独特的力量。善恶、阴阳、苦乐等诸般相反的力量如车轮轮转,周而复始,轮转不同。

神秀如同白玉般的脸上露出一丝反常的红润之色,良久才轻轻叹息道:“六道轮回太过强大了,至少要十年的时间,才能初步炼化。这个时候动身,六道轮回不是助力,反而是个拖累……”

六道轮回是一件十阶神器,本体也并非是一串念珠,不过到了神秀手里,就按照他最能接受的形态,转化为了佛珠模样。

上界赐下的六道轮回,并不是拿到手就能用的。作为神器,没有器灵的话,就会有其他诸多奇妙力量。神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用自身修为去降服神器的力量。只有做到这一点,神秀才能如意的驱使。

一件神器何等的强大,何况又是这等专攻杀伐战斗的神器。其中包含的六道轮转的法力,神秀也是要小心祭炼。否则一个不小心,反而是他被神器污染了灵识,从此陷入六道之中,难以自拔。

神秀自身尚且需要小心六道轮回反噬的力量,哪里能拿着这件神器去找高歌的麻烦。不过神秀很快有了一个想法,“现在想高歌死的人太多了,只是他们都没胆子动手。你把这个消息放出去,也许就有了人忍不住要动手了。”

慧妃眼眸一亮,“不错。这些人恨死高歌了。就算是明知我们的算计,也要咬牙向往里面跳。高歌打的东瀛岛陆沉,实在是超过了他们能忍耐的极限。只要有机会,这群人绝不会浪费的。”

神秀摇头:“这群人,在天灵星上都磨的没有了勇气,对他们也别抱太大希望了……”

很快的,高歌在和八歧大蛇一战中受到重创的消息就在各国上层传播开来。这个消息,也不知让多少人心生波澜,难以自己。

可高歌在之前的表现实在是太耀眼了。在和战神马克思那一战中,马克思有着战争王座支持,依然战败。

一般来说,神器所能发挥的战力,还不如战争王座。化神最强武者,在战争王座的支持下依然被杀。这种结局,让很多强者都丧失了挑战高歌的勇气。

作为强者,他们都能准确的估计高歌的战力。他们和高歌的差距,不是依靠一件神器就能弥补的。想要和高歌一战,还要有其他的有利条件。例如法阵的帮助,或者是同级强者的助阵,等等。

高歌受伤的消息虽然在秘密传播,却并没有冒冒然的去做那出头鸟。既然是重伤,总不可能在几天内就好转。老谋深算的各国强者们,都在等待,等待验证这个消息的可靠姓。

云海翻腾的七宝山上,高歌还是坐着周逊常坐的位置上。不同的是,这次他没有观望云海,而是在研究虚浮在他面对的百米高的扶桑神木。

第一次和八歧大蛇交手,高歌就借着绝世剑意之力,斩下五尺长的扶桑神木。也是用那段神木,高歌重做了斩神剑的剑柄和剑鞘,对于高歌制成斩神剑,帮助很大。

高歌这次起意去找八歧大蛇,一是为了报之前的一箭之仇,也是为了给东瀛一个教训。最重要的,却是为了这根扶桑神木。

百米长的扶桑神木能作什么,能做的太多了。高歌要是愿意的话,甚至能用扶桑神木做建造出一间宽敞的木屋来。

全是由扶桑神木建造的木屋,想想也觉得奢侈。比阿房宫更为奢侈的建筑。是天上众神也要嫉妒的木屋。

高歌当然不会那么无聊,去做什么木屋。他去找八歧大蛇之前,就已经有了计算。

面对强者,除了无双神剑外,高歌最要做的就是加强自己的防护。钟神秀给他做的天龙法袍,也是一件世间罕见的九阶中品法袍。

在和天照一战中,要不是这件法袍,高歌的身体早不烧成灰了,哪还能像现在这般,还留下大半完好的存在。

化神强者只要元神不灭,就可以从新凝结法身。但凝结法身是需要时间的,也是极为消耗的元神的元气。纵然是大乘强者,分化神念无数,不到迫不得已,也不会会抛弃自己的法身。

在和天照一战中,高歌的法身被烧毁了一半。纯阳真火的火力侵蚀下,生机灭绝。但有着半边身躯,高歌再次重新凝结法身时,节省了许多力气。

这样的伤势,还说不上是重伤。高歌对于自己的这次行动,非常的满意。得到的这段扶桑神木,足够改造一百件天龙法袍的了。

有了这么大的一截树干,高歌就可以选择最精华的树心部分,重新祭炼天龙法袍。虽然不能把天龙法袍提升到十阶的层次,但改造成宇宙内最为坚韧的法袍却并不太难。

卓文萱御剑上来时,就看到高歌正在御剑在百米长的黑色树干上削片。一剑下去,白金剑光就璀璨闪耀,硬生生在扶桑神木上斩下一块寸许见方的木片。在高歌身前,已经堆积到了上百片木片。

“这就是扶桑神木么?”卓文萱有些好奇的问道。

高歌依旧一剑一剑的削着木片,一边点头道:“是啊,先天十阶神物。比神器还要了不起的好东西啊。”

卓文萱瞄了眼那些木片道:“你要做软甲么?”

高歌一笑,“差不多吧。对了,等我忙完了,也给你做件软甲。扶桑神木出品,能避水火风雷诸劫,可是好东西啊。”

卓文萱对这个到不在意,如果遇到真正的强者,她修为相差太多,穿的就是神器也挡不住对方啊。

“听说你的受伤了,我来看看你……”虽然对扶桑神木颇为好奇,卓文萱还是先提到了正事。

高歌有些诧然的停下手中的工作,“受伤,听谁说的?”

卓文萱正色道:“现在外面都传遍了,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白金剑光再次闪耀,又削下了一小片木片。

在这个宇宙层面内,也只有高歌的斩神剑才能持强硬斩扶桑神木。不过,高歌也只能斩下一厘米厚的薄薄一片,保证厚度的精准,就无法精确控制大小形状,必须要重新修改,才能统一形状。

卓文萱道:“沈部长他们都很关心你,只是他们都有些不好意思见你,特意让我来通知你这个消息。”

高歌失笑,几个学院的首脑虽然姓格不投,也都有各自的立场,关系也有些疏远,但双方到底没什么根本姓矛盾,对方表达的善意,他还是能接受的。不过是之前大家不欢而散,作为前辈的几个人,也不好意思再来和高歌说什么,这才让卓文萱上来。

“我没事,只是着急要祭炼一件护身的法器……”当着卓文萱的面前,高歌也不隐瞒他的目的。不然的话,卓文萱也看不到这根扶桑神木。

高歌既然不在意,就一定有他的把握。深知高歌姓格的卓文萱,也不在多说,反而对扶桑神木有了浓厚的兴趣。拿起一片扶桑神木的木片,试着用法力在上面刻出一个法阵。

五行法力的神光一闪,所有的法力都被深黑的木片反弹了回来。卓文萱微微一惊。她刚才已经是竭尽全力,却还不能在木片上留下一丝痕迹。

不愧为天生神物,果然是神妙。卓文萱研究着手中如墨玉般的木片,暗自惊奇不已。再看高歌削土豆般的削片,卓文萱才真正理解双方在修为上的巨大差距。

(未完待续)